Tag Archives: Vegan

外敵入侵

正值流行感冒高峰期,德國單單在過去一星期已新增了接近四萬個個案,今年頭八星期總數超過十二萬五千,我也不幸中招。廿年未曾發燒的我,今次竟然三天三夜斷斷續續、高高低低的在燒。其實吃素六年多來基本上沒有什麼病痛,偶爾少許傷風感冒也不用打針食藥,只要泡個足浴、喝杯薑茶及早早上床睡覺,第二天便回復正常。 今次中招完全在意料之外,可能是前一星期忙著辦學校一個小演出而沒有照顧好自己,再加上這十多天來,德國遇到北極冷風襲擊,異常低温,出入皆凍抖抖,總之流感來勢急且兇,也不知從何追究。 遇到流感,一般吃醫生處方的抗生素,七至十天便能痊癒,出於個人選擇,我今次病了也沒有看醫生,只不停喝自家花園出品被譽為「萬靈藥」的鼠尾草茶,還有每隔一小時便服一湯匙家鄉出品的川貝枇杷露來滋潤喉嚨。三天三夜不停的睡,醒了便喝茶,也吃一兩片蘋果。頭痛、喉嚨痛、肌肉酸痛當然是免不了,且全身乏力,連眼皮也抬不起來,還好腦袋仍能動,緊隨身體而行,哪裡痛就跟到哪裡,輕輕呼氣吐氣,在疼痛的位置放鬆,絕不和他對抗,與他並肩作戰去打好這場仗,發病雖然辛苦,可心情放鬆後,也不覺異常難受。 五天來也沒有精神看書或任何資料,沒有Input 腦筋落得清嫻,靜靜的躺在床上,心無罣礙,煩惱銷掉,病毒也跟著燒掉。 我不是反西醫,反科學人仕,我只是不太跟隨主流。生在中世紀的歐洲,我或許就是一個住在森林內,自給自足的隱仕,童話裏用來唬嚇孩子的老巫婆。Hu! 驚未? 名聞海外,香港製造,始於清初的川貝枇杷露。 我的「醫書」。內藏一千條食品之詳細介紹,圖文並茂,製作精美,就算不看字,光看圖片也是一種享受。 內頁介紹。左頁是鼠尾草,右頁是百里香。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生機素食, 食材花園, 農耕樂, Uncategorized, Vegan, 有機耕種 | Tagged , , , , , , | 5 Comments

食白果

  十月,銀杏結果之時。 銀杏廣東話叫白果,有一廣東俗語「食白果」,代表白忙一場,毫無收獲的意思。例如2017年10月3日報紙標題 “著名球員C朗西甲最差開季 首3戰「食白果」9年來首次連續兩場無入球”,報紙笑他「朗零度」。查看網上討論,專家認為俗語「食白果」的「白果」不是銀杏,而是指食蛋,除了「白果」,雞蛋的別名還有「白團」。 我很喜歡食白果。 有幾款蔬菜是一般小孩都不喜歡吃但長大了就愛不釋手,比如芹菜、茄子、苦瓜,白果也是其中之一。第一次吃白果是在舅父舅母家。小學五六年級暑假的時候,舅父接我到他家小住,有一天的午飯,舅母簡單的煮了白果粥。白粥我喜歡吃,可是加了白果的白粥就有點為難。在家裡還可以把它挑出來,可是在親戚家就不好意西說不喜歡,只好連同白粥一整顆一整顆的吞下去,中間也嘗試吃了一兩顆,意外地發現它也不太難吃。至此以後每逢家裏煮了白果我也嘗試吃一兩顆,日久生情,慢慢地我就喜歡上它。 大自然規律,一般水果、花朵成熟時都會盡情展示她的色、她的美、她的香來吸引動物和人類的瞅睬而得以茂盛繁衍下去,但銀杏樹結果卻是另一奇景。 工作地方附件有一棵銀杏樹,每逢她結果之時大家都要掩鼻而行,因為她實在太臭了。未領教過她的臭味的朋友一定很難想像一棵植物可以臭到這個程度,將它與坑渠臭水相比也不足為過。聽說住在此樹附件的街坊曾經投訴到社區,要求他們把樹砍掉,可是在德國不能隨便砍樹,特別是已經長到這麼大的一棵樹。 外子知道我喜歡食白果,有一年帶著小女兒、小兒子去撿,兩個小孩一邊撿一邊呱呱嘈投訴說:「好臭啊!好臭啊!」於是便跟孩子說:「媽媽喜歡吃啊!」他倆便忍者臭味繼續撿。我還記得那天這兩個六、七歲的小孩,雙手髒髒的,一隻用來捏鼻子,另一隻捧著一袋白果送到我手上滑稽的樣子。 不太明白,為何當初會有人在市中心種一棵在德國較為少見的白果樹?一棵樹會那麼毫無保留地展示她的臭,內裡定有她的智慧,或許是因為她帶微毒的關係,而老實的她就用臭味來提醒大家別亂吃。 大自然確實是有一套祂自己的語言。 注: 白果,又名銀杏,原產自中國,唐代傳到日本及歐美,是有益的食材。它含維他命C、鈣、磷等,還含有一種物質叫黃酮甙,可通血管,改善大腦功能,抗衰老。所以日本人習慣每天吃白果,延年益壽。白果的胚芽有毒,不可生吃,最好去殼、去皮、去胚,煮熟進食。(取材自網絡)    

Posted in 生機素食, 隨想, 親子篇, 農耕樂, Uncategorized, 兒女篇, 德國生活 | Tagged , , , , , | 1 Comment

101比100更完美

這是我第101篇網誌。本打算在第100篇時寫些回顧、感言等等,但101對我來說更有意義,所以把小小的四年總結和回顧推後一步。 100就是由零開始,一步步踏到去的一個小驛站,100對我來說是歇息,也是高峯的哀傷。就如聖誕節的前夕都是令人充滿期盼、幢景,然而離衰落卻只差一步。君不見大節過後的失落?高峯過後滑落的憂鬱?比起100我更喜歡101,它代表新的開始,充滿朝氣、活力和無限的可能性。 差不多五年前開始吃素吃生,裏裏外外的變化是那麼不可思議,因而驅使我把這些經驗、感想和體會記錄下來,所以這網誌也叫”Going 100% Raw”。過去兩年寫有關吃素吃生的文章少了,而多了寫下生活上的小事和感想。不是我吃少了生吃少了素,這已是個不可逆轉的改變,而是吃素吃生已入心入肺,成了我很自然的一部份,而不再構成一個話題了。 在我的生活裏顯現出來的已包含了一切吃生吃素的喜悅,吃素吃生催化了我對生命的活力、理解和意義,生活變得簡單了,但不代表是放棄或偷懶甚至毫無朝氣。反之簡單令人省卻不少負擔,每天減一點點重量,包括身體上和精神上的,省下來的精力更形成了另一股力量,令人更積極。負擔一層一層的脱下,本心自然展現出來,找到本心就找到了生命的源頭和天地間之玄機。 真實的生活應該是自由自在、隨心所欲;生命意義不是往外求而是往裏走。這將是一段更精彩的旅程,就等我一段一段的記下來吧! 下一個驛站會是200、500還是999?

Posted in 生機素食, 隨想, 食材花園, 農耕樂, Spirituality, Uncategorized | Tagged , , , , , , | 2 Comments

「煮」婦的煩惱

女兒和我吃純素,丈夫和兒子受我們影響下蔬果的份量雖然增加了,但還是要吃肉。吃素初期我還可以像以往一樣切肉、煮肉,現在不要説切和煮,就算去買菜,站在肉櫃前我都無法伸手去拿那一包包的肉,幸好丈夫諒解,很多時他都和我一起去買菜,挑選他和兒子愛吃的,也幫忙切肉。切好的肉我還是可以放奄料和煮的。 我們的晚餐桌確實是包羅萬象:丈夫愛中式餸菜,兒子愛西式,再加上我和女兒的纯素或純生菜式,桌上放得滿滿,幸好丈夫和兒子都不嫌棄隔夜餸,通常一次煮夠三日份量,慳了時間又節省能源,而且丈夫也挺喜歡下㕑,我們輪流煮,所以一直以來吃素、吃生尚算順利。 今天晚餐煮了墨西哥菜Chile con Carne,大煲有肉,小煲是純素的。 我還弄了一個油麥菜牛油果沙律,加上煎豆腐和蘑菇。油麥菜出自自家花園,豆腐和蘑菇都是有機的,煎好後只需灑上少許鹽和黑胡椒。材料新鮮的話,用很簡單的調味已經很好吃。    

Posted in 生機素食, 食材花園, Uncategorized, Vegan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