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Spirituality

鴻毛與泰山

家鄕正處在大時代的轉變中,客居異鄉多年,我絶對可以選擇隔岸觀火的態度去看,這也是不少生活在這異地多年的朋友們的態度,然而任何人都不是單獨的,無論你的矩離有多遠、站在那一個位置、抱著什麼觀點和態度,我們都是如魚網般連結著,環環相扣,你的存在已經是這段活歷史的一部份。 三十多年前第一次讀米蘭.昆德拉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故事背景是一九六八年的布拉格,政治抗爭持續了半年有多,正值蘇聯坦克徐徐駛入之時。少女時代的我似懂非懂的把它當愛情小說看;電影也看過,全因為女主角Isabella Rossellini獨特的氣質把我吸進電影院。 「正因為他們涉及的那些事不復回歸,革命那血的年代只不過變成了文字、理論和研討而已,變得比鴻毛輕,嚇不了誰。」 「因為在這個世界裏,一切都預先被原諒了,一切皆可笑地被允許了。」 初次閱讀,我的腦袋便定格在這兩段文字上,幾十年來,這兩段文字隔三差五的總會在腦中浮現一下,最近它又再次出現,於是把書找出來重讀。 初次讀到這兩段話,強烈的感覺莫名所以,後來也覺得這兩段話很冷血,心想難道近代歷史上的幾個殺人狂魔也會被原諒?他們引發的慘烈事件難道也只是笑話一場?現在重看再遇上家鄉的境況,實在是另一番滋味在心頭。 我絕不會認命,因為歷史是我們共同創造出來的,幾個不同的結果就在後面等著我們,只要人人都能誠實地跟著自己的良知而行,意識凝聚到一個量,結局也會跟著改變。 滴答滴答,歷史還在進行中,身處無明和痛苦中特別難受,我視它的過程如鴻毛,艱難的時刻會好過一點,卻視它的影響如泰山,故每一步都要謹慎行事,不容犯錯,孰輕孰重,自己掂量。滴答滴答,時間總會過去,到時就把完成的歷史交給後人去定奪它的份量。 祝福有份編寫這段活歷史的每一位義人。God blessed my Homeland!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隨想, Uncategorized, 好書 | Tagged , , , , | 3 Comments

芭蕾修行

眼到、手到、耳到、心到,眉頭、指尖及至全身每一個細胞,都要整合在一起。全神貫注,在意於一個動作上,繼而是兩個、三個以至一連串的動作。再下一城就是一連串動作與整個身體融合為一。 一個技術精湛的舞者若沒有修行,頂多是個工多藝熟的工匠,要升華就得修心。 覺知,覺知自己的存在、覺知在舞動中的自己。舞動的原因是純粹的個人沉醉還是向內探索?探索什麼?探索只是個人經驗,探索的旅程才是一種體驗,加起來成就一個完滿的自己。 答案皆在自然裏,怎樣舞動而能跟「自然」融合?「本我」乃「自然」,也是你最大的潛能,怎樣跟他連上? 公主、仙女以至那最美的天鵝都不是你,也不是你的本性。扮得好、跳得好也只是個技術高超、善于用舞蹈來說故事之人。做回自己,用舞蹈激發自己的真我潛能,再和自然、本我接軌,祂會帶你到一個有無限可能性的領域。自由的舞者才是你的本性。 這是我與神的對話,那個神就是神性的自己。  

Posted in 芭蕾舞, 隨想, Spirituality, Uncategorized | Tagged , , | 2 Comments

為人師表還是誤人子弟

好老師可遇不可求,就如一件好的藝術品,不是生產出來的。 普及教育需要大量老師,原本一件受人敬仰的藝術品,變成工廠大量倒模的廉價製成品,不是看不起現在的老師,而是不同意老師被降格了。老師的品質是要用社會上最好的資源去滋養,有好品格及修為的老師才能培育出有質素的下一代,還有年青老師對教育和培養小孩的那團火更為珍貴,幾多年少有為充滿熱情的老師都是得不到支援,壓力下不出幾年便被打沉了。 自己也當了三十多年老師。十六歲當上我老師的助教,十七歲時老師已放心我一個人帶班當起小老師來。雖然年少,但當年的家長們對我還是客客氣氣,很放心把孩子交給我,學生們也很尊重我這個小老師。 我很嚴格但我不會罵孩子,做不好的動作我會不厭其煩的解釋,也要求孩子重複再重複,直至做到為止;還有我勝在記性好,上一堂課那個孩子那個動作未做好,下一堂回來我會繼續追擊,孩子們知道逃不掉,所以課堂上都表現得規規矩矩,學習也認真,而且對我也很信任,課餘跟我有講有笑,還常常送我畫作及小手工,甚至學校裡、家裡的小秘密也會跟我分享, 年少當老師經驗不多卻有一腔熱情,每一堂課我都準備充足的教材,也記錄每一班每一堂每個小孩的進度,絕不偷懶。多年前還是用錄音帶的年代,一天七、八堂舞蹈課我會帶上十幾盒卡式錄音帶、錄音機,背著一個大袋,裏面裝著舞鞋、舞衣、筆記簿、課上用的學習道具等等,跑遍香港、九龍、新界。雖然天天跑來跑去,但年少力壯,一點也不覺攰,當時只知自己還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每天都在想著如何做得更好,腦中也只有舞蹈和學生。 我很尊重且感激每一個我教過的學生,因為她們每一個都是令我進步的媒體,在她們身上我看到每一個個體的不同,而每人學習方法也不同,也逼使我想出更多不同的方法出來,因材施教是我多年下來的體會。 師傅、知識是要去求不是被人硬塞的。 來德後,發現香港的小孩和歐洲的小孩文化上和學習習慣上不同而要作教學方法的調整,這也不太難,多看其它老師的課,多了解當地文化,多看多想,慢慢也能掌握到竅門。反而一代一代的小孩和年輕家長們態度上的變化,令人心灰意冷,更令我打起退堂鼓。從前對老師的尊重變成對老師有過分的要求; 女兒學不懂是老師的錯,嚴格一點又被家長投訴,說我弄痛她的女兒,試問壓腿那會不痛的?還有動作做不好要求重做小孩會給你臉色看,辛辛苦苦安排演出會因為參加同學生日會而缺席,我相信這不是什麼文化差異而是新一代自我意識高,「我」最重要,我、我、我、比什麼都大。 用心教學多年下來不是身傷就是神傷,要不是真心喜歡小孩也絕不會堅持到現在。我知道有不少學生是認真求教的,明白事理的家長也很多,只是作為一個負責的老師,我不能帶著一個疲憊的身體和心神去面對我的學生,所以年前把大部分課堂推掉,其中一個原因就是要休養好自己:吃最好的蔬菜、吸最甜的空氣、讀有益的文章和書本,練琴、寫文、靜心,還有下田種菜,融入大自然好好生活。 我沒有偷懶,我只是認真生活,進德修業,為將來的學生和未知的任務做好準備。    

Posted in 舞蹈教育, 芭蕾舞, 隨想, Uncategorized, 小孩子, 德國生活 | Tagged , | 5 Comments

一沙一世界

營營役役幾十年,不知道從那一天開始,我什麼地方都不想去,只想待在我那如同微型宇宙的花園裡。那裏的一片樹葉、一顆種子、石頭下的小蟲,全都使我感動。 在花園裏隨手拿來一片葉子、一朵花,只要細看,你也一定會被她的完美所震懾。小小的一顆種子無論遇到什麼頑劣的天氣,她都會無私地發揮它的本性,盡力去生長,在她面前我顯得渺少也學著謙卑。 一小撮小種子能種滿幾百米的土地;遍地鮮花總是在最適當的時機展現眼前;夏蟲、小鳥、蝴蝶、蜜蜂,每一個物種都包含著它的奧秘,宇宙的密碼就藏在身邊。 TO SEE A WORLD IN A GRAIN OF SAND By William Blake (英國詩人布萊克) To see a world in a grain of sand 一沙一世界 And a heaven in a wild flower一花一天堂 Hold infinity in the palm of your hand掌中握無限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Edible Garden, 隨想, 農耕樂, Spirituality, Uncategorized | Tagged , , , , | 1 Comment

101比100更完美

這是我第101篇網誌。本打算在第100篇時寫些回顧、感言等等,但101對我來說更有意義,所以把小小的四年總結和回顧推後一步。 100就是由零開始,一步步踏到去的一個小驛站,100對我來說是歇息,也是高峯的哀傷。就如聖誕節的前夕都是令人充滿期盼、幢景,然而離衰落卻只差一步。君不見大節過後的失落?高峯過後滑落的憂鬱?比起100我更喜歡101,它代表新的開始,充滿朝氣、活力和無限的可能性。 差不多五年前開始吃素吃生,裏裏外外的變化是那麼不可思議,因而驅使我把這些經驗、感想和體會記錄下來,所以這網誌也叫”Going 100% Raw”。過去兩年寫有關吃素吃生的文章少了,而多了寫下生活上的小事和感想。不是我吃少了生吃少了素,這已是個不可逆轉的改變,而是吃素吃生已入心入肺,成了我很自然的一部份,而不再構成一個話題了。 在我的生活裏顯現出來的已包含了一切吃生吃素的喜悅,吃素吃生催化了我對生命的活力、理解和意義,生活變得簡單了,但不代表是放棄或偷懶甚至毫無朝氣。反之簡單令人省卻不少負擔,每天減一點點重量,包括身體上和精神上的,省下來的精力更形成了另一股力量,令人更積極。負擔一層一層的脱下,本心自然展現出來,找到本心就找到了生命的源頭和天地間之玄機。 真實的生活應該是自由自在、隨心所欲;生命意義不是往外求而是往裏走。這將是一段更精彩的旅程,就等我一段一段的記下來吧! 下一個驛站會是200、500還是999?

Posted in 生機素食, 隨想, 食材花園, 農耕樂, Spirituality, Uncategorized | Tagged , , , , , , | 2 Comments

城市老鼠和鄉下老鼠

都市人上班下班,週一等週五,過一天算一天,長假去旅遊,回來後又再循環一次,重複再重複,很像音樂上的極簡主義Minimalism,以最少的變化重複著一小段音節。不同的是,樂師有不同音節的選擇,也有無限變化的組合選擇。 營營役役的城市生活放到六十、七十年代的背景,就是一部很好的勵志片。物資匱乏之年代,鄰里守望相助,一家一故事,貧窮但簡樸。同樣的生活放在八十年代可能就是一部家庭溫馨小品。父母辛勤工作,三代同堂,生活上偶有磨擦,平凡而溫馨,終會小康捱出頭。可是放到二十一世紀的今天,我看到的卻是一部喪尸恐怖片,恐怖的地方是連自己有份參與也不知道。 生活好像富足了,物資好像很豐富,可是有誰知道我們每天吃飯、購物、住房、醫療、保險、投資等等,都是由世界上十間大公司一手包辦,看上去你好像有很多選擇,其實貨品都是一樣,換個包裝、再賣一兩個廣告,就能把消費者迷惑得貼貼服服,無論你跑到那裡基本上都逃不出他們的天羅地網。 還有只要你跳進買房子這個圈套,就代表一生為奴,註定辛辛苦苦工作一輩子為大地產打工。別忘記你要確定地皮是你絕對永遠擁有的,否則樓房供完了,也不代表你可以安居樂業,一代一代的把房子傳下去。 而更可惡的是送你一部萬能電腦或者手機,人類最寶貴的財富 – 時間與思想,就這樣白白的雙手奉上。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乖乖的綿羊和最聽話的勞動力。 我不要做小綿羊,決定靜靜地起革命,盡量不買東西,不要掉進不停消費的圈套,真有需要的話儘可能買可以持續的用品。還有自己耕種,盡量自給自足,沒能力的話盡量幫襯小農和小商店。還有增進知識,不看智能低下的電視,以免被洗腦,淪為待宰羔羊。資料性的東西在電腦、手機看看無妨,真正的知識還是要從好的實體書中獲得。若要得到更真實的知識的話,那就要放下書本,走出家門,觀察人、事、物和大自然。 生活上的極簡主義不是來來去去那幾個音調,是有人性而且是在有選擇下去實行的。沒錯,這代表著生活的模式,非徹底,但也要有很大程度的去改變。世上沒有不可能的事情,只要你有意志和決心! “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in this world” – Mahatma Gandhi-   其實掌控世界各地的物資和產業,來來去去是哪十大公司。任你如何努力,往上流的機會越來越渺茫。 The 10 Corporations That Control Almost Everything You Buy        

Posted in 隨想, Spirituality, Uncategorized | Tagged , , , , , | Leave a comment

不可思議的真人真事

沒有臉書、沒有微博、沒有Instergram、也沒有WeChat或者Whatsapp,甚至沒有智能電話,這是什麼樣的生活? 其實不遠,不就是九十代中的生活。 來德初期最不習慣的就是沒有報紙和資訊,那時我一星期有三天要到市中心上德語課,上課前我會先到火車總站的國際書店買份星島日報歐洲版看,薄薄的幾頁紙竟索價四塊半馬克,折合差不多廿多港元,買了幾次,真的負擔不起,於是每次到書店只能快快的翻看報紙標題,怕給職員認出來,只揭不買,有些尷尬。 沒多久搜尋器陸續出現,解決了資訊飢渴旳問題。一句”You have mail”更是令人興奮莫名,家人和朋友與我相距十萬八千里,一封電郵解郷愁,互聯網確實把人類拉近了。 也是沒多久以前的事,如果是在夏天,吃過晚飯孩子們會嚷著要外出散步或踩單車到附近公園,玩到天黑才回家,又或者留在家中花園踢球、爬樹;冬天則一起玩遊戲,大富翁、UNO、飛行棋等等,又或者擠在牀上一起看書。不知何時開始,飯後節目變成人人拿著自己的平板電腦、電話,或者手提電腦,各自進入自己的虛擬世界。當然我的兩個孩子都很大了,沒可能會跟我到公園走走吧!兒子快十六歲,他自己也説,他可能是還有真正童年的最後一代,哀! 二零零八年開始用臉書,失散十多二十年的朋友竟然可以在網上重聚,真的不可思議。資訊流通,改變了大部分人的生活,臉書實在是近代最偉大的發明。當然所有東西都有兩面,不會一面倒的只有正面而沒有負面的影響。 又是不知從何時開始,臉書上分享的都是靚靚照片、一大幫朋友歡聚𣈱飲合照、夢幻假期風景照,總之就是充滿正能量但虛假、浮誇,留言都是你讚我靚、我讚你幸福,當一把秤只注滿一邊自然就歪了,若不懂保持平衡,看見人人在臉書上都是那麼歡天喜地,再照一下鏡子會以為自己是最不幸的一個,過多的正能量是會把人淹沒、迫瘋的。一面天堂一面地獄,天堂還是地獄還是要自己選擇。 去年十一月左右一個字在我腦中閃出來,DISCONNECT。 工作上要用到電郵,發表網絡文章也要用上互聯網,所以100% disconnected 應該是沒可能了,70%斷線應該做得到。坐言起行,記錄好朋友們的電郵地址後便關閉了臉書,Instergram 、Twitter 從來沒有用,Wechat 、Whatsapp 也不難,因為我根本沒有智能手機。 70%斷線換來的是無邊的自由,我用心看了很多書、編織了多雙預備聖誕節送朋友的襪子、飯後和貓兒躺在地毯上無目的的玩耍,還有無數個週末的下午和黃昏無所事事的坐在陽台上發呆。腦子空了出來,靜靜的和自己對談,感覺良好。 當然我不是要和現代科技作對,這也是不合時宜的態度,但我想在這安靜、閒逸的的狀態中多享受一會,在這狀態中的生活比較真實,而且腦子空了出來後得到的更是無限創意。待我找到現實和虛擬的平衡點後,必會好好利用它來為我服務,而不是被它虛耗和控制。   延伸閱讀: 《欲斷難斷》https://jamiehon.wordpress.com/2016/11/22/%e6%ac%b2%e6%96%b7%e9%9b%a3%e6%96%

Posted in 隨想, Spirituality, Uncategorized, 德國生活 | Tagged , , , , , , , , , , , , |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