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GMO

尋找小蜜蜂

今年冬天德國天氣反反覆覆,凍幾天又回暖幾天,雪下得不多,卻陰陰沉沉,才三月底,花園的小杏樹和小李樹開花已數星期,實不尋常。別以為開花總是令人高興,還要看開在何時。花早開了,卻不見蜜蜂的蹤影,沒有蜜蜂把花粉傳播是結不成果的,實在令人躭心。 幾年前讀過一段新聞,説美國的蜜蜂少了九成,養蜜蜂的蜂農發現大部分蜜蜂飛走後沒有回巢,美國”H”字頭知名雪糕品牌出資委約研究人員找出原因,得出結果原來是單一品種種植、基因改造、過量剎蟲劑等等。動物昆蟲也認不出我們今天的食物了,別以為跟你沒關係,連雪糕公司都把這事放在眼裏,皆因蜜蜂是在食物鏈的很低層,沒雪糕吃事小,整個食物鏈摧毀的話,後果何其嚴重。想一想大家可以做點什麼吧! 二零一六年三月十六日德國大紀元時報:  

Posted in 生機素食, Edible Garden, 隨想, 食材花園, 農耕樂, Raw Food, Uncategorized, 有機耕種 | Tagged , , , , , , , , | 1 Comment

寫在食素食生一週年

2月12日 猶記起去年二月狂歡節後的星期二晚上,一如平日,我準備好晚飯,有菜、有肉、有湯,一家人坐好後預備起筷,看見那碟有肉的餸,我卻完全提不起興趣去夾它,我的胸口甚至有點納悶。此時,我跟丈夫說:「唔知點解,唔想食肉!」,當天晩飯吃得很少,大家快吃飽時,我認真的跟大家說:「我想試下唔食肉!」。就這樣開始了我的食素歷程。 聽上去好像好戲劇性,怎麼會突然在一夜之間作這麼大的改變呢? 其實在這天前的一段好長時間,我非常留意有關食物和健康的資訊,那要從多年前鬧得歐洲人心惶惶的瘋牛症開始。 那時我兩個孩子還在上小學,這裡的小學中午便下課,我和丈夫都要上班,所以孩子下課後還參加學校的託管服務,也在學校享用午餐。就在傳出有瘋牛症後,家長和學校開了緊急會議,決定完全停止供應牛肉。因為學校有不少信俸穆斯林的學生,所以豬肉很久已不存在餐單上,可供選擇的就只剩雞肉和火雞肉,有時也會有魚柳,都是冰鮮的。 自那時起我開始探究放進我們肚裏的東西究竟是什麼?我開始知道農場的醜惡、基因改造的騙局、動物成為我們餐桌上的佳餚前所受的苦難。後來歐洲的雞蛋、牛奶相繼出事,連有機雞蛋也不能倖免,到再後來青瓜、小豆芽也有毒,我想,這世界真的瘋了,怎麼會吃什麼都有毒! 我想那一晚我的身、心都受夠了而給我這一個訊號,請求我善待自己的身體、善待世間有情、有性的生物。 就這樣毫無壓力、很自然的,我便成了一個素食者,更可說是一個不太嚴格的完全素食者(Vegan),因決定不吃肉後我連雞蛋、牛奶、芝士及一切乳酪食品都能很輕鬆戒掉,但隅然會被一、兩塊蛋糕和迷情朱古力撃破:)! 一開始吃素便好輕易做到五成生,到去年六月已做到七成生,及至兩個月前開始的90%生都很自然的做到。但要突破到100%生還是有點困難,沒有替自己訂下什麼時間表,就由它順其自然發展吧! 慶祝自己吃素/吃生/重生一週年的生朱古力拖肥蛋糕! 材料及做法: 合桃一杯高速攪碎至粉狀,這就是我們的”麵粉”。 生可可粉2-3茶匙,Dates8至10粒,想甜些可跟口味増加數顆,蜜糖或syrup2至3茶匙,再加半杯心水果仁,全部材料再攪一遍。 倒到糕模上,壓成想要的型狀,中間微凹進去,待會要注上軟拖肥。 軟拖肥做法: 熟香蕉半隻,生可可粉2-3茶匙,椰油三茶匙,放在一小碗內再座在一碗熱水內,等它熔化,全部材料攪拌好後,鋪平在蛋糕上,再灑上椰茸,成功! Guten Appetit!

Posted in 生機素食, Raw Food, Spirituality, Uncategorized, 兒女篇, 德國生活 | Tagged ,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