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Gardening

你死我亡

花園裏衆農友有一共同敵人,一提起牠大家定必搖搖頭,一臉無可奈何。 這令人厭惡甚至見到牠會打個冷顫的生物,德文名稱叫Nacktschnecke,直譯是「光脫脫蝸牛」或「剝光豬蝸牛」,我則喜歡叫牠「無殻蝸牛」。查看牠的正式中文譯名,發現牠原來就是鼎鼎大名的「鼻涕蟲」! 物如其名,潺潺滑滑,加上顏色難看,想起也令人毛骨悚然。每次下雨天後來到花園,總見到十多二十條肥大的鼻涕蟲在菜圃裏開大食會,而且牠們很會吃,「唔嫩唔食」,往往是前一天剛移植到菜圃的菜苗,第二天就給牠們吃掉,更激氣的是牠們完全沒有Table manner,這棵吃一口、那棵吃一口,弄得我每棵菜都左一個洞、右一個洞。士多啤利更是牠們的摯愛,有時候我沒有留意,隨便摘一顆吃,正要放到嘴裡才看見果實上面已少了一口,還好及時發現,要不然還要吃這怪物的「口水尾」! 對付牠農友各出奇招,如在田裡放啤酒陷阱,因牠們喜歡那味道而往往自投羅網,實行不醉無歸。也有農友放咖啡粉、蛋殼,但這些都是溫柔的方法,效果不大。一農友有一絕招但比較狠毒,就是在牠身上灑鹽。因為牠的身體主要成份是水,鹽會把牠的水份抽乾,不消幾分鐘牠便脫水而死。 對付牠我用一個較為人道的方法。我會用鏟把牠鏟起,並與自己保持臂矩,再把牠運到堆肥區。進去了牠們就出不來,遲早都要死,我就讓牠們吃著堆肥區裡面的蔬菜飽死,飽死好過餓死,我也算仁至義盡! 大師們常說萬事萬物皆沒有好壞美醜之分,好壞美醜源於我們的主觀意識、我們的分別心。只怪自己道行尚淺,我左看右看、橫看豎看,都覺得這條醜八怪罪有應得。牠不死,我的菜死;菜死,我也餓死。 還望有那位智者農友可以告訴我,如何能與這條鼻涕蟲和平共處? 網絡上的圖片,把牠拍得挺漂亮,但真身滑潺潺的,看見都打冷顫!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生機素食, Edible Garden, 食材花園, 農耕樂, 動物篇 | Tagged , , , | 3 Comments

一沙一世界

電影Forest Gump裡面的一幕: 有一天他無緣無故開始跑,在世界各處跑,追隨他一起跑的人群越來越多,突然有一天他停下來不跑了,掉頭就走,他的追隨者立在原地,不知所措。 營營役役幾十年,不知道從那一天開始,我什麼地方都不想去,只想待在我那如同微型宇宙的花園裡。 那裏的一片樹葉、一顆種子、石頭下的小蟲,全都使我感動。 在花園裏隨手拿來一片葉子、一朵花,只要細看,你也一定會被她的完美所震懾。小小的一顆種子無論遇到什麼頑劣的天氣,她都會無私地發揮它的本性,盡力去生長,在她面前我顯得渺少也學著謙卑。 一小撮小種子能種滿幾百米的土地;遍地鮮花總是在最適當的時機展現眼前;夏蟲、小鳥、蝴蝶、蜜蜂,每一個物種都包含著它的奧秘,宇宙的密碼就藏在身邊。 TO SEE A WORLD IN A GRAIN OF SAND By William Blake (英國詩人布萊克) To see a world in a grain of sand 一沙一世界 And a heaven in a wild flower一花一天堂 Hold infinity in th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Edible Garden, 隨想, 農耕樂, Spirituality, Uncategorized | Tagged , , , , | 1 Comment

一讀再讀

重讀第三次,越讀越有味,越讀越有趣。 對其他人來說這書可能一點意義都沒有,但此時此刻的我卻能和這書水乳交融,不出一兩頁定必讀至拍案叫絕之處。再遇老知音,心領神會,盡在不言中。 兩年多前開始逐步減少工作,大半年前更把自己的舞蹈學校轉送給一個學生,只保留音樂學院裡幾堂現代舞和創作舞課,收入少了三分之二,生活品質卻沒有因此而下降,反之我換回了充裕的時間、悠然的生活和無比的自由。 有得有失,經濟沒問題,但一些用錢的習慣還是要稍微調整一下。 例如上餐廳的次數明顯減少,甚至完全戒掉,是省錢也是提不起興趣。 以前挺喜歡上餐廳是因為工作忙,每天忙忙碌碌的, 把自己累壞得過了頭,於是用錢購回失去的時間。餐廳的服務也給我稍作休息回氣的機會,刺激的食物味道更是平衡工作壓力的法門。現在時間充裕,做什麼事都可以施施然的進行,不溫不火,我幹嘛還把自家出品有機高質素無農藥蔬菜放著不吃,跑出去吃生化多油味精餐,我的腦筋不是有問題吧? 還有德國人特別重視的Urlaub 度假,也在我的開支裏慢慢減掉。 我一直租住房子。對這房子我萬分滿意,150平方米,雖不是新穎建築,但租金相宜,冬暖夏涼、後花園長滿花草。往市中心只需十五分鐘,著名的美因河近在咫尺,河邊無數著名博物館、畫廊,應有盡有; 往外開車不到二十分鐘已到風景宜人的Taunus山脈,郊遊景點多不勝數,每天猶如在度假中。我再不會那麼傻,花一筆錢開著十幾小時的車,與其它在路上趕去度假的傻瓜搶路,再住進那蚊型酒店房間,吃酒店餐廳雪櫃裏解凍食物,還有與其它旅客趕著去看這個博物館、那個城堡,旅遊完不但沒有休息好,看著那一大堆等著收拾的東西已經累得沒話說。 沒做房奴也沒有大生意,所以沒機會破產,負債和破產都是有錢人的遊戲 ; 我也不趕潮流,沒給商家牽著鼻子走; 我也不大注意銀行戶口裡的數字,因為我不多花錢; 我擁有一小片土地,辛勤耕種,不勞不吃,陽光和空氣餵得我飽飽的。可幸自己物質慾望不高,改變對我來說不太難。 我很窮,沒多餘的錢去亂花,但我的生活很奢侈。窮得有品味,心中富有,隨心而行。   這書教會你怎可以一毛錢都不必花,照樣過得很富足。很吸引吧! 原裝德語版副題” Wie Man ohne Geld reich wird” 《如何沒錢也能過得富足》,更能道出此書主題。    

Posted in 隨想, 農耕樂, Uncategorized, 好書, 德國生活, 有機耕種 | Tagged , , , , , , | 4 Comments

101比100更完美

這是我第101篇網誌。本打算在第100篇時寫些回顧、感言等等,但101對我來說更有意義,所以把小小的四年總結和回顧推後一步。 100就是由零開始,一步步踏到去的一個小驛站,100對我來說是歇息,也是高峯的哀傷。就如聖誕節的前夕都是令人充滿期盼、幢景,然而離衰落卻只差一步。君不見大節過後的失落?高峯過後滑落的憂鬱?比起100我更喜歡101,它代表新的開始,充滿朝氣、活力和無限的可能性。 差不多五年前開始吃素吃生,裏裏外外的變化是那麼不可思議,因而驅使我把這些經驗、感想和體會記錄下來,所以這網誌也叫”Going 100% Raw”。過去兩年寫有關吃素吃生的文章少了,而多了寫下生活上的小事和感想。不是我吃少了生吃少了素,這已是個不可逆轉的改變,而是吃素吃生已入心入肺,成了我很自然的一部份,而不再構成一個話題了。 在我的生活裏顯現出來的已包含了一切吃生吃素的喜悅,吃素吃生催化了我對生命的活力、理解和意義,生活變得簡單了,但不代表是放棄或偷懶甚至毫無朝氣。反之簡單令人省卻不少負擔,每天減一點點重量,包括身體上和精神上的,省下來的精力更形成了另一股力量,令人更積極。負擔一層一層的脱下,本心自然展現出來,找到本心就找到了生命的源頭和天地間之玄機。 真實的生活應該是自由自在、隨心所欲;生命意義不是往外求而是往裏走。這將是一段更精彩的旅程,就等我一段一段的記下來吧! 下一個驛站會是200、500還是999?

Posted in 生機素食, 隨想, 食材花園, 農耕樂, Spirituality, Uncategorized | Tagged , , , , , , | 2 Comments

移民到火星去

入春以來天氣多變,風雲驟雨,多星期暗無天日,德國多處洪水,實在令人擔憂。連連大雨把剛栽進田裡的幼苗都打壞了,幾個月來的辛勞就一下子化為烏有,唯有重新發芽。與時間競賽,希望來得及第一線溫暖的陽光重來時栽到田裡去。小心照顧著幼苗,花園裏的其它賞玩植物便無暇料理。食材要緊,肚子問題未解決,哪有心情償花作樂? 好不容易等到太陽重來,農作物生長漸漸穩定,此時才有時間到花圃看看。一看把自己嚇一跳,花圃亂草叢生,十幾種野花、野草比我親手栽種的鮮花生得更壯更高,狂野風格演繹得完美無暇。都說野草野花是最頑強的植物,遇強俞強,暴風暴雨下生長神速、根深蒂固得深不可測。雖說自然農法其中一項是不除草,但眼前這景象使你無法子不捲起袖來。左拉右拔,奮鬥了一個多小時,我投降了! 坐下來透透氣、喝杯茶,遠看花園進口處的幾盤薰衣草,雖然有點亂,但還是有規有距的靜靜待著。頑皮的孩子總是得到多點的注意,乖巧的孩子則令人產生歉疚。提起小鏟子,來到薰衣草前,把野草拔掉,心想也應該給她添點新泥土。小鏟子一翻,哇!小小一盤花,泥土下生物應有盡有,都怪自己中學沒有讀好生物科,能認出來的就只有小蚯蚓、小蜈蚣,其他的全是剛成蟲不知名的生物。 心血來潮想到:「這麼一個小小的花盤,怎樣夠你們生活?」於是拿了一隻匙羹過來,像小學時運動會上的一個項目《匙羹運雞蛋》一樣,我輕輕地把一條一條的小蚯蚓、小蜈蚣等從花盤內挑起,小心翼翼的運到隔了一條小路的田裡去,哪裡地大脈搏、物種繁多,應該會好玩一點。 今後這些小蚯蚓、小百足想回鄉省親都難了!

Posted in Edible Garden, 隨想, 食材花園, 農耕樂, Uncategorized, 動物篇, 有機耕種 | Tagged , , , , , , | Leave a comment

有機數學題

    1. 沙律苗二十歐分一棵,買18棵,總共付多少錢? 2. 有機沙律菜在超級市場可賣到2.5歐元一棵,18棵沙律菜全賣掉,可以拿回多少錢? 3. 第一條答案是成本,第二條答案是銷售額,那麼回報率是幾倍? 4. 泥土 + 陽光 + 雨水 + 一點點汗水 = ? 5.  泥土+ 陽光 + 雨水 + 一點點汗水 + 蟲叫 + 鳥鳴 = ? 6. ( 泥土 + 陽光 + 雨水 + 一點點汗水 +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生機素食, Edible Garden, 食材花園, 農耕樂, Raw Food, Uncategorized, Vegan, 有機耕種 | Tagged , , , , , , | Leave a comment

鼠尾草

買下花園的第一年,看見草莓田旁邊矮矮的幾棵植物, 對她一點好感也沒,因為她有一股我不太喜歡的特殊氣味,還有花園的上一手主人,沒有好好打理,弄得在這幾棵植物旁生了一大堆雜草,縫頭亂髮般,很難看!花園裏的鄰居跟我們說這是一種香草叫Salbei,中文叫鼠尾草, 可以用來燉肉、淆湯。那年秋天過了一半時,鄰居提醒我們是時候把她修剪一下,待明年春天到來,就會生得很好。 我聽見後很開心,立即拿來剪刀,鄰居提點,一般攀爬類植物如Himberry, Raspberry 和香草類植物都可以完全剪掉至剩三、四公分突出泥土外。我聽後便三扒兩撥便把她剪掉,剪的時候更是一點愛心都沒有的,因為她實在很醜而且氣味古怪,心裡想的就是把她快快弄走,剪好後的幾棵鼠尾草像三個修了平頭裝的大叔㚲在一起,清爽多了卻仍是那麼醜。 秋去冬來,冬天是農閒,花園裏沒有什麼好幹,丈夫利用這段時間修理工具和籬笆,我這個耕種初哥負責睇書、上網找資料,安排明年的耕種程序。找資料時無意間看到有關Saalbei的資料,才知道她原來是個寶,真是有眼不識泰山,罪過、罪過! 「鼠尾草又名洋蘇草、丹參,在強韌生命力的繁殖下,原產於地中海的它,如今全世界都能見到它的芳蹤。 鼠尾草品種繁多,聽說有七百多種,春天一到,便綻放藍紫色的脣形花。 鼠尾草的藥用價值,早在中古時期,即為世人所熟悉,在東方茶葉未傳入歐洲前,歐洲人便普遍沖泡鼠尾草來保健。 希臘人、羅馬人將鼠尾草稱為「神聖的藥草」。 它的學名Saivia,拉丁語就是「拯救」的意思,其意是說鼠尾草可解救世人免於疾病之苦。 自古以來,歐洲人就廣泛的使用鼠尾草來治療疾病,他們用鼠尾草的汁液來幫助婦女分娩,或消除更年期的障礙。 現今醫學實驗證明,鼠尾草含有雌性賀爾蒙,對女性的生殖系統確有幫助,它還含有苯酸和崔柏酮成份,可殺菌預防感冒,活潑腦細胞增強記憶力。 鼠尾草沖泡後當茶喝,清新的香草味中,帶有點苦澀、辛辣,可加些蜂蜜調和口味,可當它當成養生飲料,但不宜大量長期飲用。 將新鮮的鼠尾草枝葉或花浸於水中,除了可散發芳香外,更可當作簡易的消毒水來使用。乾燥的花葉可作為薰肉的香料,或以小布袋包置於室內有驅蟲之功。 今人常將鼠尾草用來滋養腦部、幫助消化、降血壓、減輕婦女經痛、預防感冒治喉痛。 更年期的婦女飲用鼠尾草,有助消除潮紅的不適感,但哺乳期間的產婦絕對不能喝,因會妨礙乳汁的分泌。 鼠尾草雖然保健功能頗多,但是因還有崔柏酮,長期大量飲用會在體內產生毒素,喜愛者不宜不慎。」資料來源 http://www.sln.ks.edu.tw/plants/sanway/san25.htm 除此之外根據*Hildegard von Bingen 的草葯配方,鼠尾草也可以紓解喉嚨不適、牙齦發炎。市面上很多喉糖的成分也有鼠尾草,例如很多人都熟悉的瑞士奸人堅喉糖。我常常要教課,對著十幾個小孩大聲解説,聲帶、喉嚨都很攰,所以晚餐後很多時都會冲杯鼠尾草茶喝。由於她味道很濃,每次只需三、四片葉子便可以冲上幾杯。 *Hildegard von Bingen(1098-1179), 德國中世紀最有創作力的音樂家、德國神學家、天主教聖人、教會聖師,同時也是作家、醫師和預言家。   自家製鼠尾草,吸收了日、月、空氣、水、蟲叫、鳥鳴的大自然養分。

Posted in 生機素食, Edible Garden, 隨想, 食材花園, 農耕樂, Raw Food, Uncategorized, 德國生活, 有機耕種 | Tagged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