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Eckert Tolle

少年十五二十時

幾年前我還在讀《足球小將》漫畫作睡前故事給兒子聽,昨天這小子竟跟我談起平行宇宙、討論TuPac歌詞的隱喻,還跟我說生命其實只是一場巧合。 「你怎麼證明我們現在不是在做夢?」兒子說。 「我們最後不是都要死!從出生到死亡其實發生什麼事情都是無所謂的,最後都是散掉。」年少輕狂,好大口氣呀! 或許你是對的,生命可能只是一場巧合,因為宇宙本來就是空蕩蕩,無底黑暗是他的本性,生命不知從那裏跑了出來。但是生命也是一段曲子,我們生存不是什麼都不做便跳到最後那個和弦。我們會說玩音樂,英語會説 play the music、play the piano,德語也是Klavier spielen,可見各處人家意見一致。從出生的第一個音符到終結的那個和弦是玩出來的,好一個「玩」字,道出生命該是充滿樂趣,這是Eckhart Tolle 對生命打的一個比喻。 生命也可以是一場舞蹈,從開始到完結,時快時慢,旋轉、跳躍、或輕或重的舞動,變化出無限的動作組合,獨舞、群舞自由選擇。當然你可以選擇從頭到尾獨自站在台上不動,若這是你有目的選擇,旁人也不能左右你,過程感受是自己的,這個實驗作品完成了,下個作品又嘗試新玩意。 創作人生,不為結局,順流而去,享受過程。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隨想, 親子篇, Spirituality, Uncategorized, 小孩子, 教育 | Tagged , ,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