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Alphonso

芒果痴

在網上看到香港的朋友已開始吃印度的Alphonso芒果,看得我口水流。看看日曆,已4月尾了,正是Alphonso芒的收成期。正好我今天要煮一道印度素菜Kabuli Chana給家人吃,還欠一些調味料,索性跑到火車站的印度雜貨舖,看看我心愛的Alphonso 芒是否已抵步。 Alphonso 芒果是印度西部的特產,是所有芒果中被譽為最甜、最香、味道最豐厚的品種,但收成期很短,只從三月底到五月底,咁矜貴的品種還要山長水遠運來歐洲,價錢當然不菲。去年一盒4到5個的賣8歐元,一盒9個則賣15歐元。我還記得去年季尾的時候,我到印度舖買芒果,他們只剩最後一盒,老闆娘竟索價20歐元,我說:「上星期還是15歐元,一模一樣的芒果不到幾天竟要20歐元!」心想:「老闆娘妳好狠呀!」後來她愛理不理的走開。在我猶豫掙扎的時候,一個男店員走來輕聲跟我說:「18元吧!」OK 成交! 從少便喜歡吃芒果,雪糕也揀芒果味。但芒果始終不是常吃,一來價錢貴,家𥚃人囗多,芒果要算是美食了,實在負擔不來;二來怕麻煩,食一次芒果總食到一面都係汁。當然有種淑女一點的吃法,就是傳統的把它切開兩半,用刀𠝹出多行井字紋,再向外反出,然後用匙𡙡慢慢品嘗。但是核子上的芒果肉還是要出動十指山來解決。 得網上高人指點,找到吃這芒果最滋味的方法,就是在頂部切一個開口,把芒果肉慢慢輕輕擠壓,用嘴直接把果肉和汁啜出來。雖然最後還是要出動手指把核子上面所剩無幾的果肉吃乾淨,但相對來說乾淨得多了。而最精彩的部分就是把核子擠出吃乾淨後,拿一條長匙𡙡,把芒果皮上的果肉一𡙡一𡙡刮出來吃,真係一滴汁都無嘥!雖然這吃法不是很優雅,但勝在夠直接。 話說回來,到印度舖走了一趟,老闆娘說芒果下星期二便到! 星期二一到,丈夫便載我到印度舖入貨。在車上已盤算著該買多少盒,我一餐可吃6、7個,女兒一餐也可吃下3、4個,説真的買它十盒八盒都不嫌多。 平時這簡陋得有點淒涼的店舖,今天人頭湧湧,店前店後堆滿剛到步的芒果,不下數百盒。打開盒子看看,今年包裝變成一盒6個,但每個大小比去年的細三份一,大約只有手掌心那大小。問問價錢,沒聽錯吧,12歐元一盒! 我僵住了,心想:「老闆娘,妳又再次令我徬徨、猶豫了!」 猶豫間丈夫突然出手(口):「給我6盒!」 6盒、36小個,成為72歐元,我是否太敗家了? 丈夫安慰我説:「再貴妳也只吃到一個月,算你一餐吃6個,12歐元一餐,到餐廳吃個扒也不止這個價錢。而且吃水果咁有益,妳吃生以來都未病過,醫藥費慳番;唔駛開火煮飯,水、電、油、鹽又慳一筆;煮飯時間又慳埋…………」 怎麼他説的話似曾相識,不就是多月前和他辯論吃生食材貴的一番話嗎? 六盒芒果 今年只有手掌心大的芒果。 新包裝,一盒6小個。 在頂部切一開口,把果肉和汁啜出來。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生機素食, 童年往事, 隨想, Raw Food, Uncategorized, 德國生活 | Tagged , , , , , , , ,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