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生日蛋糕

生日快樂

那是我的四歲生日。 生日快到,阿姨坐在椅上把我抱起放到她大腿上,面對面跟我聊起天來。 「你快生日了,想要什麼禮物?要一條裙子還是一個忌廉生日蛋糕?」 裙子!那有女孩子不喜歡漂亮的裙子,一定是裙子,腦中便出現穿起漂亮裙子在舞動的我。 等一等! 忌廉蛋糕?我們家從來沒有人試過有生日蛋糕,一次都沒有。大哥、二哥和妹妹都沒吃過,如果我犧牲那條裙子,那我們便可以一起試試它的味道。 漂亮的裙子還是忌廉蛋糕?很難的選擇。 「想好了沒有?」阿姨用溫柔的聲線再問。 深深的呼吸後我鼓起勇氣輕聲的說出:「生日蛋糕。」 媽媽從來不會替我們幾個小孩慶祝生日,她常常說:「小孩子生日有什麼重要?不用慶祝。」我們小孩沒有話語權,她說什麼就是什麼。我很小就已經理解到她為何這樣說,每天的工作已夠她煩了,還要加上一年四次小孩的生日,她一定吃不消,這樣說封了頂,安枕無憂。 阿姨是媽媽的親妹妹,每天來我們家負責照顧我們四個三歲到八歲的小孩。爸爸媽媽忙著在店前工作,沒時間理我們,店後的大小家務和照顧我們的工作便落在阿姨身上,除此之外她還要幫店裏做一些跑腿的工作。母親很早便結婚,也大阿姨好幾歲,算一下其實她照顧我們的那幾年也只不過是一個二十出頭的大姐姐,一個小媬姆。 阿姨答應買生日蛋糕給我後,我一直在想像那是一個怎樣的蛋糕,圓圓的蛋糕配上厚厚的忌廉,那些忌廉一定很好吃,還有上面的裝飾會是什麼樣的呢?蛋糕應該是軟綿綿的,聽說刀子切下去時被壓下後會彈回來,很期待。 生日那天,阿姨來了,但沒帶上蛋糕,我也不敢做聲,她像平常一樣的工作,過了一會後她說出去買。從窗戶看著她出門,到她回來是多麼漫長,我跟妹妹一直坐在窗戶前苦候。 終於看見阿姨帶著蛋糕回來了。 阿姨把盒子放在枱上,一邊解開繩子一邊說 :「可能晚了去,忌廉蛋糕都賣完,只剩下這款。」 我往盒子裏面看,咖啡色的一條蛋糕,上面的忌廉和裝飾哪裡去了?那不是真正的生日蛋糕,跟我想像的差很遠啊。 盒子裡面是瑞士蛋卷,圓條狀的蛋糕卷著薄薄的忌廉在裡頭,盯著那瑞士卷,世界好像靜止了一會,但很快我們四兄弟姊妹高興的吵鬧聲又跑回來。沒有蠟燭,也沒有唱生日歌,很簡單,大家都很歡喜的吃著。 我想沒有人會察覺一個四歲小孩的感受,再說我也隱藏得不錯,隱藏自己的感受是我的強項,一直至長大後也如是。 或許是因為我的生日在月尾,阿姨從父母那裡得到的那份微薄薪水相信也快用光,所以生日蛋糕變成經濟一點的瑞士卷,這個解釋挺合理。   瑞士卷的味道其實也不錯。(圖片取自網絡。)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童年往事, 隨想, Uncategorized, 小孩子, 昔日香港 | Tagged , |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