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投票

拿香港BNO都可以在德國投票?

我這個政治白癡,一定要多謝2008年在香港議會裏掟香蕉的一位議員。雖然他沒有把目標打中,卻把不少像我這種白癡掟醒了。自2006年起我一直追聽、追看網台的政治、時事評論,一邊看一邊在想,為什麼連這些這麼簡單的政治常識我也不知道? 我以前的幾十年是怎麼搞的?在學校裏我究竟學了什麼? 怎麼老師從來沒說? 覺得自己很無知,人到中年還顯得無知,實在很難看。回望年少時浪費了很多時間在無聊的學科上,虛耗生命,立下跟自己說不自覺而無知還可以原諒,醒了還無知就萬萬不可原諒。 所以多年來我不斷的找資料看、在網上訂書、聽網台節目、緊追網絡政治名人面書貼文等等,一切從最簡單的開始學起,慕求把不懂的慢慢補回來。先天不足,唯有將勤補拙,總算把基本常識補回來,雖不懂發表什麼偉倫,大事大非還是懂的。多年來雖身在外地,卻能從另一個角度跟香港一同成長,看著以香港為首的華夏大藍圖漸漸成形,慶幸自己生在大時代,有緣目睹世界即將來臨的大變。 話說回來三月時德國舉行四年一次地區政府選舉及社區選舉,所有德國人及居德的歐洲公民也有權投票。來德十多年已收過幾次投票通知單,卻懷疑是地區政府攪錯,因我拿的是BNO,身份值得考究,怎麼也有權投票? 再加上忙工作、忙家務,一直沒有把此事放在心上。 兒子及女兒在學校上了幾年政治及公民課,知道投票的重要,是義務也是責任,更是不能被剝奪的權利,知道我有資格去投票,他們千叮萬囑我這一次一定要去。星期天到來,打算食過飯後一家散步去投票站投票,煮飯前拿來投票通知書再看看,才發現投票原來只到下午6點,我還以為到八點。看看時間已經是下午五點四十五分,急忙找來丈夫和女兒,一同開車去票站,關門前我們及時趕到,丈夫不是歐洲公民,女兒未夠十八歲,兩人都無資格投票,唯有在門外等。我一個人進去小小的投票站,迎接我的是站內幾個工作人員的歡呼聲,皆因我是最後一個前來投票,進去後他們便立即把門鎖上。 五、六個工作人員各司其位,幫我核對身份的、給我選票的、把我帶到填表房間的、收選票的、監票的等等,跟著他們團團轉的我很大鄉里啊!這次選舉地區政府要選出93人,社區選舉則要選出19人,而每一個選民都分別有93票和19票,對,沒聽錯是93加19票,兩個選舉我一共有112票!我可以把93票投給93個不同的候選人,也可以給同一候選人最多3票,直至93票用盡,也可以把93票全給一個政黨,然後政黨內部自行分配選票,聽上去有點複雜但不難明白。 我全數93票都給了一個政黨,所以只需在我心儀的政黨旁劃上一個”X”就可以了,不要看輕這小小的一個”X”,這是一個充滿能量且背負著重大意義的”X”,能否有好的生活、理想的家園都要靠一個又一個的”X”去達成,填之前我還要深深的吸一口氣,重複檢查後才很認真的填上我授了權的”X”。從投票房出來後,工作人員指導我怎樣把選票摺好、封好,然後我就把它投進大大的選票箱裏。任務完成,工作人員護送我離開,還祝我有一個愉快的晚上。 第一次在德國投票,實證了我是香港人也是歐洲公民這很exclusive的身份! 選舉前一個多月,Wahlamt選舉局已經寄來跟真實選票一樣的超大型模擬選票及說明書。   拿BNO的香港人也是歐洲公民,有心人可以繼續進行該做的事情! 後續: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四日英國公投脫離歐盟,第一次在德國投票,也是最後一次。  

Posted in 隨想, Uncategorized, 德國生活 | Tagged ,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