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德國生活

不可思議的真人真事

沒有臉書、沒有微博、沒有Instergram、也沒有WeChat或者Whatsapp,甚至沒有智能電話,這是什麼樣的生活? 其實不遠,不就是九十代中的生活。 來德初期最不習慣的就是沒有報紙和資訊,那時我一星期有三天要到市中心上德語課,上課前我會先到火車總站的國際書店買份星島日報歐洲版看,薄薄的幾頁紙竟索價四塊半馬克,折合差不多廿多港元,買了幾次,真的負擔不起,於是每次到書店只能快快的翻看報紙標題,怕給職員認出來,只揭不買,有些尷尬。 沒多久搜尋器陸續出現,解決了資訊飢渴旳問題。一句”You have mail”更是令人興奮莫名,家人和朋友與我相距十萬八千里,一封電郵解郷愁,互聯網確實把人類拉近了。 也是沒多久以前的事,如果是在夏天,吃過晚飯孩子們會嚷著要外出散步或踩單車到附近公園,玩到天黑才回家,又或者留在家中花園踢球、爬樹;冬天則一起玩遊戲,大富翁、UNO、飛行棋等等,又或者擠在牀上一起看書。不知何時開始,飯後節目變成人人拿著自己的平板電腦、電話,或者手提電腦,各自進入自己的虛擬世界。當然我的兩個孩子都很大了,沒可能會跟我到公園走走吧!兒子快十六歲,他自己也説,他可能是還有真正童年的最後一代,哀! 二零零八年開始用臉書,失散十多二十年的朋友竟然可以在網上重聚,真的不可思議。資訊流通,改變了大部分人的生活,臉書實在是近代最偉大的發明。當然所有東西都有兩面,不會一面倒的只有正面而沒有負面的影響。 又是不知從何時開始,臉書上分享的都是靚靚照片、一大幫朋友歡聚𣈱飲合照、夢幻假期風景照,總之就是充滿正能量但虛假、浮誇,留言都是你讚我靚、我讚你幸福,當一把秤只注滿一邊自然就歪了,若不懂保持平衡,看見人人在臉書上都是那麼歡天喜地,再照一下鏡子會以為自己是最不幸的一個,過多的正能量是會把人淹沒、迫瘋的。一面天堂一面地獄,天堂還是地獄還是要自己選擇。 去年十一月左右一個字在我腦中閃出來,DISCONNECT。 工作上要用到電郵,發表網絡文章也要用上互聯網,所以100% disconnected 應該是沒可能了,70%斷線應該做得到。坐言起行,記錄好朋友們的電郵地址後便關閉了臉書,Instergram 、Twitter 從來沒有用,Wechat 、Whatsapp 也不難,因為我根本沒有智能手機。 70%斷線換來的是無邊的自由,我用心看了很多書、編織了多雙預備聖誕節送朋友的襪子、飯後和貓兒躺在地毯上無目的的玩耍,還有無數個週末的下午和黃昏無所事事的坐在陽台上發呆。腦子空了出來,靜靜的和自己對談,感覺良好。 當然我不是要和現代科技作對,這也是不合時宜的態度,但我想在這安靜、閒逸的的狀態中多享受一會,在這狀態中的生活比較真實,而且腦子空了出來後得到的更是無限創意。待我找到現實和虛擬的平衡點後,必會好好利用它來為我服務,而不是被它虛耗和控制。   延伸閱讀: 《欲斷難斷》https://jamiehon.wordpress.com/2016/11/22/%e6%ac%b2%e6%96%b7%e9%9b%a3%e6%96%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隨想, Spirituality, Uncategorized, 德國生活 | Tagged , , , , , , , , , , , , | 5 Comments

最好的一本書

記得有一次跟女兒聊天,我告訴她一個人如果XX天不吃飯不喝水便會死亡。誰不知她竟答我:「人如果無書睇都會死的!」那時她才六歲。 女兒是書痴,小二時同學才學寫很簡單的句子、看圖畫書時,她已在看德語版Harry Potter。她看書的速度也出奇的快,幾百頁的書不到三、兩天便看完。多年來每星期到圖書館借書已成習慣,每次都借上十多二十本書。(德國兒童圖書館每張借書證每次可借三十本書,成人圖書館每證每次可借十五本)。我也喜歡看書,但説到看書的速度和種類之多實在比不上她。有一條問題多年來她已問過我好幾次,每次我都不懂回答,幾星期前剛十八歲的她又再重問:「媽媽,妳覺得最好看的一本書是那一本?」 好的書實在太多,書架上也有好幾本大眾公認的經典,也有名家推薦、知名作家的一大堆好書,可是怎樣也挑不出一本最好的,而且好書該怎樣定義呢? 每年總有什麼名人推薦的十本好書之類的,有的推薦書我看見書名已怕了,可見對某人是好書,對另一個人可能是毫無意義的;也有些書今天看了喜歡到不得了,過了幾年可能連拿起它的興趣也沒有。一如既往地對女兒的問題我給不出很實在的答案。 飯後拿來襪子繼續編織,沉思中突然想到,會重看的書不就是好書嗎?就算不是最好的書也一定是和自己有共鳴又或是能帶給自己不一樣體驗的書。這裡列出一堆跟著我多年、已重看多遍或一定會重看的書,排名不分先後: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 (Milan Kundera)  The Power of Myth 神話 (Joseph Campbell) Sophie’s World 蘇菲的世界 (Jostein Gaarder) Der Kontrabass 低音大提琴 (Patrick Süskind) Die Geschichte von Herrn Sommer 夏先生的故事 (Patrick Süskind) Anastasia 阿納絲塔夏,共十册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隨想, 親子篇, 兒女篇, 好書, 德國生活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重拾舊歡

自從有了自己的花園後,心思都放到那裡,家裡的大露台凌亂不堪,個多星期前丈夫終於下定決心,把露台執拾乾淨,把該掉的都丟掉,能賣的便放上網去拍賣。收拾妥當後丈夫還安裝了一些照明裝置,晚上亮起來還挺有氣氛的。 踫巧長週末,又踫巧天氣異常温暖,陽光普照,我和丈夫決定什麼地方也不去,留在家𥚃享受。整個早上我們都坐在陽台上喝茶、看書,我還把丟下了十多年的織針拿出來,織起我生平第一隻冷襪。我是個愛工作的人,手和腦總停不下來,編織這手藝正好把我的能量貯下,加上小小創意便變成不同的製成品,決定以後要多做。 幾小時坐在陽台上,發現不久以前在樹上搭的鳥屋住了新房客,聽見小鳥在屋內孜孜聲索食,鳥媽媽一個早上來來回回的,不知飛了多少遍。 兩盆菠菜,個多月前下的種。摘了一些再加上蕃茄和牛油果便成了我的午餐。 “Life is easy. Why do we make it so hard?”  -Jon Jandai- 「生活其實很簡單,為什麼要弄得這麼難?」 我雖然不能做到如Jon Jandai一樣兩袖清風、歸隱田園,但簡單而可持續的生活是我的夢想,而且也進行得不錯!  

Posted in 生機素食, Edible Garden, 隨想, 農耕樂, Uncategorized, 有機耕種 | Tagged , , , , , , | Leave a comment

鼠尾草

買下花園的第一年,看見草莓田旁邊矮矮的幾棵植物, 對她一點好感也沒,因為她有一股我不太喜歡的特殊氣味,還有花園的上一手主人,沒有好好打理,弄得在這幾棵植物旁生了一大堆雜草,縫頭亂髮般,很難看!花園裏的鄰居跟我們說這是一種香草叫Salbei,中文叫鼠尾草, 可以用來燉肉、淆湯。那年秋天過了一半時,鄰居提醒我們是時候把她修剪一下,待明年春天到來,就會生得很好。 我聽見後很開心,立即拿來剪刀,鄰居提點,一般攀爬類植物如Himberry, Raspberry 和香草類植物都可以完全剪掉至剩三、四公分突出泥土外。我聽後便三扒兩撥便把她剪掉,剪的時候更是一點愛心都沒有的,因為她實在很醜而且氣味古怪,心裡想的就是把她快快弄走,剪好後的幾棵鼠尾草像三個修了平頭裝的大叔㚲在一起,清爽多了卻仍是那麼醜。 秋去冬來,冬天是農閒,花園裏沒有什麼好幹,丈夫利用這段時間修理工具和籬笆,我這個耕種初哥負責睇書、上網找資料,安排明年的耕種程序。找資料時無意間看到有關Saalbei的資料,才知道她原來是個寶,真是有眼不識泰山,罪過、罪過! 「鼠尾草又名洋蘇草、丹參,在強韌生命力的繁殖下,原產於地中海的它,如今全世界都能見到它的芳蹤。 鼠尾草品種繁多,聽說有七百多種,春天一到,便綻放藍紫色的脣形花。 鼠尾草的藥用價值,早在中古時期,即為世人所熟悉,在東方茶葉未傳入歐洲前,歐洲人便普遍沖泡鼠尾草來保健。 希臘人、羅馬人將鼠尾草稱為「神聖的藥草」。 它的學名Saivia,拉丁語就是「拯救」的意思,其意是說鼠尾草可解救世人免於疾病之苦。 自古以來,歐洲人就廣泛的使用鼠尾草來治療疾病,他們用鼠尾草的汁液來幫助婦女分娩,或消除更年期的障礙。 現今醫學實驗證明,鼠尾草含有雌性賀爾蒙,對女性的生殖系統確有幫助,它還含有苯酸和崔柏酮成份,可殺菌預防感冒,活潑腦細胞增強記憶力。 鼠尾草沖泡後當茶喝,清新的香草味中,帶有點苦澀、辛辣,可加些蜂蜜調和口味,可當它當成養生飲料,但不宜大量長期飲用。 將新鮮的鼠尾草枝葉或花浸於水中,除了可散發芳香外,更可當作簡易的消毒水來使用。乾燥的花葉可作為薰肉的香料,或以小布袋包置於室內有驅蟲之功。 今人常將鼠尾草用來滋養腦部、幫助消化、降血壓、減輕婦女經痛、預防感冒治喉痛。 更年期的婦女飲用鼠尾草,有助消除潮紅的不適感,但哺乳期間的產婦絕對不能喝,因會妨礙乳汁的分泌。 鼠尾草雖然保健功能頗多,但是因還有崔柏酮,長期大量飲用會在體內產生毒素,喜愛者不宜不慎。」資料來源 http://www.sln.ks.edu.tw/plants/sanway/san25.htm 除此之外根據*Hildegard von Bingen 的草葯配方,鼠尾草也可以紓解喉嚨不適、牙齦發炎。市面上很多喉糖的成分也有鼠尾草,例如很多人都熟悉的瑞士奸人堅喉糖。我常常要教課,對著十幾個小孩大聲解説,聲帶、喉嚨都很攰,所以晚餐後很多時都會冲杯鼠尾草茶喝。由於她味道很濃,每次只需三、四片葉子便可以冲上幾杯。 *Hildegard von Bingen(1098-1179), 德國中世紀最有創作力的音樂家、德國神學家、天主教聖人、教會聖師,同時也是作家、醫師和預言家。   自家製鼠尾草,吸收了日、月、空氣、水、蟲叫、鳥鳴的大自然養分。

Posted in 生機素食, Edible Garden, 隨想, 食材花園, 農耕樂, Raw Food, Uncategorized, 德國生活, 有機耕種 | Tagged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貓兒篇(二)

黃昏六時多,動物協會來了個肥肥中年男子,帶來三個大籠、幾罐呑拿魚,把罐頭打開後分別放在幾個籠子的深處。我們一邊擺放好裝備一邊聊天。原來他白天在辦公室工作,打政府工,動物協會的工作是義務的,因他也是疼錫動物之人。他續解釋説貓兒的絶育費由協會負擔,貓仔要八十歐元,貓女則貴些,要一百二十歐元。他還跟我説起好多不同的貓故事,說著說著第一隻貓貓上釣了! 貓兒真的是餓透餓壞了,不消幾分鐘三隻大貓和三隻小貓便乖乖進籠中,享受牠們的晚餐。我幫忙把籠子鎖上再用布把籠罩著, 免他們受週圍環境所嚇。義工跟我說過兩三天他會把三隻大貓送回來,三隻小貓他們會儘量找人收養。吓!即是要牠們母女四貓分開!我變成拆散牠們一家的罪𣁽禍首了,這樣做是否太殘忍?冷靜下來後還是覺得這樣做是對的,流浪貓兒的生涯不好過,三餐一宿不計,一年更不知有多少貓兒在車輪下死亡!能替小貓找到好人家應該是好事。 急急召來女兒和兒子,告訴他們情況,他們當然捨不得三隻小BB,我們和貓兒作了最後告別,希望牠們能找到好歸宿。 一切順利,幾天過後胖子把三隻大貓送回來,貓兒受了點驚,但吃過我為牠們準備好的豐富晚餐後,便安定下來了。沒過幾星期胖子傳來三隻小貓的照片,還跟我説三隻貓都找到好人家照顧,太好了!看看貓兒的照片,才幾星期,小貓變成中貓,我也很放心。 曲終人散,大團圓結局,三隻大貓繼續在我們幾家人的花園裡穿梭,每天早晚準時來我家開餐,還吃足幾家茶禮,下午也經常走入我家睡個悠長的午覺,住地庫的鄰居更定時帶牠們檢查,大家共養這幾隻寶貝,其實這幾隻貓的生活也不錯,既有戶外生活的自由又有住家的服務和享受,夫復何求! 小插曲一則,其中一隻我們叫牠做加菲的大貓,因牠的長相與卡通裡的加菲貓一模一樣,原來之前已做過結紥手術,而且還植有資料晶片,十多年前我們剛搬來時牠已經出現,相信是多年前與主人走失。他們曾嘗試聯絡牠的主人,可惜未成功,唯有把牠送回來這裡牠熟悉的地方。聽到後替加菲可憐,原本可有安穩的一生,卻要淪落到做流浪貓,跟自己説以後要對牠好些。  鑽進我家睡午覺的大貓。  加菲貓。 雖是流浪貓但其實生活跟家貓無異,分別只是我們沒有正式領養牠們。 後記:幾年前開了頭的文章,拖到今天終於完成,家裡的貓兒也發生了變化:小花貓兩年多前已沒有再出現,希望牠只是到別家花園玩;加菲在十二月時離開人世了,今天剛剛一個月,牠的離開也推動我完成此文。剛搬來時加菲已經出現在我們家的花園,至今超過十四個年頭,而我也有信守承諾,幾年來自問對牠不錯,希望牠得到安息,來世不用再做貓,就算做貓也要找個好人家,不要再做流浪貓了!

Posted in 隨想, Uncategorized, 動物篇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貓兒篇(一)

與丈夫同是愛動物之人,兒時養過的動物包括貓兒多隻、三條狗、多缸金魚、烏龜、小雞、小鴨、蠶蟲。而丈夫少年時則在山上居住,也養過幾條唐狗,每天就和朋反與狗兒在山裏跑,渡過一段美好的少年時光。 搬到法蘭克福這家已十多年了,家後有個不大的花園,約五十平方米,但與對面人家的特大後花園相接,綠柔柔一大片草地,看上去寛敞神怡,花園不時跑來幾隻貓咪,我和丈夫有時會為貓兒準備些糧食,也會逗牠們玩玩。 兒子、女兒多次提出想養寵物,我其實不反對的,兒時養寵物樂趣、與牠們一起培養出的感情,至今深刻難忘,我也想他倆能感受到,但冷靜下來後,發覺還是行不通。我和丈夫全職上班,不時因工事遠行,動物和小孩都是不能丟下不顧的,也不能假手他人。跟兩小孩多番解釋,他倆最終接受。 三、四年前一隻常來我們花園玩的花貓,多帶來了一位客人,就是牠的千金,估計六至八星期大,也是一身花毛,我們也就索性叫牠"小花貓"。 小花貓很活潑但也很"痴"牠媽媽,媽媽走到那牠跟到那,又常常鑽牠媽媽的肚子喝milk milk!可貓媽媽不是那種百般遷就的慈母,相反地牠不時唬㬨小花貓,不讓牠老跟著自己。看到此情景,我和小孩都覺得小花貓被媽媽嫌棄很可憐,但冷靜下來後想想,貓媽媽不會是那麼絶情,相信牠應該是想訓練小花貓快快獨立,好能外出覓食,養活自己。 隨著日子過去,小花貓也長大成年了,牠體型紥實,天天在不同的花園間奔跑、嬉戲,我懷疑除了我們,別人家也會餵養牠,所以養得牠結結實實。有時我會逗著叫牠"肥花",但孩子不喜歡我這樣叫牠,齊聲抗議,我唯有暗地裏才這樣呼喚牠。 兩、三年前的夏天,又有一隻花貓訪客在我家後花園生了三隻小寶貝。家裡氣氛都因這三隻小BB而改變了!丈夫忙著為牠們砌新屋;我和小孩幫忙鋪上乾草、整理床鋪,大家忙得不亦樂乎! 安置好牠們後,我們便讓牠母女四個靜靜躲在牠們的新家,絶不打擾牠們,免得貓媽媽以為我們會傷害牠的孩子。 好不容易等了三個多星期,在一個晴朗的星期六早上,貓媽媽把牠的孩子一隻、一隻的從貓屋內推出來。起初孩子們都不願意,沒在外面多留幾分鐘,便慢慢鑽回屋內,但貓媽媽多次來回,重複又重複的把孩子一次又一次推到屋外,曬曬暖和的太陽。小貓貓從起初不太靈活的步伐到後來可從三呎外的草地找回家,貓媽媽這幾天辛苦了! 貓BB已出來活動十多天,每天都有很大的進步。牠們趣怪的模樣和笨拙的身手,常常把我們一家逗得咯咯笑,和貓貓玩也是我們晚飯後的娛樂,每每玩上個多小時大家才願意回房休息。 住在我家樓上的管家建議我們給這裡的動物協會打個電話,他們會派專人來接收貓貓,免費替牠們做絶育手術。要不,幾個月後貓媽媽再懷孕,再生三、四隻貓貓,我們是絶對吃不消的。 跟動物協會義工約好,過幾天來接收貓貓,他還囑咐我,當天不要餵牠們任何食物,他要用食物做到餌,引牠們入籠。我依足他的指示,雖不忍牠們捱餓,無奈只能這樣做。 九個月大便做了三隻BB的貓媽媽。  可愛的三千金。

Posted in 隨想, 兒女篇, 動物篇, 德國生活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遲來的白色聖誕

昨日下了一整日的雪,今早醒來看到白雪鋪滿整個花園,難得的是早上的太陽相當猛烈,照在積雪上,絢麗奪目,在冬日的北半球能遇到這陽光實在難得,連帶心情也好起來 ,所以說太陽是治療情緒低落的特效藥。 踏入十二月德國的聖誕氣氛極濃,滿街是人,可是今年不知如何走在街上、商場上,身體在辦貨、選購禮物給家人及朋友,可是精神卻很抽離,心情是很平靜,沒有些少波湧,只覺身體和靈魂好像分開了的。直到今日到了花園,看見眼前的風景,濃濃的陽光曬在面上,心頭何其滿足,是一種深層的安靜,把心頭填滿得貼貼服服,大自然的能量多厲害!

Posted in Edible Garden, 隨想, 食材花園, 農耕樂, Spirituality, Uncategorized, 德國生活 | Tagged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