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健康

一讀再讀

重讀第三次,越讀越有味,越讀越有趣。 對其他人來說這書可能一點意義都沒有,但此時此刻的我卻能和這書水乳交融,不出一兩頁定必讀至拍案叫絕之處。再遇老知音,心領神會,盡在不言中。 兩年多前開始逐步減少工作,大半年前更把自己的舞蹈學校轉送給一個學生,只保留音樂學院裡幾堂現代舞和創作舞課,收入少了三分之二,生活品質卻沒有因此而下降,反之我換回了充裕的時間、悠然的生活和無比的自由。 有得有失,經濟沒問題,但一些用錢的習慣還是要稍微調整一下。 例如上餐廳的次數明顯減少,甚至完全戒掉,是省錢也是提不起興趣。 以前挺喜歡上餐廳是因為工作忙,每天忙忙碌碌的, 把自己累壞得過了頭,於是用錢購回失去的時間。餐廳的服務也給我稍作休息回氣的機會,刺激的食物味道更是平衡工作壓力的法門。現在時間充裕,做什麼事都可以施施然的進行,不溫不火,我幹嘛還把自家出品有機高質素無農藥蔬菜放著不吃,跑出去吃生化多油味精餐,我的腦筋不是有問題吧? 還有德國人特別重視的Urlaub 度假,也在我的開支裏慢慢減掉。 我一直租住房子。對這房子我萬分滿意,150平方米,雖不是新穎建築,但租金相宜,冬暖夏涼、後花園長滿花草。往市中心只需十五分鐘,著名的美因河近在咫尺,河邊無數著名博物館、畫廊,應有盡有; 往外開車不到二十分鐘已到風景宜人的Taunus山脈,郊遊景點多不勝數,每天猶如在度假中。我再不會那麼傻,花一筆錢開著十幾小時的車,與其它在路上趕去度假的傻瓜搶路,再住進那蚊型酒店房間,吃酒店餐廳雪櫃裏解凍食物,還有與其它旅客趕著去看這個博物館、那個城堡,旅遊完不但沒有休息好,看著那一大堆等著收拾的東西已經累得沒話說。 沒做房奴也沒有大生意,所以沒機會破產,負債和破產都是有錢人的遊戲 ; 我也不趕潮流,沒給商家牽著鼻子走; 我也不大注意銀行戶口裡的數字,因為我不多花錢; 我擁有一小片土地,辛勤耕種,不勞不吃,陽光和空氣餵得我飽飽的。可幸自己物質慾望不高,改變對我來說不太難。 我很窮,沒多餘的錢去亂花,但我的生活很奢侈。窮得有品味,心中富有,隨心而行。   這書教會你怎可以一毛錢都不必花,照樣過得很富足。很吸引吧! 原裝德語版副題” Wie Man ohne Geld reich wird” 《如何沒錢也能過得富足》,更能道出此書主題。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隨想, 農耕樂, Uncategorized, 好書, 德國生活, 有機耕種 | Tagged , , , , , , | 4 Comments

尋找小蜜蜂

今年冬天德國天氣反反覆覆,凍幾天又回暖幾天,雪下得不多,卻陰陰沉沉,才三月底,花園的小杏樹和小李樹開花已數星期,實不尋常。別以為開花總是令人高興,還要看開在何時。花早開了,卻不見蜜蜂的蹤影,沒有蜜蜂把花粉傳播是結不成果的,實在令人躭心。 幾年前讀過一段新聞,説美國的蜜蜂少了九成,養蜜蜂的蜂農發現大部分蜜蜂飛走後沒有回巢,美國”H”字頭知名雪糕品牌出資委約研究人員找出原因,得出結果原來是單一品種種植、基因改造、過量剎蟲劑等等。動物昆蟲也認不出我們今天的食物了,別以為跟你沒關係,連雪糕公司都把這事放在眼裏,皆因蜜蜂是在食物鏈的很低層,沒雪糕吃事小,整個食物鏈摧毀的話,後果何其嚴重。想一想大家可以做點什麼吧! 二零一六年三月十六日德國大紀元時報:  

Posted in 生機素食, Edible Garden, 隨想, 食材花園, 農耕樂, Raw Food, Uncategorized, 有機耕種 | Tagged , , , , , , , , | 1 Comment

鼠尾草

買下花園的第一年,看見草莓田旁邊矮矮的幾棵植物, 對她一點好感也沒,因為她有一股我不太喜歡的特殊氣味,還有花園的上一手主人,沒有好好打理,弄得在這幾棵植物旁生了一大堆雜草,縫頭亂髮般,很難看!花園裏的鄰居跟我們說這是一種香草叫Salbei,中文叫鼠尾草, 可以用來燉肉、淆湯。那年秋天過了一半時,鄰居提醒我們是時候把她修剪一下,待明年春天到來,就會生得很好。 我聽見後很開心,立即拿來剪刀,鄰居提點,一般攀爬類植物如Himberry, Raspberry 和香草類植物都可以完全剪掉至剩三、四公分突出泥土外。我聽後便三扒兩撥便把她剪掉,剪的時候更是一點愛心都沒有的,因為她實在很醜而且氣味古怪,心裡想的就是把她快快弄走,剪好後的幾棵鼠尾草像三個修了平頭裝的大叔㚲在一起,清爽多了卻仍是那麼醜。 秋去冬來,冬天是農閒,花園裏沒有什麼好幹,丈夫利用這段時間修理工具和籬笆,我這個耕種初哥負責睇書、上網找資料,安排明年的耕種程序。找資料時無意間看到有關Saalbei的資料,才知道她原來是個寶,真是有眼不識泰山,罪過、罪過! 「鼠尾草又名洋蘇草、丹參,在強韌生命力的繁殖下,原產於地中海的它,如今全世界都能見到它的芳蹤。 鼠尾草品種繁多,聽說有七百多種,春天一到,便綻放藍紫色的脣形花。 鼠尾草的藥用價值,早在中古時期,即為世人所熟悉,在東方茶葉未傳入歐洲前,歐洲人便普遍沖泡鼠尾草來保健。 希臘人、羅馬人將鼠尾草稱為「神聖的藥草」。 它的學名Saivia,拉丁語就是「拯救」的意思,其意是說鼠尾草可解救世人免於疾病之苦。 自古以來,歐洲人就廣泛的使用鼠尾草來治療疾病,他們用鼠尾草的汁液來幫助婦女分娩,或消除更年期的障礙。 現今醫學實驗證明,鼠尾草含有雌性賀爾蒙,對女性的生殖系統確有幫助,它還含有苯酸和崔柏酮成份,可殺菌預防感冒,活潑腦細胞增強記憶力。 鼠尾草沖泡後當茶喝,清新的香草味中,帶有點苦澀、辛辣,可加些蜂蜜調和口味,可當它當成養生飲料,但不宜大量長期飲用。 將新鮮的鼠尾草枝葉或花浸於水中,除了可散發芳香外,更可當作簡易的消毒水來使用。乾燥的花葉可作為薰肉的香料,或以小布袋包置於室內有驅蟲之功。 今人常將鼠尾草用來滋養腦部、幫助消化、降血壓、減輕婦女經痛、預防感冒治喉痛。 更年期的婦女飲用鼠尾草,有助消除潮紅的不適感,但哺乳期間的產婦絕對不能喝,因會妨礙乳汁的分泌。 鼠尾草雖然保健功能頗多,但是因還有崔柏酮,長期大量飲用會在體內產生毒素,喜愛者不宜不慎。」資料來源 http://www.sln.ks.edu.tw/plants/sanway/san25.htm 除此之外根據*Hildegard von Bingen 的草葯配方,鼠尾草也可以紓解喉嚨不適、牙齦發炎。市面上很多喉糖的成分也有鼠尾草,例如很多人都熟悉的瑞士奸人堅喉糖。我常常要教課,對著十幾個小孩大聲解説,聲帶、喉嚨都很攰,所以晚餐後很多時都會冲杯鼠尾草茶喝。由於她味道很濃,每次只需三、四片葉子便可以冲上幾杯。 *Hildegard von Bingen(1098-1179), 德國中世紀最有創作力的音樂家、德國神學家、天主教聖人、教會聖師,同時也是作家、醫師和預言家。   自家製鼠尾草,吸收了日、月、空氣、水、蟲叫、鳥鳴的大自然養分。

Posted in 生機素食, Edible Garden, 隨想, 食材花園, 農耕樂, Raw Food, Uncategorized, 德國生活, 有機耕種 | Tagged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死都要靓

食素,食生已三年多,每當朋友發現我是吃素的,都會好奇的問我原因,我會因人而異給上不同的答案。可以深入探討的我會跟他們説吃素是因為看到很多關於食物汚染、GMO等等的資料,而不想再做生化食品試驗品;對於動物愛謢者我會說是出於愛心,不想再傷害無辜的動物;而對愛美的女仕們我會簡單的説因為貪靚想減肥、瘦身,要fit! 我的答案雖不同,但目的是一樣的,就是要多播種子,宣傳食素的概念。 記得三年多前在一個二月份的晚上,我如常的煮了幾個餸,有菜有肉又有湯,一家四口坐好預備吃飯,就在起筷那時,心內一個念頭說不可再吃肉了。那一秒的念頭好像是開著跑車在高速公路上行駛下急速煞掣的感覺。聽上去好像好神奇,實質上是我作為一個妻子、母親,一家的健康都交到我手,為此我看了很多有關食物生產過程不為人知的資料,那晚停止吃肉的inner call就是身體發給自己的一個訊息。隨後發現食素食生好處多不勝數,減肥、瘦身確更是大禮之一。但細心想一下,「貪靚」確實是我食素、食生的一個主要原因,但我的貪是徹徹底底的貪,我要「靚到死」為止。 聽説在香港辦婚禮起碼一年前便要着手準備,人生大事當然不能馬虎。但人生兩件更大的事「生」和「死」,不是更應該提早準備嗎? 「生」我們管不了,一切準備功夫交由母親代辦。但「死」我們是可以準備的,起碼在我能力範圍內要儘量照顧好身體,不能每天不負責任的亂食、亂喝、晚睡遲起生活顛倒,弄得一身富貴病。我不要老來每日三餐吃那十多二十顆七彩化學丸子;我不要晚年躺在病床上,身上插滿喉管,哀求醫生給我更多的止痛藥;我不要一團肥肉、滿身油脂的因心臟病倒臥在街上。無論在何時,往那裡去,我都要了無牽掛,走得輕盈、走得輕鬆。當然生命無常,你無法知道下一刻會發生什麼,但起碼在我出門前照照鏡那一刻,我會滿意的對自己笑笑,下一刻就交給上天了!

Posted in 生機素食, 隨想, Raw Food | Tagged , , , , | Leave a comment

12月21日

星期三 星期五 今年二月開始吃素,六月已做到七成生,十月左右漸漸變成八成,到現在不隱定的90\100%生,只是短短的幾個月,身體狀況已立即得到改善。 最明顯的就是睡眠質素,因為睡得好所以不用睡那麼多,早上四時多便自然醒來,做做冥想、yoga、氣功,有時索性什麼都不做,就躺在床上發發白日夢! 早餐:椰青一個 午餐:蘋果香蕉Raw Oats Drink 下午茶:蘋果一個,Raw Oats Cookies 晚餐:杞子合桃露,清灼芥蘭 杞子及合桃浸水一小時,高速攪拌,加少許Himalaya Salt 喜歡吃甜的可加蜜糖或Syrup

Posted in 生機素食, 隨想, Green Smoothie, Raw Food, 德國生活 | Tagged , , , , , | Leave a comment

Mr. Liling

星期四 早上出門上班,在車上看見前業主從麵飽店出來,我真不敢相信眼前這個面頰深陷、眼袋浮腫、雙眼無神、彎起雙肩的人是Liling先生! Liling先生是我搬來法蘭克福居住的首個業主,他是德國人卻有一個很中國的姓"李寧",他自己估計祖先可能跟中國有關係,但已無從考究了。十多年前首次見Liling 先生,金髮、碧眼、身材健碩,差不多一米九,剛過五十,但健步如飛六,他在當地一所名聲很好的文理中學當高級教員,所以說話很有權威。我們初搬進來時,他很熱情,事事提點。 我們初來步到,什麼也不懂,所以很感激他的關懷,但住下來後才發現,他的關心有點過火,常把我們當成是他的學生一樣的來教訓。每次他來找我們時,我便跟丈夫打趣說:「他的職業病又發作了!」。 Liling太太瘦瘦細細,也是德國人,在家附近的一所小學當普通教師,柔弱的她站在體格𣁽悟的丈夫旁,用仰慕的眼神看著她丈夫的樣子,至今印象難忘! 我記得幾年前他提早退休,那時他還不到六十,怎麼沒過幾年便變成這樣子?好想好想告訴他,一定要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吃素、吃生、多做運動,沒有其它捷徑,就是這條方程式,只要願意,人人都可以做到,就是這麼簡單! 早餐:蘋果香蕉Raw Oats Drink Late Breakfast:蘋果一個 午餐:三個柿子加十塊、八塊生Oats Cookies(見12月19日post) 晚餐今日非常豐富: 清灼芥蘭,41。c水浸十分鐘,撈起加些麻油及少許有機豉油; 自家製韓國泡菜; 海藻、有機綠豆芽撈Zuchini麵

Posted in 生機素食, Raw Food, 德國生活 | Tagged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