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Uncategorized

生日快樂

那是我的四歲生日。 生日快到,阿姨坐在椅上把我抱起放到她大腿上,面對面跟我聊起天來。 「你快生日了,想要什麼禮物?要一條裙子還是一個忌廉生日蛋糕?」 裙子!那有女孩子不喜歡漂亮的裙子,一定是裙子,腦中便出現穿起漂亮裙子在舞動的我。 等一等! 忌廉蛋糕?我們家從來沒有人試過有生日蛋糕,一次都沒有。大哥、二哥和妹妹都沒吃過,如果我犧牲那條裙子,那我們便可以一起試試它的味道。 漂亮的裙子還是忌廉蛋糕?很難的選擇。 「想好了沒有?」阿姨用溫柔的聲線再問。 深深的呼吸後我鼓起勇氣輕聲的說出:「生日蛋糕。」 媽媽從來不會替我們幾個小孩慶祝生日,她常常說:「小孩子生日有什麼重要?不用慶祝。」我們小孩沒有話語權,她說什麼就是什麼。我很小就已經理解到她為何這樣說,每天的工作已夠她煩了,還要加上一年四次小孩的生日,她一定吃不消,這樣說封了頂,安枕無憂。 阿姨是媽媽的親妹妹,每天來我們家負責照顧我們四個三歲到八歲的小孩。爸爸媽媽忙著在店前工作,沒時間理我們,店後的大小家務和照顧我們的工作便落在阿姨身上,除此之外她還要幫店裏做一些跑腿的工作。母親很早便結婚,也大阿姨好幾歲,算一下其實她照顧我們的那幾年也只不過是一個二十出頭的大姐姐,一個小媬姆。 阿姨答應買生日蛋糕給我後,我一直在想像那是一個怎樣的蛋糕,圓圓的蛋糕配上厚厚的忌廉,那些忌廉一定很好吃,還有上面的裝飾會是什麼樣的呢?蛋糕應該是軟綿綿的,聽說刀子切下去時被壓下後會彈回來,很期待。 生日那天,阿姨來了,但沒帶上蛋糕,我也不敢做聲,她像平常一樣的工作,過了一會後她說出去買。從窗戶看著她出門,到她回來是多麼漫長,我跟妹妹一直坐在窗戶前苦候。 終於看見阿姨帶著蛋糕回來了。 阿姨把盒子放在枱上,一邊解開繩子一邊說 :「可能晚了去,忌廉蛋糕都賣完,只剩下這款。」 我往盒子裏面看,咖啡色的一條蛋糕,上面的忌廉和裝飾哪裡去了?那不是真正的生日蛋糕,跟我想像的差很遠啊。 盒子裡面是瑞士蛋卷,圓條狀的蛋糕卷著薄薄的忌廉在裡頭,盯著那瑞士卷,世界好像靜止了一會,但很快我們四兄弟姊妹高興的吵鬧聲又跑回來。沒有蠟燭,也沒有唱生日歌,很簡單,大家都很歡喜的吃著。 我想沒有人會察覺一個四歲小孩的感受,再說我也隱藏得不錯,隱藏自己的感受是我的強項,一直至長大後也如是。 或許是因為我的生日在月尾,阿姨從父母那裡得到的那份微薄薪水相信也快用光,所以生日蛋糕變成經濟一點的瑞士卷,這個解釋挺合理。   瑞士卷的味道其實也不錯。(圖片取自網絡。)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童年往事, 隨想, Uncategorized, 小孩子, 昔日香港 | Tagged , | 5 Comments

流浪人的故事

這是他在這裡的第二個冬天。 他身材魁梧,差不多兩米高,肩膀寬大,穿起貼服的大衣和皮鞋很好看;樣貌看上去五十多六十歲,但走起路來腰板挺直,信心十足,沒顯一點老態。他在我身旁擦過,站在那老字號鞋店的門前卸下行裝,鋪好墊子和睡袋後,端正坐下,架上老花鏡,捧著一本厚厚的書在翻閱。 那是我第一次看見他。 我不是唯一一個留意他的人,好幾次看見途人跟他聊天,也見過不少人給他衣物、熱飯、熱咖啡等等。有一次我下班晚了,走過那間他常年駐足的鞋店,剛巧也是他們下班關門的時候,那流浪人站在門口等候著,其中一個上了年紀的店員從店後拿來一堆被鋪,原來他日間把東西寄存在店裡,晚上睡覺就等店員拿給他,也算貼身的關照。 我偶爾會給他和附近幾個比較面熟的流浪人一點點錢,也會在超市買些食物和日用品給他們,但每次給他們東西時,心裡也知道這只不過是最微不足道的幫助,也只能解決他們一時的困難。好幾次有一股衝動想去跟他們聊天,想聽聽他們的故事,想了解他們究竟需要什麼幫忙,但最後還是沒有那份勇氣。 流落街頭日子不好過。 看著他一天比一天憔悴,他那硬朗的腰板也沒那麼挺了,有時也看見他一大早便與其它流浪人喝得醉昏昏。遇上他的第二年冬天的某一日,少有的看見他站起來,寒風中看著他弓起肩膀,一臉老態,歪歪斜斜的走到對面馬路,這才發現他比起我第一次見他時起碼矮了一個頭。看著他的後背,想到這流浪人生命最後的幾年可能就這樣在街上渡過,感覺有點淒涼。 曾經看過一套關於無家可歸者的紀錄片,地點是生活指數相對其它德國城市較高的慕尼克,對其中一個被訪者的經歷感受尤其深刻。他本來是一連鎖超市分店經理,與父母同住,生活安穩。誰不知,年老的父母同時患了腦退化病,他負擔不了兩老每人每月五千歐元的老人護理院費用,唯有遲掉工作,全職照顧父母。靠著兩老的退休金和政府的一點點資助,生活雖艱苦卻還勉強過得去。好景不常,父母竟然在三個月內相繼去世,退休金和資助沒有了,多年照顧兩老失去了競爭能力,工作不好找,房租付不來,就這樣流落街頭。 我很留意流浪人與露宿者,腦裏總想到他們都曾經是媽媽懷裡最漂亮最完美的小嬰兒,從出生到流浪中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我想每一個浪者背後都有一個不一樣的故事。 生於塵世每人的任務與挑戰都不同,願意再出生,重來人間接受考驗,本身已經需要無比的勇氣;對著每一個生命,即使是最不起眼的一個,光是那份勇氣就令人肅然起敬。流浪街頭或許是這流浪人出生前的計劃,而他要付出的是一股不一樣的勇氣。 今天,三月二十一日,春日和暖,百草回芽,萬物更新。                      

Posted in 隨想, Uncategorized | Tagged , | 4 Comments

樹懶

賣懶、賣懶、賣到年三十晚! 賣懶是廣東過年習俗,賣懶成功小朋友新一年便可把懶惰的壞習慣除掉,好等新學年勤力學習,步步向上。 懶惰是負面的詞,那相對地勤奮就是美德。父母們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擁有勤奮的美德,時移世易,科技進步,很多工作都有不同的儀器代勞,我們已不需要像父母那一代營營役役,有時過度的勤勞反而變成生活與工作的危機。過勞、中風、心臟病等等都是過度勤勞的代價。我不是主張懶惰,而是主張正確的、聰明的勤勞。 看過一篇Bill Gates的訪問,他說有新的專案他都會給比較慵懶的同事去完成,因為懶所以他們都會想出一些聰明、快捷、簡單的法子去完成專案,這樣工作反而因為是懶惰而加快完成。創意都因為懶惰而起,大部分方便生活的發明其實都是躲懶與省時的產品,洗衣機代替洗衣板、煮食電爐代替燒柴透火、汽車飛機代替步行與輪船,當然這種懶惰還是要配合一點聰明與智慧。 現代人有電腦及各種科技代勞,理論上應該比以前清閒,可是看見現代人好像比以前更忙,無時無刻都給智能電話、電腦牽引著,不停的按下、發送、分享,下課下班還要忙打機。以前覺得小時候的我很可憐,放暑假無所事事的在家裡胡亂的把時間打發掉,覺得好像很浪費時間,可是發現這樣清閒的生活腦袋空出了很多空間,才是真真正正的休息,可憐的反而是現在一代人,放假也沒得清閒。 懶惰的表表者相信非樹懶莫屬。 樹懶生活在跟人類和其他動物完全不一樣的節奏,懶洋洋的過他的生活。別看樹懶無作為,牠要求不多,動物園的每一種動物都有專人照顧,個別伺候,唯獨是樹懶無需專人料理,而是由其他動物的料理員兼任,因為牠實在太懶了,吃不多、不生事,一天到晚掛在樹上,自得其樂,不理外面世界速度如何,牠自己有自己的節奏,與世無爭又不影響其他人。 生活也一樣,爲什麽一定要努力向上、不停開發、創造業績、供樓供車,趕、趕、趕?為何不可以生活在另一種節奏?像樹懶每分鐘兩米的爬行速度,慢慢活、慢慢走,沿途觀賞一鳥一草,享受每一寸陽光。 我今年打算把懶惰保留下來,把不斷向上爬的生活改為留在已到達的這個平面上嘻戲作樂、享受人生,當然還是要用一點腦袋,妥當的安排好必須的工作,還有要學會捨得,捨得五光十色的生活,也需要一點勇氣,抵得著朋友圈每個人都平步青雲、事業有成,而你卻兩袖清風。 朋友,忙亂的時候不妨停下來抬頭看看,或許你會看見我這隻大樹懶正掛在樹上曬著日光跟你打招呼呢!     可愛的樹懶。(圖片取自網絡。)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3 Comments

外敵入侵

正值流行感冒高峰期,德國單單在過去一星期已新增了接近四萬個個案,今年頭八星期總數超過十二萬五千,我也不幸中招。廿年未曾發燒的我,今次竟然三天三夜斷斷續續、高高低低的在燒。其實吃素六年多來基本上沒有什麼病痛,偶爾少許傷風感冒也不用打針食藥,只要泡個足浴、喝杯薑茶及早早上床睡覺,第二天便回復正常。 今次中招完全在意料之外,可能是前一星期忙著辦學校一個小演出而沒有照顧好自己,再加上這十多天來,德國遇到北極冷風襲擊,異常低温,出入皆凍抖抖,總之流感來勢急且兇,也不知從何追究。 遇到流感,一般吃醫生處方的抗生素,七至十天便能痊癒,出於個人選擇,我今次病了也沒有看醫生,只不停喝自家花園出品被譽為「萬靈藥」的鼠尾草茶,還有每隔一小時便服一湯匙家鄉出品的川貝枇杷露來滋潤喉嚨。三天三夜不停的睡,醒了便喝茶,也吃一兩片蘋果。頭痛、喉嚨痛、肌肉酸痛當然是免不了,且全身乏力,連眼皮也抬不起來,還好腦袋仍能動,緊隨身體而行,哪裡痛就跟到哪裡,輕輕呼氣吐氣,在疼痛的位置放鬆,絕不和他對抗,與他並肩作戰去打好這場仗,發病雖然辛苦,可心情放鬆後,也不覺異常難受。 五天來也沒有精神看書或任何資料,沒有Input 腦筋落得清嫻,靜靜的躺在床上,心無罣礙,煩惱銷掉,病毒也跟著燒掉。 我不是反西醫,反科學人仕,我只是不太跟隨主流。生在中世紀的歐洲,我或許就是一個住在森林內,自給自足的隱仕,童話裏用來唬嚇孩子的老巫婆。Hu! 驚未? 名聞海外,香港製造,始於清初的川貝枇杷露。 我的「醫書」。內藏一千條食品之詳細介紹,圖文並茂,製作精美,就算不看字,光看圖片也是一種享受。 內頁介紹。左頁是鼠尾草,右頁是百里香。  

Posted in 生機素食, 食材花園, 農耕樂, Uncategorized, Vegan, 有機耕種 | Tagged , , , , , , | 5 Comments

父親與閱讀

每天閱讀報章是父親多年的習慣。 兒時父親每早定必享用母親煮的香濃奶茶,懶懶閑地嘆他的早晨報章,一看就是一兩小時,有時更看到差不多正午才意猶未盡的去開工。 每天讀報在一般人的認知下算是值得推崇的好習慣,但看在母親眼𥚃卻是不上進和偷懶的死罪,皆因父親是裁縫,前鋪後居的小本經營,一家六口等著開飯,手停口停,看報算是奢侈的享受了。抵著母親的嚕囌,父親堅持未變,至退休後爭吵才平息。現在兩老清閑享福,父親可以不受打擾忘我的沉醉在報章中,一個早上四、五個小時就這樣滋滋柔柔地打發掉,對他老人家來說相信是每天最享受的事情。有時見他看得這麼認真我會取笑的問他:「今天的報紙是否已背熟了?」 從小學開始我也仿效父親把看報養成每天的習慣,至今未變。 小時候看的是已停刊多年的《新報》。以前的報章一般只有十頁八頁紙,不像現在厚厚的如一大塊磚頭,雖然是十幾頁的紙張,內容卻是包羅萬有,特別是副刊,內裏的連載小說和四格漫畫必定每天追看。 我和妹妹都喜歡閱讀,因沒有零用錢買書,我倆便每天把報紙上的連載小說剪下來,剪貼成書,方便以後翻看,也算是廉價的嗜好。 那時的報章文字工整典雅,老師都鼓勵學生們閱讀報章來學好中文。父親年幼喪父,小六便輟學,學歷雖不高,但懂得的中文字𢑥卻異常豐富,足以令許多大學生汗顏,全賴看報自學。時移世易,多次讀到到一些中文學者對現今報章水準的評論文章,才驚覺好些報紙用字愈趨俗套,文句不順,內容嘩衆取寵,標頭更是不堪入目,經典標頭「兒子生性病母倍感安慰」更成大笑話。 廿多年前初來德國,網絡還未普及,報紙雜誌是唯一的資訊來源。那時早上上德語課前我都會跑到火車總站的國際書報店,冒著被店員白眼的危險,提心吊膽的從架上取出那份索價廿多港元一份、薄薄的星島日報歐洲版,怱怱一瞥主要標頭,然後才安心去上學。前陣子的某天因事到火車總站,路過這多年未進的國際書報店,入內逛了一圈。以前店裡兩邊牆上放著世界各地不同語言的報章,少說也有過百份,可憐現在只剩下那十多份單薄的報紙待在收銀處旁。 網媒發展迅速,要得到資訊輕按一下便如泉水般湧出來,有時真有些招架不住。 我至今還是喜歡拿報閱讀,幾頁紙所載的資訊已夠滿足精神索求,摸在手上可跟據它的厚度預算到花在它身上的時間而不影響其他計劃,不像網上的無底深淵,完全不能自己掌握。還有網絡文章良莠不齊,很多時失預算下浪費了不少時間在無謂的文章和資訊𥚃。 笑我是古老石山也罷,我還是喜歡拿著書本的感覺;也喜歡翻報紙的聲音和紙章的氣味,還有把書拿在手中久後的那份餘溫。 令人啼笑皆非的報紙標題。 影響香港文化深遠的華僑日報,在一九九五年已停刋。當年排版是傳統的由右到左。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3 Comments

黑魔鬼

歐洲冬天不好過,不是怕冷而是怕他的黑,意志不夠堅定的話情緒會好易受到困擾。 在德國一踏進十一月便調教到冬令時間格林威治GMT-1 ,所以下午四時多天便全黑,以前不懂,後來才知道缺少太陽的後果相當嚴重。來德國頭幾年,發現自己每到十一月中左右,情緒便不穩,容易憂愁,胡思亂想,動不動便掉眼淚、發脾氣,情況一直持續到聖誕節,每年冬天好難才捱過。 那時以為是工作壓力、帶孩子、Christmas Stress等等,後來無意中看到一篇報道,才知道這是歐洲冬天常見的季節性抑鬱症,Seasonal Affected Depression 簡稱S.A.D.,十個人中起碼有3個遇到這情況,北歐的情況更嚴重。 六年前吃素吃生後的首個冬天已懂得和黑魔和平共處,耕種後更令我對冬天有另一體會,花園裏萬賴俱靜卻處處隱藏生機,「黑暗之後有光明」、「絶處逢生」、「先死而後生」等等,都是同一道理。 今年聖誕、新年均沒有約會,都是跟家人在家中靜靜渡過,懶懶閑的,看書、睡懶覺、下廚、聊聊天,以前會覺得無所事事、不事生產太浪費時間,現在知道,凡事都有定期,冬天就是休養生息之時,那就該學會好好享受此時此地該做的事情。 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務都有定時。生有時,死有時;栽種有時,拔出所栽種的也有時;殺戮有時,醫治有時;拆毀有時,建造有時;哭有時,笑有時;哀慟有時,跳舞有時;拋擲石頭有時,堆聚石頭有時;懷抱有時,不懷抱有時;尋找有時,失落有時;保守有時,捨棄有時;撕裂有時,縫補有時;靜默有時,言語有時;喜愛有時,恨惡有時;爭戰有時,和好有時。」(傳三1-8) 就這樣不慌不忙踏進一月,連一年最長的黑夜也過了,花園裡的生物也開始有所動作,早上的鳥鳴聲尤為明顯,連太陽也逐漸曝光,期待春天再來在田裏忙碌的日子。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

亂舞狂花

住在城市和郊區交滙點上,冬天週末這裡靜如死城,偶爾駛過一兩部車輌,其他時間如處於靜止中。環境雖是安靜,但若細心留意,耳邊還是會嗡嗡作響。 十二月的第一個星期天迎來今年的第一場雪,秋收冬藏,農閒也就正式開始了。 忙碌了一年,一早起來看著窗外點點飄雪,一顆忙亂的心如被一雙溫柔的手安撫下來。在飄雪的日子裏,一切是全然的靜,連那耳邊的嗡嗡聲也被抵消掉。耳朵感受著時間的停頓,眼前卻是亂舞狂花,耳朵和眼睛的感受為什麼可以這麼不一樣?雪飄得越勁越顯四週的安寧,身體回應著耳邊這全然的安靜,連呼吸與血液也不敢做聲。 曾經痛恨歐洲的冬天,只因它黑夜特長,令人倦怠憂愁,意志不敵黑魔,隆冬日子不好過。 天意難敵也就順天意吧。 農人智慧,順四時,適寒暑,活於天地之間,謙卑地把萬物看作老師。漫天枯枝、蟲獸冬眠,看似無為,實則為了生息。 眼前白皚皚一片,安然不受一點打擾,冬天把心安頓好,靜待生機。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