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Uncategorized

出關(四)- 平安夜

今年跟爸爸媽媽、兄弟姐妹、姨甥、侄兒一起過聖誕,跟隨德國風俗24號在家裡拆禮物。 大家都準備了很多禮物,都不是什麼貴重的,也有很多更只是搞笑的小禮物,譬如姨甥把一個牛油果包得漂漂亮亮的送給我,兒子喜歡吃辣,我妹妹送他幾碗勁辣韓國杯麵,女兒很有心思,自製了一本月曆,有齊幾家人的照片在裡面送給外公外婆。 女兒更出了個鬼主意,準備了一份禮物給大家,一大早我跟女兒到街市採購,靜靜地把它帶回家,還把它放在紙箱再用花紙包得漂漂亮亮,趁大家不發覺的時候,偷偷地放到陽台上。 晚飯後是拆禮物環節,大家拆一份笑一份,嘻嘻哈哈的來到尾聲,我和女兒到陽台把大禮拿出來給媽媽拆,一股怪味還未引來懷疑,到最後箱子打開,媽媽才驚叫 :「怪不得我一整天聞到榴蓮味,我一直在找怎也找不出來!原來是你們!」最後大家都吃得好開心。 曲終人散,各人回家後,看著電視的即時新聞,我在想我是否精神錯亂,我們嘻嘻哈哈的時候,有一班年輕人正在為我的家鄉打生打死。 我會記著,永遠記著,我們一家能平安在家過節,不是必然的。   2019年12月25日星期三 街頭硝煙再起 平安夜不平安 多個商場衝突 警放催淚彈 青年逃警追躍下墮樓 【明報專訊】平安夜人心未安,往年歡天喜地的街頭與商場聖誕倒數場面昨日不復見。昨晚多個商場有示威者聚集、抗議,並與防暴警員爆發衝突,尖沙嘴及旺角街道重現抗議人群,警方於平安夜施放催淚彈及出動水炮車,而示威者的汽油彈烽煙再起。多人被捕及受傷,其中一名19歲青年在元朗YOHO Mall逃避警方追捕,跨過2樓圍欄躍下,墮至1樓受傷,初步消息稱其右手骨折,無生命危險。送院青年涉嫌襲警被捕。   https://news.mingpao.com/pns/%e8%a6%81%e8%81%9e/article/20191225/s00001/1577211840754/%e8%a1%97%e9%a0%ad%e7%a1%9d%e7%85%99%e5%86%8d%e8%b5%b7-%e5%b9%b3%e5%ae%89%e5%a4%9c%e4%b8%8d%e5%b9%b3%e5%ae%89-%e5%a4%9a%e5%80%8b%e5%95%86%e5%a0%b4%e8%a1%9d%e7%aa%81-%e8%ad%a6%e6%94%be%e5%82%ac%e6%b7%9a%e5%bd%88-%e9%9d%92%e5%b9%b4%e9%80%83%e8%ad%a6%e8%bf%bd%e8%ba%8d%e4%b8%8b%e5%a2%ae%e6%a8%93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3 Comments

出關(三)- 該讀的書從天而降

「…對自己的愛會推動我們去尋找幸福,而對他人的愛會促使我們為別人的幸福効力。自愛與愛人,這兩股力量應該保持平衡。」《阿米-宇宙之心》 冬至飯跟家人在飯店吃,吃得太飽,想走一會才回家,想起有名的二手書店森記書局就在附近,與兒子及外甥一同走路去,飯後散步是大家聊天的好時光。 摸著門牌沿著英皇道走,來到一毫不起眼商場前,再沿著樓梯拾級而下,來到地下室,穿過理髮店,再走過一排內部陰暗、店外卻亮著土裏土氣的霓虹燈的按摩店,再經過一家遊戲機店,便來到這書店門前。 正要推門內進,看見門前的告示:「各位愛貓朋友,這是一間書店,只不過有貓相伴,千萬不要為玩貓而來,謝謝!」 兒子很愛貓但看不懂中文,解説他聽後,點頭回應,安靜的與表弟內進。 年前開始清理家中物,跟自己約定盡量不再購入物件,若迫不得已要添置東西,一定要送走同等數量的物件,所以這次也只來看看沒打算買任何書。 漫無目的的在小小的店𥚃走動,我隨意拿下幾本書來翻看,但不到一頁半頁便提不起興趣看下去,四處張望反而欣賞店內放書的格局。小店充斥著各類型的書,但亂中有序;背景播著輕柔的古典音樂,眼前十多二十隻大大小小的貓兒,分佈在不同角落,有的在書堆上,有的在籃子裡,懶洋洋的躺著、睡著,也有豎著耳朵、瞪著眼睛周圍注視的,還有挨著顧客走來走去的。 書、貓、音樂,安靜的環境,完美的結合,老板娘一定是跟著自己的心創造著自己的天堂。 隨意來到一書架前,眼睛被一套三本薄薄的書吸著,第一集我看過英文版,其餘兩本沒機會看。此時手指已落在書背上,心裡有一股強烈的感覺, 沒有猶疑也沒有翻來看便把三本書全拿下。 拿著這三本書在手,心裡充實,和兒子外甥再看了一會貓兒便付錢回家了。 三本書分別是《阿米-星星的小孩》,《阿米-宇宙之心》和《阿米-愛的文明》。書已看完,心情久久未能平復,邊看邊驚歎著,這簡直就是一本為自己而寫的書! 為自己這麼強烈的直覺鼓掌。 「你們周圍的壞人壞事太多,千萬別因此失去純潔的童心,因為只有保持童心,你們和你們星球上的人才能得救。」《阿米-宇宙之心》    

Posted in 遊記, 隨想, Uncategorized | Tagged , , | 2 Comments

出關(二)

坐上回家的機場巴士,爸媽、姨甥、兒子閒話家常,氣氛輕鬆愉快,我也不時搭上幾句,眼睛時看窗外,好努力的去把景像吸進腦袋。 巴士走過的高速公路上曾有幾千人用上幾小時用腳走回市區;青馬大橋上曾上演過一幕鄧寇克大行動;九龍西好像沒有太大的事件;來到港島的西環,看到曾被人塗汚的徽章,門外被高高的水馬重重包圍,我指給兒子看,他用食指點點前額,就是腦袋有問題的意思。沿途看見人們生活如常,在路旁的鐵馬間穿插著,不過人流好像少了些,是少了遊客的關係? 沿著海旁道下去是中區樞鈕,都是歴盡洗劫的地方,遮打花園、夏𢡱道、演藝學院我母校門前,一直走下去都是人流繁忙的地點,眼前是如常上班上學的人群,同一地點卻曾經發射過無數的催淚彈。 曾經看過一篇一小説作家的訪問,他説小説雖是虛構,但也不能太誇張,超越人的想像能力太遠的話便不好賣。假如有時光機,把過去大半年的所見所聞在幾年前寫成科幻小說,一定給人罵得體無完膚,現實真的是比小說更離奇。 現實跟想象落差太大,腦袋反應不過來,有點空白,有點情緒,有些哀傷,有點無奈,有點空白,有點情緒,有些哀傷,有點無奈,有點空白,有點情緒,有些哀傷,有點無奈。。。。。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出關(一)

準備起飛 聖誕前回家鄉一個月,奇幻似的旅程在雀躍的心情中開始,在匆匆忙忙卻又充實的日子中過去,中間還和兒子倆到臺灣遊玩了幾天,母子同行,一生不知能有幾回。 嚴重腰傷把我困在自己的身體𥚃一整年,是次出遊如同出關,由一個時空轉到另一個時空,由一個身體狀態轉到另一個狀態。一整年我面對的就只有我的身體,每一秒、每一分都在集中精神處理和面對痛楚,我沒能力計劃明天,每日的挑戰就是想辦法去減輕痛楚,能夠把疼痛降一些下來,已是每天的祝福和成就。 過去大半年行動不便,走在街上如同蝸牛爬行,路人在我旁邊輕鬆走過,心也不能急,因為明知自己沒了速度。在家裡也如是,有時趴在梳化上休息,電話響起,我也只能慢吞吞的轉身,根本我就快不起來,我要好專注才能把轉身這動作完成,待站起來了,電話鈴聲也就斷了。不急,撑著牆和椅子一步一步來到電話前,朋友多數會留言,家人知我走得慢多數會重撥一次,第二次電話響起時我應該成功的站在電話前了。 一年就是這樣過去,一切處之泰然,不去爭、不去鬥,就讓事情發生好了。 上機 帶著好了七成的身體上機,日常生活也基本上應付得來,但比起家鄉這大都會的節奏應該還是有點差矩。長途飛行前還是要吃粒止痛藥。 降落 回到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四年沒回家鄉了,過去大半年都是在網路上認識她。飛機顛箥着地,我的心也震了一下,心想該怎樣面對這地方呢? 落機 跟著其他乘客向前走,熟悉的機埸地氈、穿著齊整的工作人員、母語廣播,跟以前回來時沒兩様,遇見海關人員我的反應是:「海關仍是好人」。還有穿其他制服的紀律部隊人員我會多看兩眼,好想確定我眼見的和網上見的是否同一物種。 出閘 不像往年,爸媽沒有在閘口迎接我和兒子。此時電話訊息顯示,姨甥和兩老進不了來,禁制令也禁了一家自然不過的團圓。機場接機大堂寥寥數人,我想起每次回來爸爸媽媽、小姨甥、小姪兒,還有哥哥妹妹一行人來接機,見面時的吵吵嚷嚷,開心的擁抱,等待時的興奮都被一同禁制了! 輾轉到了巴士站,爸媽和姨甥在路口等著我們,回鄉的奇幻旅程正式開始。    

Posted in 療癒, 遊記, 隨想, 親子篇, Uncategorized | Tagged , , | 7 Comments

跑到宇宙外面就算贏

把一隻螞蟻放在一張紙上,牠會一直往前爬,爬到邊緣時牠會在反面繼續爬,你可以把紙翻來覆去,但螞蟻一無所知,只顧一直往前爬。 大考分數不好、失戀了、事業失敗了、傷心了,長輩都會搖搖頭笑笑說:「 小事情,沒什麼大不了,繼續吧。」 這些失意之事在長輩的眼中只是小事一樁,因為在他們的時間線上都一一發生過。你可以說是因為時間把事情沖淡,也可以説是因為閱歷多了,已不當是什麼一回事。時間可以把人的心態改變,看事情自然也變得不同。你越是往前走所看的角度便越寬,回頭笑看,之前發生的一切其實成就了今天的我。 殘酷災難、人性的不公義,至死得不到彰顯。韓信、蒙恬、岳飛、袁崇焕等等都是中國歷史上含冤而去的好例子。還有二十世紀初的希臘種族滅絕、亞美尼亞種族大屠殺、二戰猶太人大屠殺、南京大屠殺、七十年代的紅色高棉大屠殺、阿根廷的骯髒戰爭、五一八南韓光州事件,還有更多更多,每件都是觸目驚心且慘不忍睹的事件,更是賠上一整代人的所有。撫摸著受傷的心靈,跑進歷史裏去看,發現所有事件都變成了一堆年份、數字和文字,嚇得我啞口無言。 跑出去,跑到宇宙外面去,用寬寬的視野看世間一切,或許能像老爺爺一樣,無論遇上什麼狀況都像看著因掉了糖果而哭得悽慘的小孫子般笑笑。 繼續跑,跑到宇宙外面就算贏。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3 Comments

哀傷的靈魂

去年聖誕節侄兒來訪,他是軍事戰機、坦克和大炮迷,各種型號特徴背得滾瓜爛熟。在寒冷的一天,帶侄兒參觀了一個軍事博物館,裡面有二戰時不同的坦卡車、大大小小的戰鬥機、古董車等等,有些更是大有名堂。 天氣陰暗下著毛毛細雨,展覽館裏大都是一家人,有老有嫩,有趣的的是大部分男士無論是小男孩或大男孩,爸爸們或是爺爺公公們,都是興奮雀躍,陽光滿面,一時指著一架戰機與同伴交流意見,一時在兩排古董車之間奔左奔右,反過來女士們在場館無目的的閒逛,無所發揮。 我對戰鬥機一無所知,跟著興奮的侄兒走來走去,聽著他自信滿滿對每件展覽品詳細解釋,看見他能夠近距離觀賞他的摯愛,我也替他高興! 在館裏閒蕩,無意走到一架已經損壞的戰機前,心裡不其然震了一下。 這戰機殘骸如扭曲了的臉,形狀畸型怪異,像有著很多怨氣困在裡面,我抗拒的不願意走近,此時侄兒來到,跟我說起這戰機的種種。 Junkers Ju 87,第二次世界大戰納粹德國使用的一種俯衝轟炸機,一共生產了5752架,大部分在二戰時期戰毀,現存只剩兩隻完整的。 另外還有三架損毀的,其中一架就在我眼前,確認為1943年4月29日與另一架JU-87在法國南部地中海上空相撞墮海的戰機,隨行作戰員成功跳傘逃命,機師則至今失蹤。 重看著這戰機的照片仍然令我有不安的情緒,我好像聽到戰場上的響號聲、戰機低沉的尖嘯聲、逃命的慘叫聲。 於是想起一朋友曾對我說除了所有的生命有靈魂之外,一切我們認為是死物的東西都不是單純的物質,而是有靈魂的生命。拿起一塊石頭你能感受到他的能量,一件物件、一件傢私用久了也好像有了生命一樣,慢慢成為家裡的一員。 我想這一堆有生命的廢鐵藏著的定是一個幽寃不安、無處安息的靈魂。戰爭,人類最愚蠢的事情,生靈塗炭,死了也未能安息,我們何時才學懂? 丨

Posted in 遊記, 隨想, Spirituality, Uncategorized | Tagged , , | 3 Comments

夏蟲不可語冰

地鐵站裏隅遇孩子們小時的媬母,多年未見,媬母姨姨精神不錯。 「X老師(阿姨習慣稱呼我老師),好久不見,孩子都好嗎?」 「很好,兩個孩子都上大學了!」我用生硬的國語回答她。 「都上大學?」阿姨驚訝的表情有點誇張。阿姨離職時小兒才剛小上小四,沒想到眨眼便十年了。 閒聊幾句後,阿姨單刀直入問起我正鬧得沸沸騰騰的家鄉之事。「不跟你談政治,我不懂,我直接問你,這樣弄下去,還有飯吃嗎?」 阿姨六十多歲,受過文革和大飢荒的苦,吃不飽可算是大事。 「不反抗的話會慢慢無飯吃,反抗的話還有一絲希望。」我試圖順著她的方向解說。 「我們在家鄉工資上去了,飯有得吃,都過得很好呀!」 「但是你們沒豬肉吃了!」我續説:「聽説你們有些地方要發糧票,每人每月才得兩斤豬肉。」*我回答說。 她愣了一下,不知是否勾起她幾十年前的記憶。 阿姨以前說過,她十多歲時跟著大隊到鄉下接受再教育,後來因燒得一手好菜而在部隊中當上小伙頭,不至於像其他人要下田做粗活,最大憾事就是她堂堂一個上海姑娘被部隊安排下嫁了一個鄉下人,還生了兩個女兒,黨社安排下的婚姻沒什麼感情可言,一生幸福斷送。十多年前一家人有幸來德,沒過幾年便跟丈夫和平協議離婚,猶幸兩個女兒都很懂事,也各自組織了小家庭,現在幫忙帶孫兒,算是晚年的安慰。 「我就是弄不懂,你們究竟要爭取什麼?」 「自由,我們曾經擁有過的自由!」 阿姨似懂非懂的看著我説:「我理解但是我不懂。」 我笑笑,閒聊幾句後互相道別。 隨後想起一齣逃獄舊電影,Papillon(1973)。 故描述Steve McQueen 飾演的男主角,為了逃離人間地獄「惡魔島監獄」的故事。電影最後一幕印象尤為深刻。 老態龍鍾的男主角跟另一演員Dustin Hoffman飾演同是監犯的老同伴道別後,縱身從懸崖躍下,躺在自制的浮包上,載浮載沉的在茫茫大海中享受著溫暖的太陽與緩緩的海風。或許等著他的是巨浪、狂風、飢餓甚至是死亡,但可以肯定的是他最後吸的一口氣是自由的。 爭取自由是為了得到更好的生活,是求生不是求死,祝願家鄉的義人有足夠的智慧去應付這次挑戰,不再受傷害,一生平安! *「南寧憑票供應平價豬肉 網民驚呼豬肉票復活」 https://www.google.de/amp/s/www.ntdtv.com/b5/2019/09/02/a102656701.html/amp 「身分證變肉票?中國豬瘟發買肉津貼 網喊糧票回來了」 https://newtalk.tw/news/view/2019-08-26/290607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Tagged , , , , , |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