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Raw Food

有機數學題

    1. 沙律苗二十歐分一棵,買18棵,總共付多少錢? 2. 有機沙律菜在超級市場可賣到2.5歐元一棵,18棵沙律菜全賣掉,可以拿回多少錢? 3. 第一條答案是成本,第二條答案是銷售額,那麼回報率是幾倍? 4. 泥土 + 陽光 + 雨水 + 一點點汗水 = ? 5.  泥土+ 陽光 + 雨水 + 一點點汗水 + 蟲叫 + 鳥鳴 = ? 6. ( 泥土 + 陽光 + 雨水 + 一點點汗水 +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生機素食, Edible Garden, 食材花園, 農耕樂, Raw Food, Uncategorized, Vegan, 有機耕種 | Tagged , , , , , , | Leave a comment

尋找小蜜蜂

今年冬天德國天氣反反覆覆,凍幾天又回暖幾天,雪下得不多,卻陰陰沉沉,才三月底,花園的小杏樹和小李樹開花已數星期,實不尋常。別以為開花總是令人高興,還要看開在何時。花早開了,卻不見蜜蜂的蹤影,沒有蜜蜂把花粉傳播是結不成果的,實在令人躭心。 幾年前讀過一段新聞,説美國的蜜蜂少了九成,養蜜蜂的蜂農發現大部分蜜蜂飛走後沒有回巢,美國”H”字頭知名雪糕品牌出資委約研究人員找出原因,得出結果原來是單一品種種植、基因改造、過量剎蟲劑等等。動物昆蟲也認不出我們今天的食物了,別以為跟你沒關係,連雪糕公司都把這事放在眼裏,皆因蜜蜂是在食物鏈的很低層,沒雪糕吃事小,整個食物鏈摧毀的話,後果何其嚴重。想一想大家可以做點什麼吧! 二零一六年三月十六日德國大紀元時報:  

Posted in 生機素食, Edible Garden, 隨想, 食材花園, 農耕樂, Raw Food, Uncategorized, 有機耕種 | Tagged , , , , , , , , | 1 Comment

鼠尾草

買下花園的第一年,看見草莓田旁邊矮矮的幾棵植物, 對她一點好感也沒,因為她有一股我不太喜歡的特殊氣味,還有花園的上一手主人,沒有好好打理,弄得在這幾棵植物旁生了一大堆雜草,縫頭亂髮般,很難看!花園裏的鄰居跟我們說這是一種香草叫Salbei,中文叫鼠尾草, 可以用來燉肉、淆湯。那年秋天過了一半時,鄰居提醒我們是時候把她修剪一下,待明年春天到來,就會生得很好。 我聽見後很開心,立即拿來剪刀,鄰居提點,一般攀爬類植物如Himberry, Raspberry 和香草類植物都可以完全剪掉至剩三、四公分突出泥土外。我聽後便三扒兩撥便把她剪掉,剪的時候更是一點愛心都沒有的,因為她實在很醜而且氣味古怪,心裡想的就是把她快快弄走,剪好後的幾棵鼠尾草像三個修了平頭裝的大叔㚲在一起,清爽多了卻仍是那麼醜。 秋去冬來,冬天是農閒,花園裏沒有什麼好幹,丈夫利用這段時間修理工具和籬笆,我這個耕種初哥負責睇書、上網找資料,安排明年的耕種程序。找資料時無意間看到有關Saalbei的資料,才知道她原來是個寶,真是有眼不識泰山,罪過、罪過! 「鼠尾草又名洋蘇草、丹參,在強韌生命力的繁殖下,原產於地中海的它,如今全世界都能見到它的芳蹤。 鼠尾草品種繁多,聽說有七百多種,春天一到,便綻放藍紫色的脣形花。 鼠尾草的藥用價值,早在中古時期,即為世人所熟悉,在東方茶葉未傳入歐洲前,歐洲人便普遍沖泡鼠尾草來保健。 希臘人、羅馬人將鼠尾草稱為「神聖的藥草」。 它的學名Saivia,拉丁語就是「拯救」的意思,其意是說鼠尾草可解救世人免於疾病之苦。 自古以來,歐洲人就廣泛的使用鼠尾草來治療疾病,他們用鼠尾草的汁液來幫助婦女分娩,或消除更年期的障礙。 現今醫學實驗證明,鼠尾草含有雌性賀爾蒙,對女性的生殖系統確有幫助,它還含有苯酸和崔柏酮成份,可殺菌預防感冒,活潑腦細胞增強記憶力。 鼠尾草沖泡後當茶喝,清新的香草味中,帶有點苦澀、辛辣,可加些蜂蜜調和口味,可當它當成養生飲料,但不宜大量長期飲用。 將新鮮的鼠尾草枝葉或花浸於水中,除了可散發芳香外,更可當作簡易的消毒水來使用。乾燥的花葉可作為薰肉的香料,或以小布袋包置於室內有驅蟲之功。 今人常將鼠尾草用來滋養腦部、幫助消化、降血壓、減輕婦女經痛、預防感冒治喉痛。 更年期的婦女飲用鼠尾草,有助消除潮紅的不適感,但哺乳期間的產婦絕對不能喝,因會妨礙乳汁的分泌。 鼠尾草雖然保健功能頗多,但是因還有崔柏酮,長期大量飲用會在體內產生毒素,喜愛者不宜不慎。」資料來源 http://www.sln.ks.edu.tw/plants/sanway/san25.htm 除此之外根據*Hildegard von Bingen 的草葯配方,鼠尾草也可以紓解喉嚨不適、牙齦發炎。市面上很多喉糖的成分也有鼠尾草,例如很多人都熟悉的瑞士奸人堅喉糖。我常常要教課,對著十幾個小孩大聲解説,聲帶、喉嚨都很攰,所以晚餐後很多時都會冲杯鼠尾草茶喝。由於她味道很濃,每次只需三、四片葉子便可以冲上幾杯。 *Hildegard von Bingen(1098-1179), 德國中世紀最有創作力的音樂家、德國神學家、天主教聖人、教會聖師,同時也是作家、醫師和預言家。   自家製鼠尾草,吸收了日、月、空氣、水、蟲叫、鳥鳴的大自然養分。

Posted in 生機素食, Edible Garden, 隨想, 食材花園, 農耕樂, Raw Food, Uncategorized, 德國生活, 有機耕種 | Tagged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笑話一則

媽媽去年暑假來德國小住了一個月,回香港後的某一天。 晚飯時兒子說:「婆婆今日打過電話嚟!」 我說:「佢同你講咗乜嘢!」 「佢問,媽媽食番嘢未?」 說完兒子忍不住笑,丈夫在旁邊更哈哈大笑,我則搖搖頭苦笑。 吃生的朋友一定懂得笑。

Posted in 生機素食, 親子篇, Raw Food, Uncategorized, 兒女篇, 小孩子, 德國生活 | Leave a comment

死都要靓

食素,食生已三年多,每當朋友發現我是吃素的,都會好奇的問我原因,我會因人而異給上不同的答案。可以深入探討的我會跟他們説吃素是因為看到很多關於食物汚染、GMO等等的資料,而不想再做生化食品試驗品;對於動物愛謢者我會說是出於愛心,不想再傷害無辜的動物;而對愛美的女仕們我會簡單的説因為貪靚想減肥、瘦身,要fit! 我的答案雖不同,但目的是一樣的,就是要多播種子,宣傳食素的概念。 記得三年多前在一個二月份的晚上,我如常的煮了幾個餸,有菜有肉又有湯,一家四口坐好預備吃飯,就在起筷那時,心內一個念頭說不可再吃肉了。那一秒的念頭好像是開著跑車在高速公路上行駛下急速煞掣的感覺。聽上去好像好神奇,實質上是我作為一個妻子、母親,一家的健康都交到我手,為此我看了很多有關食物生產過程不為人知的資料,那晚停止吃肉的inner call就是身體發給自己的一個訊息。隨後發現食素食生好處多不勝數,減肥、瘦身確更是大禮之一。但細心想一下,「貪靚」確實是我食素、食生的一個主要原因,但我的貪是徹徹底底的貪,我要「靚到死」為止。 聽説在香港辦婚禮起碼一年前便要着手準備,人生大事當然不能馬虎。但人生兩件更大的事「生」和「死」,不是更應該提早準備嗎? 「生」我們管不了,一切準備功夫交由母親代辦。但「死」我們是可以準備的,起碼在我能力範圍內要儘量照顧好身體,不能每天不負責任的亂食、亂喝、晚睡遲起生活顛倒,弄得一身富貴病。我不要老來每日三餐吃那十多二十顆七彩化學丸子;我不要晚年躺在病床上,身上插滿喉管,哀求醫生給我更多的止痛藥;我不要一團肥肉、滿身油脂的因心臟病倒臥在街上。無論在何時,往那裡去,我都要了無牽掛,走得輕盈、走得輕鬆。當然生命無常,你無法知道下一刻會發生什麼,但起碼在我出門前照照鏡那一刻,我會滿意的對自己笑笑,下一刻就交給上天了!

Posted in 生機素食, 隨想, Raw Food | Tagged , , , , | Leave a comment

十七壯士

今年五月買了一棵柿樹,樹上已經有幾個柿子。   八月全盛時,樹上曾長出三十多個果實。可惜每次到花園都發現掉了幾個下來。每次發現少了幾個的心情,有如看見自己的頭髪一撮一撮的掉下來那麼膽顫心驚!   十月底收成,剩下這十七壯士,個個都咁大隻!

Posted in 生機素食, 食材花園, 農耕樂, Raw Food, 德國生活, 有機耕種 | Tagged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母親駕到!

食生兩年多,其中遇到不少困難與阻力,例如熟食的引誘、排毒反應、社交壓力等等。熟食的引誘和排毒反應可隨時間慢慢適應和調整,反而社交壓力及家人的反對是大多數食生者的最大考驗,處理得不好的話好容易會弄至朋友疏遠,家人關係也會弄僵。 猶幸身處外國,朋友圈子簡單,應酬也不多。況且外國朋友都較能接受新事物,也尊重個人空間,那管你吃什麼、做什麽,大家互相尊重,保持適度的矩離。至於家人方面,比起很多食生者,我算好幸運,雖然丈夫還是雜食者,但是卻很支持我的改變,完全沒有給我任何壓力;女兒更因為我變成一個完全素食者兼七成生。 可是今年暑假,媽媽帶同十一歲的姨甥過來探望我們,一共逗留四個星期。沒想到四星期朝夕相對,媽媽有機會近矩離觀察我和女兒的飲食,三頓飯竟然變成我們的角力場。 兩年多前開始食素食生,在電話中也跟媽媽提及,電話上的她也很支持,但我還是有所顧忌,不知她對食生的理解有多少,她究竟知否真正食生的飲食是如何? 去年聖誕回香港前,我叫媽媽替我和女兒準備到步後頭幾天的水果,我還帶了一部舊的攪拌機回去,打算打些果菜露給她試試。我每天早上都打一大壼做早餐,她也跟著喝,還挺接受。可是在香港兩星期,應酬多多,十四餐飯有十三餐在外面吃,也不是每餐都和她一起,直至這次她來小住,才看見我真真正正的食生生活。 媽媽十多年前已開始吃稀血丸,所以她一早醒來的習慣是喝杯茶、吃幾塊餅或麵包後便吃葯。看在我眼𥚃,這吃法當然是大錯特錯,但老人家多年的習慣我也不好批評,免得她反感。但我早上打的果菜露,她還是會在吃完麵包後飲一杯的。 有時早上起來媽媽見我拿著長匙𡙡吃著半邊西瓜,便搭上一句:「唔怕生冷咩?」,我解釋西瓜沒有放入雪櫃,是室溫不怕。「都係啫,晨早留留先飲杯熱茶嘛!」。與此同時我把另一邊西瓜一片片切好放在餐桌上,等其它人起床後隨便拿來吃,媽媽卻好像忘記剛剛批評過我的説話,也自動吃幾塊。  媽媽是烹飪老手,拿手煮住家小菜,兒子和丈夫還是吃一般的正常飲食,於是我點了幾款我兒時最喜歡的小菜,好讓他倆嚐嚐婆婆和外母的手勢。媽媽見自己的廚藝得到兩位男仕的讚賞,也就煮得更加落力,每晚例必三餸甚至四餸一湯再加前菜小吃。雖然媽媽知道我和女兒都不吃肉,但總不免會催促我倆多夾餸:「睇吓你,歪佻鬼命,食多啲啦!」在老人家眼中始終是長得朱圓肉潤、肥肥白白才叫有福氣。要知道媽媽幾十歲人也需要一段時間去適應我們的改變,為了不令她失望,我和女兒都很聽話,吃完大大兜沙律後,把她的粉絲煲、蒜茸青菜、豆腐煲、什菜煲、炆東菇等等、等等,只要是素菜我倆也全部掃掉,她看見開心,我心頭也很滿足。難受的是她未瞭解我們的飲食習慣而作出的一些批評,好像:「呢樣又唔食、嗰樣又唔食,都唔知你哋食口乜!」又例如:「咁樣食法老咗你哋就知!」 沒想到十多天下來,她慢慢瞭解到我和女兒的飲食習慣,中午飯她吃她的炒粉、麵、飯,我和女兒吃沙律、水果,雖然你吃你的、我吃我的,但餐桌上仍然是有說有笑,有時她還跟著我們吃起沙律來,水果份量也直線上升。晚飯除了沙律外,我和女兒還會吃些熟食,媽媽為了照顧我倆也花了些心思在素菜上,變得越煮越簡單、越煮越清淡。 還有到超級市場買菜要算是她最大的娛樂,我故意着她替我挑水果,要知我和女兒水果量驚人,果然她駛出渾身解數,幾十隻香蕉、十多個蘋果、西瓜、蜜瓜、奇異果等等一大車,件件都走不出她嚴格的篩選。吃水果時我又故意説:「嘩!呢個瓜好甜,妳點揀㗎!」,「啲蘋果好爽脆呀,係唔係婆婆買㗎?」,媽媽被我和女兒氹得甜絲絲,咀角也翹上來,一副得意的樣子。 有一天媽媽問我:「我嚟咗咁耐,你覺得我有無瘦到?」 哦!原來想減肥,怪不得跟著我們吃這麽多水果和沙律。看著她圓圓的肚子,畢竟是生過四個小孩的老人家,我不能説謊並如實答道:「同嚟嘅時候差不多,但精神和面色卻好好多!」媽媽挺滿意我的答案且說:「我都覺得係!」 媽媽從一開始的事事批評,到她自己暗地𥚃的嚐試並慢慢接受,真的是峰迴路轉,如同坐過山車。

Posted in 生機素食, 隨想, Green Smoothie, Raw Food, Uncategorized, 德國生活 | Tagged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