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Edible Garden

移民到火星去

入春以來天氣多變,風雲驟雨,多星期暗無天日,德國多處洪水,實在令人擔憂。連連大雨把剛栽進田裡的幼苗都打壞了,幾個月來的辛勞就一下子化為烏有,唯有重新發芽。與時間競賽,希望來得及第一線溫暖的陽光重來時栽到田裡去。小心照顧著幼苗,花園裏的其它賞玩植物便無暇料理。食材要緊,肚子問題未解決,哪有心情償花作樂? 好不容易等到太陽重來,農作物生長漸漸穩定,此時才有時間到花圃看看。一看把自己嚇一跳,花圃亂草叢生,十幾種野花、野草比我親手栽種的鮮花生得更壯更高,狂野風格演繹得完美無暇。都說野草野花是最頑強的植物,遇強俞強,暴風暴雨下生長神速、根深蒂固得深不可測。雖說自然農法其中一項是不除草,但眼前這景象使你無法子不捲起袖來。左拉右拔,奮鬥了一個多小時,我投降了! 坐下來透透氣、喝杯茶,遠看花園進口處的幾盤薰衣草,雖然有點亂,但還是有規有距的靜靜待著。頑皮的孩子總是得到多點的注意,乖巧的孩子則令人產生歉疚。提起小鏟子,來到薰衣草前,把野草拔掉,心想也應該給她添點新泥土。小鏟子一翻,哇!小小一盤花,泥土下生物應有盡有,都怪自己中學沒有讀好生物科,能認出來的就只有小蚯蚓、小蜈蚣,其他的全是剛成蟲不知名的生物。 心血來潮想到:「這麼一個小小的花盤,怎樣夠你們生活?」於是拿了一隻匙羹過來,像小學時運動會上的一個項目《匙羹運雞蛋》一樣,我輕輕地把一條一條的小蚯蚓、小蜈蚣等從花盤內挑起,小心翼翼的運到隔了一條小路的田裡去,哪裡地大脈搏、物種繁多,應該會好玩一點。 今後這些小蚯蚓、小百足想回鄉省親都難了!

Posted in Edible Garden, 隨想, 食材花園, 農耕樂, Uncategorized, 動物篇, 有機耕種 | Tagged , , , , , , | Leave a comment

有機數學題

    1. 沙律苗二十歐分一棵,買18棵,總共付多少錢? 2. 有機沙律菜在超級市場可賣到2.5歐元一棵,18棵沙律菜全賣掉,可以拿回多少錢? 3. 第一條答案是成本,第二條答案是銷售額,那麼回報率是幾倍? 4. 泥土 + 陽光 + 雨水 + 一點點汗水 = ? 5.  泥土+ 陽光 + 雨水 + 一點點汗水 + 蟲叫 + 鳥鳴 = ? 6. ( 泥土 + 陽光 + 雨水 + 一點點汗水 +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生機素食, Edible Garden, 食材花園, 農耕樂, Raw Food, Uncategorized, Vegan, 有機耕種 | Tagged , , , , , , | Leave a comment

重拾舊歡

自從有了自己的花園後,心思都放到那裡,家裡的大露台凌亂不堪,個多星期前丈夫終於下定決心,把露台執拾乾淨,把該掉的都丟掉,能賣的便放上網去拍賣。收拾妥當後丈夫還安裝了一些照明裝置,晚上亮起來還挺有氣氛的。 踫巧長週末,又踫巧天氣異常温暖,陽光普照,我和丈夫決定什麼地方也不去,留在家𥚃享受。整個早上我們都坐在陽台上喝茶、看書,我還把丟下了十多年的織針拿出來,織起我生平第一隻冷襪。我是個愛工作的人,手和腦總停不下來,編織這手藝正好把我的能量貯下,加上小小創意便變成不同的製成品,決定以後要多做。 幾小時坐在陽台上,發現不久以前在樹上搭的鳥屋住了新房客,聽見小鳥在屋內孜孜聲索食,鳥媽媽一個早上來來回回的,不知飛了多少遍。 兩盆菠菜,個多月前下的種。摘了一些再加上蕃茄和牛油果便成了我的午餐。 “Life is easy. Why do we make it so hard?”  -Jon Jandai- 「生活其實很簡單,為什麼要弄得這麼難?」 我雖然不能做到如Jon Jandai一樣兩袖清風、歸隱田園,但簡單而可持續的生活是我的夢想,而且也進行得不錯!  

Posted in 生機素食, Edible Garden, 隨想, 農耕樂, Uncategorized, 有機耕種 | Tagged , , , , , , | Leave a comment

福岡正信與自然農法

春天剛到,又是農忙的開始,上星期我用了三天旳時間把一百五十平方米的土地都翻過了,別看我身材矮小,「歪挑鬼命」,可我雙臂的雙頭肌還是挺發達的。農務之中我最喜歡翻泥,其次是發芽和播種,最不喜歡的工作是除野草。 很喜歡翻泥這個動作,拿著大鏟,用力把它插進土壤裏,把泥土挑起,再翻下,重複又重複的做著這單一的動作,單純而原始,沒有旁䳱,專注於每一個動作,而每一秒我都覺知自己在做什麼。專注於當下中,很多時一些念頭、想法會突然撲出,很多想不通的問題就這樣「叮」一聲,想通了。 朋友知我喜歡耕種,問我有否聽過福岡正信和自然農法。「自然農法」不就是不施農藥和不施化肥,我一直都這樣做了,而且我還自己堆肥,很了不起吧!過後好奇心推使下到維基百科看看,原來完全不是我想像的那麼簡單。依他的概念除了不施農藥和不施化肥這些最基本的操守外,除草、翻泥和剪枝等基本農務也是不必要的,你只需播種和收成,實行「無為而治」,我想沒那麼簡單吧?內裏一定隱藏不少學問。還有他也重新研究古埃及用來修補耕地的粘土球*clay seed ball,更到非洲幫忙開墾荒地,九十歲高齡還週遊演說,如此猛將實在令人欽佩! 看來要當一個有良心的好農夫還需好好努力,與一切同道中人共勉。 很多的葱,聖誕前下的種,整個冬天我也沒理他,連水也沒灌一滴,任他自然生長。三月中一整塊田都長得滿滿的,這也算是無為而治吧?也是我的專利「懶人農法」。 *(Wikipedia)Fukuoka re-invented and advanced the use of clay seed balls. Clay seeds balls were originally an ancient practice in which seeds for the next season’s crops are mixed together, sometimes with humus or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Edible Garden, 隨想, 食材花園, 農耕樂, Uncategorized, 有機耕種 | Tagged , , , , , , | 3 Comments

尋找小蜜蜂

今年冬天德國天氣反反覆覆,凍幾天又回暖幾天,雪下得不多,卻陰陰沉沉,才三月底,花園的小杏樹和小李樹開花已數星期,實不尋常。別以為開花總是令人高興,還要看開在何時。花早開了,卻不見蜜蜂的蹤影,沒有蜜蜂把花粉傳播是結不成果的,實在令人躭心。 幾年前讀過一段新聞,説美國的蜜蜂少了九成,養蜜蜂的蜂農發現大部分蜜蜂飛走後沒有回巢,美國”H”字頭知名雪糕品牌出資委約研究人員找出原因,得出結果原來是單一品種種植、基因改造、過量剎蟲劑等等。動物昆蟲也認不出我們今天的食物了,別以為跟你沒關係,連雪糕公司都把這事放在眼裏,皆因蜜蜂是在食物鏈的很低層,沒雪糕吃事小,整個食物鏈摧毀的話,後果何其嚴重。想一想大家可以做點什麼吧! 二零一六年三月十六日德國大紀元時報:  

Posted in 生機素食, Edible Garden, 隨想, 食材花園, 農耕樂, Raw Food, Uncategorized, 有機耕種 | Tagged , , , , , , , , | 1 Comment

鼠尾草

買下花園的第一年,看見草莓田旁邊矮矮的幾棵植物, 對她一點好感也沒,因為她有一股我不太喜歡的特殊氣味,還有花園的上一手主人,沒有好好打理,弄得在這幾棵植物旁生了一大堆雜草,縫頭亂髮般,很難看!花園裏的鄰居跟我們說這是一種香草叫Salbei,中文叫鼠尾草, 可以用來燉肉、淆湯。那年秋天過了一半時,鄰居提醒我們是時候把她修剪一下,待明年春天到來,就會生得很好。 我聽見後很開心,立即拿來剪刀,鄰居提點,一般攀爬類植物如Himberry, Raspberry 和香草類植物都可以完全剪掉至剩三、四公分突出泥土外。我聽後便三扒兩撥便把她剪掉,剪的時候更是一點愛心都沒有的,因為她實在很醜而且氣味古怪,心裡想的就是把她快快弄走,剪好後的幾棵鼠尾草像三個修了平頭裝的大叔㚲在一起,清爽多了卻仍是那麼醜。 秋去冬來,冬天是農閒,花園裏沒有什麼好幹,丈夫利用這段時間修理工具和籬笆,我這個耕種初哥負責睇書、上網找資料,安排明年的耕種程序。找資料時無意間看到有關Saalbei的資料,才知道她原來是個寶,真是有眼不識泰山,罪過、罪過! 「鼠尾草又名洋蘇草、丹參,在強韌生命力的繁殖下,原產於地中海的它,如今全世界都能見到它的芳蹤。 鼠尾草品種繁多,聽說有七百多種,春天一到,便綻放藍紫色的脣形花。 鼠尾草的藥用價值,早在中古時期,即為世人所熟悉,在東方茶葉未傳入歐洲前,歐洲人便普遍沖泡鼠尾草來保健。 希臘人、羅馬人將鼠尾草稱為「神聖的藥草」。 它的學名Saivia,拉丁語就是「拯救」的意思,其意是說鼠尾草可解救世人免於疾病之苦。 自古以來,歐洲人就廣泛的使用鼠尾草來治療疾病,他們用鼠尾草的汁液來幫助婦女分娩,或消除更年期的障礙。 現今醫學實驗證明,鼠尾草含有雌性賀爾蒙,對女性的生殖系統確有幫助,它還含有苯酸和崔柏酮成份,可殺菌預防感冒,活潑腦細胞增強記憶力。 鼠尾草沖泡後當茶喝,清新的香草味中,帶有點苦澀、辛辣,可加些蜂蜜調和口味,可當它當成養生飲料,但不宜大量長期飲用。 將新鮮的鼠尾草枝葉或花浸於水中,除了可散發芳香外,更可當作簡易的消毒水來使用。乾燥的花葉可作為薰肉的香料,或以小布袋包置於室內有驅蟲之功。 今人常將鼠尾草用來滋養腦部、幫助消化、降血壓、減輕婦女經痛、預防感冒治喉痛。 更年期的婦女飲用鼠尾草,有助消除潮紅的不適感,但哺乳期間的產婦絕對不能喝,因會妨礙乳汁的分泌。 鼠尾草雖然保健功能頗多,但是因還有崔柏酮,長期大量飲用會在體內產生毒素,喜愛者不宜不慎。」資料來源 http://www.sln.ks.edu.tw/plants/sanway/san25.htm 除此之外根據*Hildegard von Bingen 的草葯配方,鼠尾草也可以紓解喉嚨不適、牙齦發炎。市面上很多喉糖的成分也有鼠尾草,例如很多人都熟悉的瑞士奸人堅喉糖。我常常要教課,對著十幾個小孩大聲解説,聲帶、喉嚨都很攰,所以晚餐後很多時都會冲杯鼠尾草茶喝。由於她味道很濃,每次只需三、四片葉子便可以冲上幾杯。 *Hildegard von Bingen(1098-1179), 德國中世紀最有創作力的音樂家、德國神學家、天主教聖人、教會聖師,同時也是作家、醫師和預言家。   自家製鼠尾草,吸收了日、月、空氣、水、蟲叫、鳥鳴的大自然養分。

Posted in 生機素食, Edible Garden, 隨想, 食材花園, 農耕樂, Raw Food, Uncategorized, 德國生活, 有機耕種 | Tagged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遲來的白色聖誕

昨日下了一整日的雪,今早醒來看到白雪鋪滿整個花園,難得的是早上的太陽相當猛烈,照在積雪上,絢麗奪目,在冬日的北半球能遇到這陽光實在難得,連帶心情也好起來 ,所以說太陽是治療情緒低落的特效藥。 踏入十二月德國的聖誕氣氛極濃,滿街是人,可是今年不知如何走在街上、商場上,身體在辦貨、選購禮物給家人及朋友,可是精神卻很抽離,心情是很平靜,沒有些少波湧,只覺身體和靈魂好像分開了的。直到今日到了花園,看見眼前的風景,濃濃的陽光曬在面上,心頭何其滿足,是一種深層的安靜,把心頭填滿得貼貼服服,大自然的能量多厲害!

Posted in Edible Garden, 隨想, 食材花園, 農耕樂, Spirituality, Uncategorized, 德國生活 | Tagged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