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食材花園

你死我亡

花園裏衆農友有一共同敵人,一提起牠大家定必搖搖頭,一臉無可奈何。 這令人厭惡甚至見到牠會打個冷顫的生物,德文名稱叫Nacktschnecke,直譯是「光脫脫蝸牛」或「剝光豬蝸牛」,我則喜歡叫牠「無殻蝸牛」。查看牠的正式中文譯名,發現牠原來就是鼎鼎大名的「鼻涕蟲」! 物如其名,潺潺滑滑,加上顏色難看,想起也令人毛骨悚然。每次下雨天後來到花園,總見到十多二十條肥大的鼻涕蟲在菜圃裏開大食會,而且牠們很會吃,「唔嫩唔食」,往往是前一天剛移植到菜圃的菜苗,第二天就給牠們吃掉,更激氣的是牠們完全沒有Table manner,這棵吃一口、那棵吃一口,弄得我每棵菜都左一個洞、右一個洞。士多啤利更是牠們的摯愛,有時候我沒有留意,隨便摘一顆吃,正要放到嘴裡才看見果實上面已少了一口,還好及時發現,要不然還要吃這怪物的「口水尾」! 對付牠農友各出奇招,如在田裡放啤酒陷阱,因牠們喜歡那味道而往往自投羅網,實行不醉無歸。也有農友放咖啡粉、蛋殼,但這些都是溫柔的方法,效果不大一農友有一絕招但比較狠毒,就是在牠身上灑鹽。因為牠的身體主要成份是水,盬會把牠的水份抽乾,不消幾分鐘牠便脫水而死。 對付牠我用一個較為人道的方法。我會用鏟把牠鏟起,並與自己保持臂矩,再把牠運到堆肥區。進去了牠們就出不來,遲早都要死,我就讓牠們吃著堆肥區裡面的蔬菜飽死。飽死好過餓死,我也算仁至義盡! 大師們常說萬物皆沒有好壊之分,好壞源於我們的主觀意識、我們的分別心。只怪自己道行尚淺,我左看右看、橫看豎看,都覺得這條醜八怪罪有應得,牠不死,我的菜死,菜死,我也餓死。 還望有那位智者農友可以告訴我,如何能與這條鼻涕蟲和平共處? 網絡上的圖片,把牠拍得挺漂亮。但真身滑潺潺的,看見都打冷顫!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生機素食, Edible Garden, 食材花園, 農耕樂, 動物篇 | Tagged , , , | 3 Comments

101比100更完美

這是我第101篇網誌。本打算在第100篇時寫些回顧、感言等等,但101對我來說更有意義,所以把小小的四年總結和回顧推後一步。 100就是由零開始,一步步踏到去的一個小驛站,100對我來說是歇息,也是高峯的哀傷。就如聖誕節的前夕都是令人充滿期盼、幢景,然而離衰落卻只差一步。君不見大節過後的失落?高峯過後滑落的憂鬱?比起100我更喜歡101,它代表新的開始,充滿朝氣、活力和無限的可能性。 差不多五年前開始吃素吃生,裏裏外外的變化是那麼不可思議,因而驅使我把這些經驗、感想和體會記錄下來,所以這網誌也叫”Going 100% Raw”。過去兩年寫有關吃素吃生的文章少了,而多了寫下生活上的小事和感想。不是我吃少了生吃少了素,這已是個不可逆轉的改變,而是吃素吃生已入心入肺,成了我很自然的一部份,而不再構成一個話題了。 在我的生活裏顯現出來的已包含了一切吃生吃素的喜悅,吃素吃生催化了我對生命的活力、理解和意義,生活變得簡單了,但不代表是放棄或偷懶甚至毫無朝氣。反之簡單令人省卻不少負擔,每天減一點點重量,包括身體上和精神上的,省下來的精力更形成了另一股力量,令人更積極。負擔一層一層的脱下,本心自然展現出來,找到本心就找到了生命的源頭和天地間之玄機。 真實的生活應該是自由自在、隨心所欲;生命意義不是往外求而是往裏走。這將是一段更精彩的旅程,就等我一段一段的記下來吧! 下一個驛站會是200、500還是999?

Posted in 生機素食, 隨想, 食材花園, 農耕樂, Spirituality, Uncategorized | Tagged , , , , , , | 2 Comments

剃人頭者人亦剃之

朋友來訪,到花園摘些蘋果打算焗個蘋果批招呼朋友,發現樹上一大堆蘋果消失了。 這幾天天氣穩定,沒有大風,環顧四週地上也沒有多少掉下來,腦中立時出現個念頭「小偷」。有些氣憤,從寒冬等至春,看著光颓頹的樹枝慢慢長出初葉,再長出花蕾,看著花蕾成幼果、再由青澀的幼果長成日漸通紅的成果,悉心料理竟然在快要採收時給人偷了! 今年年初三、四月時遇上多天豪雨,很多果樹上的花蕾都給打落。好像在花園角落的柿樹,她的花全給打下,無一幸免,要嘗柿子,只能等待明年了。蘋果樹命運好一些,但比起往年也起碼少了三份之二。屋漏更遭連夜雨,失收更遇偷果賊,慘哉! 據統計蘋果有超過二百款之多。為了適應市場大規模生產及減低成本,很多品種已在市場上面消失,一般在市場上銷售的不外乎那十幾種。花園裏有經驗的鄰居告訴我,我的蘋果樹是已有幾十年歷史的舊品種,名稱也無從考究。它的味道非常清甜,多汁且爽脆,怪不得每年總有不少花園裏的鄰居和朋友問我要蘋果。 蘋果樹也分夏天果和冬天果。夏天果可早至七月採收,而冬天果則在秋天後甚至十一月後才採收。存放得宜的話還可以拿来過冬,甚至存放至第二年的三、四月。 我的蘋果樹結的是冬天果。本打算十月中後才採摘,現在樹上蘋果所剩無幾,目測約八十到一百個,迫不得以,只好提早採收。拿來長梯一步一步的爬到高高的樹頂上,左一個、右一個的把蘋果放進鈎在橫枝上的籃中,攰了便坐在粗壯的橫技上歇一下。 聽說有些高人能和植物溝通,我沒有這本領,但每年爬到樹上好幾回採收,就是我跟這棵我心愛的蘋果樹最親密、最接近的時光。有時忙得忘形,好幾個小時也沒下來,待在樹上晃如在另一時空中。 樹頂上景緻有別,逺看無邊無際,下看各個花園各有特色。植物生長茂盛,每個小農都那麼努力地締造自己的天堂樂土。雖然今年收成不理想,但我還是很感激她一年的辛勞,盡力的為我結了這麼多甜美的果實。別那麼計較了,人家只不過拿了你一些蘋果,也許是慕名而來,欣賞我這果樹才摘呢!想著在地球一角有人如我般幸運可吃到這美味的蘋果也替他高興,也是我的榮幸。 再説我也曾當過一回「小偷」,那是去年的事情。鄰居的桃樹生到我花園這邊來,還結上大大的、橙黃的果子,陽光下耀眼奪目,引得我垂涎三尺,鄰居卻不在,忍不住我也私自摘了好幾個,真的清甜無比。正所謂「偷人果者人亦偷之」,世界是公平的。 殊!小聲點!別告發我呀!

Posted in 生機素食, 隨想, 食材花園, 農耕樂,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移民到火星去

入春以來天氣多變,風雲驟雨,多星期暗無天日,德國多處洪水,實在令人擔憂。連連大雨把剛栽進田裡的幼苗都打壞了,幾個月來的辛勞就一下子化為烏有,唯有重新發芽。與時間競賽,希望來得及第一線溫暖的陽光重來時栽到田裡去。小心照顧著幼苗,花園裏的其它賞玩植物便無暇料理。食材要緊,肚子問題未解決,哪有心情償花作樂? 好不容易等到太陽重來,農作物生長漸漸穩定,此時才有時間到花圃看看。一看把自己嚇一跳,花圃亂草叢生,十幾種野花、野草比我親手栽種的鮮花生得更壯更高,狂野風格演繹得完美無暇。都說野草野花是最頑強的植物,遇強俞強,暴風暴雨下生長神速、根深蒂固得深不可測。雖說自然農法其中一項是不除草,但眼前這景象使你無法子不捲起袖來。左拉右拔,奮鬥了一個多小時,我投降了! 坐下來透透氣、喝杯茶,遠看花園進口處的幾盤薰衣草,雖然有點亂,但還是有規有距的靜靜待著。頑皮的孩子總是得到多點的注意,乖巧的孩子則令人產生歉疚。提起小鏟子,來到薰衣草前,把野草拔掉,心想也應該給她添點新泥土。小鏟子一翻,哇!小小一盤花,泥土下生物應有盡有,都怪自己中學沒有讀好生物科,能認出來的就只有小蚯蚓、小蜈蚣,其他的全是剛成蟲不知名的生物。 心血來潮想到:「這麼一個小小的花盤,怎樣夠你們生活?」於是拿了一隻匙羹過來,像小學時運動會上的一個項目《匙羹運雞蛋》一樣,我輕輕地把一條一條的小蚯蚓、小蜈蚣等從花盤內挑起,小心翼翼的運到隔了一條小路的田裡去,哪裡地大脈搏、物種繁多,應該會好玩一點。 今後這些小蚯蚓、小百足想回鄉省親都難了!

Posted in Edible Garden, 隨想, 食材花園, 農耕樂, Uncategorized, 動物篇, 有機耕種 | Tagged , , , , , , | Leave a comment

有機數學題

    1. 沙律苗二十歐分一棵,買18棵,總共付多少錢? 2. 有機沙律菜在超級市場可賣到2.5歐元一棵,18棵沙律菜全賣掉,可以拿回多少錢? 3. 第一條答案是成本,第二條答案是銷售額,那麼回報率是幾倍? 4. 泥土 + 陽光 + 雨水 + 一點點汗水 = ? 5.  泥土+ 陽光 + 雨水 + 一點點汗水 + 蟲叫 + 鳥鳴 = ? 6. ( 泥土 + 陽光 + 雨水 + 一點點汗水 +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生機素食, Edible Garden, 食材花園, 農耕樂, Raw Food, Uncategorized, Vegan, 有機耕種 | Tagged , , , , , , | Leave a comment

「煮」婦的煩惱

女兒和我吃純素,丈夫和兒子受我們影響下蔬果的份量雖然增加了,但還是要吃肉。吃素初期我還可以像以往一樣切肉、煮肉,現在不要説切和煮,就算去買菜,站在肉櫃前我都無法伸手去拿那一包包的肉,幸好丈夫諒解,很多時他都和我一起去買菜,挑選他和兒子愛吃的,也幫忙切肉。切好的肉我還是可以放奄料和煮的。 我們的晚餐桌確實是包羅萬象:丈夫愛中式餸菜,兒子愛西式,再加上我和女兒的纯素或純生菜式,桌上放得滿滿,幸好丈夫和兒子都不嫌棄隔夜餸,通常一次煮夠三日份量,慳了時間又節省能源,而且丈夫也挺喜歡下㕑,我們輪流煮,所以一直以來吃素、吃生尚算順利。 今天晚餐煮了墨西哥菜Chile con Carne,大煲有肉,小煲是純素的。 我還弄了一個油麥菜牛油果沙律,加上煎豆腐和蘑菇。油麥菜出自自家花園,豆腐和蘑菇都是有機的,煎好後只需灑上少許鹽和黑胡椒。材料新鮮的話,用很簡單的調味已經很好吃。    

Posted in 生機素食, 食材花園, Uncategorized, Vegan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福岡正信與自然農法

春天剛到,又是農忙的開始,上星期我用了三天旳時間把一百五十平方米的土地都翻過了,別看我身材矮小,「歪挑鬼命」,可我雙臂的雙頭肌還是挺發達的。農務之中我最喜歡翻泥,其次是發芽和播種,最不喜歡的工作是除野草。 很喜歡翻泥這個動作,拿著大鏟,用力把它插進土壤裏,把泥土挑起,再翻下,重複又重複的做著這單一的動作,單純而原始,沒有旁䳱,專注於每一個動作,而每一秒我都覺知自己在做什麼。專注於當下中,很多時一些念頭、想法會突然撲出,很多想不通的問題就這樣「叮」一聲,想通了。 朋友知我喜歡耕種,問我有否聽過福岡正信和自然農法。「自然農法」不就是不施農藥和不施化肥,我一直都這樣做了,而且我還自己堆肥,很了不起吧!過後好奇心推使下到維基百科看看,原來完全不是我想像的那麼簡單。依他的概念除了不施農藥和不施化肥這些最基本的操守外,除草、翻泥和剪枝等基本農務也是不必要的,你只需播種和收成,實行「無為而治」,我想沒那麼簡單吧?內裏一定隱藏不少學問。還有他也重新研究古埃及用來修補耕地的粘土球*clay seed ball,更到非洲幫忙開墾荒地,九十歲高齡還週遊演說,如此猛將實在令人欽佩! 看來要當一個有良心的好農夫還需好好努力,與一切同道中人共勉。 很多的葱,聖誕前下的種,整個冬天我也沒理他,連水也沒灌一滴,任他自然生長。三月中一整塊田都長得滿滿的,這也算是無為而治吧?也是我的專利「懶人農法」。 *(Wikipedia)Fukuoka re-invented and advanced the use of clay seed balls. Clay seeds balls were originally an ancient practice in which seeds for the next season’s crops are mixed together, sometimes with humus or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Edible Garden, 隨想, 食材花園, 農耕樂, Uncategorized, 有機耕種 | Tagged , , , , , ,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