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隨想

一讀再讀

重讀第三次,越讀越有味,越讀越有趣。 對其他人來說這書可能一點意義都沒有,但此時此刻的我卻能和這書水乳交融,不出一兩頁定必讀至拍案叫絕之處。再遇老知音,心領神會,盡在不言中。 兩年多前開始逐步減少工作,大半年前更把自己的舞蹈學校轉送給一個學生,只保留音樂學院裡幾堂現代舞和創作舞課,收入少了三分之二,生活品質卻沒有因此而下降,反之我換回了充裕的時間、悠然的生活和無比的自由。 有得有失,經濟沒問題,但一些用錢的習慣還是要稍微調整一下。 例如上餐廳的次數明顯減少,甚至完全戒掉,是省錢也是提不起興趣。 以前挺喜歡上餐廳是因為工作忙,每天忙忙碌碌的, 把自己累壞得過了頭,於是用錢購回失去的時間。餐廳的服務也給我稍作休息回氣的機會,刺激的食物味道更是平衡工作壓力的法門。現在時間充裕,做什麼事都可以施施然的進行,不溫不火,我幹嘛還把自家出品有機高質素無農藥蔬菜放著不吃,跑出去吃生化多油味精餐,我的腦筋不是有問題吧? 我一直租住房子。對這房子我萬分滿意,150平方米,雖不是新穎建築,但租金相宜,冬暖夏涼、後花園長滿花草。往市中心只需十五分鐘,著名的美因河近在咫尺,河邊無數著名博物館、畫廊,應有盡有; 往外開車不到二十分鐘已到風景宜人的Taunus山脈,郊遊景點多不勝數,每天猶如在度假中。我再不會那麼傻,花一筆錢開著十幾小時的車,與其它在路上趕去度假的傻瓜搶路,再住進那蚊型酒店房間,吃酒店餐廳雪櫃裏解凍食物,還有與其它旅客趕著去看這個博物館、那個城堡,旅遊完不但沒有休息好,看著那一大堆等著收拾的東西已經累得沒話說。 沒做房奴也沒有大生意,所以沒機會破產,負債和破產都是有錢人的遊戲 ; 我也不趕潮流,沒給商家牽著鼻子走; 我也不大注意銀行戶口裡的數字,因為我不多花錢; 我擁有一小片土地,辛勤耕種,不勞不吃,陽光、泥土餵得我飽飽的。可幸自己物質慾望不高,改變對我來說不太難。 我很窮,沒多餘的錢去亂花,但我的生活很奢侈。窮得有品味,心中富有,隨心而行。   這書教會你怎可以一毛錢都不必花,照樣過得很富足。很吸引吧! 原裝德語版副題” Wie Man ohne Geld reich wird” 《如何沒錢也能過得富足》,更能道出此書主題。    

Posted in 隨想, 農耕樂, Uncategorized, 好書, 德國生活, 有機耕種 | Tagged , , , , , , | 4 Comments

美荷樓

我雖然不住在哪裡但對它還是點感情,因為那裡也有我一些童年記憶。 親戚住在白田七層樓,就是文中說的徒置區。每年年初一我們一家人總會坐104隧道巴過海到親戚家拜年;也試過一年年三十晚吃過團年飯,親戚來我家把我和妹妹兩個接到她家過夜,第二天爸爸媽媽來會合。親戚家地方小也髒,特別是哪個公眾廁所,真的不敢恭維 但是在那裡我卻能感受到文章裏所說的守望相助、同是一家人的感覺。一棟樓就是一條垂直的小村莊,那家那戶缺油缺鹽,大聲在走廊上的廚房一問,缺少的東西總會有鄰居遞上。造訪親戚都是在農曆年間,與親戚家的小孩跑上跑下,這家給你一塊糖果,另外一家又給你角仔、麻花等賀年食品;村𥚃熱熱鬧鬧的,對小孩來說就像一個巨型遊樂場。 年前與爸媽、妹妹訪美荷樓,邊遊邊話當年,懷念的就是那份濃濃的人情味。     故事在幾個人間流傳,只是一個故事;在少數人口中,就是一個傳言;多數人口中交流,則成為一個傳奇;數民族歌頌的故事,就是神畫! 不廣傳不傳承的事,會成為逸事,慢慢被淡忘。 我們這代人苦困於土地問題之上時,可有想過在同一天空下不同年代的人們是否也苦困於土地問題呢?那天我和老婆大人來到了,現存最後一座的“徒置區”建築。 美荷樓 – 1953年,石硤尾大火後,香港政府為大量火災失去家園而興建,此事讓香港政府決心解決眾多居於街邊屋簷下,樓梯底,後巷,自建的木板房的問題。而美荷樓由此而生,美荷樓這些建築原本沒有名,只用數字代表該位大廈,這些屋群被稱為“徒置區”,美荷樓的代號是“41”。 (以上,下內容,可能與事實不乎。或許極度失真,因為事隔好一段時間。) 美荷樓被改建成青年旅館,當中多數空間為美荷樓歷史博物館。記錄以美荷樓為主的相關資料。火災前香港的居住情況,大火的起因; 大火後政府的處理興民間支援(當時的報紙,燒防記錄,人口登記證,物資兌換卷); 透過徒置區呈現當時人民生活(娛樂,物價、樓上學校、人們對生命的態度、居民間的互助、借錢渡日、一屋下兩、三個家庭同居一房、何以萬般階下品唯有讀書高,一人學費已占全家收入的三分一或二分一…、家中手作勞動等…)(看當時的報紙,原來早在60,70年前…滿街也是合法騙子…); 仿照當時環境還原居民的住房,商舖,衛生間。 (我覺得版房太整潔亮麗,根本反映不到當時生活的困,苦,難…這是最讓我失望的…) ———— 以下內容是我對美荷樓的認知。 參觀美荷樓前,我對此沒有太多了解,主要資訊來自於公司前輩,曾經徒置區的居民,雖然所處的時代是徒置區末間,但不影響他對時代的理解。結合前輩所說與我在博物館所見來說說感受。 失望,如果我沒有聆聽前輩所述,單從博物館的內容及陳列,是難以想像當時生活的艱苦情況,還有香港人的獅子山精神也沒能領略更多… 版房是表現了足夠的細…可是沒有表現出一間細房要安置最小十人狹窄感…當然如果把十個或六,七個人型模型放到版房內…可以說是什麼也看不到!因為真的太迫了,視線也全阻擋!哈哈。(做了這麼多模型…就不能再做一些反映當時居住情況的小模型呢?)參觀時,有一個家庭也來參觀版房,小孩子對此充滿好奇,問了他爸很多問題,但明顯他爸也不清楚,沒有搭理小孩子的問題。小孩卻說他想住這種房子…可悲…這是博物館的問題,下一代從前人們得到的不是啟發或豐富見識,而是娛樂… 前輩口述,當時一房子十個人在居住,站著也用光了所以空間,睡的那個問題呢!?明顯地方不足讓所有人都躺著睡,(這裡有一個問題,現代的我們總在抱怨著沒有空間讓我們做更多的事,例如活動空間,私穩,情侶間親熱…那麼當年人是如何解決的呢?)所以在他懂事後就睡在走廊,樓梯平台。有趣的是他曾夢遊到別人家裡和別人一起睡…居住在徒置區的人們晚上都不關門,一來他們沒有值錢的東西留在家裡、二來整位大廈都是認識的,深知大家生活都困苦,沒有下作心、三是大家守望相助,這已是最大的防竊手法。他那次在人家睡到大白天也沒人管…有次,他看到拐子新聞就痛罵從前那有這些事,我好奇地問為什麼。他說那個屋院由天台到地面都是認識的,外來人只要一進入屋院範圍就會被死死盯著…別說拐人了,大氣也不敢喘一聲。大人們見到同屋院的小孩被欺負,也會主動出手阻止,絕不像現代人冷眼旁視…前輩有時看到樹上的蜂窩,或是飛來的烏蠅,又會說說那些年他們那群小孩的娛樂…是那些被人熟知的遊戲不說,我問過他們會不會走到城鎮中心或是到另外的屋院玩,他回答是沒錢怎樣跑出去玩,別的屋院又是另一個範圍,會遊玩但不會跑進別人的屋院裡。當他快升初中時開始有點零錢,他的最愛就是坐巴士,由一頭坐到另一頭,再由另一頭回到尾站。他說這樣坐巴士可以讓人忘記煩惱和打發時間的好方法…(他這話對我引起一陣深思,交通工具對我而言是何物?) 博物館也設有一個衛生間的版房,一看就是鄉間的公厠的經典設計…就是這樣不明意味… 前輩口述,除居住空間不足,衛生問題更是巨大。一層左,右翼共二十個單位,一個單位十個人,下來就是四百,在連結左右兩翼的走道就是兩個衛生間及兩條水喉供一層所有人使用…這裡足夠想像是怎麼一回事了嗎?他們會在水喉處放置大水筒儲水。煮食,洗滌,什麼都是來自這裡,當中還有一個因素,經常濟水。衛生間的清潔情況何想而知。前輩說比起睡走廊更愛睡樓梯平台,因為走廊會嗅到夜來之香,有時更濃郁得不能入眠… 當知道這些小故事,就會覺得博物館的設計有點…不知所謂… 博物館可取的地方,是資料蒐集得很充足,讓我對石硤尾大火多了另一層的認識,這場大火對香港未來的建設起到了重大的推動作用,迫使香港政府正視居民流離失所的問題,初步解決了人民居問題後,帶來更大的向心力和引發香港的發展潛力。香港的獅子山精神也在那時發光發熱,亞洲四小龍其一,東方之珠。(雖然全都是過去式,別忘記沒而過去的他們,那有現在的我們。) 是一個更了解香港過去的重要資源。 希望博物館能夠把更多美好與困難,透過展覽或其他方式傳承下去。讓人明白,除了一個個的數字,一張張的證書,一塊塊的土地外,還有更加讓人重視與珍借的。就是過去的那些不好不壞的環境讓人們有更多的進取心。 習古借今 via 24-03/2017 美荷樓 — 空閑      

Posted in 童年往事, 遊記, 隨想, Uncategorized, 昔日香港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記憶這東西

聖誕節前幾天,卅年不見的少年玩伴從香港來探望我。 幾星期前得知她會來,心情愉悅,淡忘了的少年時光,一天一點的重現腦中:一同在舞蹈課上流汗流淚;課餘的交心閒談;小秘密的分享等等,最美好的時光就在甜酸苦辣中不知不覺中過去。雖多年未見,重遇時我們一點也不陌生,甫見面即「雞啄唔斷」,更令我詫異的是我們不只是談過去,現在的人生觀與看法儘管不完全一樣,卻可以互相交流,三十年的分離聽上去好像很漫長,身處其中,卻不比一步遠,最遠和最近的距離其實都掌握在自己的腦中。 請了一天假,帶朋友到離法蘭克福一小時車程的海德堡Heidelberg遊玩。 海德堡已來過六七次,最後一次應該是十年前。車上朋友問到海德堡看什麽的?每次去旅遊我都會做一些資料搜集,打聽一下當地的旅遊熱點等等,這次我什麽都沒準備,就像看老朋友一樣,不用相約,按按門鈴就進屋。車上氣氛輕鬆,跟老朋友天南地北說個沒停,不消一會便到了。 一下車山上的城堡即入眼簾,十年不見,別來無恙。朋友與隨行友人嚷著肚子餓,於是先在山腳下的聖誕市場買了幾款地道小吃 ,譬如每年聖誕我必吃一回的炸薯餅配蘋果醬Kartoffel Puffer mit Apfelmus; 蒜蓉白汁煮蘑菇Gebraten Champignon mit Knoblauch Sahne Soße; 當然少不了德國有名的熱狗腸Bratwurst  mit Brötchen。填飽肚子,起步上山,踏在凹凸不平的石路上,感覺到那神奇的腦袋又在工作了。 一步一腳印,一步一記憶,每踏一步就如在時間線上逆行。 二十多年前正值深秋初冬之間,一個人拖著行李箱,首次踏足歐洲。海德堡是我面試的其中一站,Audition之餘不忘到處轉轉。古雅詩意的城堡居高臨下,獨自遠眺四望,當時前路茫茫的心情,跟那落葉漂零的背景配合得天衣無縫。這裡四季景色不一,春天的青葱、仲夏的翠緑;初秋淡黃、深秋斑爛;初冬淒美、隆冬莊麗,不難想像,這大學古城裏的前人,是如何在如詩如畫般的景色中掉進深深的思緒,也難怪海德堡盛產哲學家了。 第二次登山是在幾年後的十二月隆冬,下著微微細雪的聖誕前夕,地面濕滑,上山不難,下山時大著肚子的我,扶著欄杆一小步一小步的走著,看得來訪同行的哥哥觸目驚心,趕快把我扶著,下山的全程把我照顧得像出巡的小公主一樣。 還有秋日暖陽下,在教堂的高塔上與同道的暢談;與導演朋友和著春風在河邊的「哲學家路」上漫步;與爸爸媽媽、丈夫、小女兒及小兒子,三代同堂吵吵鬧鬧、溫馨愉快的夏季遠足。 同在一地點,季節、人物、角色都不同,卻統統都是我,千變萬化把人弄得糊塗。 人的記憶是不會失掉的,暫時沒用的只是擱在一旁,要不是重遊舊地也記不起這些鎖碎卻溫馨的情景。偶爾緬懷一下不失詩意,若每一秒的記憶都保留著的話卻是一種負擔。聽說確實有人擁有超強記憶,能夠記得自己吃過的每餐飯、每天的穿戴、甚至每分每秒發生過的情節,強勁的記憶其實是一種病叫Hyperthymesia「超億症」,全世界大約有八十人患有此症。 此時已登上古堡入口,購了門票後在城堡範圍內到處遊玩。朋友沒興趣參加在古堡內的導賞團,卻胡亂的走進了免費的藥房博物館Apotheke Museum。館內陳列著歐洲一千幾百年來藥物及醫療器材演進的物件及資料,既詳細又不沉悶,展品也相當豐富,我們在那裡消磨了挺長的時間。 挺有趣的還有一「兒童角」。枱上展示了幾瓶開了幾個小洞卻封了名稱有藥用價值的香草,看訪客們能否單靠嗅覺辨別出瓶內的香草來。朋友隨手拿起一瓶往鼻子嗅嗅説:「我煮飯用過這種香草,應該是XXX。」,我也拿起一瓶嗅過後説:「這味道也很熟悉,應該是我種過的XXX。」、「我在超級市場當暑期工,整理香料貨架時聞過這味道。」、「這應該是我常拿來冲茶的XXX!」。就這樣大家通力合作,靠自己的個人經驗和記憶,把瓶𥚃的茴香、鼠尾草、玫瑰、薰衣草等都一一認出來。 古堡遊玩完,續到舊城內的聖誕市場漫遊,隨意挑了一間餐廳,嚐過簡單的Schwäbisch 菜式後便踏上歸途。 淡淡而愜意的一天已收進腦裡以「海德堡」命名的檔案裏,不知要沉澱多久,才午夜夢廻,重現眼前呢?

Posted in 遊記, 隨想, Uncategorized, 德國生活 | Tagged , | 3 Comments

101比100更完美

這是我第101篇網誌。本打算在第100篇時寫些回顧、感言等等,但101對我來說更有意義,所以把小小的四年總結和回顧推後一步。 100就是由零開始,一步步踏到去的一個小驛站,100對我來說是歇息,也是高峯的哀傷。就如聖誕節的前夕都是令人充滿期盼、幢景,然而離衰落卻只差一步。君不見大節過後的失落?高峯過後滑落的憂鬱?比起100我更喜歡101,它代表新的開始,充滿朝氣、活力和無限的可能性。 差不多五年前開始吃素吃生,裏裏外外的變化是那麼不可思議,因而驅使我把這些經驗、感想和體會記錄下來,所以這網誌也叫”Going 100% Raw”。過去兩年寫有關吃素吃生的文章少了,而多了寫下生活上的小事和感想。不是我吃少了生吃少了素,這已是個不可逆轉的改變,而是吃素吃生已入心入肺,成了我很自然的一部份,而不再構成一個話題了。 在我的生活裏顯現出來的已包含了一切吃生吃素的喜悅,吃素吃生催化了我對生命的活力、理解和意義,生活變得簡單了,但不代表是放棄或偷懶甚至毫無朝氣。反之簡單令人省卻不少負擔,每天減一點點重量,包括身體上和精神上的,省下來的精力更形成了另一股力量,令人更積極。負擔一層一層的脱下,本心自然展現出來,找到本心就找到了生命的源頭和天地間之玄機。 真實的生活應該是自由自在、隨心所欲;生命意義不是往外求而是往裏走。這將是一段更精彩的旅程,就等我一段一段的記下來吧! 下一個驛站會是200、500還是999?

Posted in 生機素食, 隨想, 食材花園, 農耕樂, Spirituality, Uncategorized | Tagged , , , , , , | 2 Comments

老殘遊記

收拾書櫃。兒子的整套《足球小將》霸了兩大格地方。 一套共八十二本,是七八年前花了一千多港幣在網上買的。那時每天睡前唸給兒子聽,戴志偉的滑翔衝力射球、日向小志強的猛虎射球、太陽王子葵新伍的直角假身、出神入化的一飛沖天彈跳射球,還有天才守門員林源三,戴志偉的好拍檔麥泰來等等,好令人懷念的人物和情節,我們差不多用了十個月的時間才讀完。 開心的時間總是令人回味。 在《足球小將》的世界裏,時間是澎漲的。一個入球從底線帶至中場,往往要用上三四十頁漫畫;埋門一腳,卻來到書末,留待下回分解。一個入球在正常時空裏只不過是三數分鐘的事情,念出來卻要用上半小時以上。 合上漫畫,重回正常時空,一切又顯得太快了。 書太多,要前後兩排的放,《足球小將》後面是十多年前在法蘭克福書展用一百馬克,大概五百港幣買回來一整套二十多本的經典,當中有耳熟能詳的《水滸傳》、《紅樓夢》、《三國演義》等等,冷門一點的有《官場現形記》、《儒林外史》、《四傑傳》等,全是印刷精美並帶有註解的精裝版。書展結束,出版商懶得大費周章運回台灣,唯有賤價割賣。買的時候是想著退休後慢慢看的,沒想到一晃眼十多年,我一本也沒看過,難道真的等退休後才看? 最近看的都是些比較嚴肅的書,腦袋硬如石頭,想換換口味,隨手拿來一本《老殘遊記》。翻了幾頁,便被那文雅簡潔的晚清白話文吸引,慢慢咀嚼,好令人心曠神怡,讀著讀著恍如踏步回到古代似的。 「到了鐵公祠前,朝南一望,只見對面千佛山上,梵宇僧樓,與那蒼松翠柏,高下相間;紅的火紅,白的雪白,青的靛青,綠的碧綠;更有一株半株的丹楓,夾在裏面,彷彿宋人趙千里的一幅大畫,做了一架數十里長的屏風。」 「歷下此亭古,濟南名士多。」 「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 「一盞寒泉薦秋菊,三更畫舫穿藕花。」 讀下去發現怎麼好像似曾相識的,終想起來了! 不就是初中時的其中一篇課文  – 《大明湖》 ? 重遇舊友般,心情興奮莫名!上網再找,竟然發現了這個收綠了中學時的所有中國語文課文的網站。 中國語文課文集 (b/f 2007) 重讀多篇文章,越讀越興奮。 中一的岳飛之少年時代 – 宋史 「岳飛,字鵬舉,相州湯陰人也。生時,有大禽若鵠,飛鳴室上,因以為名。未彌月,河決內黃,水暴至,母姚氏,抱飛坐巨甕中,衝濤乘流而下,及岸,得不死。」 中二的習慣說 – 劉蓉 「蓉少時,讀書養晦堂之西偏一室。俛而讀,仰而思;思而弗得,輒起,繞室以旋。室有窪徑尺,浸淫日廣,每履之,足苦躓焉。既久而遂安之。」 還有燭之武退秦師 – 左傳; 愚公移山 – 列子; 也許 – 聞一多 「也許,也許你真是哭的太累, 也許,也許你要睡一睡, 那麼叫夜鷹不要咳嗽, 蛙不要號,蝙蝠不要飛,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隨想, 音樂, 親子篇, Uncategorized, 兒女篇, 好書 | Tagged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欲斷難斷

互聯網時代,資訊多如洪水,真真假假、劣優難分的新聞如泉湧般衝過來,令人受不了,我也成為被互聨網壓力打倒的其中一人。學校裡、公司裏,每天等著回覆的家長及客戶電郵一大堆,像抓著你不放的魔爪; 明明打開電腦只是想完成一項工作,好多時卻不自覺的跟著一個又一個的連結,最後工作沒完成,時間就這樣跑掉。還有不停彈出且特別知你心意的無聊廣告, 無時無刻提醒你消費,我在想,它知道得太多了! 幸好一直堅持不用智能電話才能守護最後一點自由空間。 去年在youtube 視頻看了Paul Miller 在TEDx Talk 的一段題為”Are we connected? A year offline, what I have learned” 的演說後,頓時生起一樣的念頭:「我也要試試。」 幾天的離線我試過很多次,每次去短途旅遊,還有聖誕節公眾假期的幾天離線,都是我在好幾年前,子女未進入反叛期,已經引進家裡的傳統,對一家來說已成習慣,沒有什麼難度,大家也能配合,也覺得合理,而且斷線幾天,好處多籮籮,大家也挺享受其中,過後也得益良多。 一段比較長的的斷線期是新考驗,經過多天的深思熟慮後,2015年11月某天,終於按下臉書deactivate的按鍵,暫時離開一個虛擬的世界。   蜜月期 我不像Paul Miller有秘書替他處理電郵和日常的聯絡工作,也沒有雜誌社支付薪水去做這斷線的實驗。工作不能切斷,所以只能局部斷線。 每天處理好生意上及學校裏的電郵後,我便離開電腦,不在網絡上漫遊。以前斷線都是在旅遊或假期中,都很享受,現在是上班的日子中斷線,頭幾天有一點不知所措,感覺怪怪的。沒斷線前每天上班和教課、 下班忙家務等等,總之就是很忙,總覺得時間不夠用,為什麼斷線後,好像好空虛的,一時間未能適應,無所事事,百無聊賴,時間不知道該怎樣打發。 無聊之中索性什麼都不做,懶洋洋的攤在陽台上的長椅上發呆,喝杯茶、曬曬太陽,晚飯後則躺在地毯上跟貓兒傻玩,無無聊聊的,也就是香港人所說的”hea”,很久沒這樣輕鬆過了! 幾天修整期很快便能適應,多出來的時間,終可做自己真正喜歡的事情,例如精神變得集中,看了多本有份量的書,而不是網絡風格,兩分鐘之內便看完的小文章;還有得到更多時間到花園工作,種了很多很多的菜。在花園裡的時間愈多,心神越定,靜下來後創意滿溢,多篇文章都是在這段時候完成;每天練琴的時間也增長了,好幾首夢想能彈奏的曲子,雖不算流暢,也總算彈了出來;還有每天早晚和貓貓玩耍的開心時段、滋養心神的靜心時間,還有無數個週末的下午和黃昏,無所事事的坐在陽台上發呆等等,一切都令人如沐春風。   和朋友分享 沒有臉書,也沒有Instergram、Twitter和Snapchat等等。與我一起住在德國的朋友,我們會見面和電話交流,遠方的朋友還是要靠電郵。頭幾個月和朋友見面或電話交談的次數多了,大家都很享受面對面的溝通、全心全意的交流,朋友也覺得我這斷線的主意不錯。但工作忙、就算朋友不多,算它最親密的三、兩個,也不可能下下出來見面,或和每個朋友在電話上傾上一兩個小時,分享近況,時間上也負擔不來。 電郵溝通如是,初期收到遠方親朋好友的電郵,愰如回到九十年代電郵剛普及之時,興奮雀躍的去讀朋友的信,也認認真真的一封一封的去回覆,可是幾封電郵一來一回後會發現,給朋友的信部分內容是重複的。而且電郵跟短信不同,還是要花多一點時間去寫,當人人都發短信、Whatsapp等等,你卻堅持要電郵,硬要朋友配合你跟別人不同的節奏和習慣,反而給朋友添上時間上、精神上的不便和壓力。   蜜月期大約唯持了五六個月,問題便開始出現了。 沒有網絡平台,只要我不在辦公室或不在家,基本上是很難與我聯繫上的。慢慢地朋友親戚們等不及我回到家,也懶得打電話,開始透過家人在其它網絡平台傳逹消息給我。Paul Miller也只有一名秘書,我比他厲害,丈夫、女兒和兒子都變成我的助理及資料傳送員。我常常在想,有什麽事情是非立即找到我不可呢? 又或者是我們已經習慣隨時都找到每一個人,人家也要求我們隨時在線上。 也有不知情的朋友因聯絡不上而開始替我擔心,怱怱捎來電郵問候,要朋友們擔心是我沒有料到的。後來再想,斷線只是我一廂情願的做法,關心我的親戚朋友別無選擇,是否太自私?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隨想, Spirituality, Uncategorized, 兒女篇, 德國生活 | Tagged , , , , , , | 8 Comments

為什麼不許我老?

幾年前女兒找到了我頭上的第一條白髮,還想替我拔掉它,我説不要,笑說這是身份的象徵。 白髮、皺紋、老花等等都是衰老的表現,自然不過之事,沒那麼可怕,不足掛齒。麻煩在週遭的朋友大多四、五十歲,見面總扯到保養、防皺、養顔等等的話題,大家交流心得,偶爾談之無妨,但如臨大敵般的態度,我不敢認同。街外情況更不堪,什麼凍齡、童顔、吃了防腐劑等新詞充斥在通俗雜誌報章上。電視上、廣告牌上的廣告總是在提醒妳:「是時候護膚了!」,洗腦訊息充斥在四方八面,逃也逃不了。可憐活在這世代裏,若樣貌看上去沒有比真實年齡小十歲,就像是犯了彌天大罪一樣。 我不是大美人,但感激上天恩𧶽,得端正絹好容貌。近年白髮慢慢增多,與年齡成正比,絲毫沒有影響我。朋友與我年齡相若,看見我頭上那一小撮白髮竟説:「我看我和妳都要染髮了!」。天啊!要染自己染吧!我很喜歡我現在的樣子呀! 而且我更喜歡我眼尾那幾條笑紋,和面上那幾點老人斑。想光滑無痕難道笑容也要吞掉?足不出戶,日日防曬護膚,把自己包得緊緊才出門?我就是喜歡無拘無束,赤足在陽光底下工作,下完田滿面、雙臂曬得通紅;滿手滿腳泥汚,我就喜歡這樣,也這樣喜歡自己! 配合自己真實年齡的樣貌,加上歲月歷練的穩重和打扮恰當的衣著,就是最稱職的美!看到我的白髮和皺紋而令你不安的話,絕對是你的問題,你一定是很不喜歡自己,很介意自己老去的樣子。而我的樣子,正正反射出你不能接受且不願看見的事實。 「如果你是一個懂得專注力的人,年齡從來不是問題。無論你二十歲、三十歲或者六十歲,你都是在體驗當下,你在自己的時間裏加入生命的體驗。這是一種生活的藝術。」艾倫.朗格教授如是說。 活在當下,享受每一刻生命帶給你的體驗才是正道。 Ellen Langer專訪: http://www.superconsciousness.com/topics/health/aging-reverse-counterclockwise-study    

Posted in 生機素食, 隨想, Spirituality, Uncategorized | Tagged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