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隨想

生日快樂

那是我的四歲生日。 生日快到,阿姨坐在椅上把我抱起放到她大腿上,面對面跟我聊起天來。 「你快生日了,想要什麼禮物?要一條裙子還是一個忌廉生日蛋糕?」 裙子!那有女孩子不喜歡漂亮的裙子,一定是裙子,腦中便出現穿起漂亮裙子在舞動的我。 等一等! 忌廉蛋糕?我們家從來沒有人試過有生日蛋糕,一次都沒有。大哥、二哥和妹妹都沒吃過,如果我犧牲那條裙子,那我們便可以一起試試它的味道。 漂亮的裙子還是忌廉蛋糕?很難的選擇。 「想好了沒有?」阿姨用溫柔的聲線再問。 深深的呼吸後我鼓起勇氣輕聲的說出:「生日蛋糕。」 媽媽從來不會替我們幾個小孩慶祝生日,她常常說:「小孩子生日有什麼重要?不用慶祝。」我們小孩沒有話語權,她說什麼就是什麼。我很小就已經理解到她為何這樣說,每天的工作已夠她煩了,還要加上一年四次小孩的生日,她一定吃不消,這樣說封了頂,安枕無憂。 阿姨是媽媽的親妹妹,每天來我們家負責照顧我們四個三歲到八歲的小孩。爸爸媽媽忙著在店前工作,沒時間理我們,店後的大小家務和照顧我們的工作便落在阿姨身上,除此之外她還要幫店裏做一些跑腿的工作。母親很早便結婚,也大阿姨好幾歲,算一下其實她照顧我們的那幾年也只不過是一個二十出頭的大姐姐,一個小媬姆。 阿姨答應買生日蛋糕給我後,我一直在想像那是一個怎樣的蛋糕,圓圓的蛋糕配上厚厚的忌廉,那些忌廉一定很好吃,還有上面的裝飾會是什麼樣的呢?蛋糕應該是軟綿綿的,聽說刀子切下去時被壓下後會彈回來,很期待。 生日那天,阿姨來了,但沒帶上蛋糕,我也不敢做聲,她像平常一樣的工作,過了一會後她說出去買。從窗戶看著她出門,到她回來是多麼漫長,我跟妹妹一直坐在窗戶前苦候。 終於看見阿姨帶著蛋糕回來了。 阿姨把盒子放在枱上,一邊解開繩子一邊說 :「可能晚了去,忌廉蛋糕都賣完,只剩下這款。」 我往盒子裏面看,咖啡色的一條蛋糕,上面的忌廉和裝飾哪裡去了?那不是真正的生日蛋糕,跟我想像的差很遠啊。 盒子裡面是瑞士蛋卷,圓條狀的蛋糕卷著薄薄的忌廉在裡頭,盯著那瑞士卷,世界好像靜止了一會,但很快我們四兄弟姊妹高興的吵鬧聲又跑回來。沒有蠟燭,也沒有唱生日歌,很簡單,大家都很歡喜的吃著。 我想沒有人會察覺一個四歲小孩的感受,再說我也隱藏得不錯,隱藏自己的感受是我的強項,一直至長大後也如是。 或許是因為我的生日在月尾,阿姨從父母那裡得到的那份微薄薪水相信也快用光,所以生日蛋糕變成經濟一點的瑞士卷,這個解釋挺合理。   瑞士卷的味道其實也不錯。(圖片取自網絡。)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童年往事, 隨想, Uncategorized, 小孩子, 昔日香港 | Tagged , | 5 Comments

流浪人的故事

這是他在這裡的第二個冬天。 他身材魁梧,差不多兩米高,肩膀寬大,穿起貼服的大衣和皮鞋很好看;樣貌看上去五十多六十歲,但走起路來腰板挺直,信心十足,沒顯一點老態。他在我身旁擦過,站在那老字號鞋店的門前卸下行裝,鋪好墊子和睡袋後,端正坐下,架上老花鏡,捧著一本厚厚的書在翻閱。 那是我第一次看見他。 我不是唯一一個留意他的人,好幾次看見途人跟他聊天,也見過不少人給他衣物、熱飯、熱咖啡等等。有一次我下班晚了,走過那間他常年駐足的鞋店,剛巧也是他們下班關門的時候,那流浪人站在門口等候著,其中一個上了年紀的店員從店後拿來一堆被鋪,原來他日間把東西寄存在店裡,晚上睡覺就等店員拿給他,也算貼身的關照。 我偶爾會給他和附近幾個比較面熟的流浪人一點點錢,也會在超市買些食物和日用品給他們,但每次給他們東西時,心裡也知道這只不過是最微不足道的幫助,也只能解決他們一時的困難。好幾次有一股衝動想去跟他們聊天,想聽聽他們的故事,想了解他們究竟需要什麼幫忙,但最後還是沒有那份勇氣。 流落街頭日子不好過。 看著他一天比一天憔悴,他那硬朗的腰板也沒那麼挺了,有時也看見他一大早便與其它流浪人喝得醉昏昏。遇上他的第二年冬天的某一日,少有的看見他站起來,寒風中看著他弓起肩膀,一臉老態,歪歪斜斜的走到對面馬路,這才發現他比起我第一次見他時起碼矮了一個頭。看著他的後背,想到這流浪人生命最後的幾年可能就這樣在街上渡過,感覺有點淒涼。 曾經看過一套關於無家可歸者的紀錄片,地點是生活指數相對其它德國城市較高的慕尼克,對其中一個被訪者的經歷感受尤其深刻。他本來是一連鎖超市分店經理,與父母同住,生活安穩。誰不知,年老的父母同時患了腦退化病,他負擔不了兩老每人每月五千歐元的老人護理院費用,唯有遲掉工作,全職照顧父母。靠著兩老的退休金和政府的一點點資助,生活雖艱苦卻還勉強過得去。好景不常,父母竟然在三個月內相繼去世,退休金和資助沒有了,多年照顧兩老失去了競爭能力,工作不好找,房租付不來,就這樣流落街頭。 我很留意流浪人與露宿者,腦裏總想到他們都曾經是媽媽懷裡最漂亮最完美的小嬰兒,從出生到流浪中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我想每一個浪者背後都有一個不一樣的故事。 生於塵世每人的任務與挑戰都不同,願意再出生,重來人間接受考驗,本身已經需要無比的勇氣;對著每一個生命,即使是最不起眼的一個,光是那份勇氣就令人肅然起敬。流浪街頭或許是這流浪人出生前的計劃,而他要付出的是一股不一樣的勇氣。 今天,三月二十一日,春日和暖,百草回芽,萬物更新。                      

Posted in 隨想, Uncategorized | Tagged , | 4 Comments

食白果

  十月,銀杏結果之時。 銀杏廣東話叫白果,有一廣東俗語「食白果」,代表白忙一場,毫無收獲的意思。例如2017年10月3日報紙標題 “著名球員C朗西甲最差開季 首3戰「食白果」9年來首次連續兩場無入球”,報紙笑他「朗零度」。查看網上討論,專家認為俗語「食白果」的「白果」不是銀杏,而是指食蛋,除了「白果」,雞蛋的別名還有「白團」。 我很喜歡食白果。 有幾款蔬菜是一般小孩都不喜歡吃但長大了就愛不釋手,比如芹菜、茄子、苦瓜,白果也是其中之一。第一次吃白果是在舅父舅母家。小學五六年級暑假的時候,舅父接我到他家小住,有一天的午飯,舅母簡單的煮了白果粥。白粥我喜歡吃,可是加了白果的白粥就有點為難。在家裡還可以把它挑出來,可是在親戚家就不好意西說不喜歡,只好連同白粥一整顆一整顆的吞下去,中間也嘗試吃了一兩顆,意外地發現它也不太難吃。至此以後每逢家裏煮了白果我也嘗試吃一兩顆,日久生情,慢慢地我就喜歡上它。 大自然規律,一般水果、花朵成熟時都會盡情展示她的色、她的美、她的香來吸引動物和人類的瞅睬而得以茂盛繁衍下去,但銀杏樹結果卻是另一奇景。 工作地方附件有一棵銀杏樹,每逢她結果之時大家都要掩鼻而行,因為她實在太臭了。未領教過她的臭味的朋友一定很難想像一棵植物可以臭到這個程度,將它與坑渠臭水相比也不足為過。聽說住在此樹附件的街坊曾經投訴到社區,要求他們把樹砍掉,可是在德國不能隨便砍樹,特別是已經長到這麼大的一棵樹。 外子知道我喜歡食白果,有一年帶著小女兒、小兒子去撿,兩個小孩一邊撿一邊呱呱嘈投訴說:「好臭啊!好臭啊!」於是便跟孩子說:「媽媽喜歡吃啊!」他倆便忍者臭味繼續撿。我還記得那天這兩個六、七歲的小孩,雙手髒髒的,一隻用來捏鼻子,另一隻捧著一袋白果送到我手上滑稽的樣子。 不太明白,為何當初會有人在市中心種一棵在德國較為少見的白果樹?一棵樹會那麼毫無保留地展示她的臭,內裡定有她的智慧,或許是因為她帶微毒的關係,而老實的她就用臭味來提醒大家別亂吃。 大自然確實是有一套祂自己的語言。 注: 白果,又名銀杏,原產自中國,唐代傳到日本及歐美,是有益的食材。它含維他命C、鈣、磷等,還含有一種物質叫黃酮甙,可通血管,改善大腦功能,抗衰老。所以日本人習慣每天吃白果,延年益壽。白果的胚芽有毒,不可生吃,最好去殼、去皮、去胚,煮熟進食。(取材自網絡)    

Posted in 生機素食, 隨想, 親子篇, 農耕樂, Uncategorized, 兒女篇, 德國生活 | Tagged , , , , , | 1 Comment

為人師表還是誤人子弟

好老師可遇不可求,就如一件好的藝術品,不是生產出來的。 普及教育需要大量老師,原本一件受人敬仰的藝術品,變成工廠大量倒模的廉價製成品,不是看不起現在的老師,而是不同意老師被降格了。老師的品質是要用社會上最好的資源去滋養,有好品格及修為的老師才能培育出有質素的下一代,還有年青老師對教育和培養小孩的那團火更為珍貴,幾多年少有為充滿熱情的老師都是得不到支援,壓力下不出幾年便被打沉了。 自己也當了三十多年老師。十六歲當上我老師的助教,十七歲時老師已放心我一個人帶班當起小老師來。雖然年少,但當年的家長們對我還是客客氣氣,很放心把孩子交給我,學生們也很尊重我這個小老師。 我很嚴格但我不會罵孩子,做不好的動作我會不厭其煩的解釋,也要求孩子重複再重複,直至做到為止;還有我勝在記性好,上一堂課那個孩子那個動作未做好,下一堂回來我會繼續追擊,孩子們知道逃不掉,所以課堂上都表現得規規矩矩,學習也認真,而且對我也很信任,課餘跟我有講有笑,還常常送我畫作及小手工,甚至學校裡、家裡的小秘密也會跟我分享, 年少當老師經驗不多卻有一腔熱情,每一堂課我都準備充足的教材,也記錄每一班每一堂每個小孩的進度,絕不偷懶。多年前還是用錄音帶的年代,一天七、八堂舞蹈課我會帶上十幾盒卡式錄音帶、錄音機,背著一個大袋,裏面裝著舞鞋、舞衣、筆記簿、課上用的學習道具等等,跑遍香港、九龍、新界。雖然天天跑來跑去,但年少力壯,一點也不覺攰,當時只知自己還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每天都在想著如何做得更好,腦中也只有舞蹈和學生。 我很尊重且感激每一個我教過的學生,因為她們每一個都是令我進步的媒體,在她們身上我看到每一個個體的不同,而每人學習方法也不同,也逼使我想出更多不同的方法出來,因材施教是我多年下來的體會。 師傅、知識是要去求不是被人硬塞的。 來德後,發現香港的小孩和歐洲的小孩文化上和學習習慣上不同而要作教學方法的調整,這也不太難,多看其它老師的課,多了解當地文化,多看多想,慢慢也能掌握到竅門。反而一代一代的小孩和年輕家長們態度上的變化,令人心灰意冷,更令我打起退堂鼓。從前對老師的尊重變成對老師有過分的要求; 女兒學不懂是老師的錯,嚴格一點又被家長投訴,說我弄痛她的女兒,試問壓腿那會不痛的?還有動作做不好要求重做小孩會給你臉色看,辛辛苦苦安排演出會因為參加同學生日會而缺席,我相信這不是什麼文化差異而是新一代自我意識高,「我」最重要,我、我、我、比什麼都大。 用心教學多年下來不是身傷就是神傷,要不是真心喜歡小孩也絕不會堅持到現在。我知道有不少學生是認真求教的,明白事理的家長也很多,只是作為一個負責的老師,我不能帶著一個疲憊的身體和心神去面對我的學生,所以年前把大部分課堂推掉,其中一個原因就是要休養好自己:吃最好的蔬菜、吸最甜的空氣、讀有益的文章和書本,練琴、寫文、靜心,還有下田種菜,融入大自然好好生活。 我沒有偷懶,我只是認真生活,進德修業,為將來的學生和未知的任務做好準備。  

Posted in 舞蹈教育, 芭蕾舞, 隨想, Uncategorized, 小孩子, 德國生活 | Tagged , | 5 Comments

沉思錄

女兒常笑說我的隨身袋是一個百寶袋。 袋子不大,卻什麼都有,譬如說水瓶、小吃、藥水膠布、急救花葯、紙巾、潤手膏、橡皮筋、髮夾、環保購物袋、梳、鉛筆、鉛子筆、路上看的書等等,還有最重要的一件東西且一定跟在身上的,就是我的筆記簿。 隨身帶著筆記簿這習慣已有多年。有時候在街上看見一些或者想到一些東西,習慣立即記下,怕過後忘記。回家後我也習慣把它放在枱上,有時候看電視新聞、訪問、紀錄片或者報章、雜誌,遇上有意思的字句也會抄寫在筆記簿上,多年下來儲了十多本,偶爾拿來翻看,總有不同的體會,有些更會變成日後編舞和寫作的材料。 這裡節錄一些筆記,有些是出於自己的,有些是拾人牙慧,但出處不詳: 心就是一個人的世界,能容多大,世界就有多大。 我有一生的時間做我喜歡的事情,所以不用急、不用趕。每日做一點,就如飯後的甜品,細味品嚐。 整體就是看到萬事萬物,存在和不存在的,全部加起來才是一個整體,任何好像獨立存在的也只是整體的一個部分。整體意識是自我的放下,相信在整體中每個部分自然而然地存在或不存在。 因為有愛,失去(親人、朋友、寵物)才悲痛萬分。 加入了智慧的金錢才能自由地在商業世界𥚃運行。那是有生命的金錢,不然它只是躺在銀行存摺裡的一堆數字。 在人生舞台上,人人都是最佳男主角和最佳女主角,場場皆好戲、部部皆精彩。 當我們不認可自己時,我們就開始批評別人;當我們不接納自己時,我們便開始拒絕別人;當我們沒有自己時,我們便開始要求別人。總之,我們內在感到匱乏時,我們就開始折騰、折磨別人。 當你長大了、老了,那個兒童時期和年輕的「我」哪裡去了?

Posted in 隨想, Uncategorized | 4 Comments

一沙一世界

營營役役幾十年,不知道從那一天開始,我什麼地方都不想去,只想待在我那如同微型宇宙的花園裡。那裏的一片樹葉、一顆種子、石頭下的小蟲,全都使我感動。 在花園裏隨手拿來一片葉子、一朵花,只要細看,你也一定會被她的完美所震懾。小小的一顆種子無論遇到什麼頑劣的天氣,她都會無私地發揮它的本性,盡力去生長,在她面前我顯得渺少也學著謙卑。 一小撮小種子能種滿幾百米的土地;遍地鮮花總是在最適當的時機展現眼前;夏蟲、小鳥、蝴蝶、蜜蜂,每一個物種都包含著它的奧秘,宇宙的密碼就藏在身邊。 TO SEE A WORLD IN A GRAIN OF SAND By William Blake (英國詩人布萊克) To see a world in a grain of sand 一沙一世界 And a heaven in a wild flower一花一天堂 Hold infinity in the palm of your hand掌中握無限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Edible Garden, 隨想, 農耕樂, Spirituality, Uncategorized | Tagged , , , , | 1 Comment

一讀再讀

重讀第三次,越讀越有味,越讀越有趣。 對其他人來說這書可能一點意義都沒有,但此時此刻的我卻能和這書水乳交融,不出一兩頁定必讀至拍案叫絕之處。再遇老知音,心領神會,盡在不言中。 兩年多前開始逐步減少工作,大半年前更把自己的舞蹈學校轉送給一個學生,只保留音樂學院裡幾堂現代舞和創作舞課,收入少了三分之二,生活品質卻沒有因此而下降,反之我換回了充裕的時間、悠然的生活和無比的自由。 有得有失,經濟沒問題,但一些用錢的習慣還是要稍微調整一下。 例如上餐廳的次數明顯減少,甚至完全戒掉,是省錢也是提不起興趣。 以前挺喜歡上餐廳是因為工作忙,每天忙忙碌碌的, 把自己累壞得過了頭,於是用錢購回失去的時間。餐廳的服務也給我稍作休息回氣的機會,刺激的食物味道更是平衡工作壓力的法門。現在時間充裕,做什麼事都可以施施然的進行,不溫不火,我幹嘛還把自家出品有機高質素無農藥蔬菜放著不吃,跑出去吃生化多油味精餐,我的腦筋不是有問題吧? 還有德國人特別重視的Urlaub 度假,也在我的開支裏慢慢減掉。 我一直租住房子。對這房子我萬分滿意,150平方米,雖不是新穎建築,但租金相宜,冬暖夏涼、後花園長滿花草。往市中心只需十五分鐘,著名的美因河近在咫尺,河邊無數著名博物館、畫廊,應有盡有; 往外開車不到二十分鐘已到風景宜人的Taunus山脈,郊遊景點多不勝數,每天猶如在度假中。我再不會那麼傻,花一筆錢開著十幾小時的車,與其它在路上趕去度假的傻瓜搶路,再住進那蚊型酒店房間,吃酒店餐廳雪櫃裏解凍食物,還有與其它旅客趕著去看這個博物館、那個城堡,旅遊完不但沒有休息好,看著那一大堆等著收拾的東西已經累得沒話說。 沒做房奴也沒有大生意,所以沒機會破產,負債和破產都是有錢人的遊戲 ; 我也不趕潮流,沒給商家牽著鼻子走; 我也不大注意銀行戶口裡的數字,因為我不多花錢; 我擁有一小片土地,辛勤耕種,不勞不吃,陽光和空氣餵得我飽飽的。可幸自己物質慾望不高,改變對我來說不太難。 我很窮,沒多餘的錢去亂花,但我的生活很奢侈。窮得有品味,心中富有,隨心而行。   這書教會你怎可以一毛錢都不必花,照樣過得很富足。很吸引吧! 原裝德語版副題” Wie Man ohne Geld reich wird” 《如何沒錢也能過得富足》,更能道出此書主題。    

Posted in 隨想, 農耕樂, Uncategorized, 好書, 德國生活, 有機耕種 | Tagged , , , , , , |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