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親子篇

出關(一)

準備起飛 聖誕前回家鄉一個月,奇幻似的旅程在雀躍的心情中開始,在匆匆忙忙卻又充實的日子中過去,中間還和兒子倆到臺灣遊玩了幾天,母子同行,一生不知能有幾回。 嚴重腰傷把我困在自己的身體𥚃一整年,是次出遊如同出關,由一個時空轉到另一個時空,由一個身體狀態轉到另一個狀態。一整年我面對的就只有我的身體,每一秒、每一分都在集中精神處理和面對痛楚,我沒能力計劃明天,每日的挑戰就是想辦法去減輕痛楚,能夠把疼痛降一些下來,已是每天的祝福和成就。 過去大半年行動不便,走在街上如同蝸牛爬行,路人在我旁邊輕鬆走過,心也不能急,因為明知自己沒了速度。在家裡也如是,有時趴在梳化上休息,電話響起,我也只能慢吞吞的轉身,根本我就快不起來,我要好專注才能把轉身這動作完成,待站起來了,電話鈴聲也就斷了。不急,撑著牆和椅子一步一步來到電話前,朋友多數會留言,家人知我走得慢多數會重撥一次,第二次電話響起時我應該成功的站在電話前了。 一年就是這樣過去,一切處之泰然,不去爭、不去鬥,就讓事情發生好了。 上機 帶著好了七成的身體上機,日常生活也基本上應付得來,但比起家鄉這大都會的節奏應該還是有點差矩。長途飛行前還是要吃粒止痛藥。 降落 回到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四年沒回家鄉了,過去大半年都是在網路上認識她。飛機顛箥着地,我的心也震了一下,心想該怎樣面對這地方呢? 落機 跟著其他乘客向前走,熟悉的機埸地氈、穿著齊整的工作人員、母語廣播,跟以前回來時沒兩様,遇見海關人員我的反應是:「海關仍是好人」。還有穿其他制服的紀律部隊人員我會多看兩眼,好想確定我眼見的和網上見的是否同一物種。 出閘 不像往年,爸媽沒有在閘口迎接我和兒子。此時電話訊息顯示,姨甥和兩老進不了來,禁制令也禁了一家自然不過的團圓。機場接機大堂寥寥數人,我想起每次回來爸爸媽媽、小姨甥、小姪兒,還有哥哥妹妹一行人來接機,見面時的吵吵嚷嚷,開心的擁抱,等待時的興奮都被一同禁制了! 輾轉到了巴士站,爸媽和姨甥在路口等著我們,回鄉的奇幻旅程正式開始。    

Posted in 療癒, 遊記, 隨想, 親子篇, Uncategorized | Tagged , , | 7 Comments

靜能生慧

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二日 今天是黑森州開學的日子。兒子高中畢業了,十多年來開學前後的張羅今年沒有份;而我也因腰患繼續在家養傷,音樂學院的工作也停了下來。廿年來今天是第一次不跟學校假期行事,感覺很自由。 自由 八月十二日的前一天心都碎了。在我的家鄉曾經擁有的自由正以急速的步伐被惡勢力侵蝕,猶幸一班意志堅定、勇武機智的義人,一直守護著我的家鄉。昨晚看著不同的即時報導義憤填膺,搥著心口恨自己什麼也不能做。 在花園裏報仇式的狠狠工作了好幾個小時。 花園𥚃的寧靜與家鄉的亂象簡直是乾坤兩極,手忙腳亂的工作一輪後慢慢靜了下來,感受著自己的情緒,組織自己的思路。二十多年前也是選擇了良知和公義而離開舊公司,往後日子不好過卻沒有一點後悔,重來一次我都會作同一選擇。雖然這次不在前線但其實自己的心也是一個戰場,這是一場道德和人性的考驗,前線每一次行動的升級也是對自己更高的測試,跟還是不跟?放棄還是堅持?妥協還是抗爭到底?多謝這場活歷史打開了一個更大的思考空間讓自己得以進步。 願與家鄉的義人一起成長到更高,我們終會在美好的國度相遇。    

Posted in 療癒, Edible Garden, 隨想, 食材花園, 親子篇, Uncategorized | Tagged , , | 1 Comment

也來湊熱鬧

世界杯又開鑼。 我不是熱血球迷,但為了和兒子有些共同話題,從二零零六年起跟著兒子一起看世界杯,再加上也是四年一度的歐洲杯賽、每年年度德國聯賽和各種杯賽等等,我的足球知識根據兒子的説法算得上是中等以上程度,而且比起兒子他爸更勝一籌,無它,將勤補拙而已。 第一次睇世界杯是八二年那一屆,人看我看,也跟著爸爸和兩個哥哥一起捧巴西隊。我沒有”飛佛”球員,但對當時的巴西隊隊長印象猶其深刻。他的名字跟希臘哲學家蘇格拉底Socrates一樣,香港把他的名字譯作蘇古迪斯。我當時對足球什麼也不懂,只知巴西足球很好看,他場上的英姿也很吸引人。後來聽爸爸和哥哥們的討論才知巴西踼的是藝術足球;蘇古迪斯是智慧型球員,他所以吸引我皆因他特殊的背景。 當時初中的我在一所極為嚴格的教會學校上學,我喜歡跳舞也喜歡讀書,學校壓力也很大,在求學階段很是吃力;聽說他原是一名醫生,球會中人都叫他”Doctor”也是博士的意思,是極少有的高學歷球員,於是在想,他是如何把愛好和學業兼顧到?後來也知道他從來不承認自己是職業球員,只會說自己是醫生,我理解,只因太愛足球,足球因而變得神性了,他又怎會讓世俗與功利去褻凟他神性的摯愛呢? 一生人唯一一次進入大球場看足球賽是在小學二、三年級時。 那場賽事是香港球史上最令人津津樂道的一場比賽,也是七十年代老球迷們的共同回憶,有幸參與其中乃托爸爸的親姑丈所𧶽。 那年爸爸那漂洋過海幾十年的姑丈從所羅門群島回港省親,一盡地主之誼,除了一家人和姑丈公到照相館照了一張正規的家庭照外,爸爸還買了幾張在大球場上演的「南精大戰」門票。 對足球一竅不通的我跟著姑丈公、爸爸和大哥邁進球場,也一起替精功隊打氣。那場賽事精工在上半場三十分鐘已落後於南華四球,四比零;而在南華毫無疑問會奪𣁽的情形下,精工竟能以五比四超前,在該場賽事勝出。 這麼戲劇性的比賽一生難逢,可想而知場上精工隊球迷的沸騰與南華迷的落泊形成多麼強烈的對比,名符其實的悲喜兩重天。那天剛好約了到外婆家吃晚餐,只見南華迷的舅父整晚的臉色都不大好看。 大頭仔胡國雄、專「執死雞」的耶蘇居禮,還有尹志強、郭家明、蔡玉瑜等等,連我這個門外漢也可叫出幾個七、八十年代的有名球員,可想而知當年香港足球也曾經風光過。 有幸成長在香港最輝煌的年代,卻看著她被折磨得千瘡百孔,心裏實不好受。 想起香港已故著名足球評述員伍晃榮先生的的名句 -「足球是圓的*」。 香港加油! 寫在七一。 *此詞乃西德國家隊教練Josef Herberger首次説出。 http://www.goal.com/hk/news/4507/名家專欄/2012/01/13/2845458/港波佬vol18經典賽事系列南精大戰  

Posted in 童年往事, 親子篇, Uncategorized, 兒女篇, 德國生活, 昔日香港 | Tagged , , , , , , , | 4 Comments

玩具店

  當媽媽前朋友已經預告我,有了孩子後東西是幾何級多起來的,買東西前要想清楚,特別是玩具。 「幾何級多起來」這概念對新手父母來說很抽象,直到有了孩子後才慢慢體會到物件的威力。聽取朋友意見,買玩具給兒女時都會比較慎重,但是家裡的玩具數量還是與日俱增,房子轉眼間便變成小型遊樂場。 某年在香港,妹妹說要帶兩個外甥買玩具,一行三代人,浩浩蕩蕩的操進大型玩具店,小兒很快便挑了一個機動恐龍,肯定的抱在手裡等著在慢慢挑的姐姐。等候期間當舅舅的二哥發現另一款有趣玩具要買給他,小兒直截了當的說:「一個就夠了!」 怎也不肯要第二件,媽媽和二哥對他的反應感到驚訝,那時他還不到四歲。 每年生日和聖誕節兩個孩子會把願望寫起來,我跟外子都會盡量滿足他們的要求,女兒多數要書或益智遊戲;兒子則是玩具車、模型等等,按兒子的說法就是些「好勁嘅嘢」。 兒子看了電視廣告,想要一艘海盜船,我跟他說可以買來做他五歲的生日禮物,於是帶他到百貨公司看看實物,以確定是他想要的。兒子對海盜船一見鐘情,拿著目錄冊回家,很安心的等待著生日,但那是三個月後的事情。 此後每逢路過這百貨公司,我們都會到玩具部看看那艘海盜船,看飽了就帶著他的心願滿足的離開,前前後後不知看了多少回。那年兒子的生日是在星期一,之前的一個星期六我們又來看一回,心想星期一要上班比較忙,不如今天就買了,可以省回時間,況且能夠提早拿到禮物,小孩一定高興。誰不知兒子不願意,一定要等生日當天一起來買,任憑我怎樣引誘他,他也不願意。好傢伙,我也佩服你! 小時候擁有的玩具不多,印象最深的兩款玩具是一盒波子跳棋和一盒釣魚遊戲。 還記得這兩盒玩具是在中環皇后大道中的大華國貨公司買的。 那天實在是罕有的一天,爸媽工作忙碌,能夠一家人一起逛街已經離奇,到了玩具部,我們以為跟慣常一樣,看一下便回家,不知為何爸爸竟然說可以挑選玩具,而且一買便是兩盒。那天爸媽心情特好,回家後與我們四兄弟姐妹一起玩了很久,那是我童年印象中特別快樂的一天。 玩具玩具!勾起我好多回憶皆因兩件事: 著名的玩具大型連鎖店「玩具XX城」在2018年3月15號宣佈把美國八百多間零售店結束,世界其他地區的零售店則轉賣出去,七天後玩具店創辦人Charles Layarus在3月22日逝世。 平常坐地鐵上班都會路過一玩具老店,幾星期前發現他關門了。我下車拍下幾張照片做紀念,看一下貼在櫥窗上的告別文,才知道這店是有七十年歷史的小型家庭生意,繼承父母生意的店主作這決定時一定很難受,還有告別文是寫在3月31日。 時代在變,只能接受。 不知道現在的小孩子還會不會玩拼圖遊戲、積木、煮飯仔、水槍、吹泡泡、大富翁等等,或許將來要在博物館才可看到這些玩具了。 釣魚遊戲,女兒兩歲時生日禮物,跟我小時候玩的差不多。   波子跳棋。X年前從故鄉帶來,盒面還有價錢貼子,十一塊半港幣, 結合不到1.2歐元。    消失的玩具老店。 不難想象,店主寫此簡單旳告別文時,心情是何等複雜。 收藏至今超過二十五年的英文版大富翁。        

Posted in 童年往事, 隨想, 親子篇, Uncategorized, 兒女篇, 小孩子, 德國生活, 教育, 昔日香港 | Tagged , , , , | 1 Comment

少年十五二十時

幾年前我還在讀《足球小將》漫畫作睡前故事給兒子聽,昨天這小子竟跟我談起平行宇宙、討論TuPac歌詞的隱喻,還跟我說生命其實只是一場巧合。 「你怎麼證明我們現在不是在做夢?」兒子說。 「我們最後不是都要死!從出生到死亡其實發生什麼事情都是無所謂的,最後都是散掉。」年少輕狂,好大口氣呀! 或許你是對的,生命可能只是一場巧合,因為宇宙本來就是空蕩蕩,無底黑暗是他的本性,生命不知從那裏跑了出來。但是生命也是一段曲子,我們生存不是什麼都不做便跳到最後那個和弦。我們會說玩音樂,英語會説 play the music、play the piano,德語也是Klavier spielen,可見各處人家意見一致。從出生的第一個音符到終結的那個和弦是玩出來的,好一個「玩」字,道出生命該是充滿樂趣,這是Eckhart Tolle 對生命打的一個比喻。 生命也可以是一場舞蹈,從開始到完結,時快時慢,旋轉、跳躍、或輕或重的舞動,變化出無限的動作組合,獨舞、群舞自由選擇。當然你可以選擇從頭到尾獨自站在台上不動,若這是你有目的選擇,旁人也不能左右你,過程感受是自己的,這個實驗作品完成了,下個作品又嘗試新玩意。 創作人生,不為結局,順流而去,享受過程。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隨想, 親子篇, Spirituality, Uncategorized, 小孩子, 教育 | Tagged , , | 2 Comments

食白果

    十月,銀杏結果之時。 我很喜歡食白果。 有幾款蔬菜是一般小孩都不喜歡吃但長大了就愛不釋手,比如芹菜、茄子、苦瓜,白果也是其中之一。第一次吃白果是在舅父舅母家。小學五六年級暑假的時候,舅父接我到他家小住,有一天的午飯,舅母簡單的煮了白果粥。白粥我喜歡吃,可是加了白果的白粥就有點為難。在家裡還可以把它挑出來,可是在親戚家就不好意思說不喜歡,只好連同白粥一整顆一整顆的吞下去,中間也嘗試吃了一兩顆,意外地發現它也不太難吃。至此以後每逢家裏煮了白果我也嘗試吃一兩顆,日久生情,慢慢地我就喜歡上它。 大自然規律,一般水果、花朵成熟時都會盡情展示她的色、她的美、她的香來吸引動物和人類的瞅睬而得以茂盛繁衍下去,但銀杏樹結果卻是另一奇景。 工作地方附件有一棵銀杏樹,每逢她結果之時大家都要掩鼻而行,因為她實在太臭了。未領教過她的臭味的朋友一定很難想像一棵植物可以臭到這個程度,將它與坑渠臭水相比也不足為過。聽說住在此樹附件的街坊曾經投訴到社區,要求他們把樹砍掉,可是在德國不能隨便砍樹,特別是已經長到這麼大的一棵樹。 外子知道我喜歡食白果,有一年帶著小女兒、小兒子去撿,兩個小孩一邊撿一邊呱呱嘈投訴說:「好臭啊!好臭啊!」於是便跟孩子說:「媽媽喜歡吃啊!」他倆便忍者臭味繼續撿。我還記得那天這兩個六、七歲的小孩,雙手髒髒的,一隻用來捏鼻子,另一隻捧著一袋白果送到我手上滑稽的樣子。 不太明白,為何當初會有人在市中心種一棵在德國較為少見的白果樹?一棵樹會那麼毫無保留地展示她的臭,內裡定有她的智慧,或許是因為她帶微毒的關係,而老實的她就用臭味來提醒大家別亂吃。 大自然確實是有一套祂自己的語言。 注: 白果,又名銀杏,原產自中國,唐代傳到日本及歐美,是有益的食材。它含維他命C、鈣、磷等,還含有一種物質叫黃酮甙,可通血管,改善大腦功能,抗衰老。所以日本人習慣每天吃白果,延年益壽。白果的胚芽有毒,不可生吃,最好去殼、去皮、去胚,煮熟進食。(取材自網絡) 趣味廣東話:    銀杏廣東話叫白果,有一廣東俗語「食白果」,代表白忙一場,毫無收獲的意思。例如2017年10月3日報紙標題 “著名球員C朗西甲最差開季 首3戰「食白果」9年來首次連續兩場無入球”,報紙笑他「朗零度」。查看網上討論,專家認為俗語「食白果」的「白果」不是銀杏,而是指食蛋,除了「白果」,雞蛋的別名還有「白團」。  

Posted in 生機素食, 隨想, 親子篇, 農耕樂, Uncategorized, 兒女篇, 德國生活 | Tagged , , , , , | 1 Comment

隨意門

收拾書櫃,兒子的整套《足球小將》漫畫霸了兩大格地方。 一套共八十二本,是七八年前花了一千多港幣在網上買的。那時每天睡前唸給兒子聽,戴志偉的滑翔衝力射球、日向小志強的猛虎射球、太陽王子葵新伍的直角假身、出神入化的一飛沖天彈跳射球,還有天才守門員林源三,戴志偉的好拍檔麥泰來等等,好令人懷念的人物和情節,我們差不多用了十個月的時間才讀完。 開心的時間總是令人回味。 在《足球小將》的世界裏,時間是澎漲的。一個入球從底線帶至中場,往往要用上三四十頁漫畫;埋門一腳,卻來到書末,留待下回分解。一個入球在正常時空裏只不過是三數分鐘的事情,念出來卻要用上半小時。 合上漫畫,重回正常時空,一切又顯得太快。 書太多,要前後兩排放,《足球小將》後面是十多年前在法蘭克福書展用一百馬克,大概五百港幣買回來一整套二十多本的經典,當中有耳熟能詳的《水滸傳》、《紅樓夢》、《三國演義》等等,冷門一點的有《官場現形記》、《儒林外史》、《四傑傳》等,全是印刷精美並帶有註解的精裝版。書展結束,出版商懶得大費周章運回台灣,唯有賤價割賣。買的時候是想著退休後慢慢看的,沒想到一晃眼十多年,我一本也沒看過,難道真的要等退休後才看? 最近看的書都比較嚴肅,腦袋硬如石頭,想換換口味,隨手拿來一本《老殘遊記》。翻了幾頁,便被那文雅簡潔的晚清白話文吸引,慢慢咀嚼,好令人心曠神怡,讀著讀著恍如踏步回到古代似的。 「到了鐵公祠前,朝南一望,只見對面千佛山上,梵宇僧樓,與那蒼松翠柏,高下相間;紅的火紅,白的雪白,青的靛青,綠的碧綠;更有一株半株的丹楓,夾在裏面,彷彿宋人趙千里的一幅大畫,做了一架數十里長的屏風。」 「歷下此亭古,濟南名士多。」 「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 「一盞寒泉薦秋菊,三更畫舫穿藕花。」 讀下去發現怎麼好像似曾相識,終想起來了! 不就是初中時的其中一篇課文  – 《大明湖》 ? 重遇舊友般,心情興奮莫名!上網再找,竟然發現了這個收錄了中學時所有中國語文課文的網站。 中國語文課文集 (b/f 2007) 重讀多篇文章,越讀越興奮。 中一的岳飛之少年時代 – 宋史 「岳飛,字鵬舉,相州湯陰人也。生時,有大禽若鵠,飛鳴室上,因以為名。未彌月,河決內黃,水暴至,母姚氏,抱飛坐巨甕中,衝濤乘流而下,及岸,得不死。」 中二的習慣說 – 劉蓉 「蓉少時,讀書養晦堂之西偏一室。俛而讀,仰而思;思而弗得,輒起,繞室以旋。室有窪徑尺,浸淫日廣,每履之,足苦躓焉。既久而遂安之。」 還有燭之武退秦師 – 左傳; 愚公移山 – 列子; 也許 – 聞一多 「也許,也許你真是哭的太累, 也許,也許你要睡一睡, 那麼叫夜鷹不要咳嗽, 蛙不要號,蝙蝠不要飛,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隨想, 音樂, 親子篇, Uncategorized, 兒女篇, 好書 | Tagged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