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芭蕾舞

出關(一)

準備起飛 聖誕前回家鄉一個月,奇幻似的旅程在雀躍的心情中開始,在匆匆忙忙卻又充實的日子中過去,中間還和兒子倆到臺灣遊玩了幾天,母子同行,一生不知能有幾回。 嚴重腰傷把我困在自己的身體𥚃一整年,是次出遊如同出關,由一個時空轉到另一個時空,由一個身體狀態轉到另一個狀態。一整年我面對的就只有我的身體,每一秒、每一分都在集中精神處理和面對痛楚,我沒能力計劃明天,每日的挑戰就是想辦法去減輕痛楚,能夠把疼痛降一些下來,已是每天的祝福和成就。 過去大半年行動不便,走在街上如同蝸牛爬行,路人在我旁邊輕鬆走過,心也不能急,因為明知自己沒了速度。在家裡也如是,有時趴在梳化上休息,電話響起,我也只能慢吞吞的轉身,根本我就快不起來,我要好專注才能把轉身這動作完成,待站起來了,電話鈴聲也就斷了。不急,撑著牆和椅子一步一步來到電話前,朋友多數會留言,家人知我走得慢多數會重撥一次,第二次電話響起時我應該成功的站在電話前了。 一年就是這樣過去,一切處之泰然,不去爭、不去鬥,就讓事情發生好了。 上機 帶著好了七成的身體上機,日常生活也基本上應付得來,但比起家鄉這大都會的節奏應該還是有點差矩。長途飛行前還是要吃粒止痛藥。 降落 回到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四年沒回家鄉了,過去大半年都是在網路上認識她。飛機顛箥着地,我的心也震了一下,心想該怎樣面對這地方呢? 落機 跟著其他乘客向前走,熟悉的機埸地氈、穿著齊整的工作人員、母語廣播,跟以前回來時沒兩様,遇見海關人員我的反應是:「海關仍是好人」。還有穿其他制服的紀律部隊人員我會多看兩眼,好想確定我眼見的和網上見的是否同一物種。 出閘 不像往年,爸媽沒有在閘口迎接我和兒子。此時電話訊息顯示,姨甥和兩老進不了來,禁制令也禁了一家自然不過的團圓。機場接機大堂寥寥數人,我想起每次回來爸爸媽媽、小姨甥、小姪兒,還有哥哥妹妹一行人來接機,見面時的吵吵嚷嚷,開心的擁抱,等待時的興奮都被一同禁制了! 輾轉到了巴士站,爸媽和姨甥在路口等著我們,回鄉的奇幻旅程正式開始。    

Posted in 療癒, 遊記, 隨想, 親子篇, Uncategorized | Tagged , , | 7 Comments

靜能生慧

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二日 今天是黑森州開學的日子。兒子高中畢業了,十多年來開學前後的張羅今年沒有份;而我也因腰患繼續在家養傷,音樂學院的工作也停了下來。廿年來今天是第一次不跟學校假期行事,感覺很自由。 自由 八月十二日的前一天心都碎了。在我的家鄉曾經擁有的自由正以急速的步伐被惡勢力侵蝕,猶幸一班意志堅定、勇武機智的義人,一直守護著我的家鄉。昨晚看著不同的即時報導義憤填膺,搥著心口恨自己什麼也不能做。 在花園裏報仇式的狠狠工作了好幾個小時。 花園𥚃的寧靜與家鄉的亂象簡直是乾坤兩極,手忙腳亂的工作一輪後慢慢靜了下來,感受著自己的情緒,組織自己的思路。二十多年前也是選擇了良知和公義而離開舊公司,往後日子不好過卻沒有一點後悔,重來一次我都會作同一選擇。雖然這次不在前線但其實自己的心也是一個戰場,這是一場道德和人性的考驗,前線每一次行動的升級也是對自己更高的測試,跟還是不跟?放棄還是堅持?妥協還是抗爭到底?多謝這場活歷史打開了一個更大的思考空間讓自己得以進步。 願與家鄉的義人一起成長到更高,我們終會在美好的國度相遇。    

Posted in 療癒, Edible Garden, 隨想, 食材花園, 親子篇, Uncategorized | Tagged , , | 1 Comment

食得是福

承受疼痛消耗很多體力、熱量和精神。 疼痛異常,食不下嚥,消瘦了兩公斤,我本身不胖,所以按比例,兩公斤也算挺多了。疼痛緩和時,一天下來我可以吃下七頓飯,把之前吃少了的全補回來。 好像今天,時近端午,八時多早餐是泡菜豆腐湯配一條素糉;十時多第二次早餐是十五隻素餃子,餃子湯也全喝掉;十一時多早午餐,是哥哥從家鄉帶來的秘製蝦子麵配自家田園油菜,飯後配一杯香濃普洱;一時多正午餐是辣油炒自家田園有機椰菜及素肉球配白飯,飯後果是即摘即食無限量供應田園草莓;四時多下午茶是一大碗黃豆乳酪配穀麥片加有機香蕉及即摘田園草莓;六時多正晚餐外買茄子薄餅;八時多第二次晚餐是雜豆糙米粥,甜品是女兒焗的全素香蕉蛋糕,再加兩條香蕉;還未知半夜會否爬起來吃個宵夜。 如此大食令我想起懷著兒子的日子:一天多頓,全是高熱量的食物,每看到食物雙眼會發光,恨不得把枱面的食物全吞下肚;懷孕的那段日子感覺自己好像只是為了食而生存,活像那隻肥嘟嘟的動物。 其實疼痛的這段日子每天 每秒都好像在陣痛中過日子,我跟外子打趣說:「我好像每天都在生一個寶寶,算下來都有百多個了!哈哈!」 事實上這次作病表癥是疼痛,其實也是一次身體大掃除,疏通把身體「卡」住的地方;情緒上的堵塞也會彰顯為身體的疼痛,所以也要好好靜下來觀察自己,疏通情緖。 繼續努力,不放棄,過了這一關便是我的重生,好期待遇見不久未來的那個我! 預祝端午吉祥!

Posted in 療癒, 隨想, Spirituality, Uncategorized | Tagged , | 3 Comments

慢步同行

我的物理治療師是一個很年輕的女子。 第一次與她接觸是在接待處,她説話陰聲細氣,沒有什麼表情但不是沒禮貌。看著她動作滋滋柔柔的把病歴咭拿出來,心想這個女子看上去廿五歲不到,該是朝氣勃勃的年紀,怎麼節奏這麼慢,是按章工作還是中氣不足? 她指示我到診療室,我因腰患走路一拐一拐,走得好慢,她拿著毛巾跟了上來,我挪開一步,怕擋著她,想讓她先行,她卻與我同一步伐,慢慢的一同步入治療室。在治療室裏她問起我的病歷,當然也是沒有表情,但態度是妥當的。我這急性子,一口氣把幾十年的受傷歷史詳細的說了一遍,中間她只問及一些補充問題,也沒給任何意見。心裏有點不滿,我的受傷歷史這麼輝煌,怎麼妳眉頭也不㱀一下,沒一點同理心?隨後她施施然的把毛巾鋪好,我慢慢的逐吋移到床上,她叫我躺在肚子上,説這樣應該會舒服些。 因疼痛仍然嚴重,還不宜做任何加強訓練,她只教了我一個在晚間較易入睡的姿勢和一個在日間休息的姿勢以緩和痛楚,隨後一兩次治療也只是給我做背部按摩。 德國式按摩出了名「温柔」。一向喜歡大力按壓的我已在想:「浪費時間。」其實我背部奇痛,從下背部以至一整條腿都在漲一下痛一下,實不宜大力按壓。物理治療師温柔輕軟的按下像觸電的打到我心。對了,就是這一下既温柔且温暖的觸動,把我的心軟化下來,我何曾嘗過這溫柔?從小到大都是在博鬥和挑戰自己的狀態中過活,鋼鐵的意志也練成一塊硬如鐵板的腰背,也是這一身保護自己的盔甲,令我對任何事情都帶著防範之心而不懂一點溫柔。 往後有一次治療她教我跪著做一個伸展動作。從伸展位置回復到休息位置時背部很痛,我深呼吸了好幾回,而她也跪在我旁邊,默默的陪著我,我不好意思的說我仍未能做第二次伸展。「沒要緊。」她説。等我從疼痛中回復過來後,她再輕聲的説:「再來一次。」語氣平靜,沒有任何催促之意。想起自己教舞蹈課時的態度是何其急促,總希望在課堂上完成最多的練習,學生做得不好要求他們重做再重做,我和她的節奏就是在兩個極端。 不知道她的淡定與滋柔是天生還是訓練有素,總之這年輕治療師的態度就是告訴妳:「放鬆,沒什麼大不了。」是的,帶著平常心看一切,沒什麼大不了,所有事情總會過去。 經上說:「你們所遇見的試探,無非是人所能受的。神是信實的,必不叫你們受試探過於所能受的;在受試探的時候,總要給你們開一條出路,叫你們能忍受得住。」——哥林多前書 10:13    

Posted in 療愈, 芭蕾舞, Uncategorized | Tagged , , , , | 2 Comments

芭蕾修行

眼到、手到、耳到、心到,眉頭、指尖及至全身每一個細胞,都要整合在一起。全神貫注,在意於一個動作上,繼而是兩個、三個以至一連串的動作。再下一城就是一連串動作與整個身體融合為一。 一個技術精湛的舞者若沒有修行,頂多是個工多藝熟的工匠,要升華就得修心。 覺知,覺知自己的存在、覺知在舞動中的自己。舞動的原因是純粹的個人沉醉還是向內探索?探索什麼?探索只是個人經驗,探索的旅程才是一種體驗,加起來成就一個完滿的自己。 答案皆在自然裏,怎樣舞動而能跟「自然」融合?「本我」乃「自然」,也是你最大的潛能,怎樣跟他連上? 公主、仙女以至那最美的天鵝都不是你,也不是你的本性。扮得好、跳得好也只是個技術高超、善于用舞蹈來說故事之人。做回自己,用舞蹈激發自己的真我潛能,再和自然、本我接軌,祂會帶你到一個有無限可能性的領域。自由的舞者才是你的本性。 這是我與神的對話,那個神就是神性的自己。  

Posted in 芭蕾舞, 隨想, Spirituality, Uncategorized | Tagged , , | 2 Comments

為人師表還是誤人子弟

好老師可遇不可求,就如一件好的藝術品,不是生產出來的。 普及教育需要大量老師,原本一件受人敬仰的藝術品,變成工廠大量倒模的廉價製成品,不是看不起現在的老師,而是不同意老師被降格了。老師的品質是要用社會上最好的資源去滋養,有好品格及修為的老師才能培育出有質素的下一代,還有年青老師對教育和培養小孩的那團火更為珍貴,幾多年少有為充滿熱情的老師都是得不到支援,壓力下不出幾年便被打沉了。 自己也當了三十多年老師。十六歲當上我老師的助教,十七歲時老師已放心我一個人帶班當起小老師來。雖然年少,但當年的家長們對我還是客客氣氣,很放心把孩子交給我,學生們也很尊重我這個小老師。 我很嚴格但我不會罵孩子,做不好的動作我會不厭其煩的解釋,也要求孩子重複再重複,直至做到為止;還有我勝在記性好,上一堂課那個孩子那個動作未做好,下一堂回來我會繼續追擊,孩子們知道逃不掉,所以課堂上都表現得規規矩矩,學習也認真,而且對我也很信任,課餘跟我有講有笑,還常常送我畫作及小手工,甚至學校裡、家裡的小秘密也會跟我分享, 年少當老師經驗不多卻有一腔熱情,每一堂課我都準備充足的教材,也記錄每一班每一堂每個小孩的進度,絕不偷懶。多年前還是用錄音帶的年代,一天七、八堂舞蹈課我會帶上十幾盒卡式錄音帶、錄音機,背著一個大袋,裏面裝著舞鞋、舞衣、筆記簿、課上用的學習道具等等,跑遍香港、九龍、新界。雖然天天跑來跑去,但年少力壯,一點也不覺攰,當時只知自己還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每天都在想著如何做得更好,腦中也只有舞蹈和學生。 我很尊重且感激每一個我教過的學生,因為她們每一個都是令我進步的媒體,在她們身上我看到每一個個體的不同,而每人學習方法也不同,也逼使我想出更多不同的方法出來,因材施教是我多年下來的體會。 師傅、知識是要去求不是被人硬塞的。 來德後,發現香港的小孩和歐洲的小孩文化上和學習習慣上不同而要作教學方法的調整,這也不太難,多看其它老師的課,多了解當地文化,多看多想,慢慢也能掌握到竅門。反而一代一代的小孩和年輕家長們態度上的變化,令人心灰意冷,更令我打起退堂鼓。從前對老師的尊重變成對老師有過分的要求; 女兒學不懂是老師的錯,嚴格一點又被家長投訴,說我弄痛她的女兒,試問壓腿那會不痛的?還有動作做不好要求重做小孩會給你臉色看,辛辛苦苦安排演出會因為參加同學生日會而缺席,我相信這不是什麼文化差異而是新一代自我意識高,「我」最重要,我、我、我、比什麼都大。 用心教學多年下來不是身傷就是神傷,要不是真心喜歡小孩也絕不會堅持到現在。我知道有不少學生是認真求教的,明白事理的家長也很多,只是作為一個負責的老師,我不能帶著一個疲憊的身體和心神去面對我的學生,所以年前把大部分課堂推掉,其中一個原因就是要休養好自己:吃最好的蔬菜、吸最甜的空氣、讀有益的文章和書本,練琴、寫文、靜心,還有下田種菜,融入大自然好好生活。 我沒有偷懶,我只是認真生活,進德修業,為將來的學生和未知的任務做好準備。    

Posted in 舞蹈教育, 芭蕾舞, 隨想, Uncategorized, 小孩子, 德國生活 | Tagged , | 5 Comments

熱浪迫人

才五月底便遇上三十多度高温,上星期還是穿著厚外衣,這星期已換上背心短褲,想必又是那些什麼百年不遇、破紀錄的世紀罕見情況。其實年年破紀錄、年年也是百年不遇,已經不足為怪了。 與大部分德國人一樣,家裡沒有電風扇也沒有冷氣,工作的音樂學院算是新建築但也沒安裝任何空氣調節,暖氣倒是挺足夠的。 沒受熱浪影響,小朋友們準時來上課。我跟家長們説:「這麼熱小朋友不用穿芭蕾舞襪了,鞋也可脫掉,我們今天赤腳跳舞!」隨著一陣歡呼聲,小朋友們三扒兩撥便把舞鞋脫下掉給媽媽們。 還沒跳上幾分鐘,大家包括我在內已熱得透不過氣,個個滿頭大汗,像快要融化掉的棉花糖!於是與小朋友圍圈坐下,播一些輕柔的音樂,即興的配合音樂編故事和用手編一些簡單的動作。 上課前想起舞蹈室內的儲物櫃裏有一枝去年演出用過的道具小水槍,我預先把它裝滿,打算給小朋友來一個清爽的驚喜。就在小朋友們都軟綿綿的躺下時,我不動聲色的把這秘密武器拿出來,往每一個小朋友身上噴上清涼的水花。大家呱呱叫的在倘大的舞蹈室裏奔來跑去,我隨即放上輕鬆愉快的音樂,大家忘形的在水花下舞蹈,歡笑聲震耳欲聾。沒多久水源耗盡,小朋友的悶氣也一掃而空,意猶未盡的纏著我要再來一次。 還好家長們是看不見舞蹈室裡面的情況,要不然定投訴我這個老頑童在誤人子弟! 說真的我自己也玩得挺開心!

Posted in 舞蹈教育, 芭蕾舞, Uncategorized, 小孩子, 教育 | 2 Comments

心靜自然涼

德國三十九度高温,已進入第二天。家裡沒有冷氣,只得一把座地扇,收在地牢儲物室多年,但一家人都不喜歡吹風,崇尚自然風,於是我也懶得把它找出來。 香港的家人擔心,問我又不開冷氣、又不開風扇,怎樣對抗這酷熱天氣?方法就是不和它對抗。天氣熱就做些天氣熱時該做的事。 靜下來,不勞心、不勞身。天要你靜下來就該乖乖的聽話,把平常的速度減下來。 本來星期五要教舞蹈課,因為學校也沒裝冷氣,比較熱,我提前一天發電郵,提醒學生帶多點水,還有帶毛巾等等,殊不知,一半家長回覆我說:「這樣的天氣還是去游泳適合一些。 」就這樣四堂課取消了,留在家過了一個懶洋洋的週末!   四十二度高温是西斜及沒樹陰下錄得。 貓貓也透不過氣了!! 消暑良方除了心靜外,還要靠它!

Posted in 芭蕾舞, 隨想,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七彩時光機

(內有照片可能會令到 閣下情緒不安) 話說回來這次扭傷腳都只怪自己不小心。 秋假出外幾天行山,最後一天,天公不美,決定和家人走進室內去游泳及桑拿,實行焗一身大汗排毒。看來大部分人想法一致,到了游泳池隊伍長長的,丈夫排隊買票,我初來步到忍不住趁機到處走走看,竟不小心從幾級樓梯掉下來,右腳髁扭傷了,登時頭暈眼花,心口作悶,幸好兒子就在身旁,把我扶到樓梯旁邊坐下,休息了很久才慢慢回復過來。此時丈夫已買好票回來,見我這樣,提議回去,我說不成,我一心來桑拿,打算好好享受,最多不游泳,不亂走。 一拐一拐的我獨個兒走到更衣室,腳越來越痛,沒有人攙扶下,我一個人在更衣室內單腳跳來跳去、拿東拿西,換好游泳衣後又一拐一拐的與丈夫匯合,其後丈夫扶著我這裡桑拿、那裡冷浴、又跑到室外草地嗮日光,芬蘭浴的冰水熱水交替泡腳,我也沒放過,總之所有扭傷後的禁忌我都做齊,如此放肆,換來的是一隻紅藍黑發漲豬蹄! 午飯時在游泳池餐廳坐下,丈夫兒子吃飽後繼續去游泳,我終於忍不住請救生員給我拿來冰塊敷腳,痛楚不減,腳腕更越來越腫,一個人在餐廳裏一邊敷冰、一邊發呆,腳髁漲一下痛一下的打入心,像摩達一樣一下一下的滾動,滾起了幾番思緒,也滾起了三十多年前同樣是扭傷的情景:體育課、壘球、芭蕾舞考試、艱苦的舞蹈員生涯,一幕幕像快速倒鏡一樣重現眼前,原以為好些事情已經通通忘掉,誰不知這隻陪伴我多年,現在腫得漲仆仆的痛腳,竟帶著四十多歲的我做了一次時光旅遊。 腳髁漲一下痛一下的,推動著時光機的摩達,舊時光重遊,看見一個十六歲的傻女付出努力、汗水與堅持;一個二十歲的傻瓜在舞團內受人蹊落、冷言冷眼;一個二十多歲,心靈千瘡百孔的可憐蟲站在十字路中,孤軍無援,到後來硬著頭皮,單人匹馬勇闖歐洲為自己找出路。看見年輕的自己一口氣走來,看得自己都膽顫心驚,佩服這女孩的勇氣,同時也怪責她對自己太苛刻,重臨舊地,真的是百般滋味在心頭。 冰冷刺骨的冰塊逐漸發生作用,疼痛慢慢減弱,時光機摩達緩緩停下來,撫平心情後,心頭何其平靜。這確實是很精彩的一齣戲,但是也是時候抖一抖了,帶著創傷又怎走得遠呢?來個中場休息,捨下多餘的裝束,下半場將更精彩! 帶我遊走舊時風光的七彩時光機

Posted in 芭蕾舞, 隨想, Spirituality, Uncategorized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我把青春賭明天」

拗柴! 這已是同一隻腳第二次扭傷了!第一次是我讀中三那年,那天上體育課打曡球,一個球拋出,我跑去接,用右腳掌去截住滾出的球,球被截停了,可是右腳霎時用力,只聽到「咔」的一聲,頓時呼吸不順、心口發悶、眼前發黑,幸得同學扶著,不然定暈倒在地上。 忘記了是怎樣回到課室內上課,也記不起下課後怎樣獨個兒坐巴士再轉地鐵,從港島南趕到九龍上我的芭蕾舞課,只知心裡卜卜跳,在發愁怎樣告訴我那極其嚴格的老師,因為第二天正正就是我參加皇家芭蕾舞公開試的日子,那天老師還特意為我補課,準備了整整一年就是為了這個試,為什麼會這麼湊巧就在考試前一天扭傷? 卅多年前的事了,那次考試及格,雖然比預期差但也拿到中上成績,之後睇跌打醫了好長一段時間,邊痛邊跳,更神推鬼㧬的有大學不上,竟走上跳舞之路,還當起職業舞者來。跳舞生涯隻痛腳常伴左右,與我如影隨形,日間上課排練,晚上物理治療、針灸推拿,沒時間接受治療的話,回家後也要自己冰敷熱敷,跌打藥布貼滿身。職業舞者生涯是只有今天沒有明天,每天做到最好,腳痛也照上場,今晚演出過後不知明天還能跳否。舞團生活四年下來傷痕累累,身有傷,心更傷。 身有傷還可忍,心有傷卻可置人於死地。 困在四堵牆不見天日的排練,當權者站在前面指指點點,你得聽聽話話任人指揮,反正等著上位的女孩一大堆,你不聽話便換第二個上場。身旁的同事表面客客氣氣,實質明爭暗鬥,笑裡藏刀,沒有真友誼,演出穿上公主服、天鵝衣,背後中傷,是非不絶於耳,一團三十多人就活在死胡同裏,要在團裏生存下來就得把真我活埋,當個冷冰冰的人,可是這樣撐下去的話靈魂必死,我做不到,唯有退場自救。新合約到手,沒有多想,也來不及計劃後路便把它退回去。退回合約那刻,像親手斷臂般,好痛! 那天踏出排舞室,腦裡一遍空白,腳步浮浮的走進人群裡,像丟了魂魄的遊魂野鬼。今天過後不知明日會如何,職業舞者生涯暫且告一段落,此死彼生,往後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我把青春賭明天」,現在回想起來只見當時自己胸前背後各有一個勇字,進場是勇,退場更勇,一進一出都是把整個人押上去,膽子可真大,大得把後來的自己也嚇慌了,好長的一段時間也不敢回頭看。 有些事情確實是只有年青時才夠膽做,年青無顧慮,有的是無限青春,雖沒有妥當的計劃,卻活得灑脫、自在。當時的勇猛現在終於讀懂了,我在想,若記憶全洗掉重來一次的話話,我是否也會作相同的決定呢? 註:年初在臉書上看見陳雲教授介紹2014年香港書展一本新書甄小慧的《 芭蕾出少年》,引句是「我把青春賭明天」。書還未看,但他引用的這句話卻一直盤纏在我腦裏,揮之不去,沉澱了大半年,碰巧扭傷腳,觸動了體內一些神經,好些遺忘多年的事情竟如泉湧般流出來,把自己嚇了一跳!

Posted in 芭蕾舞, 隨想, Spirituality, 昔日香港 | Tagged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