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生機素食

禮尚往來

捧著圓圓的肚子從朋友家出來,手裡還拿著一大袋朋友親手做的菜肉包、素包、油炸鬼(油條)、菠蘿包及各式甜點,又食又拎,收穫豐富。上車扣好安全帶,下一站女友C 家。 星期天早上在花園工作過後,把新鮮摘下來的蔬菜水果送到朋友家已經成為我們的習慣,朋友打趣說我們該改行當送貨。今年花園收成很好,從五月到今天都沒買過菜,一直是吃自己種的蔬菜和瓜果,而且還多了很多出來,可以送朋友。 把蔬菜送到朋友家,一件件拿出來時,就像Fashion Show 一樣,每件蔬果出場都伴隨著一輪又一輪的尖叫聲、喝彩聲,今年戲碼超甜蘋果更博得全場掌聲!獨樂樂不如眾樂樂,一年辛勤換來眾人快樂,幾辛苦也值得。 蔬菜送人完全沒想過要回報,朋友們的欣賞已是最大的報酬,可是朋友們都不好意思光拿我們的東西,臨走時總是塞我們一袋二袋,最後收到的比我們送出去的更多。 這天天氣不爽更遇大雨,與外子冒著雨匆匆忙忙摘了今年最後一批蔬果便到女朋友P家,踫巧她們一家正準備吃早餐,便邀我們進屋共餐。 每隔一、兩星期送瓜菜到她家都沒傾上幾句便趕往下家送貨,難得一天遇上壞天氣,反而可以坐下來輕輕鬆鬆喝杯茶、吃女友親手做的包點,簡單的過了一個優哉游哉的上午。 吃完早餐出來已過了正午,拿著女友送的一大堆美點再趕下場。 輕按門鈴女友C笑意盈盈的說已等著我們。。。。的蔬菜!本打算門前交收便趕往下家,誰知女友硬要我們進屋,餐桌上已放好她一大早熬好的雞粥,女友知道我吃素,特意為我弄了一碗腐皮花旗心粥,第一次嘗試,味道甘甜清新,好特別,還有剛出爐的香蕉蛋糕,大家嘻嘻哈哈的又吃了一頓。 拿著女友送的自製酒釀出來已是下午,還要趕到另一家送菜,坐上車後我跟外子捧著飽飽的肚子忍不住對望而大笑,怎麼辦?下一家朋友W可是開中國餐館的啊!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生機素食, Edible Garden, 食材花園, 農耕樂, Uncategorized | 4 Comments

食白果

  十月,銀杏結果之時。 銀杏廣東話叫白果,有一廣東俗語「食白果」,代表白忙一場,毫無收獲的意思。例如2017年10月3日報紙標題 “著名球員C朗西甲最差開季 首3戰「食白果」9年來首次連續兩場無入球”,報紙笑他「朗零度」。查看網上討論,專家認為俗語「食白果」的「白果」不是銀杏,而是指食蛋,除了「白果」,雞蛋的別名還有「白團」。 我很喜歡食白果。 有幾款蔬菜是一般小孩都不喜歡吃但長大了就愛不釋手,比如芹菜、茄子、苦瓜,白果也是其中之一。第一次吃白果是在舅父舅母家。小學五六年級暑假的時候,舅父接我到他家小住,有一天的午飯,舅母簡單的煮了白果粥。白粥我喜歡吃,可是加了白果的白粥就有點為難。在家裡還可以把它挑出來,可是在親戚家就不好意西說不喜歡,只好連同白粥一整顆一整顆的吞下去,中間也嘗試吃了一兩顆,意外地發現它也不太難吃。至此以後每逢家裏煮了白果我也嘗試吃一兩顆,日久生情,慢慢地我就喜歡上它。 大自然規律,一般水果、花朵成熟時都會盡情展示她的色、她的美、她的香來吸引動物和人類的瞅睬而得以茂盛繁衍下去,但銀杏樹結果卻是另一奇景。 工作地方附件有一棵銀杏樹,每逢她結果之時大家都要掩鼻而行,因為她實在太臭了。未領教過她的臭味的朋友一定很難想像一棵植物可以臭到這個程度,將它與坑渠臭水相比也不足為過。聽說住在此樹附件的街坊曾經投訴到社區,要求他們把樹砍掉,可是在德國不能隨便砍樹,特別是已經長到這麼大的一棵樹。 外子知道我喜歡食白果,有一年帶著小女兒、小兒子去撿,兩個小孩一邊撿一邊呱呱嘈投訴說:「好臭啊!好臭啊!」於是便跟孩子說:「媽媽喜歡吃啊!」他倆便忍者臭味繼續撿。我還記得那天這兩個六、七歲的小孩,雙手髒髒的,一隻用來捏鼻子,另一隻捧著一袋白果送到我手上滑稽的樣子。 不太明白,為何當初會有人在市中心種一棵在德國較為少見的白果樹?一棵樹會那麼毫無保留地展示她的臭,內裡定有她的智慧,或許是因為她帶微毒的關係,而老實的她就用臭味來提醒大家別亂吃。 大自然確實是有一套祂自己的語言。 注: 白果,又名銀杏,原產自中國,唐代傳到日本及歐美,是有益的食材。它含維他命C、鈣、磷等,還含有一種物質叫黃酮甙,可通血管,改善大腦功能,抗衰老。所以日本人習慣每天吃白果,延年益壽。白果的胚芽有毒,不可生吃,最好去殼、去皮、去胚,煮熟進食。(取材自網絡)    

Posted in 生機素食, 隨想, 親子篇, 農耕樂, Uncategorized, 兒女篇, 德國生活 | Tagged , , , , , | 1 Comment

你死我亡

花園裏衆農友有一共同敵人,一提起牠大家定必搖搖頭,一臉無可奈何。 這令人厭惡甚至見到牠會打個冷顫的生物,德文名稱叫Nacktschnecke,直譯是「光脫脫蝸牛」或「剝光豬蝸牛」,我則喜歡叫牠「無殻蝸牛」。查看牠的正式中文譯名,發現牠原來就是鼎鼎大名的「鼻涕蟲」! 物如其名,潺潺滑滑,加上顏色難看,想起也令人毛骨悚然。每次下雨天後來到花園,總見到十多二十條肥大的鼻涕蟲在菜圃裏開大食會,而且牠們很會吃,「唔嫩唔食」,往往是前一天剛移植到菜圃的菜苗,第二天就給牠們吃掉,更激氣的是牠們完全沒有Table manner,這棵吃一口、那棵吃一口,弄得我每棵菜都左一個洞、右一個洞。士多啤利更是牠們的摯愛,有時候我沒有留意,隨便摘一顆吃,正要放到嘴裡才看見果實上面已少了一口,還好及時發現,要不然還要吃這怪物的「口水尾」! 對付牠農友各出奇招,如在田裡放啤酒陷阱,因牠們喜歡那味道而往往自投羅網,實行不醉無歸。也有農友放咖啡粉、蛋殼,但這些都是溫柔的方法,效果不大。一農友有一絕招但比較狠毒,就是在牠身上灑鹽。因為牠的身體主要成份是水,鹽會把牠的水份抽乾,不消幾分鐘牠便脫水而死。 對付牠我用一個較為人道的方法。我會用鏟把牠鏟起,並與自己保持臂矩,再把牠運到堆肥區。進去了牠們就出不來,遲早都要死,我就讓牠們吃著堆肥區裡面的蔬菜飽死,飽死好過餓死,我也算仁至義盡! 大師們常說萬事萬物皆沒有好壞美醜之分,好壞美醜源於我們的主觀意識、我們的分別心。只怪自己道行尚淺,我左看右看、橫看豎看,都覺得這條醜八怪罪有應得。牠不死,我的菜死;菜死,我也餓死。 還望有那位智者農友可以告訴我,如何能與這條鼻涕蟲和平共處? 網絡上的圖片,把牠拍得挺漂亮,但真身滑潺潺的,看見都打冷顫!

Posted in 生機素食, Edible Garden, 食材花園, 農耕樂, 動物篇 | Tagged , , , | 3 Comments

101比100更完美

這是我第101篇網誌。本打算在第100篇時寫些回顧、感言等等,但101對我來說更有意義,所以把小小的四年總結和回顧推後一步。 100就是由零開始,一步步踏到去的一個小驛站,100對我來說是歇息,也是高峯的哀傷。就如聖誕節的前夕都是令人充滿期盼、幢景,然而離衰落卻只差一步。君不見大節過後的失落?高峯過後滑落的憂鬱?比起100我更喜歡101,它代表新的開始,充滿朝氣、活力和無限的可能性。 差不多五年前開始吃素吃生,裏裏外外的變化是那麼不可思議,因而驅使我把這些經驗、感想和體會記錄下來,所以這網誌也叫”Going 100% Raw”。過去兩年寫有關吃素吃生的文章少了,而多了寫下生活上的小事和感想。不是我吃少了生吃少了素,這已是個不可逆轉的改變,而是吃素吃生已入心入肺,成了我很自然的一部份,而不再構成一個話題了。 在我的生活裏顯現出來的已包含了一切吃生吃素的喜悅,吃素吃生催化了我對生命的活力、理解和意義,生活變得簡單了,但不代表是放棄或偷懶甚至毫無朝氣。反之簡單令人省卻不少負擔,每天減一點點重量,包括身體上和精神上的,省下來的精力更形成了另一股力量,令人更積極。負擔一層一層的脱下,本心自然展現出來,找到本心就找到了生命的源頭和天地間之玄機。 真實的生活應該是自由自在、隨心所欲;生命意義不是往外求而是往裏走。這將是一段更精彩的旅程,就等我一段一段的記下來吧! 下一個驛站會是200、500還是999?

Posted in 生機素食, 隨想, 食材花園, 農耕樂, Spirituality, Uncategorized | Tagged , , , , , , | 2 Comments

為什麼不許我老?

幾年前女兒找到了我頭上的第一條白髮,還想替我拔掉它,我説不要,笑說這是身份的象徵。 白髮、皺紋、老花等等都是衰老的表現,自然不過之事,沒那麼可怕,不足掛齒。麻煩在週遭的朋友大多四、五十歲,見面總扯到保養、防皺、養顔等等的話題,大家交流心得,偶爾談之無妨,但如臨大敵般的態度,我不敢認同。街外情況更不堪,什麼凍齡、童顔、吃了防腐劑等新詞充斥在通俗雜誌報章上。電視上、廣告牌上的廣告總是在提醒妳:「是時候護膚了!」,洗腦訊息充斥在四方八面,逃也逃不了。可憐活在這世代裏,若樣貌看上去沒有比真實年齡小十歲,就像是犯了彌天大罪一樣。 我不是大美人,但感激上天恩𧶽,得端正絹好容貌,近年白髮慢慢增多,與年齡成正比,絲毫沒有影響我。朋友與我年齡相若,看見我頭上那一小撮白髮竟説:「我看我和妳都要染髮了!」。天啊!要染自己染吧!我很喜歡我現在的樣子呀! 而且我更喜歡我眼尾那幾條笑紋,和面上那幾點老人斑。想光滑無痕難道笑容也要吞掉?足不出戶,日日防曬護膚,把自己包得緊緊才出門?我就是喜歡無拘無束,赤足在陽光底下工作,下完田滿面、雙臂曬得通紅;滿手滿腳泥汚,我就喜歡這樣,也這樣喜歡自己! 配合自己真實年齡的樣貌,加上歲月歷練的穩重和打扮恰當的衣著,就是最稱職的美!看到我的白髮和皺紋而令你不安的話,絕對是你的問題,你一定是很不喜歡自己,很介意自己老去的樣子。而我的樣子,正正反射出你不能接受且不願看見的事實。 「如果你是一個懂得專注力的人,年齡從來不是問題。無論你二十歲、三十歲或者六十歲,你都是在體驗當下,你在自己的時間裏加入生命的體驗。這是一種生活的藝術。」艾倫.朗格教授如是說。 活在當下,享受每一刻生命帶給你的體驗才是正道。 Ellen Langer專訪: http://www.superconsciousness.com/topics/health/aging-reverse-counterclockwise-study    

Posted in 生機素食, 隨想, Spirituality, Uncategorized | Tagged , , , , , | Leave a comment

剃人頭者人亦剃之

朋友來訪,打算到花園摘些新鮮蘋果,焗個蘋果批招呼朋友,誰知來到花園便發現樹上一大堆蘋果消失了。 這幾天天氣穩定,沒有大風,環顧四週地上也沒有多少掉下來,腦中立時出現個念頭「小偷」。有些氣憤,從寒冬等至春,看著光颓頹的樹枝慢慢長出初葉,再長出花蕾,看著花蕾成幼果、再由青澀的幼果長成日漸通紅的成果,悉心料理竟然在快要收成時給人偷了! 今年年初三、四月時遇上多天豪雨,很多果樹上的花蕾都給打落。立在花園角落的柿樹的花就全給打下,無一幸免,要嘗柿子,只能等待明年。蘋果樹命運好一些,但比起往年也起碼少了三份之二。屋漏更遭連夜雨,失收更遇偷果賊,慘哉! 據統計蘋果有超過二百款之多,為了適應市場大規模生產及減低成本,很多品種已在市場上面消失,一般在市場上銷售的不外乎那十幾種。花園裏有經驗的鄰居告訴我,我的蘋果樹已有幾十年歷史,品種名稱無從考究,而它的味道非常清甜,多汁且爽脆,怪不得每年總有不少花園裏的農友和朋友問我要蘋果。 蘋果樹也分夏天果和冬天果。夏天果可早至七月收採,而冬天果則在秋天後甚至十一月後才收,存放得宜的話還可以拿來過冬,甚至存放至第二年的三、四月。 我的蘋果樹結的是冬天果。本打算十月中後才採摘,現在樹上蘋果所剩無幾,目測約八十到一百個,迫不得以,只好提早把她們摘下來。拿來長梯一步一步的爬到高高的樹頂上,左一個、右一個的把紅紅的蘋果放進鈎在橫枝上的籃中,攰了便坐在粗壯的橫技上歇一下。 聽說有些高人能和植物溝通,我沒有這本領,但每年爬到樹上好幾回採摘,就是我跟這棵我心愛的蘋果樹最親密、最接近的時光。有時摘得忘形,好幾個小時也捨不得下來,待在樹上晃如在另一時空中。 樹頂上景緻有別,遠看無邊無際,下看各個花園各有特色,植物生長茂盛,每個小農都那麼努力地締造自己的天堂樂土。雖然今年蘋果收成不理想,但我還是很感激她一年辛勞,盡力的為我結了這麼多甜美的果實。別那麼計較了,人家只不過拿了你一些蘋果,也許是慕名而來,欣賞我這棵樹才摘呢!想著在地球一角有人如我般幸運吃到這美味的蘋果也替他高興,也是我的榮幸。 再説我也曾當過一回「小偷」,那是去年的事情。鄰居的桃樹生到我花園這邊來,還結上大大的、橙黃的果子,陽光下耀眼奪目,引得我垂涎三尺,鄰居卻不在,忍不住我也私自摘了好幾個,真的清甜無比。 正所謂「偷人果者人亦偷之」,世界是公平的。 殊!小聲點!別告發我呀!

Posted in 生機素食, 隨想, 食材花園, 農耕樂,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外婆的青菜湯

小時候家裡人口多,父親是裁縫,母親負責車衣,前鋪後居,外婆為了減輕母親的工作,下班後雖然已很晚,但很多時都會帶我們兄弟姊妹四人上街,夏天黃昏會到皇后像廣場、皇后碼頭乘涼,又或到兵頭花園走走,再加上一杯蓮花杯雪糕便可消磨一個晚上。遇上假期外婆還會接我們到她家小住。說到到外婆家小住的次數,我一定比兩個哥哥和妹妹多,無它,只因我比較安靜,又特別聽話。不是自誇,全是長輩對我的評語。就是我當了媽媽後,長輩也會對著我的孩子誇獎我,說我小時候又聽話、又容易照顧等等。 其實到外婆家都幾無聊的。外婆和舅父同住,家裡沒有其它小孩,當然也沒有玩具,最大的活動就是每朝早陪外婆上街市買菜;最難打發的時間就是午飯和晚飯之間的幾小時。無聊了便拿暑期作業出來,中、英、數這裡翻兩頁、那裡翻兩頁,胡亂的做做。外婆説話不多,一天下來也説不上幾句話,有時我們一老一幼的坐在四方摺枱兩旁,可以一兩小時不動。老的一手拿著香煙,另一隻手拿著葵扇在扇涼,幼的穿著膠拖鞋坐在摺櫈上,無無聊聊的搖著未到地的雙腳。雖說無聊,但每次外婆接我到他家,我還是挺高興的,因為在自己家同樣無聊,跟外婆起碼可以坐巴士,每朝還可以到街市走走。 記得有一次外婆只帶我一個到她家小住,一如以往的那麼百無聊賴,好不容易捱到晚飯時間,外婆一聲:「幫手開飯!」,我便跑去幫忙。其實要做的事情不多,就是把兩雙筷子和兩碗白飯放好,然後乖乖的坐著等外婆拿餸菜出來。當天晚飯的餸菜是清灼菜心和鹹蛋一隻,還有灼過菜心的清湯一碗。外婆坐下來後把鹹蛋切開兩半,一半留給還沒下班的舅父,剩下一半我跟外婆一點一點的挑著吃,鹹鹹的很好下飯,菜心也吃一些。滿滿一碗飯扒好後,外婆也沒有問我要不要添飯便拿起那碗清湯喝了一小口,然後叫我把剩餘的都喝掉,我大口大口的喝了,很清甜。 飯後外婆開了電視看,九點多歡樂今宵的時間,舅父下班回家。外婆起來拿出餸菜,舅父洗完澡坐下吃飯。我回過頭來看著舅父挑點鹹蛋、夾條菜心,大口大口的吃著飯,最後看著他咕嚕咕嚕的把一大碗青菜湯喝掉。 生活質素高了,餸菜自然豐富起來,大魚大肉過後,味蕾麻卑,後遺症是味道越吃越濃,這麼清簡的菜湯,相信現在沒有幾個人會看得上眼。再加上長輩提點,現在的蔬菜多有農藥,吃前除了要清洗多次外也要煮得透徹。過份加熱的蔬菜莫說吃不到清甜味,連內𥚃的維他命、礦物質等等的營養都統統流失了。 我是耕種初哥,年前從香港帶回好幾款菜種,嘗試在田裏種。歐洲天氣多變難料,再加上沒有經驗,個多月前下的菜種,雖然很快發了芽,葉子也挺多,可是卻只往上生,菜莖幼幼的,怎看也不像菜芯。丈夫把一整塊田的菜起了,打算重新下種。收回來一大堆菜,他很有耐性的把所有嫩葉摘下來炒給我吃。剩下那堆不能嚼的菜莖大家都捨不得扔掉。 於是我把一大片田摘下來的菜莖拿來煮清湯。材料新鮮、分量又夠,只放一點點喜瑪拉雅山鹽,湯味已清甜無比,一口一口的喝著,享受著舌頭上那久違了的味道,閉上眼睛,一幕幕的回憶重現眼前。 兩碗青菜湯,一碗盛的是物質匱乏之時的刻苦,另一碗盛的是過度開發後所剩無幾的良心和對土地的崇敬,兩碗都一樣令人回味無窮!    

Posted in 生機素食, 童年往事, Uncategorized, 昔日香港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