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生機素食

聽天由命

北極圈攝氏三十二度、日本名古屋地面温度五十度、德國連續六星期氣温三十多度以上,全球氣温飊升,是警世預告還是末日倒數? 七月份全球破紀錄高温地區超過一百一十五處,不需要先知也不需要通靈,大自然已給我們足夠的提示,再不好好檢示我們人類生活方式的話,下一個滅絕的物種就是我們! 六、七月該是德國雨季,卻遇上反常天氣,差不多八個星期沒有好好的下過一場雨,草地枯黃,市區裏好多植物也奄奄一息。天氣酷熱乾燥,德國兩個星期前開始禁止在戶外燒烤,有些州更加禁止用自來水淋花。 花園裏一向沒有自來水和電源,農友都是用發電機打地下水灌溉,先進一點的會裝太陽能發電板。這段日子太陽異常猛烈,照道理我的太陽能發電板也該吸了不少能源回來,可是儲電池就是儲不起電來,遇上極旱,又碰巧發電機、儲電池一起壞掉,天啊! 沒電泵不了水,唯有回歸古代農法,天天徒手打水,太陽下,來來回回的打水、挽水,兩臂的雙頭肌發達了很多。 體力有限再加上地下水水位越來越低,資源缺乏,已在盤算,若再不下雨的話需要犧牲那些植物和瓜菜以讓其它植物繼續生長下去:茄子快結果了,一定要保留;芥菜剛下種,就算放棄掉但如果八月中前天氣回轉還趕得及再下種;西蘭花今年長得好差,是否可提早結束他的生長呢?還有苦瓜,難得遇上今年陽光充沛,可是養他卻異常耗水,是留還是不留?多麼艱難且痛苦的決定。 不知植物們能否讀懂我的意思?又會否埋寃我把他們送上絶路?水源一天比一天緊張,但還是多等幾天再作決定。 遇到好心農友借來發電機,連忙駁上泵水機,不出一會,滾滾流水一下子沿著膠水喉流到大水桶裡 ,這唏哩嘩啦牽引著生死的的水聲,是我聽過最美妙的音樂! 十多二十分鐘打了大半缸水,地下水位太低,泵不上來了,大半缸水該夠我的植物們續命,多珍貴。還望上天早點下雨,打救眾生。 差不多兩個月都在和水、電搏鬥,腦裏生生死死的閃過不停。終於明白為什麼説農民樂天知命:做好準備功夫,準時發芽、移植;勤奮地鬆泥翻土除野草,能做的都做到最好,但求心安理得,其他則聽天由命。   草地一遍枯黃,不過草的生命力強,只要下一埸大雨,自然會綠回來。  

Posted in 生機素食, Edible Garden, 隨想, 食材花園, 農耕樂, Uncategorized, 德國生活, 有機耕種 | Tagged , , | 5 Comments

Show Hand

正值暑假,小休在家。四個多星期以來每天清早便到花園裡工作,一直至正午陽光太猛烈才不捨的回家。 今年德國陽光充沛,卻缺少雨水,發電機卻碰巧壞了,無法抽水,唯有天天打水,每次都要挑三十多桶,陽光下工作,練得一身肌肉,也嗮得黑黑,活像一個不折不扣的鄉村農婦。 新相識一對德國老夫婦,與他們聊起我的花園,被問到花園裡種了些什麽,我約略說了一些蔬菜水果品種。有趣的是每說出一種他們便作出驚訝的反應,好像我做了些什麽驚天動地的事情一樣,很好笑。回家後我一直細細在數,究竟我在花園裏種了些什麽? 水果類 柿子、紅棗、紅葡萄兩款、青葡萄兩款、梨、蘋果、黃杏李兩款、無花果、燈籠果、西梅兩款、杏、檸檬、櫻桃兩款、士多啤梨、覆盆子Raspberry、藍莓、黑莓、橄欖、杞子、共24款水果。 莖類 薯仔、蕃薯、芋頭、白蘿蔔、紅蘿蔔、紅菜頭、蘿蔔仔Radieschen、苤藍Kohlrabi、蒜頭、 共9款 香草類 鼠尾草、薄菏葉兩款、檸檬香蜂草、墨角蘭Majoram、羅勒、紫蘇葉、芫茜、蔥、韭菜、野韭菜,共11款   蔬果類(所有開花的) 紅蕃茄三款、黃蕃茄、紫蕃茄、蕃茄仔兩款、苦瓜、節瓜、老黃瓜、魚翅瓜、金鈎魚翅瓜、絲瓜、大南瓜、日本南瓜、秋葵,辣椒三款、茄子,共20款 豆類 青豆、長豆、攀豆、毛豆 、刀豆、荷蘭豆, 共6款 青菜類 油麥菜、小白菜、波菜、菜芯、樋菜、綠莧菜、紅莧菜、茼蒿、芥菜、蘇州綠、黃帝菜、四月不老菜、芥蘭、黃芽白、西蘭花、椰菜花、高麗菜、西芹、羽衣甘藍(好美的名字!)、抱子甘藍(多好聽的名字!)枸杞菜、大葱,生菜、沙律菜三款 共28款 還有超甜粟米(該怎樣歸類?) 還有種了幾年仍未結果的橙樹和石榴樹。 一共是96款不同種類的植物蔬果,熱熱鬧鬧的集結在我這三百五十平方米的小小蔬菜花果園裏。 泥土裏源源不絕的冒出來各式各樣蔬菜瓜果,從五月中到現在快七月底,我都不用上市場買菜,還有足夠的送鄰居、朋友,如果天氣一直放晴,相信可維持到到十月底。 每天吃自己辛勞得來的食物,把身心靈都餵得飽飽。感謝天地、日月星晨、蝴蝶蜜蜂、小鳥飛蟲,以及泥土下一切小生物!🙏          

Posted in 生機素食, 食材花園, 農耕樂, Uncategorized, 德國生活, 有機耕種 | 3 Comments

外敵入侵

正值流行感冒高峰期,德國單單在過去一星期已新增了接近四萬個個案,今年頭八星期總數超過十二萬五千,我也不幸染病。廿年未曾發燒的我,今次竟然三天三夜斷斷續續、高高低低的在燒。其實吃素六年多來基本上沒有什麼病痛,偶爾少許傷風感冒也不用打針食藥,只要泡個足浴、喝杯薑茶及早早上床睡覺,第二天便回復正常。 今次染病完全在意料之外,可能是前一星期忙著辦學校一個小演出而沒有照顧好自己,再加上這十多天來,德國遇到北極冷風襲擊,異常低温,出入皆凍抖抖,總之流感來勢急且兇,也不知從何追究。 遇到流感,一般吃醫生處方的抗生素,七至十天便能痊癒,出於個人選擇,我今次病了也沒有看醫生,只不停喝自家花園出品被譽為「萬靈藥」的鼠尾草茶,還有每隔一小時便服一湯匙家鄉出品的川貝枇杷露來滋潤喉嚨。三天三夜不停的睡,醒了便喝茶,也吃一兩片蘋果。頭痛、喉嚨痛、肌肉酸痛當然是免不了,且全身乏力,連眼皮也抬不起來,還好腦袋仍能動,緊隨身體而行,哪裡痛就跟到哪裡,輕輕呼氣吐氣,在疼痛的位置放鬆,絕不和他對抗,與他並肩作戰去打好這場仗,發病雖然辛苦,可心情放鬆後,也不覺異常難受。 五天來也沒有精神看書或任何資料,沒有Input 腦筋落得清嫻,靜靜的躺在床上,心無罣礙,煩惱銷掉,病毒也跟著燒掉。 我不是反西醫,反科學人仕,我只是不太跟隨主流。生在中世紀的歐洲,我或許就是一個住在森林內,自給自足的隱仕,童話裏用來唬嚇孩子的老巫婆。Hu! 驚未? 名聞海外,香港製造,始於清初的川貝枇杷露。 我的「醫書」。內藏一千條食品之詳細介紹,圖文並茂,製作精美,就算不看字,光看圖片也是一種享受。 內頁介紹。左頁是鼠尾草,右頁是百里香。  

Posted in 生機素食, 食材花園, 農耕樂, Uncategorized, Vegan, 有機耕種 | Tagged , , , , , , | 5 Comments

禮尚往來

捧著圓圓的肚子從朋友家出來,手裡還拿著一大袋朋友親手做的菜肉包、素包、油炸鬼(油條)、菠蘿包及各式甜點,又食又拎,收穫豐富。上車扣好安全帶,下一站女友C 家。 星期天早上在花園工作過後,把新鮮摘下來的蔬菜水果送到朋友家已經成為我們的習慣,朋友打趣說我們該改行當送貨。今年花園收成很好,從五月到今天都沒買過菜,一直是吃自己種的蔬菜和瓜果,而且還多了很多出來,可以送朋友。 把蔬菜送到朋友家,一件件拿出來時,就像Fashion Show 一樣,每件蔬果出場都伴隨著一輪又一輪的尖叫聲、喝彩聲,今年戲碼超甜蘋果更博得全場掌聲!獨樂樂不如眾樂樂,一年辛勤換來眾人快樂,幾辛苦也值得。 蔬菜送人完全沒想過要回報,朋友們的欣賞已是最大的報酬,可是朋友們都不好意思光拿我們的東西,臨走時總是塞我們一袋二袋,最後收到的比我們送出去的更多。 這天天氣不爽更遇大雨,與外子冒著雨匆匆忙忙摘了今年最後一批蔬果便到女朋友P家,踫巧她們一家正準備吃早餐,便邀我們進屋共餐。 每隔一、兩星期送瓜菜到她家都沒傾上幾句便趕往下家送貨,難得一天遇上壞天氣,反而可以坐下來輕輕鬆鬆喝杯茶、吃女友親手做的包點,簡單的過了一個優哉游哉的上午。 吃完早餐出來已過了正午,拿著女友送的一大堆美點再趕下場。 輕按門鈴女友C笑意盈盈的說已等著我們。。。。的蔬菜!本打算門前交收便趕往下家,誰知女友硬要我們進屋,餐桌上已放好她一大早熬好的雞粥,女友知道我吃素,特意為我弄了一碗腐皮花旗心粥,第一次嘗試,味道甘甜清新,好特別,還有剛出爐的香蕉蛋糕,大家嘻嘻哈哈的又吃了一頓。 拿著女友送的自製酒釀出來已是下午,還要趕到另一家送菜,坐上車後我跟外子捧著飽飽的肚子忍不住對望而大笑,怎麼辦?下一家朋友W可是開中國餐館的啊!      

Posted in 生機素食, Edible Garden, 食材花園, 農耕樂, Uncategorized | 4 Comments

食白果

    十月,銀杏結果之時。 我很喜歡食白果。 有幾款蔬菜是一般小孩都不喜歡吃但長大了就愛不釋手,比如芹菜、茄子、苦瓜,白果也是其中之一。第一次吃白果是在舅父舅母家。小學五六年級暑假的時候,舅父接我到他家小住,有一天的午飯,舅母簡單的煮了白果粥。白粥我喜歡吃,可是加了白果的白粥就有點為難。在家裡還可以把它挑出來,可是在親戚家就不好意思說不喜歡,只好連同白粥一整顆一整顆的吞下去,中間也嘗試吃了一兩顆,意外地發現它也不太難吃。至此以後每逢家裏煮了白果我也嘗試吃一兩顆,日久生情,慢慢地我就喜歡上它。 大自然規律,一般水果、花朵成熟時都會盡情展示她的色、她的美、她的香來吸引動物和人類的瞅睬而得以茂盛繁衍下去,但銀杏樹結果卻是另一奇景。 工作地方附件有一棵銀杏樹,每逢她結果之時大家都要掩鼻而行,因為她實在太臭了。未領教過她的臭味的朋友一定很難想像一棵植物可以臭到這個程度,將它與坑渠臭水相比也不足為過。聽說住在此樹附件的街坊曾經投訴到社區,要求他們把樹砍掉,可是在德國不能隨便砍樹,特別是已經長到這麼大的一棵樹。 外子知道我喜歡食白果,有一年帶著小女兒、小兒子去撿,兩個小孩一邊撿一邊呱呱嘈投訴說:「好臭啊!好臭啊!」於是便跟孩子說:「媽媽喜歡吃啊!」他倆便忍者臭味繼續撿。我還記得那天這兩個六、七歲的小孩,雙手髒髒的,一隻用來捏鼻子,另一隻捧著一袋白果送到我手上滑稽的樣子。 不太明白,為何當初會有人在市中心種一棵在德國較為少見的白果樹?一棵樹會那麼毫無保留地展示她的臭,內裡定有她的智慧,或許是因為她帶微毒的關係,而老實的她就用臭味來提醒大家別亂吃。 大自然確實是有一套祂自己的語言。 注: 白果,又名銀杏,原產自中國,唐代傳到日本及歐美,是有益的食材。它含維他命C、鈣、磷等,還含有一種物質叫黃酮甙,可通血管,改善大腦功能,抗衰老。所以日本人習慣每天吃白果,延年益壽。白果的胚芽有毒,不可生吃,最好去殼、去皮、去胚,煮熟進食。(取材自網絡) 趣味廣東話:    銀杏廣東話叫白果,有一廣東俗語「食白果」,代表白忙一場,毫無收獲的意思。例如2017年10月3日報紙標題 “著名球員C朗西甲最差開季 首3戰「食白果」9年來首次連續兩場無入球”,報紙笑他「朗零度」。查看網上討論,專家認為俗語「食白果」的「白果」不是銀杏,而是指食蛋,除了「白果」,雞蛋的別名還有「白團」。  

Posted in 生機素食, 隨想, 親子篇, 農耕樂, Uncategorized, 兒女篇, 德國生活 | Tagged , , , , , | 1 Comment

你死我亡

花園裏衆農友有一共同敵人,一提起牠大家定必搖搖頭,一臉無可奈何。 這令人厭惡甚至見到牠會打個冷顫的生物,德文名稱叫Nacktschnecke,直譯是「光脫脫蝸牛」或「剝光豬蝸牛」,我則喜歡叫牠「無殻蝸牛」。查看牠的正式中文譯名,發現牠原來就是鼎鼎大名的「鼻涕蟲」! 物如其名,潺潺滑滑,加上顏色難看,想起也令人毛骨悚然。每次下雨天後來到花園,總見到十多二十條肥大的鼻涕蟲在菜圃裏開大食會,而且牠們很會吃,「唔嫩唔食」,往往是前一天剛移植到菜圃的菜苗,第二天就給牠們吃掉,更激氣的是牠們完全沒有Table manner,這棵吃一口、那棵吃一口,弄得我每棵菜都左一個洞、右一個洞。士多啤利更是牠們的摯愛,有時候我沒有留意,隨便摘一顆吃,正要放到嘴裡才看見果實上面已少了一口,還好及時發現,要不然還要吃這怪物的「口水尾」! 對付牠農友各出奇招,如在田裡放啤酒陷阱,因牠們喜歡那味道而往往自投羅網,實行不醉無歸。也有農友放咖啡粉、蛋殼,但這些都是溫柔的方法,效果不大。一農友有一絕招但比較狠毒,就是在牠身上灑鹽。因為牠的身體主要成份是水,鹽會把牠的水份抽乾,不消幾分鐘牠便脫水而死。 對付牠我用一個較為人道的方法。我會用鏟把牠鏟起,並與自己保持臂矩,再把牠運到堆肥區。進去了牠們就出不來,遲早都要死,我就讓牠們吃著堆肥區裡面的蔬菜飽死,飽死好過餓死,我也算仁至義盡! 大師們常說萬事萬物皆沒有好壞美醜之分,好壞美醜源於我們的主觀意識、我們的分別心。只怪自己道行尚淺,我左看右看、橫看豎看,都覺得這條醜八怪罪有應得。牠不死,我的菜死;菜死,我也餓死。 還望有那位智者農友可以告訴我,如何能與這條鼻涕蟲和平共處? 網絡上的圖片,把牠拍得挺漂亮,但真身滑潺潺的,看見都打冷顫!

Posted in 生機素食, Edible Garden, 食材花園, 農耕樂, 動物篇 | Tagged , , , | 4 Comments

101比100更完美

這是我第101篇網誌。本打算在第100篇時寫些回顧、感言等等,但101對我來說更有意義,所以把小小的四年總結和回顧推後一步。 100就是由零開始,一步步踏到去的一個小驛站,100對我來說是歇息,也是高峯的哀傷。就如聖誕節的前夕都是令人充滿期盼、幢景,然而離衰落卻只差一步。君不見大節過後的失落?高峯過後滑落的憂鬱?比起100我更喜歡101,它代表新的開始,充滿朝氣、活力和無限的可能性。 差不多五年前開始吃素吃生,裏裏外外的變化是那麼不可思議,因而驅使我把這些經驗、感想和體會記錄下來,所以這網誌也叫”Going 100% Raw”。過去兩年寫有關吃素吃生的文章少了,而多了寫下生活上的小事和感想。不是我吃少了生吃少了素,這已是個不可逆轉的改變,而是吃素吃生已入心入肺,成了我很自然的一部份,而不再構成一個話題了。 在我的生活裏顯現出來的已包含了一切吃生吃素的喜悅,吃素吃生催化了我對生命的活力、理解和意義,生活變得簡單了,但不代表是放棄或偷懶甚至毫無朝氣。反之簡單令人省卻不少負擔,每天減一點點重量,包括身體上和精神上的,省下來的精力更形成了另一股力量,令人更積極。負擔一層一層的脱下,本心自然展現出來,找到本心就找到了生命的源頭和天地間之玄機。 真實的生活應該是自由自在、隨心所欲;生命意義不是往外求而是往裏走。這將是一段更精彩的旅程,就等我一段一段的記下來吧! 下一個驛站會是200、500還是999?

Posted in 生機素食, 隨想, 食材花園, 農耕樂, Spirituality, Uncategorized | Tagged , , , , , , , , , , | 2 Comments

為什麼不許我老?

幾年前女兒找到了我頭上的第一條白髮,還想替我拔掉它,我説不要,笑說這是身份的象徵。 白髮、皺紋、老花等等都是衰老的表現,自然不過之事,沒那麼可怕,不足掛齒。麻煩在週遭的朋友大多四、五十歲,見面總扯到保養、防皺、養顔等等的話題,大家交流心得,偶爾談之無妨,但如臨大敵般的態度,我不敢認同。街外情況更不堪,什麼凍齡、童顔、吃了防腐劑等新詞充斥在通俗雜誌報章上。電視上、廣告牌上的廣告總是在提醒妳:「是時候護膚了!」,洗腦訊息充斥在四方八面,逃也逃不了。可憐活在這世代裏,若樣貌看上去沒有比真實年齡小十歲,就像是犯了彌天大罪一樣。 我不是大美人,但感激上天恩𧶽,得端正絹好容貌,近年白髮慢慢增多,與年齡成正比,絲毫沒有影響我。朋友與我年齡相若,看見我頭上那一小撮白髮竟説:「我看我和妳都要染髮了!」。天啊!要染自己染吧!我很喜歡我現在的樣子呀! 而且我更喜歡我眼尾那幾條笑紋,和面上那幾點老人斑。想光滑無痕難道笑容也要吞掉?足不出戶,日日防曬護膚,把自己包得緊緊才出門?我就是喜歡無拘無束,赤足在陽光底下工作,下完田滿面、雙臂曬得通紅;滿手滿腳泥汚,我就喜歡這樣,也這樣喜歡自己! 配合自己真實年齡的樣貌,加上歲月歷練的穩重和打扮恰當的衣著,就是最稱職的美!看到我的白髮和皺紋而令你不安的話,絕對是你的問題,你一定是很不喜歡自己,很介意自己老去的樣子,而我的樣子,正正反射出你不能接受且不願看見的事實。 「如果你是一個懂得專注力的人,年齡從來不是問題。無論你二十歲、三十歲或者六十歲,你都是在體驗當下,你在自己的時間裏加入生命的體驗。這是一種生活的藝術。」艾倫.朗格教授如是說。 活在當下,享受每一刻生命帶給你的體驗才是正道。 Ellen Langer專訪: http://www.superconsciousness.com/topics/health/aging-reverse-counterclockwise-study  

Posted in 生機素食, 隨想, Spirituality, Uncategorized | Tagged , , , , , | Leave a comment

剃人頭者人亦剃之

朋友來訪,打算到花園摘些新鮮蘋果,焗個蘋果批招呼朋友,誰知來到花園便發現樹上一大堆蘋果消失了。 這幾天天氣穩定,沒有大風,環顧四週地上也沒有多少掉下來,腦中立時出現個念頭「小偷」。有些氣憤,從寒冬等至春,看著光颓頹的樹枝慢慢長出初葉,再長出花蕾,看著花蕾成幼果、再由青澀的幼果長成日漸通紅的成果,悉心料理竟然在快要收成時給人偷了! 今年年初三、四月時遇上多天豪雨,很多果樹上的花蕾都給打落。立在花園角落的柿樹的花就全給打下,無一幸免,要嘗柿子,只能等待明年。蘋果樹命運好一些,但比起往年也起碼少了三份之二。屋漏更遭連夜雨,失收更遇偷果賊,慘哉! 據統計蘋果有超過二百款之多,為了適應市場大規模生產及減低成本,很多品種已在市場上面消失,一般在市場上銷售的不外乎那十幾種。花園裏有經驗的鄰居告訴我,我的蘋果樹已有幾十年歷史,品種名稱無從考究,而它的味道非常清甜,多汁且爽脆,怪不得每年總有不少花園裏的農友和朋友問我要蘋果。 蘋果樹也分夏天果和冬天果。夏天果可早至七月收採,而冬天果則在秋天後甚至十一月後才收,存放得宜的話還可以拿來過冬,甚至存放至第二年的三、四月。 我的蘋果樹結的是冬天果。本打算十月中後才採摘,現在樹上蘋果所剩無幾,目測約八十到一百個,迫不得以,只好提早把她們摘下來。拿來長梯一步一步的爬到高高的樹頂上,左一個、右一個的把紅紅的蘋果放進鈎在橫枝上的籃中,攰了便坐在粗壯的橫技上歇一下。 聽說有些高人能和植物溝通,我沒有這本領,但每年爬到樹上好幾回採摘,就是我跟這棵我心愛的蘋果樹最親密、最接近的時光。有時摘得忘形,好幾個小時也捨不得下來,待在樹上晃如在另一時空中。 樹頂上景緻有別,遠看無邊無際,下看各個花園各有特色,植物生長茂盛,每個小農都那麼努力地締造自己的天堂樂土。雖然今年蘋果收成不理想,但我還是很感激她一年辛勞,盡力的為我結了這麼多甜美的果實。別那麼計較了,人家只不過拿了你一些蘋果,也許是慕名而來,欣賞我這棵樹才摘呢!想著在地球一角有人如我般幸運吃到這美味的蘋果也替他高興,也是我的榮幸。 再説我也曾當過一回「小偷」,那是去年的事情。鄰居的桃樹生到我花園這邊來,還結上大大的、橙黃的果子,陽光下耀眼奪目,引得我垂涎三尺,鄰居卻不在,忍不住我也私自摘了好幾個,真的清甜無比。 正所謂「偷人果者人亦偷之」,世界是公平的。 殊!小聲點!別告發我呀!

Posted in 生機素食, 隨想, 食材花園, 農耕樂,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外婆的青菜湯

小時候家裡人口多,父親是裁縫,母親負責車衣,前鋪後居,外婆為了減輕母親的工作,下班後雖已很晚,卻常常來我家幫忙做一些家務,偶爾帶我們兄弟姊妹四人出外。夏天黃昏會到皇后像廣場、皇后碼頭乘涼,又或到兵頭花園走走,再加上一杯蓮花杯雪糕便可消磨一個晚上。遇上假期外婆還會接我們到她家小住。說到到外婆家小住的次數,我一定比兩個哥哥和妹妹多,無它,只因我比較安靜,又特別聽話,不是自誇,全是長輩對我的評語,就是我當了媽媽後,長輩也會對著我的孩子誇獎我,說我小時候又聽話、又容易照顧等等。 其實到外婆家都幾無聊。外婆和舅父同住,家裡沒有其它小孩,當然也沒有玩具,最大的活動就是每朝早陪外婆上街市買菜,最難打發就是午飯和晚飯之間的幾小時。無聊了便拿暑期作業出來,中、英、數這裡翻兩頁、那裡翻兩頁,胡亂的做做。 外婆説話不多,一天下來也説不上幾句話,有時我們一老一幼的坐在四方摺枱兩旁,老的一手拿著香煙,另一隻手拿著葵扇在扇涼,幼的穿著膠拖鞋坐在摺櫈上,無無聊聊的搖著未到地的雙腳,一坐就是一兩個小時。雖說無聊,但每次外婆接我到他家,我還是挺高興的,因為在自己家同樣無聊,跟外婆起碼可以坐巴士,每朝還可以到街市走走。 記得有一次外婆只帶我一個到她家小住,一如以往的那麼百無聊賴,好不容易捱到晚飯時間,外婆一聲:「幫手開飯!」,我便跑去幫忙。其實要做的事情不多,就是把兩雙筷子和兩碗白飯放好,然後乖乖的坐著等外婆拿餸菜出來。當天晚飯的餸菜是清灼菜心和鹹蛋一隻,還有灼過菜心的清湯一大碗。外婆坐下來後把鹹蛋切開兩半,一半留給還沒下班的舅父,剩下一半我跟外婆一點一點的挑著吃,鹹鹹的很好下飯,菜心也吃一些。滿滿一碗飯扒好後,外婆也沒有問我要不要添飯便拿起那碗清湯喝了一小口,然後叫我把剩餘的都喝掉,我大口大口的喝了,很清甜。 飯後九點多歡樂今宵時間,舅父下班回來,外婆便翻熱餸菜,舅父洗完澡便坐下吃飯。我回過頭來看著舅父挑點鹹蛋、夾條菜心,大口大口的吃著飯,最後看著他咕嚕咕嚕的把一大碗青菜湯喝掉。 生活質素高了,餸菜自然豐富起來,大魚大肉過後,味蕾麻卑,後遺症是味道越吃越濃,這麼清簡的菜湯,相信現在沒有幾個人會看得上眼。再加上長輩提點,現在的蔬菜多有農藥,吃前除了要清洗多次外也要煮得透徹。過份加熱的蔬菜莫說吃不到清甜味,連內𥚃的維他命、礦物質等等的營養都統統流失了。 我是耕種初哥,年前從香港帶回好幾款菜種,嘗試在田裏種。歐洲天氣多變難料,再加上沒有經驗,個多月前下的菜種,雖然很快發了芽,葉子也挺多,可是卻只往上生,菜莖幼幼的,怎看也不像菜芯。外子把一整塊田的菜起了,打算重新下種。收回來一大堆菜,他很有耐性的把所有嫩葉摘下來炒給我吃,剩下那堆不能嚼的菜莖大家都捨不得扔掉。 於是我把一大片田摘下來的菜莖拿來煮清湯,材料新鮮、分量又夠,只放一點點喜瑪拉雅山鹽,湯味已清甜無比,一口一口的喝著,享受著舌頭上那久違了的味道,閉上眼睛,一幕幕的回憶重現眼前。 兩碗青菜湯,一碗盛的是物質匱乏之時的刻苦,另一碗盛的是過度開發後所剩無幾的良心和對土地的崇敬,兩碗都一樣令人回味無窮!    

Posted in 生機素食, 童年往事, 農耕樂, Uncategorized, 昔日香港, 有機耕種 | Tagged , ,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