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有機耕種

聽天由命

北極圈攝氏三十二度、日本名古屋地面温度五十度、德國連續六星期氣温三十多度以上,全球氣温飊升,是警世預告還是末日倒數? 七月份全球破紀錄高温地區超過一百一十五處,不需要先知也不需要通靈,大自然已給我們足夠的提示,再不好好檢示我們人類生活方式的話,下一個滅絕的物種就是我們! 六、七月該是德國雨季,卻遇上反常天氣,差不多八個星期沒有好好的下過一場雨,草地枯黃,市區裏好多植物也奄奄一息。天氣酷熱乾燥,德國兩個星期前開始禁止在戶外燒烤,有些州更加禁止用自來水淋花。 花園裏一向沒有自來水和電源,農友都是用發電機打地下水灌溉,先進一點的會裝太陽能發電板。這段日子太陽異常猛烈,照道理我的太陽能發電板也該吸了不少能源回來,可是儲電池就是儲不起電來,遇上極旱,又碰巧發電機、儲電池一起壞掉,天啊! 沒電泵不了水,唯有回歸古代農法,天天徒手打水,太陽下,來來回回的打水、挽水,兩臂的雙頭肌發達了很多。 體力有限再加上地下水水位越來越低,資源缺乏,已在盤算,若再不下雨的話需要犧牲那些植物和瓜菜以讓其它植物繼續生長下去:茄子快結果了,一定要保留;芥菜剛下種,就算放棄掉但如果八月中前天氣回轉還趕得及再下種;西蘭花今年長得好差,是否可提早結束他的生長呢?還有苦瓜,難得遇上今年陽光充沛,可是養他卻異常耗水,是留還是不留?多麼艱難且痛苦的決定。 不知植物們能否讀懂我的意思?又會否埋寃我把他們送上絶路?水源一天比一天緊張,但還是多等幾天再作決定。 遇到好心農友借來發電機,連忙駁上泵水機,不出一會,滾滾流水一下子沿著膠水喉流到大水桶裡 ,這唏哩嘩啦牽引著生死的的水聲,是我聽過最美妙的音樂! 十多二十分鐘打了大半缸水,地下水位太低,泵不上來了,大半缸水該夠我的植物們續命,多珍貴。還望上天早點下雨,打救眾生。 差不多兩個月都在和水、電搏鬥,腦裏生生死死的閃過不停。終於明白為什麼説農民樂天知命:做好準備功夫,準時發芽、移植;勤奮地鬆泥翻土除野草,能做的都做到最好,但求心安理得,其他則聽天由命。   草地一遍枯黃,不過草的生命力強,只要下一埸大雨,自然會綠回來。  

Posted in 生機素食, Edible Garden, 隨想, 食材花園, 農耕樂, Uncategorized, 德國生活, 有機耕種 | Tagged , , | 5 Comments

Show Hand

正值暑假,小休在家。四個多星期以來每天清早便到花園裡工作,一直至正午陽光太猛烈才不捨的回家。 今年德國陽光充沛,卻缺少雨水,發電機卻碰巧壞了,無法抽水,唯有天天打水,每次都要挑三十多桶,陽光下工作,練得一身肌肉,也嗮得黑黑,活像一個不折不扣的鄉村農婦。 新相識一對德國老夫婦,與他們聊起我的花園,被問到花園裡種了些什麽,我約略說了一些蔬菜水果品種。有趣的是每說出一種他們便作出驚訝的反應,好像我做了些什麽驚天動地的事情一樣,很好笑。回家後我一直細細在數,究竟我在花園裏種了些什麽? 水果類 柿子、紅棗、紅葡萄兩款、青葡萄兩款、梨、蘋果、黃杏李兩款、無花果、燈籠果、西梅兩款、杏、檸檬、櫻桃兩款、士多啤梨、覆盆子Raspberry、藍莓、黑莓、橄欖、杞子、共24款水果。 莖類 薯仔、蕃薯、芋頭、白蘿蔔、紅蘿蔔、紅菜頭、蘿蔔仔Radieschen、苤藍Kohlrabi、蒜頭、 共9款 香草類 鼠尾草、薄菏葉兩款、檸檬香蜂草、墨角蘭Majoram、羅勒、紫蘇葉、芫茜、蔥、韭菜、野韭菜,共11款   蔬果類(所有開花的) 紅蕃茄三款、黃蕃茄、紫蕃茄、蕃茄仔兩款、苦瓜、節瓜、老黃瓜、魚翅瓜、金鈎魚翅瓜、絲瓜、大南瓜、日本南瓜、秋葵,辣椒三款、茄子,共20款 豆類 青豆、長豆、攀豆、毛豆 、刀豆、荷蘭豆, 共6款 青菜類 油麥菜、小白菜、波菜、菜芯、樋菜、綠莧菜、紅莧菜、茼蒿、芥菜、蘇州綠、黃帝菜、四月不老菜、芥蘭、黃芽白、西蘭花、椰菜花、高麗菜、西芹、羽衣甘藍(好美的名字!)、抱子甘藍(多好聽的名字!)枸杞菜、大葱,生菜、沙律菜三款 共28款 還有超甜粟米(該怎樣歸類?) 還有種了幾年仍未結果的橙樹和石榴樹。 一共是96款不同種類的植物蔬果,熱熱鬧鬧的集結在我這三百五十平方米的小小蔬菜花果園裏。 泥土裏源源不絕的冒出來各式各樣蔬菜瓜果,從五月中到現在快七月底,我都不用上市場買菜,還有足夠的送鄰居、朋友,如果天氣一直放晴,相信可維持到到十月底。 每天吃自己辛勞得來的食物,把身心靈都餵得飽飽。感謝天地、日月星晨、蝴蝶蜜蜂、小鳥飛蟲,以及泥土下一切小生物!🙏          

Posted in 生機素食, 食材花園, 農耕樂, Uncategorized, 德國生活, 有機耕種 | 3 Comments

外敵入侵

正值流行感冒高峰期,德國單單在過去一星期已新增了接近四萬個個案,今年頭八星期總數超過十二萬五千,我也不幸染病。廿年未曾發燒的我,今次竟然三天三夜斷斷續續、高高低低的在燒。其實吃素六年多來基本上沒有什麼病痛,偶爾少許傷風感冒也不用打針食藥,只要泡個足浴、喝杯薑茶及早早上床睡覺,第二天便回復正常。 今次染病完全在意料之外,可能是前一星期忙著辦學校一個小演出而沒有照顧好自己,再加上這十多天來,德國遇到北極冷風襲擊,異常低温,出入皆凍抖抖,總之流感來勢急且兇,也不知從何追究。 遇到流感,一般吃醫生處方的抗生素,七至十天便能痊癒,出於個人選擇,我今次病了也沒有看醫生,只不停喝自家花園出品被譽為「萬靈藥」的鼠尾草茶,還有每隔一小時便服一湯匙家鄉出品的川貝枇杷露來滋潤喉嚨。三天三夜不停的睡,醒了便喝茶,也吃一兩片蘋果。頭痛、喉嚨痛、肌肉酸痛當然是免不了,且全身乏力,連眼皮也抬不起來,還好腦袋仍能動,緊隨身體而行,哪裡痛就跟到哪裡,輕輕呼氣吐氣,在疼痛的位置放鬆,絕不和他對抗,與他並肩作戰去打好這場仗,發病雖然辛苦,可心情放鬆後,也不覺異常難受。 五天來也沒有精神看書或任何資料,沒有Input 腦筋落得清嫻,靜靜的躺在床上,心無罣礙,煩惱銷掉,病毒也跟著燒掉。 我不是反西醫,反科學人仕,我只是不太跟隨主流。生在中世紀的歐洲,我或許就是一個住在森林內,自給自足的隱仕,童話裏用來唬嚇孩子的老巫婆。Hu! 驚未? 名聞海外,香港製造,始於清初的川貝枇杷露。 我的「醫書」。內藏一千條食品之詳細介紹,圖文並茂,製作精美,就算不看字,光看圖片也是一種享受。 內頁介紹。左頁是鼠尾草,右頁是百里香。  

Posted in 生機素食, 食材花園, 農耕樂, Uncategorized, Vegan, 有機耕種 | Tagged , , , , , , | 5 Comments

一讀再讀

重讀第三次,越讀越有味,越讀越有趣。 對其他人來說這書可能一點意義都沒有,但此時此刻的我卻能和這書水乳交融,不出一兩頁定必讀至拍案叫絕之處。再遇老知音,心領神會,盡在不言中。 兩年多前開始逐步減少工作,大半年前更把自己的舞蹈學校轉送給一個學生,只保留音樂學院裡幾堂現代舞和創作舞課,收入少了三分之二,生活品質卻沒有因此而下降,反之我換回了充裕的時間、悠然的生活和無比的自由。 有得有失,經濟沒問題,但一些用錢的習慣還是要稍微調整一下。 例如上餐廳的次數明顯減少,甚至完全戒掉,是省錢也是提不起興趣。 以前挺喜歡上餐廳是因為工作忙,每天忙忙碌碌的, 把自己累壞得過了頭,於是用錢購回失去的時間。餐廳的服務也給我稍作休息回氣的機會,刺激的食物味道更是平衡工作壓力的法門。現在時間充裕,做什麼事都可以施施然的進行,不溫不火,我幹嘛還把自家出品有機高質素無農藥蔬菜放著不吃,跑出去吃生化多油味精餐,我的腦筋不是有問題吧? 還有德國人特別重視的Urlaub 度假,也在我的開支裏慢慢減掉。 我一直租住房子。對這房子我萬分滿意,150平方米,雖不是新穎建築,但租金相宜,冬暖夏涼、後花園長滿花草。往市中心只需十五分鐘,著名的美因河近在咫尺,河邊無數著名博物館、畫廊,應有盡有; 往外開車不到二十分鐘已到風景宜人的Taunus山脈,郊遊景點多不勝數,每天猶如在度假中。我再不會那麼傻,花一筆錢開著十幾小時的車,與其它在路上趕去度假的傻瓜搶路,再住進那蚊型酒店房間,吃酒店餐廳雪櫃裏解凍食物,還有與其它旅客趕著去看這個博物館、那個城堡,旅遊完不但沒有休息好,看著那一大堆等著收拾的東西已經累得沒話說。 沒做房奴也沒有大生意,所以沒機會破產,負債和破產都是有錢人的遊戲 ; 我也不趕潮流,沒給商家牽著鼻子走; 我也不大注意銀行戶口裡的數字,因為我不多花錢; 我擁有一小片土地,辛勤耕種,不勞不吃,陽光和空氣餵得我飽飽的。可幸自己物質慾望不高,改變對我來說不太難。 我很窮,沒多餘的錢去亂花,但我的生活很奢侈。窮得有品味,心中富有,隨心而行。   這書教會你怎可以一毛錢都不必花,照樣過得很富足。很吸引吧! 原裝德語版副題” Wie Man ohne Geld reich wird” 《如何沒錢也能過得富足》,更能道出此書主題。    

Posted in 隨想, 農耕樂, Uncategorized, 好書, 德國生活, 有機耕種 | Tagged , , , , , , | 4 Comments

外婆的青菜湯

小時候家裡人口多,父親是裁縫,母親負責車衣,前鋪後居,外婆為了減輕母親的工作,下班後雖已很晚,卻常常來我家幫忙做一些家務,偶爾帶我們兄弟姊妹四人出外。夏天黃昏會到皇后像廣場、皇后碼頭乘涼,又或到兵頭花園走走,再加上一杯蓮花杯雪糕便可消磨一個晚上。遇上假期外婆還會接我們到她家小住。說到到外婆家小住的次數,我一定比兩個哥哥和妹妹多,無它,只因我比較安靜,又特別聽話,不是自誇,全是長輩對我的評語,就是我當了媽媽後,長輩也會對著我的孩子誇獎我,說我小時候又聽話、又容易照顧等等。 其實到外婆家都幾無聊。外婆和舅父同住,家裡沒有其它小孩,當然也沒有玩具,最大的活動就是每朝早陪外婆上街市買菜,最難打發就是午飯和晚飯之間的幾小時。無聊了便拿暑期作業出來,中、英、數這裡翻兩頁、那裡翻兩頁,胡亂的做做。 外婆説話不多,一天下來也説不上幾句話,有時我們一老一幼的坐在四方摺枱兩旁,老的一手拿著香煙,另一隻手拿著葵扇在扇涼,幼的穿著膠拖鞋坐在摺櫈上,無無聊聊的搖著未到地的雙腳,一坐就是一兩個小時。雖說無聊,但每次外婆接我到他家,我還是挺高興的,因為在自己家同樣無聊,跟外婆起碼可以坐巴士,每朝還可以到街市走走。 記得有一次外婆只帶我一個到她家小住,一如以往的那麼百無聊賴,好不容易捱到晚飯時間,外婆一聲:「幫手開飯!」,我便跑去幫忙。其實要做的事情不多,就是把兩雙筷子和兩碗白飯放好,然後乖乖的坐著等外婆拿餸菜出來。當天晚飯的餸菜是清灼菜心和鹹蛋一隻,還有灼過菜心的清湯一大碗。外婆坐下來後把鹹蛋切開兩半,一半留給還沒下班的舅父,剩下一半我跟外婆一點一點的挑著吃,鹹鹹的很好下飯,菜心也吃一些。滿滿一碗飯扒好後,外婆也沒有問我要不要添飯便拿起那碗清湯喝了一小口,然後叫我把剩餘的都喝掉,我大口大口的喝了,很清甜。 飯後九點多歡樂今宵時間,舅父下班回來,外婆便翻熱餸菜,舅父洗完澡便坐下吃飯。我回過頭來看著舅父挑點鹹蛋、夾條菜心,大口大口的吃著飯,最後看著他咕嚕咕嚕的把一大碗青菜湯喝掉。 生活質素高了,餸菜自然豐富起來,大魚大肉過後,味蕾麻卑,後遺症是味道越吃越濃,這麼清簡的菜湯,相信現在沒有幾個人會看得上眼。再加上長輩提點,現在的蔬菜多有農藥,吃前除了要清洗多次外也要煮得透徹。過份加熱的蔬菜莫說吃不到清甜味,連內𥚃的維他命、礦物質等等的營養都統統流失了。 我是耕種初哥,年前從香港帶回好幾款菜種,嘗試在田裏種。歐洲天氣多變難料,再加上沒有經驗,個多月前下的菜種,雖然很快發了芽,葉子也挺多,可是卻只往上生,菜莖幼幼的,怎看也不像菜芯。外子把一整塊田的菜起了,打算重新下種。收回來一大堆菜,他很有耐性的把所有嫩葉摘下來炒給我吃,剩下那堆不能嚼的菜莖大家都捨不得扔掉。 於是我把一大片田摘下來的菜莖拿來煮清湯,材料新鮮、分量又夠,只放一點點喜瑪拉雅山鹽,湯味已清甜無比,一口一口的喝著,享受著舌頭上那久違了的味道,閉上眼睛,一幕幕的回憶重現眼前。 兩碗青菜湯,一碗盛的是物質匱乏之時的刻苦,另一碗盛的是過度開發後所剩無幾的良心和對土地的崇敬,兩碗都一樣令人回味無窮!    

Posted in 生機素食, 童年往事, 農耕樂, Uncategorized, 昔日香港, 有機耕種 | Tagged , , | 3 Comments

移民到火星去

入春以來天氣多變,風雲驟雨,多星期暗無天日,德國多處洪水,實在令人擔憂。連連大雨把剛栽進田裡的幼苗都打壞了,幾個月來的辛勞就一下子化為烏有,唯有重新發芽。與時間競賽,希望來得及第一線溫暖的陽光重來時栽到田裡去。小心照顧著幼苗,花園裏的其它賞玩植物便無暇料理。食材要緊,肚子問題未解決,哪有心情償花作樂? 好不容易等到太陽重來,農作物生長漸漸穩定,此時才有時間到花圃看看。一看把自己嚇一跳,花圃亂草叢生,十幾種野花、野草比我親手栽種的鮮花生得更壯更高,狂野風格演繹得完美無暇。都說野草野花是最頑強的植物,遇強俞強,暴風暴雨下生長神速、根深蒂固得深不可測。雖說自然農法其中一項是不除草,但眼前這景象使你無法子不捲起袖來。左拉右拔,奮鬥了一個多小時,我投降了! 坐下來透透氣、喝杯茶,遠看花園進口處的幾盤薰衣草,雖然有點亂,但還是有規有距的靜靜待著。頑皮的孩子總是得到多點的注意,乖巧的孩子則令人產生歉疚。提起小鏟子,來到薰衣草前,把野草拔掉,心想也應該給她添點新泥土。小鏟子一翻,哇!小小一盤花,泥土下生物應有盡有,都怪自己中學沒有讀好生物科,能認出來的就只有小蚯蚓、小蜈蚣,其他的全是剛成蟲不知名的生物。 心血來潮想到:「這麼一個小小的花盤,怎樣夠你們生活?」於是拿了一隻匙羹過來,像小學時運動會上的一個項目《匙羹運雞蛋》一樣,我輕輕地把一條一條的小蚯蚓、小蜈蚣等從花盤內挑起,小心翼翼的運到隔了一條小路的田裡去,哪裡地大脈搏、物種繁多,應該會好玩一點。 今後這些小蚯蚓、小百足想回鄉省親都難了!

Posted in Edible Garden, 隨想, 食材花園, 農耕樂, Uncategorized, 動物篇, 有機耕種 | Tagged , , , , , , | Leave a comment

有機數學題

    1. 沙律苗二十歐分一棵,買18棵,總共付多少錢? 2. 有機沙律菜在超級市場可賣到2.5歐元一棵,18棵沙律菜全賣掉,可以拿回多少錢? 3. 第一條答案是成本,第二條答案是銷售額,那麼回報率是幾倍? 4. 泥土 + 陽光 + 雨水 + 一點點汗水 = ? 5.  泥土+ 陽光 + 雨水 + 一點點汗水 + 蟲叫 + 鳥鳴 = ? 6. ( 泥土 + 陽光 + 雨水 + 一點點汗水 +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生機素食, Edible Garden, 食材花園, 農耕樂, Raw Food, Uncategorized, Vegan, 有機耕種 | Tagged , , , , , , | Leave a comment

重拾舊歡

自從有了自己的花園後,心思都放到那裡,家裡的大露台凌亂不堪,個多星期前丈夫終於下定決心,把露台執拾乾淨,把該掉的都丟掉,能賣的便放上網去拍賣。收拾妥當後丈夫還安裝了一些照明裝置,晚上亮起來還挺有氣氛的。 踫巧長週末,又踫巧天氣異常温暖,陽光普照,我和丈夫決定什麼地方也不去,留在家𥚃享受。整個早上我們都坐在陽台上喝茶、看書,我還把丟下了十多年的織針拿出來,織起我生平第一隻冷襪。我是個愛工作的人,手和腦總停不下來,編織這手藝正好把我的能量貯下,加上小小創意便變成不同的製成品,決定以後要多做。 幾小時坐在陽台上,發現不久以前在樹上搭的鳥屋住了新房客,聽見小鳥在屋內孜孜聲索食,鳥媽媽一個早上來來回回的,不知飛了多少遍。 兩盆菠菜,個多月前下的種。摘了一些再加上蕃茄和牛油果便成了我的午餐。 “Life is easy. Why do we make it so hard?”  -Jon Jandai- 「生活其實很簡單,為什麼要弄得這麼難?」 我雖然不能做到如Jon Jandai一樣兩袖清風、歸隱田園,但簡單而可持續的生活是我的夢想,而且也進行得不錯!  

Posted in 生機素食, Edible Garden, 隨想, 農耕樂, Uncategorized, 有機耕種 | Tagged , , , , , , | Leave a comment

福岡正信與自然農法

春天剛到,又是農忙的開始,上星期我用了三天旳時間把一百五十平方米的土地都翻過了,別看我身材矮小,「歪挑鬼命」,可我雙臂的雙頭肌還是挺發達的。農務之中我最喜歡翻泥,其次是發芽和播種,最不喜歡的工作是除野草。 很喜歡翻泥這個動作,拿著大鏟,用力把它插進土壤裏,把泥土挑起,再翻下,重複又重複的做著這單一的動作,單純而原始,沒有旁䳱,專注於每一個動作,而每一秒我都覺知自己在做什麼。專注於當下中,很多時一些念頭、想法會突然撲出,很多想不通的問題就這樣「叮」一聲,想通了。 朋友知我喜歡耕種,問我有否聽過福岡正信和自然農法。「自然農法」不就是不施農藥和不施化肥,我一直都這樣做了,而且我還自己堆肥,很了不起吧!過後好奇心推使下到維基百科看看,原來完全不是我想像的那麼簡單。依他的概念除了不施農藥和不施化肥這些最基本的操守外,除草、翻泥和剪枝等基本農務也是不必要的,你只需播種和收成,實行「無為而治」,我想沒那麼簡單吧?內裏一定隱藏不少學問。還有他也重新研究古埃及用來修補耕地的粘土球*clay seed ball,更到非洲幫忙開墾荒地,九十歲高齡還週遊演說,如此猛將實在令人欽佩! 看來要當一個有良心的好農夫還需好好努力,與一切同道中人共勉。 很多的葱,聖誕前下的種,整個冬天我也沒理他,連水也沒灌一滴,任他自然生長。三月中一整塊田都長得滿滿的,這也算是無為而治吧?也是我的專利「懶人農法」。 *(Wikipedia)Fukuoka re-invented and advanced the use of clay seed balls. Clay seeds balls were originally an ancient practice in which seeds for the next season’s crops are mixed together, sometimes with humus or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Edible Garden, 隨想, 食材花園, 農耕樂, Uncategorized, 有機耕種 | Tagged , , , , , , | 3 Comments

尋找小蜜蜂

今年冬天德國天氣反反覆覆,凍幾天又回暖幾天,雪下得不多,卻陰陰沉沉,才三月底,花園的小杏樹和小李樹開花已數星期,實不尋常。別以為開花總是令人高興,還要看開在何時。花早開了,卻不見蜜蜂的蹤影,沒有蜜蜂把花粉傳播是結不成果的,實在令人躭心。 幾年前讀過一段新聞,説美國的蜜蜂少了九成,養蜜蜂的蜂農發現大部分蜜蜂飛走後沒有回巢,美國”H”字頭知名雪糕品牌出資委約研究人員找出原因,得出結果原來是單一品種種植、基因改造、過量剎蟲劑等等。動物昆蟲也認不出我們今天的食物了,別以為跟你沒關係,連雪糕公司都把這事放在眼裏,皆因蜜蜂是在食物鏈的很低層,沒雪糕吃事小,整個食物鏈摧毀的話,後果何其嚴重。想一想大家可以做點什麼吧! 二零一六年三月十六日德國大紀元時報:  

Posted in 生機素食, Edible Garden, 隨想, 食材花園, 農耕樂, Raw Food, Uncategorized, 有機耕種 | Tagged , , , , , , , ,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