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教育

玩具店

  當媽媽前朋友已經預告我,有了孩子後東西是幾何級多起來的,買東西前要想清楚,特別是玩具。 「幾何級多起來」這概念對新手父母來說很抽象,直到有了孩子後才慢慢體會到物件的威力。聽取朋友意見,買玩具給兒女時都會比較慎重,但是家裡的玩具數量還是與日俱增,房子轉眼間便變成小型遊樂場。 某年在香港,妹妹說要帶兩個外甥買玩具,一行三代人,浩浩蕩蕩的操進大型玩具店,小兒很快便挑了一個機動恐龍,肯定的抱在手裡等著在慢慢挑的姐姐。等候期間當舅舅的二哥發現另一款有趣玩具要買給他,小兒直截了當的說:「一個就夠了!」 怎也不肯要第二件,媽媽和二哥對他的反應感到驚訝,那時他還不到四歲。 每年生日和聖誕節兩個孩子會把願望寫起來,我跟外子都會盡量滿足他們的要求,女兒多數要書或益智遊戲;兒子則是玩具車、模型等等,按兒子的說法就是些「好勁嘅嘢」。 兒子看了電視廣告,想要一艘海盜船,我跟他說可以買來做他五歲的生日禮物,於是帶他到百貨公司看看實物,以確定是他想要的。兒子對海盜船一見鐘情,拿著目錄冊回家,很安心的等待著生日,但那是三個月後的事情。 此後每逢路過這百貨公司,我們都會到玩具部看看那艘海盜船,看飽了就帶著他的心願滿足的離開,前前後後不知看了多少回。那年兒子的生日是在星期一,之前的一個星期六我們又來看一回,心想星期一要上班比較忙,不如今天就買了,可以省回時間,況且能夠提早拿到禮物,小孩一定高興。誰不知兒子不願意,一定要等生日當天一起來買,任憑我怎樣引誘他,他也不願意。好傢伙,我也佩服你! 小時候擁有的玩具不多,印象最深的兩款玩具是一盒波子跳棋和一盒釣魚遊戲。 還記得這兩盒玩具是在中環皇后大道中的大華國貨公司買的。 那天實在是罕有的一天,爸媽工作忙碌,能夠一家人一起逛街已經離奇,到了玩具部,我們以為跟慣常一樣,看一下便回家,不知為何爸爸竟然說可以挑選玩具,而且一買便是兩盒。那天爸媽心情特好,回家後與我們四兄弟姐妹一起玩了很久,那是我童年印象中特別快樂的一天。 玩具玩具!勾起我好多回憶皆因兩件事: 著名的玩具大型連鎖店「玩具XX城」在2018年3月15號宣佈把美國八百多間零售店結束,世界其他地區的零售店則轉賣出去,七天後玩具店創辦人Charles Layarus在3月22日逝世。 平常坐地鐵上班都會路過一玩具老店,幾星期前發現他關門了。我下車拍下幾張照片做紀念,看一下貼在櫥窗上的告別文,才知道這店是有七十年歷史的小型家庭生意,繼承父母生意的店主作這決定時一定很難受,還有告別文是寫在3月31日。 時代在變,只能接受。 不知道現在的小孩子還會不會玩拼圖遊戲、積木、煮飯仔、水槍、吹泡泡、大富翁等等,或許將來要在博物館才可看到這些玩具了。 釣魚遊戲,女兒兩歲時生日禮物,跟我小時候玩的差不多。   波子跳棋。X年前從故鄉帶來,盒面還有價錢貼子,十一塊半港幣, 結合不到1.2歐元。    消失的玩具老店。 不難想象,店主寫此簡單旳告別文時,心情是何等複雜。 收藏至今超過二十五年的英文版大富翁。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童年往事, 隨想, 親子篇, Uncategorized, 兒女篇, 小孩子, 德國生活, 教育, 昔日香港 | Tagged , , , , | 1 Comment

少年十五二十時

幾年前我還在讀《足球小將》漫畫作睡前故事給兒子聽,昨天這小子竟跟我談起平行宇宙、討論TuPac歌詞的隱喻,還跟我說生命其實只是一場巧合。 「你怎麼證明我們現在不是在做夢?」兒子說。 「我們最後不是都要死!從出生到死亡其實發生什麼事情都是無所謂的,最後都是散掉。」年少輕狂,好大口氣呀! 或許你是對的,生命可能只是一場巧合,因為宇宙本來就是空蕩蕩,無底黑暗是他的本性,生命不知從那裏跑了出來。但是生命也是一段曲子,我們生存不是什麼都不做便跳到最後那個和弦。我們會說玩音樂,英語會説 play the music、play the piano,德語也是Klavier spielen,可見各處人家意見一致。從出生的第一個音符到終結的那個和弦是玩出來的,好一個「玩」字,道出生命該是充滿樂趣,這是Eckhart Tolle 對生命打的一個比喻。 生命也可以是一場舞蹈,從開始到完結,時快時慢,旋轉、跳躍、或輕或重的舞動,變化出無限的動作組合,獨舞、群舞自由選擇。當然你可以選擇從頭到尾獨自站在台上不動,若這是你有目的選擇,旁人也不能左右你,過程感受是自己的,這個實驗作品完成了,下個作品又嘗試新玩意。 創作人生,不為結局,順流而去,享受過程。  

Posted in 隨想, 親子篇, Spirituality, Uncategorized, 小孩子, 教育 | Tagged , , | 2 Comments

熱浪迫人

才五月底便遇上三十多度高温,上星期還是穿著厚外衣,這星期已換上背心短褲,想必又是那些什麼百年不遇、破紀錄的世紀罕見情況。其實年年破紀錄、年年也是百年不遇,已經不足為怪了。 與大部分德國人一樣,家裡沒有電風扇也沒有冷氣,工作的音樂學院算是新建築但也沒安裝任何空氣調節,暖氣倒是挺足夠的。 沒受熱浪影響,小朋友們準時來上課。我跟家長們説:「這麼熱小朋友不用穿芭蕾舞襪了,鞋也可脫掉,我們今天赤腳跳舞!」隨著一陣歡呼聲,小朋友們三扒兩撥便把舞鞋脫下掉給媽媽們。 還沒跳上幾分鐘,大家包括我在內已熱得透不過氣,個個滿頭大汗,像快要融化掉的棉花糖!於是與小朋友圍圈坐下,播一些輕柔的音樂,即興的配合音樂編故事和用手編一些簡單的動作。 上課前想起舞蹈室內的儲物櫃裏有一枝去年演出用過的道具小水槍,我預先把它裝滿,打算給小朋友來一個清爽的驚喜。就在小朋友們都軟綿綿的躺下時,我不動聲色的把這秘密武器拿出來,往每一個小朋友身上噴上清涼的水花。大家呱呱叫的在倘大的舞蹈室裏奔來跑去,我隨即放上輕鬆愉快的音樂,大家忘形的在水花下舞蹈,歡笑聲震耳欲聾。沒多久水源耗盡,小朋友的悶氣也一掃而空,意猶未盡的纏著我要再來一次。 還好家長們是看不見舞蹈室裡面的情況,要不然定投訴我這個老頑童在誤人子弟! 說真的我自己也玩得挺開心!

Posted in 舞蹈教育, 芭蕾舞, Uncategorized, 小孩子, 教育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