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小孩子

先為人,繼而為舞者。

一年多的籌備、一個多星期的密集總綵排,終於來到演出日。台上射燈閃亮,舞蹈員們盡情享受台上風光;台後像半個戰場一樣,義工們既忙碌又緊張, 跑來跑去,總有做不完的事情;我在台側充當總指揮,看著這一切在眼裡,卻有些抽離的感覺。眼前發生的每一秒,若近若遠都似曾相識,整個演出在我腦中不知道已經演過多少遍了,一切都在我預料之中一步一步地進行著。 帷幕徐徐放下,熱熾的掌聲久久未散,一台演出暫且告一段落。小朋友們到處蹦蹦跳互相道賀,家長們拿著相機照過不停,唯恐錯過了最美好的時光。 小朋友也跑來跟我擁抱,看見她們對我的信任 ; 看見她們樂在其中,我心存安慰,雖然她們在台上演出時錯漏百出,卻展現了她們最純最真的美。 毫不修飾的真我表現就是最好的演出。   留意小朋友們的眼睛,雙雙都那麼清澈晶瑩,小小的窗戶後面,藏著深深的奧秘!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芭蕾舞, 隨想, 音樂, Spirituality, Uncategorized, 小孩子 | Tagged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笑話一則

媽媽去年暑假來德國小住了一個月,回香港後的某一天。 晚飯時兒子說:「婆婆今日打過電話嚟!」 我說:「佢同你講咗乜嘢!」 「佢問,媽媽食番嘢未?」 說完兒子忍不住笑,丈夫在旁邊更哈哈大笑,我則搖搖頭苦笑。 吃生的朋友一定懂得笑。

Posted in 生機素食, 親子篇, Raw Food, Uncategorized, 兒女篇, 小孩子, 德國生活 | Leave a comment

問題少年

山上風景優美,大家心情絶好,和兒子邊行邊聊,南北西東,談得很投契。 對談節錄: 兒:點解啲人唔想窮? 我:你嘅意思係啲人想發達想好有錢? 兒:無錢都可以生存到的。 我:無錯,呢個問題我也有想到,睇吓我同爸爸種咗那麼多菜,我地差不多半年未買過菜,就算無錢都唔會餓死。 兒:做流浪漢幾好,做乜都得,幾自由呀! 我:你好想做流浪漢咩? 兒:佢地好似乜都唔駛做便可以生存,但係我就要做咁多嘢。呢個世界唔可以簡單啲咩? 我:你有幾多嘢要做呢?踢足球、彈琴、彈結他、畫畫都是你喜歡的。 兒:仲有番學,番學好儍!學埋啲無謂嘅嘢! 我:咁學校應該教什麼? 兒:煮飯、野外求生、睇好嘅電影、聽好歌,仲有最緊要嘅運動。 我:即係教你有興趣嘅嘢! 兒:仲有耕田! 我:耕田?叫你去花園幫手慘過叫你番學! 兒:學咗耕田第二時唔駛番工都可以養到自己。 我:啱!   兒:我可唔可以殺一個人?(嚇得我!) 我:無緣無故你做乜去殺人? 兒:如果嗰個人想我殺佢呢? 我:佢做乜要你殺佢呢? 兒:唔知,但係如果我地寫清楚,係佢要我幫佢呢? 我:即係有合約啦,但喺好多地方就算有合約都要坐監架! 兒:但我係幫人! 我:乜嘢人要你幫忙吖? 兒:好慘嗰啲。 我:點慘法? 兒:慘到想死嗰啲。 我:例如邊啲人會慘到想死呢? 兒:病得好慘嗰啲。 我:咁即係安樂死? 兒:點解我咁懶嘅? (乜你都知自己懶咩?) 我:你都唔懶,打波唔駛叫你識得晨咁早起身,彈琴、彈結他從來未試過走堂或遲到。 兒:但係點解我係學校咁懶嘅? 我:危急關頭你就唔會懶啦!你睇舊年你拉丁文唔及格要補考,仲考個 B 番嚟,即係代表你唔蠢!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親子篇, 農耕樂, Spirituality, Uncategorized, 兒女篇, 小孩子, 德國生活 | Tagged , , , , | Leave a comment

秋高氣爽(一)

秋天,一個我特別鍾愛的季節。 自從幾年前開始,每年秋天我們一家都會開車出外,遠足幾天。記得去年秋天我們一家四口開車到黑森林住幾天,有一天我們計劃到山裏徒步旅行,不知怎樣我們走著走著,竟然迷了路,在山裏兜了一大圈。大約十六公里、四小時的行程竟走了十小時,算下來差不多有廿八到卅公里的路。可幸那天天色清明、不溫不冷、沿途更是風景怡人,山裏空氣清新,大家心情都很好,入夜後更有月光照路,抬頭望著滿天繁星,女兒忍不住説:「好靚呀!」,還著爸爸把電筒關掉,我們四人就這樣靜靜的站著,享受了生平最美好的幾分鐘! 今年女兒到了法國做實習生,剩下我、丈夫和兒子三人。一個月前徵詢兒子意見,看他想到那裡,兒子行山意慾不大並說:「係唔係一定要去呀?唔去得唔得呀?」,要說服一個十四歲的少年跟著爸媽去旅行, 確實不容易。於是我給他看我選的目的地的照片,他不相信的説:「這裡是德國?」就這樣我們三人成行了,而且大家都同意𣎴帶任何電子產品,除了丈夫的手提電話作應急之用。 兩個月前兒子十四歲生日那天我跟他說:「雖然法律上十八歲才是成年人,但其實很多地方不同的宗教、不同的小數民族都會為十多歲的少年舉行成人禮,可以參與族內男性的活動,也有話語權,有權利就有義務,一個成人也要肩負照顧族内其它弱者的責任,我們沒有宗教信仰,今天這個小小生日會就是你的成人禮,從今天起我就會把你當一個成年人看待。」隨後我們一家踫杯,禮成! 這次就是兒子成人禮後首次出門,他和爸爸合力把行李裝進車裡,我一於袖手旁觀,盡情享受當弱者的權利。早上十時終於起程,我讓兒子坐前座,一來他要聽他帶來的CD,二來也可幫忙看路標,熟悉路面情況,而且他兩仔爺平時說話不多,我常常當了他倆之間的翻譯,今天就讓他倆好好交流。一路上氣氛融洽,大家有講有笑,雖然車外天氣陰沉,卻沒有影響我們輕鬆的心情。 因為改道四個多小時的車程變成差不多六小時,再加上中途休息,下午差不多五時,終於到了我們的目的地Hohnstein古堡。這裡離Dresden古城大約半小時車程。我們在古堡訂了房間,訂房時酒店客房已滿,古堡方面於是替我們訂了旁邊的青年旅舍,價錢平一半有多,我和丈夫每人每天廿三歐元一個雙人房,兒子仍是小孩價錢,才廿十歐元一天,而且自己一人獨佔一間雙人房。 到步後我先行去取房,因車子是停在古堡腳下的停車位,丈夫和兒子要去拿行李隨後過來。古堡相當大,聳立在山顛之上,天色幽暗,獨自踏在斜斜的石路上走向古堡,腦𥚃幻想著以前中古時期的人坐在馬車上,顛簸上山,相當詩情畫意。拿了房匙直接進房,看看房間我開心得大笑起來。開心不是房間有什麼特別,才廿三元一晚還包早餐,怎麼可能會有什麼特別的裝璜呢。房間是小小的,放了兩張單人床、一個衣櫃、一個床頭櫃,很整潔、簡簡單單的,與價錢相符。開心是因為房間裡沒有電視機!哈哈哈!這回好了,真的可以過幾天清清淨淨、不受外間干擾的日子了! 去年到黑森林徒步旅行,誤踏人間仙境! 從古堡房間向外望的風景。 斜斜的石路,直達古堡。 古堡外幽幽的景緻。 Hohnstein 古堡離德累勞斯 Dresden 約半小時車程。

Posted in 遊記, 親子篇, Spirituality, Uncategorized, 兒女篇, 小孩子, 德國生活 | Tagged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又愛又恨的零食

7月14日 丈夫出門公幹兩星期;兒子跟球會到瑞典參加足球比賽,也要一個星期後才回來。兩個吃肉人不在,實在太好了,我跟女兒可以安靜的享受我們的有機素食生活! 女兒是六成生,我則是9成半生,她說她想跟我試試一個星期光喝果菜汁,我當然贊成!可是雪柜裏還有兒子吃剩的白汁雞柳,怎麼辦?材料都是有機的,裏面的青豆更是自家花園出品,倒掉實在可惜啊!最後我們決定不浪費,配上發芽米,清掉它。我跟她說,雞肉不用吃,挑出來洗乾淨可以拿來喂花園的貓貓。可她說一年多沒吃肉,想試試肉是什麽味道。她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小口,輕輕的拋了一句: 在我的記憶裏面,肉是很好吃的,然後便沒有再吃了。 對,在我的記憶裏面,肉也是很好吃的。雞翼更曾經是我的至愛,又香又脆!吃素一年多對肉食一點留戀都沒有,看見生的肉,腦裏面就會出現動物受苦受難的影像,心裡很不舒服,所以煮飯給家裡兩個吃肉人,確實是有一點難度。有時候看見別人吃飯,我腦海裏面也會想到以前餸菜的味道,想著想著就已經很飽很飽,心和身都很滿足,也就不用再吃。 比較難戒掉的反而是我曾經很喜歡吃的薯片、餅乾、花生等等雜食。剛剛吃素吃生的時候到超級市場買東西,需要的時間比吃素吃生前多了一倍,因為買完了蔬菜和水果後,總忘不了要到零食部走一圈,看見薯片、餅乾一大堆,真的好吸引!我會在食物前慢慢走,把貨架上的東西,一包一包的拿下來,慢慢看,細細看,看的清清楚楚,差不多把說明都背熟,也會聞一聞,搖一搖,看飽了,聞飽了,所有食物的回憶都一一跑回來,也就不用真的吃進肚裏,最後我又把貨品一件一件的放回原處。我在想,如果有人在看防盜錄影,一定以為我有神經病! 不過這個過渡期很快就過去,因為隨著吃蔬菜和水果多了,口味都改變了,吃得越來越清,越來越簡單,那些濃濃的味增味道,很快就受不了。所以現在到超級市場買東西,揀好了蔬菜和水果就可以走,購物和煮飯的時間省了不少,多出來的時間就可以好好的照顧自己!

Posted in 生機素食, Raw Food, 兒女篇, 小孩子, 德國生活 | Tagged , , , , , | 3 Comments

我有一生的時間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星期一 兩個孩子在昨天音樂會上的表現不過不失,老師對他們也挺滿意。 在德國的小孩大部份都會彈奏一種或以上的樂器,每所學校都有自己大、中、小樂團和合唱團,就是最最最沒音樂天份的,在小學裏都一定會吹奏木童笛。這裏更沒有級別考試,頂多是一年一次的音樂會,可以說是豪無壓力下去培養自己的興趣。 兩個孩子音樂天資中上,我常常跟他們說,天外有天,你覺得自己彈得好嗎?比你好的人比比皆是;你覺得自己彈得不好嗎?彈得比你爛的人,大有人在。所以不用跟人比較,應該跟自己的心去做。 女兒一年前主動在教會的週日彌撒當伴奏;兒子不喜歡古典樂曲,卻能坐在琴前個多小時即興彈奏;心情到時,更會拿起結他和坐在琴邊的姐姐大合奏,和平時爭拗的情境簡直成強烈對比。 沒要求也沒想過他們會成為什麼音樂家、藝術家,只想他們有一個終生的嗜好。既然是終生的,也就不用急、不用趕,他們有一生的時間去做這件事情。 早餐:木瓜香蕉Raw Oats drink 午餐: 蘋果香蕉Raw Oats drink, 兩個柿子 下午茶: 梨一個 晚餐:清灼波菜(41度溫水浸5分鐘),三個柿子

Posted in 生機素食, 音樂, Raw Food, 小孩子, 德國生活 | Tagged , , , , , , , | 3 Comments

新時代小孩~鄒奇奇

Originally posted on Horseof11's Blog:
「我只希望被別人看成是一個正常的女孩子,當然,我是一個女權主義者。我認為女性應該更獨立,在這個社會上,女性往往被描述成只會簡單化化妝、無所事事的人。我認為我們需要魔法公主一樣的女性——一個能夠殺死惡龍、拯救她的男友的女人。」 這番話出自美中混血兒鄒奇奇(Adora Svitak),當時她才8歲。 奇奇生於1997年10月15日。3歲開始看書,4歲編故事,6歲用notebook寫故事,7歲寫書作詩,8歲出版12萬字的故事集《飛揚的手指》(Flying Fingers)。書中奇奇撰寫超過300篇故事,多以中世紀為背景。從古埃及寫到文藝復興,對政治、宗教、教育有獨特見解,文思嚴謹,難以相信出自七歲孩子。奇奇說她讀書種類廣泛,最愛歷史小說和魔幻故事。 9歲已閱讀了兩千多本書。曾接受ABC早安美國及Oprah的訪問。12歲在TED向滿堂成年人演說「大人能向小孩學到什麼?」,大受歡迎! 鄒奇奇家住西雅圖。母親鄒燦(Joyce)來自中國,1988年到美國後,學習法語的她獲得了英語文學碩士,現職翻譯。奇奇父親約翰John Svitak是美藉捷克裔物理學博士,任職微軟。奇奇有個大兩歲的姐姐希希,姐妹倆名字合起來是「希奇」。John與Joyce很早發現奇奇特別,在她很小的時候,John對她念柏拉圖的著作,後來她3歲竟自己開始讀書。 Joyce與John本想把兩位女兒送到資優班就讀,但 Redmond的天才兒童太多,連資優班都要排隊,所以決定在家自己教,不料卻闖出另外一番天地。 奇奇的BLOG  http://www.adorasvitak.com/Blog.html

Posted in 小孩子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