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小孩子

生日快樂

那是我的四歲生日。 生日快到,阿姨坐在椅上把我抱起放到她大腿上,面對面跟我聊起天來。 「你快生日了,想要什麼禮物?要一條裙子還是一個忌廉生日蛋糕?」 裙子!那有女孩子不喜歡漂亮的裙子,一定是裙子,腦中便出現穿起漂亮裙子在舞動的我。 等一等! 忌廉蛋糕?我們家從來沒有人試過有生日蛋糕,一次都沒有。大哥、二哥和妹妹都沒吃過,如果我犧牲那條裙子,那我們便可以一起試試它的味道。 漂亮的裙子還是忌廉蛋糕?很難的選擇。 「想好了沒有?」阿姨用溫柔的聲線再問。 深深的呼吸後我鼓起勇氣輕聲的說出:「生日蛋糕。」 媽媽從來不會替我們幾個小孩慶祝生日,她常常說:「小孩子生日有什麼重要?不用慶祝。」我們小孩沒有話語權,她說什麼就是什麼。我很小就已經理解到她為何這樣說,每天的工作已夠她煩了,還要加上一年四次小孩的生日,她一定吃不消,這樣說封了頂,安枕無憂。 阿姨是媽媽的親妹妹,每天來我們家負責照顧我們四個三歲到八歲的小孩。爸爸媽媽忙著在店前工作,沒時間理我們,店後的大小家務和照顧我們的工作便落在阿姨身上,除此之外她還要幫店裏做一些跑腿的工作。母親很早便結婚,也大阿姨好幾歲,算一下其實她照顧我們的那幾年也只不過是一個二十出頭的大姐姐,一個小媬姆。 阿姨答應買生日蛋糕給我後,我一直在想像那是一個怎樣的蛋糕,圓圓的蛋糕配上厚厚的忌廉,那些忌廉一定很好吃,還有上面的裝飾會是什麼樣的呢?蛋糕應該是軟綿綿的,聽說刀子切下去時被壓下後會彈回來,很期待。 生日那天,阿姨來了,但沒帶上蛋糕,我也不敢做聲,她像平常一樣的工作,過了一會後她說出去買。從窗戶看著她出門,到她回來是多麼漫長,我跟妹妹一直坐在窗戶前苦候。 終於看見阿姨帶著蛋糕回來了。 阿姨把盒子放在枱上,一邊解開繩子一邊說 :「可能晚了去,忌廉蛋糕都賣完,只剩下這款。」 我往盒子裏面看,咖啡色的一條蛋糕,上面的忌廉和裝飾哪裡去了?那不是真正的生日蛋糕,跟我想像的差很遠啊。 盒子裡面是瑞士蛋卷,圓條狀的蛋糕卷著薄薄的忌廉在裡頭,盯著那瑞士卷,世界好像靜止了一會,但很快我們四兄弟姊妹高興的吵鬧聲又跑回來。沒有蠟燭,也沒有唱生日歌,很簡單,大家都很歡喜的吃著。 我想沒有人會察覺一個四歲小孩的感受,再說我也隱藏得不錯,隱藏自己的感受是我的強項,一直至長大後也如是。 或許是因為我的生日在月尾,阿姨從父母那裡得到的那份微薄薪水相信也快用光,所以生日蛋糕變成經濟一點的瑞士卷,這個解釋挺合理。   瑞士卷的味道其實也不錯。(圖片取自網絡。)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童年往事, 隨想, Uncategorized, 小孩子, 昔日香港 | Tagged , | 5 Comments

為人師表還是誤人子弟

好老師可遇不可求,就如一件好的藝術品,不是生產出來的。 普及教育需要大量老師,原本一件受人敬仰的藝術品,變成工廠大量倒模的廉價製成品,不是看不起現在的老師,而是不同意老師被降格了。老師的品質是要用社會上最好的資源去滋養,有好品格及修為的老師才能培育出有質素的下一代,還有年青老師對教育和培養小孩的那團火更為珍貴,幾多年少有為充滿熱情的老師都是得不到支援,壓力下不出幾年便被打沉了。 自己也當了三十多年老師。十六歲當上我老師的助教,十七歲時老師已放心我一個人帶班當起小老師來。雖然年少,但當年的家長們對我還是客客氣氣,很放心把孩子交給我,學生們也很尊重我這個小老師。 我很嚴格但我不會罵孩子,做不好的動作我會不厭其煩的解釋,也要求孩子重複再重複,直至做到為止;還有我勝在記性好,上一堂課那個孩子那個動作未做好,下一堂回來我會繼續追擊,孩子們知道逃不掉,所以課堂上都表現得規規矩矩,學習也認真,而且對我也很信任,課餘跟我有講有笑,還常常送我畫作及小手工,甚至學校裡、家裡的小秘密也會跟我分享, 年少當老師經驗不多卻有一腔熱情,每一堂課我都準備充足的教材,也記錄每一班每一堂每個小孩的進度,絕不偷懶。多年前還是用錄音帶的年代,一天七、八堂舞蹈課我會帶上十幾盒卡式錄音帶、錄音機,背著一個大袋,裏面裝著舞鞋、舞衣、筆記簿、課上用的學習道具等等,跑遍香港、九龍、新界。雖然天天跑來跑去,但年少力壯,一點也不覺攰,當時只知自己還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每天都在想著如何做得更好,腦中也只有舞蹈和學生。 我很尊重且感激每一個我教過的學生,因為她們每一個都是令我進步的媒體,在她們身上我看到每一個個體的不同,而每人學習方法也不同,也逼使我想出更多不同的方法出來,因材施教是我多年下來的體會。 師傅、知識是要去求不是被人硬塞的。 來德後,發現香港的小孩和歐洲的小孩文化上和學習習慣上不同而要作教學方法的調整,這也不太難,多看其它老師的課,多了解當地文化,多看多想,慢慢也能掌握到竅門。反而一代一代的小孩和年輕家長們態度上的變化,令人心灰意冷,更令我打起退堂鼓。從前對老師的尊重變成對老師有過分的要求; 女兒學不懂是老師的錯,嚴格一點又被家長投訴,說我弄痛她的女兒,試問壓腿那會不痛的?還有動作做不好要求重做小孩會給你臉色看,辛辛苦苦安排演出會因為參加同學生日會而缺席,我相信這不是什麼文化差異而是新一代自我意識高,「我」最重要,我、我、我、比什麼都大。 用心教學多年下來不是身傷就是神傷,要不是真心喜歡小孩也絕不會堅持到現在。我知道有不少學生是認真求教的,明白事理的家長也很多,只是作為一個負責的老師,我不能帶著一個疲憊的身體和心神去面對我的學生,所以年前把大部分課堂推掉,其中一個原因就是要休養好自己:吃最好的蔬菜、吸最甜的空氣、讀有益的文章和書本,練琴、寫文、靜心,還有下田種菜,融入大自然好好生活。 我沒有偷懶,我只是認真生活,進德修業,為將來的學生和未知的任務做好準備。  

Posted in 舞蹈教育, 芭蕾舞, 隨想, Uncategorized, 小孩子, 德國生活 | Tagged , | 5 Comments

熱浪迫人

才五月底便遇上三十多度高温,上星期還是穿著厚外衣,這星期已換上背心短褲,想必又是那些什麼百年不遇、破紀錄的世紀罕見情況。其實年年破紀錄、年年也是百年不遇,已經不足為怪了。 與大部分德國人一樣,家裡沒有電風扇也沒有冷氣,工作的音樂學院算是新建築但也沒安裝任何空氣調節,暖氣倒是挺足夠的。 沒受熱浪影響,小朋友們準時來上課。我跟家長們説:「這麼熱小朋友不用穿芭蕾舞襪了,鞋也可脫掉,我們今天赤腳跳舞!」隨著一陣歡呼聲,小朋友們三扒兩撥便把舞鞋脫下掉給媽媽們。 還沒跳上幾分鐘,大家包括我在內已熱得透不過氣了,個個滿頭大汗,像快要融化掉的棉花糖!於是與小朋友圍圈坐下,播一些輕柔的音樂,即興的配合音樂編故事和用手編一些簡單的動作。 上課前想起舞蹈室內的儲物櫃裏有一枝去年演出用過的道具小水槍,我預先把它裝滿,打算給小朋友來一個清爽的驚喜。就在小朋友們都軟綿綿的躺下時,我不動聲色的把這秘密武器拿出來,往每一個小朋友身上噴上清涼的水花。大家呱呱叫的在倘大的舞蹈室裏奔來跑去,我隨即放上輕鬆愉快的音樂,大家忘形的在水花下舞蹈,歡笑聲震耳欲聾。沒多久水源耗盡,小朋友的悶氣也一掃而空,意猶未盡的纏著我要再來一次。 還好家長們是看不見舞蹈室裡面的情況,要不然定投訴我這個老頑童在誤人子弟! 說真的我自己也玩得挺開心!

Posted in 舞蹈教育, 芭蕾舞, Uncategorized, 小孩子, 教育 | 2 Comments

先為人,繼而為舞者。

一年多的籌備與排練、一個多星期的密集總綵排,終於來到演出日。台上射燈閃亮,舞蹈員們盡情享受台上風光;台後像半個戰場一樣,義工們既忙碌又緊張, 跑來跑去,總有做不完的事情;我在台側充當總指揮,看著這一切在眼裡,卻有些抽離的感覺。眼前發生的每一秒,若近若遠都似曾相識,整個演出在我腦中不知道已經演過多少遍了,一切都在我預料之中一步一步地進行著。 一個多小時的演出轉眼便過,帷幕徐徐放下,熱熾的掌聲久久未散,一台演出暫且告一段落。小朋友們到處蹦蹦跳互相道賀,家長們拿著相機照過不停,唯恐錯過了最美好的時光。 小朋友也跑來跟我擁抱,看見她們對我的信任 ; 看見她們樂在其中,我心存安慰,雖然她們在台上演出時錯漏百出,卻展現了她們最純最真的美。 毫不修飾的真我表現就是最好的演出。   留意小朋友們的眼睛,雙雙都那麼清澈晶瑩,小小的窗戶後面,藏著深深的奧秘!                    

Posted in 芭蕾舞, 隨想, 音樂, Spirituality, Uncategorized, 小孩子 | Tagged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笑話一則

媽媽去年暑假來德國小住了一個月,回香港後的某一天。 晚飯時兒子說:「婆婆今日打過電話嚟!」 我說:「佢同你講咗乜嘢!」 「佢問,媽媽食番嘢未?」 說完兒子忍不住笑,丈夫在旁邊更哈哈大笑,我則搖搖頭苦笑。 吃生的朋友一定懂得笑。

Posted in 生機素食, 親子篇, Raw Food, Uncategorized, 兒女篇, 小孩子, 德國生活 | Leave a comment

問題少年

山上風景優美,大家心情絶好,和兒子邊行邊聊,南北西東,談得很投契。 對談節錄: 兒:點解啲人唔想窮? 我:你嘅意思係啲人想發達想好有錢? 兒:無錢都可以生存到的。 我:無錯,呢個問題我也有想到,睇吓我同爸爸種咗那麼多菜,我地差不多半年未買過菜,就算無錢都唔會餓死。 兒:做流浪漢幾好,做乜都得,幾自由呀! 我:你好想做流浪漢咩? 兒:佢地好似乜都唔駛做便可以生存,但係我就要做咁多嘢。呢個世界唔可以簡單啲咩? 我:你有幾多嘢要做呢?踢足球、彈琴、彈結他、畫畫都是你喜歡的。 兒:仲有番學,番學好儍!學埋啲無謂嘅嘢! 我:咁學校應該教什麼? 兒:煮飯、野外求生、睇好嘅電影、聽好歌,仲有最緊要嘅運動。 我:即係教你有興趣嘅嘢! 兒:仲有耕田! 我:耕田?叫你去花園幫手慘過叫你番學! 兒:學咗耕田第二時唔駛番工都可以養到自己。 我:啱!   兒:我可唔可以殺一個人?(嚇得我!) 我:無緣無故你做乜去殺人? 兒:如果嗰個人想我殺佢呢? 我:佢做乜要你殺佢呢? 兒:唔知,但係如果我地寫清楚,係佢要我幫佢呢? 我:即係有合約啦,但喺好多地方就算有合約都要坐監架! 兒:但我係幫人! 我:乜嘢人要你幫忙吖? 兒:好慘嗰啲。 我:點慘法? 兒:慘到想死嗰啲。 我:例如邊啲人會慘到想死呢? 兒:病得好慘嗰啲。 我:咁即係安樂死? 兒:點解我咁懶嘅? (乜你都知自己懶咩?) 我:你都唔懶,打波唔駛叫你識得晨咁早起身,彈琴、彈結他從來未試過走堂或遲到。 兒:但係點解我係學校咁懶嘅? 我:危急關頭你就唔會懶啦!你睇舊年你拉丁文唔及格要補考,仲考個 B 番嚟,即係代表你唔蠢!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親子篇, 農耕樂, Spirituality, Uncategorized, 兒女篇, 小孩子, 德國生活 | Tagged , , , , | Leave a comment

秋高氣爽(一)

秋天,一個我特別鍾愛的季節。 自從幾年前開始,每年秋天我們一家都會開車出外,遠足幾天。記得去年秋天我們一家四口開車到黑森林住幾天,有一天我們計劃到山裏徒步旅行,不知怎樣我們走著走著,竟然迷了路,在山裏兜了一大圈。大約十六公里、四小時的行程竟走了十小時,算下來差不多有廿八到卅公里的路。可幸那天天色清明、不溫不冷、沿途更是風景怡人,山裏空氣清新,大家心情都很好,入夜後更有月光照路,抬頭望著滿天繁星,女兒忍不住説:「好靚呀!」,還著爸爸把電筒關掉,我們四人就這樣靜靜的站著,享受了生平最美好的幾分鐘! 今年女兒到了法國做實習生,剩下我、丈夫和兒子三人。一個月前徵詢兒子意見,看他想到那裡,兒子行山意慾不大並說:「係唔係一定要去呀?唔去得唔得呀?」,要說服一個十四歲的少年跟著爸媽去旅行, 確實不容易。於是我給他看我選的目的地的照片,他不相信的説:「這裡是德國?」就這樣我們三人成行了,而且大家都同意𣎴帶任何電子產品,除了丈夫的手提電話作應急之用。 兩個月前兒子十四歲生日那天我跟他說:「雖然法律上十八歲才是成年人,但其實很多地方不同的宗教、不同的小數民族都會為十多歲的少年舉行成人禮,可以參與族內男性的活動,也有話語權,有權利就有義務,一個成人也要肩負照顧族内其它弱者的責任,我們沒有宗教信仰,今天這個小小生日會就是你的成人禮,從今天起我就會把你當一個成年人看待。」隨後我們一家踫杯,禮成! 這次就是兒子成人禮後首次出門,他和爸爸合力把行李裝進車裡,我一於袖手旁觀,盡情享受當弱者的權利。早上十時終於起程,我讓兒子坐前座,一來他要聽他帶來的CD,二來也可幫忙看路標,熟悉路面情況,而且他兩仔爺平時說話不多,我常常當了他倆之間的翻譯,今天就讓他倆好好交流。一路上氣氛融洽,大家有講有笑,雖然車外天氣陰沉,卻沒有影響我們輕鬆的心情。 因為改道四個多小時的車程變成差不多六小時,再加上中途休息,下午差不多五時,終於到了我們的目的地Hohnstein古堡。這裡離Dresden古城大約半小時車程。我們在古堡訂了房間,訂房時酒店客房已滿,古堡方面於是替我們訂了旁邊的青年旅舍,價錢平一半有多,我和丈夫每人每天廿三歐元一個雙人房,兒子仍是小孩價錢,才廿十歐元一天,而且自己一人獨佔一間雙人房。 到步後我先行去取房,因車子是停在古堡腳下的停車位,丈夫和兒子要去拿行李隨後過來。古堡相當大,聳立在山顛之上,天色幽暗,獨自踏在斜斜的石路上走向古堡,腦𥚃幻想著以前中古時期的人坐在馬車上,顛簸上山,相當詩情畫意。拿了房匙直接進房,看看房間我開心得大笑起來。開心不是房間有什麼特別,才廿三元一晚還包早餐,怎麼可能會有什麼特別的裝璜呢。房間是小小的,放了兩張單人床、一個衣櫃、一個床頭櫃,很整潔、簡簡單單的,與價錢相符。開心是因為房間裡沒有電視機!哈哈哈!這回好了,真的可以過幾天清清淨淨、不受外間干擾的日子了! 去年到黑森林徒步旅行,誤踏人間仙境! 從古堡房間向外望的風景。 斜斜的石路,直達古堡。 古堡外幽幽的景緻。 Hohnstein 古堡離德累勞斯 Dresden 約半小時車程。

Posted in 遊記, 親子篇, Spirituality, Uncategorized, 兒女篇, 小孩子, 德國生活 | Tagged ,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