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動物篇

你死我亡

花園裏衆農友有一共同敵人,一提起牠大家定必搖搖頭,一臉無可奈何。 這令人厭惡甚至見到牠會打個冷顫的生物,德文名稱叫Nacktschnecke,直譯是「光脫脫蝸牛」或「剝光豬蝸牛」,我則喜歡叫牠「無殻蝸牛」。查看牠的正式中文譯名,發現牠原來就是鼎鼎大名的「鼻涕蟲」! 物如其名,潺潺滑滑,加上顏色難看,想起也令人毛骨悚然。每次下雨天後來到花園,總見到十多二十條肥大的鼻涕蟲在菜圃裏開大食會,而且牠們很會吃,「唔嫩唔食」,往往是前一天剛移植到菜圃的菜苗,第二天就給牠們吃掉,更激氣的是牠們完全沒有Table manner,這棵吃一口、那棵吃一口,弄得我每棵菜都左一個洞、右一個洞。士多啤利更是牠們的摯愛,有時候我沒有留意,隨便摘一顆吃,正要放到嘴裡才看見果實上面已少了一口,還好及時發現,要不然還要吃這怪物的「口水尾」! 對付牠農友各出奇招,如在田裡放啤酒陷阱,因牠們喜歡那味道而往往自投羅網,實行不醉無歸。也有農友放咖啡粉、蛋殼,但這些都是溫柔的方法,效果不大。一農友有一絕招但比較狠毒,就是在牠身上灑鹽。因為牠的身體主要成份是水,鹽會把牠的水份抽乾,不消幾分鐘牠便脫水而死。 對付牠我用一個較為人道的方法。我會用鏟把牠鏟起,並與自己保持臂矩,再把牠運到堆肥區。進去了牠們就出不來,遲早都要死,我就讓牠們吃著堆肥區裡面的蔬菜飽死,飽死好過餓死,我也算仁至義盡! 大師們常說萬事萬物皆沒有好壞美醜之分,好壞美醜源於我們的主觀意識、我們的分別心。只怪自己道行尚淺,我左看右看、橫看豎看,都覺得這條醜八怪罪有應得。牠不死,我的菜死;菜死,我也餓死。 還望有那位智者農友可以告訴我,如何能與這條鼻涕蟲和平共處? 網絡上的圖片,把牠拍得挺漂亮,但真身滑潺潺的,看見都打冷顫!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生機素食, Edible Garden, 食材花園, 農耕樂, 動物篇 | Tagged , , , | 3 Comments

移民到火星去

入春以來天氣多變,風雲驟雨,多星期暗無天日,德國多處洪水,實在令人擔憂。連連大雨把剛栽進田裡的幼苗都打壞了,幾個月來的辛勞就一下子化為烏有,唯有重新發芽。與時間競賽,希望來得及第一線溫暖的陽光重來時栽到田裡去。小心照顧著幼苗,花園裏的其它賞玩植物便無暇料理。食材要緊,肚子問題未解決,哪有心情償花作樂? 好不容易等到太陽重來,農作物生長漸漸穩定,此時才有時間到花圃看看。一看把自己嚇一跳,花圃亂草叢生,十幾種野花、野草比我親手栽種的鮮花生得更壯更高,狂野風格演繹得完美無暇。都說野草野花是最頑強的植物,遇強俞強,暴風暴雨下生長神速、根深蒂固得深不可測。雖說自然農法其中一項是不除草,但眼前這景象使你無法子不捲起袖來。左拉右拔,奮鬥了一個多小時,我投降了! 坐下來透透氣、喝杯茶,遠看花園進口處的幾盤薰衣草,雖然有點亂,但還是有規有距的靜靜待著。頑皮的孩子總是得到多點的注意,乖巧的孩子則令人產生歉疚。提起小鏟子,來到薰衣草前,把野草拔掉,心想也應該給她添點新泥土。小鏟子一翻,哇!小小一盤花,泥土下生物應有盡有,都怪自己中學沒有讀好生物科,能認出來的就只有小蚯蚓、小蜈蚣,其他的全是剛成蟲不知名的生物。 心血來潮想到:「這麼一個小小的花盤,怎樣夠你們生活?」於是拿了一隻匙羹過來,像小學時運動會上的一個項目《匙羹運雞蛋》一樣,我輕輕地把一條一條的小蚯蚓、小蜈蚣等從花盤內挑起,小心翼翼的運到隔了一條小路的田裡去,哪裡地大脈搏、物種繁多,應該會好玩一點。 今後這些小蚯蚓、小百足想回鄉省親都難了!

Posted in Edible Garden, 隨想, 食材花園, 農耕樂, Uncategorized, 動物篇, 有機耕種 | Tagged , , , , , , | Leave a comment

貓兒篇(二)

黃昏六時多,動物協會來了個肥肥中年男子,帶來三個大籠、幾罐呑拿魚,把罐頭打開後分別放在幾個籠子的深處。我們一邊擺放好裝備一邊聊天。原來他白天在辦公室工作,打政府工,動物協會的工作是義務的,因他也是疼錫動物之人。他續解釋説貓兒的絶育費由協會負擔,貓仔要八十歐元,貓女則貴些,要一百二十歐元。他還跟我説起好多不同的貓故事,說著說著第一隻貓貓上釣了! 貓兒真的是餓透餓壞了,不消幾分鐘三隻大貓和三隻小貓便乖乖進籠中,享受牠們的晚餐。我幫忙把籠子鎖上再用布把籠罩著, 免他們受週圍環境所嚇。義工跟我說過兩三天他會把三隻大貓送回來,三隻小貓他們會儘量找人收養。吓!即是要牠們母女四貓分開!我變成拆散牠們一家的罪𣁽禍首了,這樣做是否太殘忍?冷靜下來後還是覺得這樣做是對的,流浪貓兒的生涯不好過,三餐一宿不計,一年更不知有多少貓兒在車輪下死亡!能替小貓找到好人家應該是好事。 急急召來女兒和兒子,告訴他們情況,他們當然捨不得三隻小BB,我們和貓兒作了最後告別,希望牠們能找到好歸宿。 一切順利,幾天過後胖子把三隻大貓送回來,貓兒受了點驚,但吃過我為牠們準備好的豐富晚餐後,便安定下來了。沒過幾星期胖子傳來三隻小貓的照片,還跟我説三隻貓都找到好人家照顧,太好了!看看貓兒的照片,才幾星期,小貓變成中貓,我也很放心。 曲終人散,大團圓結局,三隻大貓繼續在我們幾家人的花園裡穿梭,每天早晚準時來我家開餐,還吃足幾家茶禮,下午也經常走入我家睡個悠長的午覺,住地庫的鄰居更定時帶牠們檢查,大家共養這幾隻寶貝,其實這幾隻貓的生活也不錯,既有戶外生活的自由又有住家的服務和享受,夫復何求! 小插曲一則,其中一隻我們叫牠做加菲的大貓,因牠的長相與卡通裡的加菲貓一模一樣,原來之前已做過結紥手術,而且還植有資料晶片,十多年前我們剛搬來時牠已經出現,相信是多年前與主人走失。他們曾嘗試聯絡牠的主人,可惜未成功,唯有把牠送回來這裡牠熟悉的地方。聽到後替加菲可憐,原本可有安穩的一生,卻要淪落到做流浪貓,跟自己説以後要對牠好些。  鑽進我家睡午覺的大貓。  加菲貓。 雖是流浪貓但其實生活跟家貓無異,分別只是我們沒有正式領養牠們。 後記:幾年前開了頭的文章,拖到今天終於完成,家裡的貓兒也發生了變化:小花貓兩年多前已沒有再出現,希望牠只是到別家花園玩;加菲在十二月時離開人世了,今天剛剛一個月,牠的離開也推動我完成此文。剛搬來時加菲已經出現在我們家的花園,至今超過十四個年頭,而我也有信守承諾,幾年來自問對牠不錯,希望牠得到安息,來世不用再做貓,就算做貓也要找個好人家,不要再做流浪貓了!

Posted in 隨想, Uncategorized, 動物篇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貓兒篇(一)

與丈夫同是愛動物之人,兒時養過的動物包括貓兒多隻、三條狗、多缸金魚、烏龜、小雞、小鴨、蠶蟲。而丈夫少年時則在山上居住,也養過幾條唐狗,每天就和朋反與狗兒在山裏跑,渡過一段美好的少年時光。 搬到法蘭克福這家已十多年了,家後有個不大的花園,約五十平方米,但與對面人家的特大後花園相接,綠柔柔一大片草地,看上去寛敞神怡,花園不時跑來幾隻貓咪,我和丈夫有時會為貓兒準備些糧食,也會逗牠們玩玩。 兒子、女兒多次提出想養寵物,我其實不反對的,兒時養寵物樂趣、與牠們一起培養出的感情,至今深刻難忘,我也想他倆能感受到,但冷靜下來後,發覺還是行不通。我和丈夫全職上班,不時因工事遠行,動物和小孩都是不能丟下不顧的,也不能假手他人。跟兩小孩多番解釋,他倆最終接受。 三、四年前一隻常來我們花園玩的花貓,多帶來了一位客人,就是牠的千金,估計六至八星期大,也是一身花毛,我們也就索性叫牠"小花貓"。 小花貓很活潑但也很"痴"牠媽媽,媽媽走到那牠跟到那,又常常鑽牠媽媽的肚子喝milk milk!可貓媽媽不是那種百般遷就的慈母,相反地牠不時唬㬨小花貓,不讓牠老跟著自己。看到此情景,我和小孩都覺得小花貓被媽媽嫌棄很可憐,但冷靜下來後想想,貓媽媽不會是那麼絶情,相信牠應該是想訓練小花貓快快獨立,好能外出覓食,養活自己。 隨著日子過去,小花貓也長大成年了,牠體型紥實,天天在不同的花園間奔跑、嬉戲,我懷疑除了我們,別人家也會餵養牠,所以養得牠結結實實。有時我會逗著叫牠"肥花",但孩子不喜歡我這樣叫牠,齊聲抗議,我唯有暗地裏才這樣呼喚牠。 兩、三年前的夏天,又有一隻花貓訪客在我家後花園生了三隻小寶貝。家裡氣氛都因這三隻小BB而改變了!丈夫忙著為牠們砌新屋;我和小孩幫忙鋪上乾草、整理床鋪,大家忙得不亦樂乎! 安置好牠們後,我們便讓牠母女四個靜靜躲在牠們的新家,絶不打擾牠們,免得貓媽媽以為我們會傷害牠的孩子。 好不容易等了三個多星期,在一個晴朗的星期六早上,貓媽媽把牠的孩子一隻、一隻的從貓屋內推出來。起初孩子們都不願意,沒在外面多留幾分鐘,便慢慢鑽回屋內,但貓媽媽多次來回,重複又重複的把孩子一次又一次推到屋外,曬曬暖和的太陽。小貓貓從起初不太靈活的步伐到後來可從三呎外的草地找回家,貓媽媽這幾天辛苦了! 貓BB已出來活動十多天,每天都有很大的進步。牠們趣怪的模樣和笨拙的身手,常常把我們一家逗得咯咯笑,和貓貓玩也是我們晚飯後的娛樂,每每玩上個多小時大家才願意回房休息。 住在我家樓上的管家建議我們給這裡的動物協會打個電話,他們會派專人來接收貓貓,免費替牠們做絶育手術。要不,幾個月後貓媽媽再懷孕,再生三、四隻貓貓,我們是絶對吃不消的。 跟動物協會義工約好,過幾天來接收貓貓,他還囑咐我,當天不要餵牠們任何食物,他要用食物做到餌,引牠們入籠。我依足他的指示,雖不忍牠們捱餓,無奈只能這樣做。 九個月大便做了三隻BB的貓媽媽。  可愛的三千金。

Posted in 隨想, 兒女篇, 動物篇, 德國生活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