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兒女篇

也來湊熱鬧

世界杯又開鑼。 我不是熱血球迷,但為了和兒子有些共同話題,從二零零六年起跟著兒子一起看世界杯,再加上也是四年一度的歐洲杯賽、每年年度德國聯賽和各種杯賽等等,我的足球知識根據兒子的説法算得上是中等以上程度,而且比起兒子他爸更勝一籌,無它,將勤補拙而已。 第一次睇世界杯是八二年那一屆,人看我看,也跟著爸爸和兩個哥哥一起捧巴西隊。我沒有”飛佛”球員,但對當時的巴西隊隊長印象猶其深刻。他的名字跟希臘哲學家蘇格拉底Socrates一樣,香港把他的名字譯作蘇古迪斯。我當時對足球什麼也不懂,只知巴西足球很好看,他場上的英姿也很吸引人。後來聽爸爸和哥哥們的討論才知巴西踼的是藝術足球;蘇古迪斯是智慧型球員,他所以吸引我皆因他特殊的背景。 當時初中的我在一所極為嚴格的教會學校上學,我喜歡跳舞也喜歡讀書,學校壓力也很大,在求學階段很是吃力;聽說他原是一名醫生,球會中人都叫他”Doctor”也是博士的意思,是極少有的高學歷球員,於是在想,他是如何把愛好和學業兼顧到?後來也知道他從來不承認自己是職業球員,只會說自己是醫生,我理解,只因太愛足球,足球因而變得神性了,他又怎會讓世俗與功利去褻凟他神性的摯愛呢? 一生人唯一一次進入大球場看足球賽是在小學二、三年級時。 那場賽事是香港球史上最令人津津樂道的一場比賽,也是七十年代老球迷們的共同回憶,有幸參與其中乃托爸爸的親姑丈所𧶽。 那年爸爸那漂洋過海幾十年的姑丈從所羅門群島回港省親,一盡地主之誼,除了一家人和姑丈公到照相館照了一張正規的家庭照外,爸爸還買了幾張在大球場上演的「南精大戰」門票。 對足球一竅不通的我跟著姑丈公、爸爸和大哥邁進球場,也一起替精功隊打氣。那場賽事精工在上半場三十分鐘已落後於南華四球,四比零;而在南華毫無疑問會奪𣁽的情形下,精工竟能以五比四超前,在該場賽事勝出。 這麼戲劇性的比賽一生難逢,可想而知場上精工隊球迷的沸騰與南華迷的落泊形成多麼強烈的對比,名符其實的悲喜兩重天。那天剛好約了到外婆家吃晚餐,只見南華迷的舅父整晚的臉色都不大好看。 大頭仔胡國雄、專「執死雞」的耶蘇居禮,還有尹志強、郭家明、蔡玉瑜等等,連我這個門外漢也可叫出幾個七、八十年代的有名球員,可想而知當年香港足球也曾經風光過。 有幸成長在香港最輝煌的年代,卻看著她被折磨得千瘡百孔,心裏實不好受。 想起香港已故著名足球評述員伍晃榮先生的的名句 -「足球是圓的*」。 香港加油! 寫在七一。 *此詞乃西德國家隊教練Josef Herberger首次説出。 http://www.goal.com/hk/news/4507/名家專欄/2012/01/13/2845458/港波佬vol18經典賽事系列南精大戰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童年往事, 親子篇, Uncategorized, 兒女篇, 德國生活, 昔日香港 | Tagged , , , , , , , | 4 Comments

玩具店

  當媽媽前朋友已經預告我,有了孩子後東西是幾何級多起來的,買東西前要想清楚,特別是玩具。 「幾何級多起來」這概念對新手父母來說很抽象,直到有了孩子後才慢慢體會到物件的威力。聽取朋友意見,買玩具給兒女時都會比較慎重,但是家裡的玩具數量還是與日俱增,房子轉眼間便變成小型遊樂場。 某年在香港,妹妹說要帶兩個外甥買玩具,一行三代人,浩浩蕩蕩的操進大型玩具店,小兒很快便挑了一個機動恐龍,肯定的抱在手裡等著在慢慢挑的姐姐。等候期間當舅舅的二哥發現另一款有趣玩具要買給他,小兒直截了當的說:「一個就夠了!」 怎也不肯要第二件,媽媽和二哥對他的反應感到驚訝,那時他還不到四歲。 每年生日和聖誕節兩個孩子會把願望寫起來,我跟外子都會盡量滿足他們的要求,女兒多數要書或益智遊戲;兒子則是玩具車、模型等等,按兒子的說法就是些「好勁嘅嘢」。 兒子看了電視廣告,想要一艘海盜船,我跟他說可以買來做他五歲的生日禮物,於是帶他到百貨公司看看實物,以確定是他想要的。兒子對海盜船一見鐘情,拿著目錄冊回家,很安心的等待著生日,但那是三個月後的事情。 此後每逢路過這百貨公司,我們都會到玩具部看看那艘海盜船,看飽了就帶著他的心願滿足的離開,前前後後不知看了多少回。那年兒子的生日是在星期一,之前的一個星期六我們又來看一回,心想星期一要上班比較忙,不如今天就買了,可以省回時間,況且能夠提早拿到禮物,小孩一定高興。誰不知兒子不願意,一定要等生日當天一起來買,任憑我怎樣引誘他,他也不願意。好傢伙,我也佩服你! 小時候擁有的玩具不多,印象最深的兩款玩具是一盒波子跳棋和一盒釣魚遊戲。 還記得這兩盒玩具是在中環皇后大道中的大華國貨公司買的。 那天實在是罕有的一天,爸媽工作忙碌,能夠一家人一起逛街已經離奇,到了玩具部,我們以為跟慣常一樣,看一下便回家,不知為何爸爸竟然說可以挑選玩具,而且一買便是兩盒。那天爸媽心情特好,回家後與我們四兄弟姐妹一起玩了很久,那是我童年印象中特別快樂的一天。 玩具玩具!勾起我好多回憶皆因兩件事: 著名的玩具大型連鎖店「玩具XX城」在2018年3月15號宣佈把美國八百多間零售店結束,世界其他地區的零售店則轉賣出去,七天後玩具店創辦人Charles Layarus在3月22日逝世。 平常坐地鐵上班都會路過一玩具老店,幾星期前發現他關門了。我下車拍下幾張照片做紀念,看一下貼在櫥窗上的告別文,才知道這店是有七十年歷史的小型家庭生意,繼承父母生意的店主作這決定時一定很難受,還有告別文是寫在3月31日。 時代在變,只能接受。 不知道現在的小孩子還會不會玩拼圖遊戲、積木、煮飯仔、水槍、吹泡泡、大富翁等等,或許將來要在博物館才可看到這些玩具了。 釣魚遊戲,女兒兩歲時生日禮物,跟我小時候玩的差不多。   波子跳棋。X年前從故鄉帶來,盒面還有價錢貼子,十一塊半港幣, 結合不到1.2歐元。    消失的玩具老店。 不難想象,店主寫此簡單旳告別文時,心情是何等複雜。 收藏至今超過二十五年的英文版大富翁。        

Posted in 童年往事, 隨想, 親子篇, Uncategorized, 兒女篇, 小孩子, 德國生活, 教育, 昔日香港 | Tagged , , , , | 1 Comment

食白果

  十月,銀杏結果之時。 銀杏廣東話叫白果,有一廣東俗語「食白果」,代表白忙一場,毫無收獲的意思。例如2017年10月3日報紙標題 “著名球員C朗西甲最差開季 首3戰「食白果」9年來首次連續兩場無入球”,報紙笑他「朗零度」。查看網上討論,專家認為俗語「食白果」的「白果」不是銀杏,而是指食蛋,除了「白果」,雞蛋的別名還有「白團」。 我很喜歡食白果。 有幾款蔬菜是一般小孩都不喜歡吃但長大了就愛不釋手,比如芹菜、茄子、苦瓜,白果也是其中之一。第一次吃白果是在舅父舅母家。小學五六年級暑假的時候,舅父接我到他家小住,有一天的午飯,舅母簡單的煮了白果粥。白粥我喜歡吃,可是加了白果的白粥就有點為難。在家裡還可以把它挑出來,可是在親戚家就不好意西說不喜歡,只好連同白粥一整顆一整顆的吞下去,中間也嘗試吃了一兩顆,意外地發現它也不太難吃。至此以後每逢家裏煮了白果我也嘗試吃一兩顆,日久生情,慢慢地我就喜歡上它。 大自然規律,一般水果、花朵成熟時都會盡情展示她的色、她的美、她的香來吸引動物和人類的瞅睬而得以茂盛繁衍下去,但銀杏樹結果卻是另一奇景。 工作地方附件有一棵銀杏樹,每逢她結果之時大家都要掩鼻而行,因為她實在太臭了。未領教過她的臭味的朋友一定很難想像一棵植物可以臭到這個程度,將它與坑渠臭水相比也不足為過。聽說住在此樹附件的街坊曾經投訴到社區,要求他們把樹砍掉,可是在德國不能隨便砍樹,特別是已經長到這麼大的一棵樹。 外子知道我喜歡食白果,有一年帶著小女兒、小兒子去撿,兩個小孩一邊撿一邊呱呱嘈投訴說:「好臭啊!好臭啊!」於是便跟孩子說:「媽媽喜歡吃啊!」他倆便忍者臭味繼續撿。我還記得那天這兩個六、七歲的小孩,雙手髒髒的,一隻用來捏鼻子,另一隻捧著一袋白果送到我手上滑稽的樣子。 不太明白,為何當初會有人在市中心種一棵在德國較為少見的白果樹?一棵樹會那麼毫無保留地展示她的臭,內裡定有她的智慧,或許是因為她帶微毒的關係,而老實的她就用臭味來提醒大家別亂吃。 大自然確實是有一套祂自己的語言。 注: 白果,又名銀杏,原產自中國,唐代傳到日本及歐美,是有益的食材。它含維他命C、鈣、磷等,還含有一種物質叫黃酮甙,可通血管,改善大腦功能,抗衰老。所以日本人習慣每天吃白果,延年益壽。白果的胚芽有毒,不可生吃,最好去殼、去皮、去胚,煮熟進食。(取材自網絡)    

Posted in 生機素食, 隨想, 親子篇, 農耕樂, Uncategorized, 兒女篇, 德國生活 | Tagged , , , , , | 1 Comment

隨意門

收拾書櫃,兒子的整套《足球小將》漫畫霸了兩大格地方。 一套共八十二本,是七八年前花了一千多港幣在網上買的。那時每天睡前唸給兒子聽,戴志偉的滑翔衝力射球、日向小志強的猛虎射球、太陽王子葵新伍的直角假身、出神入化的一飛沖天彈跳射球,還有天才守門員林源三,戴志偉的好拍檔麥泰來等等,好令人懷念的人物和情節,我們差不多用了十個月的時間才讀完。 開心的時間總是令人回味。 在《足球小將》的世界裏,時間是澎漲的。一個入球從底線帶至中場,往往要用上三四十頁漫畫;埋門一腳,卻來到書末,留待下回分解。一個入球在正常時空裏只不過是三數分鐘的事情,念出來卻要用上半小時。 合上漫畫,重回正常時空,一切又顯得太快。 書太多,要前後兩排放,《足球小將》後面是十多年前在法蘭克福書展用一百馬克,大概五百港幣買回來一整套二十多本的經典,當中有耳熟能詳的《水滸傳》、《紅樓夢》、《三國演義》等等,冷門一點的有《官場現形記》、《儒林外史》、《四傑傳》等,全是印刷精美並帶有註解的精裝版。書展結束,出版商懶得大費周章運回台灣,唯有賤價割賣。買的時候是想著退休後慢慢看的,沒想到一晃眼十多年,我一本也沒看過,難道真的要等退休後才看? 最近看的書都比較嚴肅,腦袋硬如石頭,想換換口味,隨手拿來一本《老殘遊記》。翻了幾頁,便被那文雅簡潔的晚清白話文吸引,慢慢咀嚼,好令人心曠神怡,讀著讀著恍如踏步回到古代似的。 「到了鐵公祠前,朝南一望,只見對面千佛山上,梵宇僧樓,與那蒼松翠柏,高下相間;紅的火紅,白的雪白,青的靛青,綠的碧綠;更有一株半株的丹楓,夾在裏面,彷彿宋人趙千里的一幅大畫,做了一架數十里長的屏風。」 「歷下此亭古,濟南名士多。」 「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 「一盞寒泉薦秋菊,三更畫舫穿藕花。」 讀下去發現怎麼好像似曾相識,終想起來了! 不就是初中時的其中一篇課文  – 《大明湖》 ? 重遇舊友般,心情興奮莫名!上網再找,竟然發現了這個收錄了中學時所有中國語文課文的網站。 中國語文課文集 (b/f 2007) 重讀多篇文章,越讀越興奮。 中一的岳飛之少年時代 – 宋史 「岳飛,字鵬舉,相州湯陰人也。生時,有大禽若鵠,飛鳴室上,因以為名。未彌月,河決內黃,水暴至,母姚氏,抱飛坐巨甕中,衝濤乘流而下,及岸,得不死。」 中二的習慣說 – 劉蓉 「蓉少時,讀書養晦堂之西偏一室。俛而讀,仰而思;思而弗得,輒起,繞室以旋。室有窪徑尺,浸淫日廣,每履之,足苦躓焉。既久而遂安之。」 還有燭之武退秦師 – 左傳; 愚公移山 – 列子; 也許 – 聞一多 「也許,也許你真是哭的太累, 也許,也許你要睡一睡, 那麼叫夜鷹不要咳嗽, 蛙不要號,蝙蝠不要飛,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隨想, 音樂, 親子篇, Uncategorized, 兒女篇, 好書 | Tagged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欲斷難斷

互聯網時代,資訊多如洪水,真真假假、劣優難分的新聞如泉湧般衝過來,令人受不了,我也成為被互聨網壓力打倒的其中一人。學校裡、公司裏,每天等著回覆的家長及客戶電郵一大堆,像抓著你不放的魔爪; 明明打開電腦只是想完成一項工作,好多時卻不自覺的跟著一個又一個的連結,最後工作沒完成,時間就這樣跑掉。還有不停彈出且特別知你心意的無聊廣告, 無時無刻提醒你消費,我在想,它知道得太多了! 幸好一直堅持不用智能電話才能守護最後一點自由空間。 去年在youtube 視頻看了Paul Miller 在TEDx Talk 的一段題為”Are we connected? A year offline, what I have learned” 的演說後,頓時生起一樣的念頭:「我也要試試。」 幾天的離線我試過很多次,每次去短途旅遊,還有聖誕節公眾假期的幾天離線,都是我在好幾年前,子女未進入反叛期,已經引進家裡的傳統,對一家來說已成習慣,沒有什麼難度,大家也能配合,也覺得合理,而且斷線幾天,好處多籮籮,大家也挺享受其中,過後也得益良多。 一段比較長的的斷線期是新考驗,經過多天的深思熟慮後,2015年11月某天,終於按下臉書deactivate的按鍵,暫時離開一個虛擬的世界。 蜜月期 我不像Paul Miller有秘書替他處理電郵和日常的聯絡工作,也沒有雜誌社支付薪水去做這斷線的實驗。工作不能切斷,所以只能局部斷線。 每天處理好生意上及學校裏的電郵後,我便離開電腦,不在網絡上漫遊。以前斷線都是在旅遊或假期中,都很享受,現在是上班的日子中斷線,頭幾天有一點不知所措,感覺怪怪的。沒斷線前每天上班和教課、 下班忙家務等等,總之就是很忙,總覺得時間不夠用,為什麼斷線後,好像好空虛的,一時間未能適應,無所事事,百無聊賴,時間不知道該怎樣打發。 無聊之中索性什麼都不做,懶洋洋的攤在陽台上的長椅上發呆,喝杯茶、曬曬太陽,晚飯後則躺在地毯上跟貓兒傻玩,無無聊聊的,也就是香港人所說的”hea”,很久沒這樣輕鬆過了! 幾天修整期很快便能適應,多出來的時間,終可做自己真正喜歡的事情,例如精神變得集中,看了多本有份量的書,而不是網絡風格,兩分鐘之內便看完的小文章;還有得到更多時間到花園工作,種了很多很多的菜。在花園裡的時間愈多,心神越定,靜下來後創意滿溢,多篇文章都是在這段時候完成;每天練琴的時間也增長了,好幾首夢想能彈奏的曲子,雖不算流暢,也總算彈了出來;還有每天早晚和貓貓玩耍的開心時段、滋養心神的靜心時間,還有無數個週末的下午和黃昏,無所事事的坐在陽台上發呆等等,一切都令人如沐春風。   和朋友分享 沒有臉書,也沒有Instergram、Twitter和Snapchat等等。與我一起住在德國的朋友,我們會見面和電話交流,遠方的朋友還是要靠電郵。頭幾個月和朋友見面或電話交談的次數多了,大家都很享受面對面的溝通、全心全意的交流,朋友也覺得我這斷線的主意不錯。但工作忙、就算朋友不多,算它最親密的三、兩個,也不可能下下出來見面,或和每個朋友在電話上傾上一兩個小時,分享近況,時間上也負擔不來。 電郵溝通如是,初期收到遠方親朋好友的電郵,愰如回到九十年代電郵剛普及之時,興奮雀躍的去讀朋友的信,也認認真真的一封一封的去回覆,可是幾封電郵一來一回後會發現,給朋友的信部分內容是重複的。而且電郵跟短信不同,還是要花多一點時間去寫,當人人都發短信、Whatsapp等等,你卻堅持要電郵,硬要朋友配合你跟別人不同的節奏和習慣,反而給朋友添上時間上、精神上的不便和壓力。 蜜月期大約唯持了五六個月,問題便開始出現了。 沒有網絡平台,只要我不在辦公室或不在家,基本上是很難與我聯繫上的。慢慢地朋友親戚們等不及我回到家,也懶得打電話,開始透過家人在其它網絡平台傳逹消息給我。Paul Miller也只有一名秘書,我比他厲害,丈夫、女兒和兒子都變成我的助理及資料傳送員。我常常在想,有什麽事情是非立即找到我不可呢? 又或者是我們已經習慣隨時都找到每一個人,人家也要求我們隨時在線上。 也有不知情的朋友因聯絡不上而開始替我擔心,怱怱捎來電郵問候,要朋友們擔心是我沒有料到的。後來再想,斷線只是我一廂情願的做法,關心我的親戚朋友別無選擇,是否太自私? 世紀以前,遠道重洋、客走他鄉,一封書信往往三四個月才到家,幾多可歌可泣的愛情故事、家庭悲劇都是時間和空間的距離所製造出來的。 前國務卿希拉莉克.林頓(Hillary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隨想, Spirituality, Uncategorized, 兒女篇, 德國生活 | Tagged , , , , , , , | 8 Comments

最好的一本書

記得有一次跟女兒聊天,我告訴她一個人如果XX天不吃飯不喝水便會死亡。誰不知她竟答我:「人如果無書睇都會死的!」那時她才六歲。 女兒是書痴,小二時同學才學寫很簡單的句子、看圖畫書時,她已在看德語版Harry Potter。她看書的速度也出奇的快,幾百頁的書不到三、兩天便看完。多年來每星期到圖書館借書已成習慣,每次都借上十多二十本書。(德國兒童圖書館每張借書證每次可借三十本書,成人圖書館每證每次可借十五本)。我也喜歡看書,但説到看書的速度和種類之多實在比不上她。有一條問題多年來她已問過我好幾次,每次我都不懂回答,幾星期前剛十八歲的她又再重問:「媽媽,妳覺得最好看的一本書是那一本?」 好的書實在太多,書架上也有好幾本大眾公認的經典,也有名家推薦、知名作家的一大堆好書,可是怎樣也挑不出一本最好的,而且好書該怎樣定義呢? 每年總有什麼名人推薦的十本好書之類的,有的推薦書我看見書名已怕了,可見對某人是好書,對另一個人可能是毫無意義的;也有些書今天看了喜歡到不得了,過了幾年可能連拿起它的興趣也沒有。一如既往地對女兒的問題我給不出很實在的答案。 飯後拿來襪子繼續編織,沉思中突然想到,會重看的書不就是好書嗎?就算不是最好的書也一定是和自己有共鳴又或是能帶給自己不一樣體驗的書。這裡列出一堆跟著我多年、已重看多遍或一定會重看的書,排名不分先後: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 (Milan Kundera)  The Power of Myth 神話 (Joseph Campbell) Sophie’s World 蘇菲的世界 (Jostein Gaarder) Der Kontrabass 低音大提琴 (Patrick Süskind) Die Geschichte von Herrn Sommer 夏先生的故事 (Patrick Süskind) Anastasia 阿納絲塔夏,共十册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隨想, 親子篇, 兒女篇, 好書, 德國生活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笑話一則

媽媽去年暑假來德國小住了一個月,回香港後的某一天。 晚飯時兒子說:「婆婆今日打過電話嚟!」 我說:「佢同你講咗乜嘢!」 「佢問,媽媽食番嘢未?」 說完兒子忍不住笑,丈夫在旁邊更哈哈大笑,我則搖搖頭苦笑。 吃生的朋友一定懂得笑。

Posted in 生機素食, 親子篇, Raw Food, Uncategorized, 兒女篇, 小孩子, 德國生活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