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Jamiehon

About Jamiehon

一切從一場小小的飲食革命開始。。。 沒有正職的一個純素食者(Vegan),曾是職業舞者、自由身編舞,現為德國某音樂學院舞蹈系兼職講師,矢志一星期最多工作四天,其餘時間務農,實行半農半X, 自給自足。。。

最珍貴的那一刻

有一年女兒在香港過農曆年,傳來農曆年初二維港放煙花的照片,不是天上煙花燦爛的精彩鏡頭,而是地上人們個個高舉手機拍照的照片。女兒還說,她旁邊的男子更豎起腳架把放煙花的整整半個小時過程全錄下來,即是他一直透過鏡頭觀償整場煙花滙演。真懷疑他們將來會否把那些照片錄像再拿出來看。 當你拿起手機拍照,最珍貴的那一刻其實已經錯過了。 自己還是舞者的時候很喜歡拍照,想把每一秒珍貴的時刻都保存下來,兩個孩子的成長片段也如是。幾十年過去,跳舞時候的照片甚少拿來看,一張照片能勾起無限回憶,我覺得太沉重了。過去了的就是過去,重要的事情、值的記住的事情是不會忘掉的。 不停的舉機拍照、攝錄,所有這些動作都源于 捨不得。 捨不得美好的年華、歡樂的時光。也是一個貪字,貪戀,若是珍惜,當下那一刻就更加要把相機放下,用你的眼睛去把這些美好的影像收錄在腦中,用你的五官去好好感受,與當下融合在一起的一刻才是永恆。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黑天使

不久之前才跟朋友說生活過得怎樣怎樣的好,自己如何能輕鬆駕馭生活上的煩惱事,不出幾個星期我便被一隻小黑貓打沉了。 幾年來看了大量資料和書籍,都是想為生命找出一個答案和意義,當自以為看通看透時卻經不起上天送來的一個小小考驗。 狂妄自大,以為多看一點書,多做幾回静心便找到了真理 ,理論上好像掌握得很好,誰不知一到實踐便見真章,毫無招駕能力。 初中時,家裡養了幾年的一隻自來狗心臟病發死了,全家都好傷心,自此我便跟自己説不再養動物,希望從此不再受到傷害。以為安排得妥妥當當,誰不知陰差陽錯,上天把一隻生命力特强的小貓送到門前,對著她,收起多年的澎湃感情傾囊而出,這小黑貓的魔力就是能令你毫無顧忌的把愛全然付出。 而當我把防護罩拿掉,沉浸在歡樂的笑聲和滿满的愛裡時,祂卻如幻影般突然消失,兩手空空,什麽都抓不到。 習慣了的事以為一定是理所當然、長長久久,卻忘了世間每事每物每秒都在變。人算不如天算,安穏慣了,上天總有辦法找到你跟前來,給你好好上一課,迫令妳進步。 每一刻都學懂去珍惜,就是説到爛的活在當下,只有當下這一刻最真實。還有要明明白白、清清醒醒的去活,不要等變異來時才去後悔。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昨夜「無常」來探望我

昨夜「無常」來探望我。 還以為有一大段日子等著我們一起過,誰不知只是一秒的時間就把這個故事改寫了。 黑妹,英文名Hug,八個多月大,活潑、好動、頑皮、可愛,大大的耳朵代表機靈,嘴巴不尖代表不貪吃,去年八月中來到我們家時只是一隻三個月大剛戒奶的小黑貓。 這隻頑皮搗蛋的傢伙,進門不到幾天就啃掉了外子兩盤經營多年的文竹。跑得快可是妳的強項,剛來的時候,你好像很乖巧、安靜,不到一兩天你就完形畢露,滿屋東跑西竄,活像一粒「濕水欖核」,弄得我們手忙腳亂,跟著妳背後團團轉。 好奇也是妳的個性。家裡只要有一點點小動靜妳都會豎起雙耳、瞪起眼睛、挺直後背,作好隨時進攻的樣子。家裡每一個角落、門後、窗臺、柜頂、書架上、紙箱裏都是妳睡覺的好地方。還有妳毫不客氣跳到我們的被鋪上跟我們一起睡覺的咕咕聲、用被單跟你玩旋轉鞦韆、隨手撿來的繩子、絲帶、竹籤玩上多天也不會厭。 妳也不時給我們帶來驚喜。 剛過的聖誕節當天,家裡來了不少客人,熱熱鬧鬧的,妳從花園裡為大家帶來熱騰騰的禮物,含著妳首次捕獵回來的小田鼠,在女賓的害怕尖叫聲中又再次亂竄,幸好嘉賓中有一生物碩士生,不到三兩下便把小田鼠處理掉。本來以為會得到贊許的妳生氣了,一直躲著我們,最後妳又往外跑了一會,才把怨氣跑掉。 你這個傻瓜,這次亂跑亂撞的竟跑到天堂去了,不是說貓有九條命的嗎?不到九個月你竟然全用掉。妳趕什麽?不想跟我們慢慢過嗎?還是想快快投胎到一個更好的人家? 知道自己弱點,打從妳進門那刻開始我已跟自己做好了心裡準備,卻沒有想到這麼快這麼突然。世間萬物終變異,沒想到真到來時卻仍然招架不住。 或許你會安慰我說小小的貓兒而已,但放進去的感情卻是千真萬確;我也試著很理智的把人同動物分開,可是感情就是混作一團,沒法分得開。 無語的看著兒子默不作聲使勁的用鏟子在花園裏的蘋果樹下鏟起泥土,為貓貓準備最後的安息之處,也為短短的五個月時光和濃濃的歡樂劃上句號。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無病呻吟

已經忘記了一個沒有痛楚的身體是怎麼樣的感覺。 知天命後的某一天忽然想起,我好像從十四歲開始便一直和痛楚打交道,受傷的歷史從中三那一年一次上體操課扭傷腳踝後開始。 那天上體育課打曡球,一個球拋出,我跑去接,用右腳掌去截住滾出的球,球被截停了,可是右腳霎時用力,只聽到「咔」的一聲,頓時呼吸不順、心口發悶、眼前發黑,幸得同學扶著,不然定暈倒在地上。 忘記了是怎樣回到課室內上課,也記不起下課後怎樣獨個兒坐巴士再轉地鐵,從港島南趕到九龍上我的芭蕾舞課,只知心裡卜卜跳,在發愁怎樣告訴我那極其嚴格的老師,因為第二天正正就是我參加皇家芭蕾舞公開試的日子,那天老師還特意為我補課,準備了整整一年就是為了這個試,為什麼會這麼湊巧就在考試前一天扭傷? 卅多年前的事了,自始舊患不斷還要加上腳尖上肉破血流的痛,接著有一次我那嚴厲的老師硬把我腿從後往上拉,腰椎自始輕微走位,大腿常有陣陣麻痺;再來是幾年後某一次排練,一個前軟翻後舞伴接不過來掉在地上,頸部錯位而壓著神經線,雙臂長年酸軟麻痺;還有因過份操練至筋腱勞損、肌肉疲勞等常年閒事。 痛呀!痛呀!你是我的知己,我的忘年交!我是否或應該多謝這些痛楚才對,是他每天把我叫醒,令我每秒都在清醒的狀態下過活。 痛呀!痛呀!我好像沒怎麼投訴過;逆來順受,是媽媽的影子也是外婆的標記。外婆三十多歲便守寡,一個人帶著四個孩子,拉拉扯扯的把孩子帶大,也沒聽她投訴過,就是晚年跌傷腰骨,不便於行,也只隅爾呻一兩句。媽媽辦事能力強,一人敵四人,除了照顧家裡四個孩子,家裏所有大小事務全拴下,還要兼顧工作,長年過勞,也絶少投訴。 兩個無敵女超人在前,我也有樣學樣,跳舞、工作、做家務、帶孩子,無論有多辛苦,我也絕少投訴,好像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在我腦海裡面也只有外婆和媽媽沉默寡言、辛勤工作的樣子,她們能忍的我要更忍得。 痛呀!痛呀!我已想盡辦法去對付他!拉筋、氣功、瑜珈、針灸推拿、冷敷熱敷,什麽也出動了也只能舒緩一下,歸拫究底問題在心裏。 媽媽近年開始懂得享受生活、疼錫自己,會定期去美容按摩,把一切疲勞鬱結都推出來。媽媽過得好也好像解除了我不許自己活得比她好的魔咒。 想通了,上天便送來一個天使給我 – 我的泰國人鄰居也是職業推拿,手法力度非常專業。她知道我舊患嚴重,每一次找她治療,她都用心用力的做到最好,絕不馬虎。現在定期找她,舊患慢慢舒緩。 優待自己,健健康康、精神爽利才有能力照顧他人!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4 Comments

苦瓜報夢

今年德國特別炎熱,太陽異常充足,差不多兩個月,天天三十度或以上高温,只是缺少雨水。花園裡很多亞洲的蔬菜如樋菜、莧菜等因為陽光充足,我們又勤力澆水,所以都長得很好; 相反柿子、無花果就因為太熱,還未長大就熟透掉下來了。 苦瓜是南方食物,在德國其實很難種得好,種了好幾年,都是發育不全的小苦瓜。每年小苦瓜長出來時已到八月,而在德國一般八月已經有一點點涼意,半夜有時更跌至十度以下,天氣冷、陽光不足,苦瓜如果能長到一個手掌那麼大已算很成功。 今年陽光猛烈,苦瓜和其它瓜類都長得不錯,但是要天天早晚澆水,很費工夫。 那天在花園裏檢查苦瓜,才一天不見,竟然新長出多條小苦瓜來,我邊看邊數,一條、兩條、三條、四條。。噢,怎麼這數苦瓜的情景好像似曾相識? 這決不是Déjà-vu,我確實經歷過這情景。 想起來了,幾個月前我做了一個夢,夢裡面我就在花園裏數苦瓜,很多的苦瓜,開心到笑醒來。我還跟外子說起這個夢,還說苦瓜那麼難種,做夢還可以,一定不會成功。 我趕忙問外子,幾個月前我是否跟他提過這個夢,他確認了這事實。 美夢成真,感覺奇妙。 希望明年茄子呀、冬瓜呀、絲瓜呀這些我最喜歡的蔬菜也來報報夢。榴槤報夢也不錯,不過首先要種得出一棵榴槤樹。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3 Comments

芭蕾修行

眼到、手到、耳到、心到,眉頭、指尖及至全身每一個細胞,都要整合在一起。全神貫注,在意於一個動作上,繼而是兩個、三個以至一連串的動作。再下一城就是一連串動作與整個身體融合為一。 一個技術精湛的舞者若沒有修行,頂多是個工多藝熟的工匠,要升華就得修心。 覺知,覺知自己的存在、覺知在舞動中的自己。舞動的原因是純粹的個人沉醉還是向內探索?探索什麼?探索只是個人經驗,探索的旅程才是一種體驗,加起來成就一個完滿的自己。 答案皆在自然裏,怎樣舞動而能跟「自然」融合?「本我」乃「自然」,也是你最大的潛能,怎樣跟他連上? 公主、仙女以至那最美的天鵝都不是你,也不是你的本性。扮得好、跳得好也只是個技術高超、善于用舞蹈來說故事之人。做回自己,用舞蹈激發自己的真我潛能,再和自然、本我接軌,祂會帶你到一個有無限可能性的領域。自由的舞者才是你的本性。 這是我與神的對話,那個神就是神性的自己。  

Posted in 芭蕾舞, 隨想, Spirituality, Uncategorized | Tagged , , | 2 Comments

聽天由命

北極圈攝氏三十二度、日本名古屋地面温度五十度、德國連續六星期氣温三十多度以上,全球氣温飊升,是警世預告還是末日倒數? 七月份全球破紀錄高温地區超過一百一十五處,不需要先知也不需要通靈,大自然已給我們足夠的提示,再不好好檢示我們人類生活方式的話,下一個滅絕的物種就是我們! 六、七月該是德國雨季,卻遇上反常天氣,差不多八個星期沒有好好的下過一場雨,草地枯黃,市區裏好多植物也奄奄一息。天氣酷熱乾燥,德國兩個星期前開始禁止在戶外燒烤,有些州更加禁止用自來水淋花。 花園裏一向沒有自來水和電源,農友都是用發電機打地下水灌溉,先進一點的會裝太陽能發電板。這段日子太陽異常猛烈,照道理我的太陽能發電板也該吸了不少能源回來,可是儲電池就是儲不起電來,遇上極旱,又碰巧發電機、儲電池一起壞掉,天啊! 沒電泵不了水,唯有回歸古代農法,天天徒手打水,太陽下,來來回回的打水、挽水,兩臂的雙頭肌發達了很多。 體力有限再加上地下水水位越來越低,資源缺乏,已在盤算,若再不下雨的話需要犧牲那些植物和瓜菜以讓其它植物繼續生長下去:茄子快結果了,一定要保留;芥菜剛下種,就算放棄掉但如果八月中前天氣回轉還趕得及再下種;西蘭花今年長得好差,是否可提早結束他的生長呢?還有苦瓜,難得遇上今年陽光充沛,可是養他卻異常耗水,是留還是不留?多麼艱難且痛苦的決定。 不知植物們能否讀懂我的意思?又會否埋寃我把他們送上絶路?水源一天比一天緊張,但還是多等幾天再作決定。 遇到好心農友借來發電機,連忙駁上泵水機,不出一會,滾滾流水一下子沿著膠水喉流到大水桶裡 ,這唏哩嘩啦牽引著生死的的水聲,是我聽過最美妙的音樂! 十多二十分鐘打了大半缸水,地下水位太低,泵不上來了,大半缸水該夠我的植物們續命,多珍貴。還望上天早點下雨,打救眾生。 差不多兩個月都在和水、電搏鬥,腦裏生生死死的閃過不停。終於明白為什麼説農民樂天知命:做好準備功夫,準時發芽、移植;勤奮地鬆泥翻土除野草,能做的都做到最好,但求心安理得,其他則聽天由命。   草地一遍枯黃,不過草的生命力強,只要下一埸大雨,自然會綠回來。  

Posted in 生機素食, Edible Garden, 隨想, 食材花園, 農耕樂, Uncategorized, 德國生活, 有機耕種 | Tagged , , |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