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21

捨不得、放不下

兩年前因嚴重腰患被迫停止授課一年多。 德國是福利國家,養病期間仍有醫療補貼,可安心養傷。 一年多過去,補貼期限也用盡,腰患則好了七、八成,是時候決定銷假復課或是繼續養傷。 嚴重的傷患如半隻腳踏入鬼門關,身體告訴我負苛已到極限。我不懂怠工,復教的話依然會竭力以赴,這樣傷患定再纏繞,今次過得這關卻難保下次可平安渡過。 左思右想,選擇請無薪病假。 拖拖拉拉又過了幾個月,我清楚知道,這樣做只是在拖延一個決定,是時候做個了斷。 於是跟人事部同事約好日子會面,商談解約的事。 會面當天先到久違了的舞蹈室看看,在裡面走了一圈,也把腿放在扶把上對著鏡子作了幾個動作,打開舞蹈室內的貯物櫃,裡面仍舊放著停課前的教材和點名紙,兩年前學生的名字仍在上面,最後坐在鋼琴前胡亂地彈了幾隻歌便下樓到人仕部開會。 在這決定放手的一刻,以為自己會好潚灑,說退下便退下,誰知坐下來後未談上幾句便激動得涙如串下,教課的情景和人物像回溯般在腦裡飛來飛去,一段段舊記憶在腦中快速展現,帶來很大情緒衝擊。 我清楚知道這決定是對的,可是真正要去面對時,原來是這麼難,難在三個字”捨不得“。捨不得學生、捨不得舞蹈、捨不得教學 、捨不得這一段多姿多彩、甜酸苦辣的人生片段。 捨不得皆因喜歡,因為喜歡所以用上真感情 ; 用上真感情,也就更捨不得。 後記 學校待我很好,知道我情緒上的困難,給我多幾個月的適應期,才跟我談解約的事,已近尾聲,應該會好的。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2 Comments

一個人 (二)

在人群中既要做回自己, 也能擁抱每一個身分, 每個身分也代表一個面向, 就像有很多切割面的鑚石, 每面都能反射出光芒。 切割面越多, 這鑽石越見耀眼。 既能在獨處時享受那完整的感覺, 亦能在人群中從容的發亮。 獨處或群居 都能誠實的活出自己。 無論觀眾多寡, 都能發光發亮。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