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21

趴趴街

得知朋友一家三口將移民到奧地利,很替他們高興。多年沒聯絡,忍不住打了記電話給她來表達我興奮之情。 大家都是知天命之年,完全知道此時才移民是知其不可而為之的事。要重新適應一個新環境、新文化,還有要像小孩子般依依吖吖學一個全新的語言,要不是為了下一代的自由,是缺不會有這份勇氣。 電話裏跟朋友聊到學德語的困難,一路走來真的有苦自己知。 廿多年前來德時已有多年教舞經驗,任何年齡的班別、業餘課、專業課我都駕輕就熟,不用備課也能在課堂上揮灑自如,但要用德文表達自己的要求還差一段距離,於是上課前我會預設一些情況,然後跟據這些情況查字典、找生字,還要不怕羞問同事問朋友,還看同事的課抄寫她們上課時的用語等。 我有正職又有家庭,家裡上上下下都是自己一手包辦,德文完全是用偷回來的時間學的,例如上下班坐地鐵的十幾分鐘,沿途看見招牌廣告,有不認識的字立即拿出袋中的字典來查;我每晚會跟小孩子說睡前小故事,看著自己由跟小孩讀單字的嬰兒書到有整句句字的圖畫書,再到小學簡單的故事書,完全是一小步一小步的走來。孩子上了中學後我也會拿他們的課堂讀物來看,後來他們上高中後的文學書我便應付不來了。 十多二十年前仍未有智能電話,完全是靠一本字典在手,在德生活的頭十年我的字典是緊隨身上,但仍然會鬧出笑話。 記得來德國沒多久,在一快餐店吃過飯要上廁所,站在兩扇門前,門上各自有一英文字母,「D」和「H」,怎辦?那邊是女厠?那邊是男厠呢?得一個字母怎查字典?好吧,等一會,看看什麼人出來便可以了。可是等了好一會也不見一人,心急如焚唯有決定「五十五十」,把右邊門一推就衝進去了。 從廁格走出來洗手,一雙受驚眼睛在鏡中直盯著我,我假裝若無奇事、氣定神閒的洗手,反而那年青人一直呆看著我,直至我推門出去為止。 出來後我頭也不回便衝出餐廳,還記得那天晚上很冷,冒著大雪跑了很久才夠膽停下來,生怕會再碰上那年青人。 標題「趴趴街」用廣東話讀出就是德語Papagei「鸚鵡」的意思。無論學什麼語言其中的一個竅門就是要好橡「趴趴街」,鸚鵡學舌一樣,不停重複練習,有學其他語言的朋友們同意嗎?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