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19

哀傷的靈魂

去年聖誕節侄兒來訪,他是軍事戰機、坦克和大炮迷,各種型號特徴背得滾瓜爛熟。在寒冷的一天,帶侄兒參觀了一個軍事博物館,裡面有二戰時不同的坦卡車、大大小小的戰鬥機、古董車等等,有些更是大有名堂。 天氣陰暗下著毛毛細雨,展覽館裏大都是一家人,有老有嫩,有趣的的是大部分男士無論是小男孩或大男孩,爸爸們或是爺爺公公們,都是興奮雀躍,陽光滿面,一時指著一架戰機與同伴交流意見,一時在兩排古董車之間奔左奔右,反過來女士們在場館無目的的閒逛,無所發揮。 我對戰鬥機一無所知,跟著興奮的侄兒走來走去,聽著他自信滿滿對每件展覽品詳細解釋,看見他能夠近距離看他的摯愛,我也替他高興! 在館裏閒蕩,無意走到一架已經損壞的戰機前,心裡不其然震了一下。 這戰機殘骸如扭曲了的臉,形狀畸型怪異,像有著很多怨氣困在裡面,我抗拒的不願意走近,此時侄兒來到,跟我說起這戰機的種種。 Junkers Ju 87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納粹德國使用的一種俯衝轟炸機,一共生產了5752架,大部分在二戰時期戰毀,現存只剩兩隻完整的。 另外還有三架損毀的,其中一架就在我眼前,確認為1943年4月29日與另一架JU-87在法國南部地中海上空相撞墮海的戰機,隨行作戰員成功跳傘逃命,機師則至今失蹤。 重看著這戰機的照片仍然令我有不安的情緒,我好像聽到戰場上的響號聲、戰機低沉的尖嘯聲、逃命的慘叫聲。 於是想起一朋友曾對我說除了所有的生命有靈魂之外,一切我們認為是死物的東西都不是單純的物質,而是有靈魂的生命。拿起一塊石頭你能感受到他的能量,一件物件、一件傢私用久了也好像有了生命一樣,慢慢成為家裡的一員。 我想這一堆有生命的廢鐵藏著的定是一個幽寃不安、無處安息的靈魂。戰爭,人類最愚蠢的事情,生靈塗炭,死了也未能安息,我們何時才學懂?

Posted in 遊記, 隨想, Spirituality, Uncategorized | Tagged , ,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