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18

無病呻吟

已經忘記了一個沒有痛楚的身體是怎麼樣的感覺。 知天命後的某一天忽然想起,我好像從十四歲開始便一直和痛楚打交道,受傷的歷史從中三那一年一次上體操課扭傷腳踝後開始。 卅多年前的事了,自始舊患不斷,卻仍然接受芭蕾舞訓練,還要加上腳尖上肉破血流的痛,接著有一次我那嚴厲的老師硬把我腿從後往上拉,腰椎自始輕微走位,大腿常有陣陣麻痺;再來是幾年後某一次排練,一個前軟翻後舞伴接不過來掉在地上,頸部錯位而壓著神經線,雙臂長年酸軟麻痺;還有因過份操練至筋腱勞損、肌肉疲勞等常年閒事。 痛呀!痛呀!你是我的知己,我的忘年交!我是否或應該多謝這些痛楚才對,是他每天把我叫醒,令我每秒都在清醒的狀態下過活。 痛呀!痛呀!我好像沒怎麼投訴過;逆來順受,是媽媽的影子也是外婆的標記。外婆三十多歲便守寡,一個人帶著四個孩子,拉拉扯扯的把孩子帶大,也沒聽她投訴過,就是晚年跌傷腰骨,不便於行,也只隅爾呻一兩句。媽媽辦事能力強,一人敵四人,除了照顧家裡四個孩子,家裏所有大小事務全拴下,還要兼顧工作,長年過勞,也絶少投訴。 兩個無敵女超人在前,我也有樣學樣,跳舞、工作、做家務、帶孩子,無論有多辛苦,我也絕少投訴,好像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在我腦海裡面也只有外婆和媽媽沉默寡言、辛勤工作的樣子,她們能忍的我要更忍得。 痛呀!痛呀!我已想盡辦法去對付他!拉筋、氣功、瑜珈、針灸推拿、冷敷熱敷,什麽也出動了也只能舒緩一下,歸拫究底問題在心裏。 媽媽近年開始懂得享受生活、疼錫自己,會定期去美容按摩,把一切疲勞鬱結都推出來。媽媽過得好也好像解除了我不許自己活得比她好的魔咒。 想通了,上天便送來一個天使給我 – 我的泰國人鄰居也是職業推拿,手法力度非常專業。她知道我舊患嚴重,每一次找她治療,她都用心用力的做到最好,絕不馬虎。現在定期找她,舊患慢慢舒緩。 優待自己,健健康康、精神爽利才有能力照顧他人!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