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8

生日快樂

那是我的四歲生日。 生日快到,阿姨坐在椅上把我抱起放到她大腿上,面對面跟我聊起天來。 「你快生日了,想要什麼禮物?要一條裙子還是一個忌廉生日蛋糕?」 裙子!那有女孩子不喜歡漂亮的裙子,一定是裙子,腦中便出現穿起漂亮裙子在舞動的我。 等一等! 忌廉蛋糕?我們家從來沒有人試過有生日蛋糕,一次都沒有。大哥、二哥和妹妹都沒吃過,如果我犧牲那條裙子,那我們便可以一起試試它的味道。 漂亮的裙子還是忌廉蛋糕?很難的選擇。 「想好了沒有?」阿姨用溫柔的聲線再問。 深深的呼吸後我鼓起勇氣輕聲的說出:「生日蛋糕。」 媽媽從來不會替我們幾個小孩慶祝生日,她常常說:「小孩子生日有什麼重要?不用慶祝。」我們小孩沒有話語權,她說什麼就是什麼。我很小就已經理解到她為何這樣說,每天的工作已夠她煩了,還要加上一年四次小孩的生日,她一定吃不消,這樣說封了頂,安枕無憂。 阿姨是媽媽的親妹妹,每天來我們家負責照顧我們四個三歲到八歲的小孩。爸爸媽媽忙著在店前工作,沒時間理我們,店後的大小家務和照顧我們的工作便落在阿姨身上,除此之外她還要幫店裏做一些跑腿的工作。母親很早便結婚,也大阿姨好幾歲,算一下其實她照顧我們的那幾年也只不過是一個二十出頭的大姐姐,一個小媬姆。 阿姨答應買生日蛋糕給我後,我一直在想像那是一個怎樣的蛋糕,圓圓的蛋糕配上厚厚的忌廉,那些忌廉一定很好吃,還有上面的裝飾會是什麼樣的呢?蛋糕應該是軟綿綿的,聽說刀子切下去時被壓下後會彈回來,很期待。 生日那天,阿姨來了,但沒帶上蛋糕,我也不敢做聲,她像平常一樣的工作,過了一會後她說出去買。從窗戶看著她出門,到她回來是多麼漫長,我跟妹妹一直坐在窗戶前苦候。 終於看見阿姨帶著蛋糕回來了。 阿姨把盒子放在枱上,一邊解開繩子一邊說 :「可能晚了去,忌廉蛋糕都賣完,只剩下這款。」 我往盒子裏面看,咖啡色的一條蛋糕,上面的忌廉和裝飾哪裡去了?那不是真正的生日蛋糕,跟我想像的差很遠啊。 盒子裡面是瑞士蛋卷,圓條狀的蛋糕卷著薄薄的忌廉在裡頭,盯著那瑞士卷,世界好像靜止了一會,但很快我們四兄弟姊妹高興的吵鬧聲又跑回來。沒有蠟燭,也沒有唱生日歌,很簡單,大家都很歡喜的吃著。 我想沒有人會察覺一個四歲小孩的感受,再說我也隱藏得不錯,隱藏自己的感受是我的強項,一直至長大後也如是。 或許是因為我的生日在月尾,阿姨從父母那裡得到的那份微薄薪水相信也快用光,所以生日蛋糕變成經濟一點的瑞士卷,這個解釋挺合理。   瑞士卷的味道其實也不錯。(圖片取自網絡。)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童年往事, 隨想, Uncategorized, 小孩子, 昔日香港 | Tagged , | 5 Comments

流浪人的故事

這是他在這裡的第二個冬天。 他身材魁梧,差不多兩米高,肩膀寬大,穿起貼服的大衣和皮鞋很好看;樣貌看上去五十多六十歲,走起路來腰板挺直,信心十足,沒顯一點老態。他在我身旁擦過,站在那老字號鞋店的門前卸下行裝,鋪好墊子和睡袋後,端正坐下,架上老花鏡,捧著一本厚厚的書在翻閱。 那是我第一次看見他。 我不是唯一留意他的人,好幾次看見途人跟他聊天,也見過不少人給他衣物、熱飯、熱咖啡等等。有一次我下班晚了,走過那間他常年於門前駐足的鞋店,剛巧也是他們下班關門的時候,那流浪人站在門口等候著,其中一個上了年紀的店員從店後拿來一堆被鋪,原來他日間把東西寄存在店裡,晚上睡覺就等店員拿給他,也算是貼身的關照。 我偶爾會給他和附近幾個比較面熟的流浪人一點點錢,也會在超市買些食物和日用品給他們,但每次給他們東西時,心裡也知道這只不過是最微不足道的幫助,也只能解決他們一時的困難。好幾次有一股衝動想去跟他們聊天,想聽聽他們的故事,想了解他們究竟需要什麼幫忙,但最後還是沒有那份勇氣。 流落街頭日子不好過。 看著他一天比一天憔悴,他那硬朗的腰板也沒那麼挺了,有時也看見他一大早便與其它流浪人喝得醉昏昏。遇上他的第二年冬天的某一日,少有的看見他站起來,寒風中看著他弓起肩膀,一臉老態,歪歪斜斜的走到對面馬路,這才發現他比起我第一次見他時起碼矮了一個頭。看著他的後背,想到這流浪人生命最後的幾年可能就這樣在街上渡過,感覺有點淒涼。 曾經看過一套關於無家可歸者的紀錄片,地點是生活指數相對其它德國城市較高的慕尼克,對其中一個被訪者的經歷感受尤其深刻。他本來是一連鎖超市分店經理,與父母同住,生活安穩。誰不知,年老的父母同時患了腦退化病,他負擔不了兩老每人每月五千歐元的老人護理院費用,唯有遲掉工作,全職照顧父母。靠著兩老的退休金和政府的一點點資助,生活雖艱苦卻還勉強過得去。好景不常,父母竟然在三個月內相繼去世,退休金和資助沒有了,多年照顧兩老失去了競爭能力,工作不好找,房租付不來,就這樣流落街頭。 我很留意流浪人與露宿者,腦裏總想到他們都曾經是媽媽懷裡最漂亮最完美的小嬰兒,從出生到流浪中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我想每一個浪者背後都有一個不一樣的故事。 生於塵世每人的任務與挑戰都不同,願意再出生,重來人間接受考驗,本身已經需要無比的勇氣;對著每一個生命,即使是最不起眼的一個,光是那份勇氣就令人肅然起敬。流浪街頭或許是這些流浪人出生前的計劃,而他們要付出的是一股不一樣的勇氣。 今天,三月二十一日,春日和暖,百草回芽,萬物更新。                      

Posted in 隨想, Uncategorized | Tagged , | 4 Comments

樹懶

賣懶、賣懶、賣到年三十晚! 賣懶是廣東過年習俗,賣懶成功小朋友新一年便可把懶惰的壞習慣除掉,好等新學年勤力學習,步步向上。 懶惰是負面的詞,那相對地勤奮就是美德。父母們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擁有勤奮的美德,時移世易,科技進步,很多工作都有不同的儀器代勞,我們已不需要像父母那一代營營役役,有時過度的勤勞反而變成生活與工作的危機。過勞、中風、心臟病等等都是過度勤勞的代價。我不是主張懶惰,而是主張正確的、聰明的勤勞。 看過一篇Bill Gates的訪問,他說有新的專案他都會給比較慵懶的同事去完成,因為懶所以他們都會想出一些聰明、快捷、簡單的法子去完成專案,這樣工作反而因為是懶惰而加快完成。創意都因為懶惰而起,大部分方便生活的發明其實都是躲懶與省時的產品,洗衣機代替洗衣板、煮食電爐代替燒柴透火、汽車飛機代替步行與輪船,當然這種懶惰還是要配合一點聰明與智慧。 現代人有電腦及各種科技代勞,理論上應該比以前清閒,可是看見現代人好像比以前更忙,無時無刻都給智能電話、電腦牽引著,不停的按下、發送、分享,下課下班還要忙打機。以前覺得小時候的我很可憐,放暑假無所事事的在家裡胡亂的把時間打發掉,覺得好像很浪費時間,可是發現這樣清閒的生活腦袋空出了很多空間,才是真真正正的休息,可憐的反而是現在一代人,放假也沒得清閒。 懶惰的表表者相信非樹懶莫屬。 樹懶生活在跟人類和其他動物完全不一樣的節奏,懶洋洋的過他的生活。別看樹懶無作為,牠要求不多,動物園的每一種動物都有專人照顧,個別伺候,唯獨是樹懶無需專人料理,而是由其他動物的料理員兼任,因為牠實在太懶了,吃不多、不生事,一天到晚掛在樹上,自得其樂,不理外面世界速度如何,牠自己有自己的節奏,與世無爭又不影響其他人。 生活也一樣,爲什麽一定要努力向上、不停開發、創造業績、供樓供車,趕、趕、趕?為何不可以生活在另一種節奏?像樹懶每分鐘兩米的爬行速度,慢慢活、慢慢走,沿途觀賞一鳥一草,享受每一寸陽光。 我今年打算把懶惰保留下來,把不斷向上爬的生活改為留在已到達的這個平面上嘻戲作樂、享受人生,當然還是要用一點腦袋,妥當的安排好必須的工作,還有要學會捨得,捨得五光十色的生活;也需要一點勇氣,抵得著朋友圈每個人都平步青雲、事業有成,而你卻兩袖清風。 朋友,忙亂的時候不妨停下來抬頭看看,或許你會看見我這隻大樹懶正掛在樹上曬著日光跟你打招呼呢!     可愛的樹懶。(圖片取自網絡。)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3 Comments

外敵入侵

正值流行感冒高峰期,德國單單在過去一星期已新增了接近四萬個個案,今年頭八星期總數超過十二萬五千,我也不幸中招。廿年未曾發燒的我,今次竟然三天三夜斷斷續續、高高低低的在燒。其實吃素六年多來基本上沒有什麼病痛,偶爾少許傷風感冒也不用打針食藥,只要泡個足浴、喝杯薑茶及早早上床睡覺,第二天便回復正常。 今次中招完全在意料之外,可能是前一星期忙著辦學校一個小演出而沒有照顧好自己,再加上這十多天來,德國遇到北極冷風襲擊,異常低温,出入皆凍抖抖,總之流感來勢急且兇,也不知從何追究。 遇到流感,一般吃醫生處方的抗生素,七至十天便能痊癒,出於個人選擇,我今次病了也沒有看醫生,只不停喝自家花園出品被譽為「萬靈藥」的鼠尾草茶,還有每隔一小時便服一湯匙家鄉出品的川貝枇杷露來滋潤喉嚨。三天三夜不停的睡,醒了便喝茶,也吃一兩片蘋果。頭痛、喉嚨痛、肌肉酸痛當然是免不了,且全身乏力,連眼皮也抬不起來,還好腦袋仍能動,緊隨身體而行,哪裡痛就跟到哪裡,輕輕呼氣吐氣,在疼痛的位置放鬆,絕不和他對抗,與他並肩作戰去打好這場仗,發病雖然辛苦,可心情放鬆後,也不覺異常難受。 五天來也沒有精神看書或任何資料,沒有Input 腦筋落得清嫻,靜靜的躺在床上,心無罣礙,煩惱銷掉,病毒也跟著燒掉。 我不是反西醫,反科學人仕,我只是不太跟隨主流。生在中世紀的歐洲,我或許就是一個住在森林內,自給自足的隱仕,童話裏用來唬嚇孩子的老巫婆。Hu! 驚未? 名聞海外,香港製造,始於清初的川貝枇杷露。 我的「醫書」。內藏一千條食品之詳細介紹,圖文並茂,製作精美,就算不看字,光看圖片也是一種享受。 內頁介紹。左頁是鼠尾草,右頁是百里香。  

Posted in 生機素食, 食材花園, 農耕樂, Uncategorized, Vegan, 有機耕種 | Tagged , , , , , , |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