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8

父親與閱讀

每天閱讀報章是父親多年的習慣。 兒時父親每早定必享用母親煮的香濃奶茶,懶懶閑地嘆他的早晨報章,一看就是一兩小時,有時更看到差不多正午才意猶未盡的去開工。 每天讀報在一般人的認知下算是值得推崇的好習慣,但看在母親眼𥚃卻是不上進和偷懶的死罪,皆因父親是裁縫,前鋪後居的小本經營,一家六口等著開飯,手停口停,看報算是奢侈的享受了。抵著母親的嚕囌,父親堅持未變,至退休後爭吵才平息。現在兩老清閑享福,父親可以不受打擾忘我的沉醉在報章中,一個早上四、五個小時就這樣滋滋柔柔地打發掉,對他老人家來說相信是每天最享受的事情。有時見他看得這麼認真我會取笑的問他:「今天的報紙是否已背熟了?」 從小學開始我也仿效父親把看報養成每天的習慣,至今未變。 小時候看的是已停刊多年的《新報》。以前的報章一般只有十頁八頁紙,不像現在厚厚的如一大塊磚頭,雖然是十幾頁的紙張,內容卻是包羅萬有,特別是副刊,內裏的連載小說和四格漫畫必定每天追看。 我和妹妹都喜歡閱讀,因沒有零用錢買書,我倆便每天把報紙上的連載小說剪下來,剪貼成書,方便以後翻看,也算是廉價的嗜好。 那時的報章文字工整典雅,老師都鼓勵學生們閱讀報章來學好中文。父親年幼喪父,小六便輟學,學歷雖不高,但懂得的中文字𢑥卻異常豐富,足以令許多大學生汗顏,全賴看報自學。時移世易,多次讀到到一些中文學者對現今報章水準的評論文章,才驚覺好些報紙用字愈趨俗套,文句不順,內容嘩衆取寵,標頭更是不堪入目,經典標頭「兒子生性病母倍感安慰」更成大笑話。 廿多年前初來德國,網絡還未普及,報紙雜誌是唯一的資訊來源。那時早上上德語課前我都會跑到火車總站的國際書報店,冒著被店員白眼的危險,提心吊膽的從架上取出那份索價廿多港元一份、薄薄的星島日報歐洲版,怱怱一瞥主要標頭,然後才安心去上學。前陣子的某天因事到火車總站,路過這多年未進的國際書報店,入內逛了一圈。以前店裡兩邊牆上放著世界各地不同語言的報章,少說也有過百份,可憐現在只剩下那十多份單薄的報紙待在收銀處旁。 網媒發展迅速,要得到資訊輕按一下便如泉水般湧出來,有時真有些招架不住。 我至今還是喜歡拿報閱讀,幾頁紙所載的資訊已夠滿足精神索求,摸在手上可跟據它的厚度預算到花在它身上的時間而不影響其他計劃,不像網上的無底深淵,完全不能自己掌握。還有網絡文章良莠不齊,很多時失預算下浪費了不少時間在無謂的文章和資訊𥚃。 笑我是古老石山也罷,我還是喜歡拿著書本的感覺;也喜歡翻報紙的聲音和紙章的氣味,還有把書拿在手中久後的那份餘溫。 令人啼笑皆非的報紙標題。 影響香港文化深遠的華僑日報,在一九九五年已停刋。當年排版是傳統的由右到左。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3 Comments

黑魔鬼

歐洲冬天不好過,不是怕冷而是怕他的黑,意志不夠堅定的話情緒會好易受到困擾。 在德國一踏進十一月便調教到冬令時間格林威治GMT-1 ,所以下午四時多天便全黑,以前不懂,後來才知道缺少太陽的後果相當嚴重。來德國頭幾年,發現自己每到十一月中左右,情緒便不穩,容易憂愁,胡思亂想,動不動便掉眼淚、發脾氣,情況一直持續到聖誕節,每年冬天好難才捱過。 那時以為是工作壓力、帶孩子、Christmas Stress等等,後來無意中看到一篇報道,才知道這是歐洲冬天常見的季節性抑鬱症,Seasonal Affected Depression 簡稱S.A.D.,十個人中起碼有3個遇到這情況,北歐的情況更嚴重。 六年前吃素吃生後的首個冬天已懂得和黑魔和平共處,耕種後更令我對冬天有另一體會,花園裏萬賴俱靜卻處處隱藏生機,「黑暗之後有光明」、「絶處逢生」、「先死而後生」等等,都是同一道理。 今年聖誕、新年均沒有約會,都是跟家人在家中靜靜渡過,懶懶閑的,看書、睡懶覺、下廚、聊聊天,以前會覺得無所事事、不事生產太浪費時間,現在知道,凡事都有定期,冬天就是休養生息之時,那就該學會好好享受此時此地該做的事情。 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務都有定時。生有時,死有時;栽種有時,拔出所栽種的也有時;殺戮有時,醫治有時;拆毀有時,建造有時;哭有時,笑有時;哀慟有時,跳舞有時;拋擲石頭有時,堆聚石頭有時;懷抱有時,不懷抱有時;尋找有時,失落有時;保守有時,捨棄有時;撕裂有時,縫補有時;靜默有時,言語有時;喜愛有時,恨惡有時;爭戰有時,和好有時。」(傳三1-8) 就這樣不慌不忙踏進一月,連一年最長的黑夜也過了,花園裡的生物也開始有所動作,早上的鳥鳴聲尤為明顯,連太陽也逐漸曝光,期待春天再來在田裏忙碌的日子。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