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人師表還是誤人子弟

 

好老師可遇不可求,就如一件好的藝術品,不是生產出來的。

普及教育需要大量老師,原本一件受人敬仰的藝術品,變成工廠大量倒模的廉價製成品,不是看不起現在的老師,而是不同意老師被降格了。老師的品質是要用社會上最好的資源去滋養,有好品格及修為的老師才能培育出有質素的下一代,還有年青老師對教育和培養小孩的那團火更為珍貴,幾多年少有為充滿熱情的老師都是得不到支援,壓力下不出幾年便被打沉了。

自己也當了三十多年老師。十六歲當上我老師的助教,十七歲時老師已放心我一個人帶班當起小老師來。雖然年少,但當年的家長們對我還是客客氣氣,很放心把孩子交給我,學生們也很尊重我這個小老師。

我很嚴格但我不會罵孩子,做不好的動作我會不厭其煩的解釋,也要求孩子重複再重複,直至做到為止;還有我勝在記性好,上一堂課那個孩子那個動作未做好,下一堂回來我會繼續追擊,孩子們知道逃不掉,所以課堂上都表現得規規矩矩,學習也認真,而且對我也很信任,課餘跟我有講有笑,還常常送我畫作及小手工,甚至學校裡、家裡的小秘密也會跟我分享,

年少當老師經驗不多卻有一腔熱情,每一堂課我都準備充足的教材,也記錄每一班每一堂每個小孩的進度,絕不偷懶。多年前還是用錄音帶的年代,一天七、八堂舞蹈課我會帶上十幾盒卡式錄音帶、錄音機,背著一個大袋,裏面裝著舞鞋、舞衣、筆記簿、課上用的學習道具等等,跑遍香港、九龍、新界。雖然天天跑來跑去,但年少力壯,一點也不覺攰,當時只知自己還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每天都在想著如何做得更好,腦中也只有舞蹈和學生。

我很尊重且感激每一個我教過的學生,因為她們每一個都是令我進步的媒體,在她們身上我看到每一個個體的不同,而每人學習方法也不同,也逼使我想出更多不同的方法出來,因材施教是我多年下來的體會。

師傅、知識是要去求不是被人硬塞的。

來德後,發現香港的小孩和歐洲的小孩文化上和學習習慣上不同而要作教學方法的調整,這也不太難,多看其它老師的課,多了解當地文化,多看多想,慢慢也能掌握到竅門。反而一代一代的小孩和年輕家長們態度上的變化,令人心灰意冷,更令我打起退堂鼓。從前對老師的尊重變成對老師有過分的要求; 女兒學不懂是老師的錯,嚴格一點又被家長投訴,說我弄痛她的女兒,試問壓腿那會不痛的?還有動作做不好要求重做小孩會給你臉色看,辛辛苦苦安排演出會因為參加同學生日會而缺席,我相信這不是什麼文化差異而是新一代自我意識高,「我」最重要,我、我、我、比什麼都大。

用心教學多年下來不是身傷就是神傷,要不是真心喜歡小孩也絕不會堅持到現在。我知道有不少學生是認真求教的,明白事理的家長也很多,只是作為一個負責的老師,我不能帶著一個疲憊的身體和心神去面對我的學生,所以年前把大部分課堂推掉,其中一個原因就是要休養好自己:吃最好的蔬菜、吸最甜的空氣、讀有益的文章和書本,練琴、寫文、靜心,還有下田種菜,融入大自然好好生活。

我沒有偷懶,我只是認真生活,進德修業,為將來的學生和未知的任務做好準備。

 

 

Advertisements

About Jamiehon

一切從一場小小的飲食革命開始。。。 沒有正職的一個純素食者(Vegan),曾是職業舞者、自由身編舞,現為德國某音樂學院舞蹈系兼職講師,矢志一星期最多工作四天,其餘時間務農,實行半農半X, 自給自足。。。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舞蹈教育, 芭蕾舞, 隨想, Uncategorized, 小孩子, 德國生活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5 Responses to 為人師表還是誤人子弟

  1. Lady Oscar says:

    好像讀著我自己的教學和生活。
    我也是記性特別好,學生該練習的功課,我記得比他們還清楚。 我也不罵學生,但是不會輕易讓他們過關,做的不對的,就一遍一遍繼續練習下去。

    這幾年碰到比較難帶的孩子,主要是練習不認真,也就是你提到的這一代的孩子比較重視自我的感覺,教育上卻很難完全以學生的感覺為依歸。 所以我不再願意無謂的傷神,過度疲憊對教學是傷害,無法悉心照顧好每個學生的學習更不是一個老師的作為。
    我推掉了好幾堂課… 但是我也沒有偷懶… 我在生活,讓心在打坐和寧靜中汲取更多力量和平安,這一份平靜的心力,才能對自己與所有人負責任。

    • Jamiehon says:

      我其實比較喜歡有一點點頑皮的孩子,很有挑戰。如果每個孩子都一模一樣,我說什麼她就做什麼,我覺得是更大的問題,我會悶死!
      頑皮不是問題,要找出頑皮的原因,是因為我的課很悶蛋還是小孩根本沒興趣,沒興趣就不要再強迫她,如果是我的課堂無聊的話那我就要想點新方法。
      頑皮而有腦的孩子是我進步的推動力!

      • Lady Oscar says:

        我也是。 頑皮或是喜歡討論的小孩非常好玩! 有幾個高中生在課堂上的研討、嘗試不同的詮釋方法,也是很棒的激發~
        我自己小時候也不按牌理出牌,體制內的教育沒有什麼大問題,只是有些孩子不太適合而已。 ^^

        昨天跟一位音樂家友人錄音,他告訴我,為了讓自己不長期陷入大量教學的精疲力竭,他把學校的工作辭職了! 現在專心演奏,教幾個私人學生。 藝術家確實需要有沉靜的空間啊!

  2. Jamiehon says:

    看,妳的音樂友人也是用「精疲力竭」來形容教學;妳也説:「所以我不再願意無謂的傷神,過度疲憊對教學是傷害…」,就知教學是勞心勞力的工作,沒有使命感和熱情是捱不下去的。

    • Lady Oscar says:

      沒錯! 就是使命感。 那份把下一代的教育承擔起的熱情和使命感,才讓我們日復一日的教下去。
      這個學期的教學量減少之後,神清氣爽,每一個音符、每一句溝通,終於覺得很對得起學生和家長。
      之餘的時間,種花種菜去!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