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17

熱浪迫人

才五月底便遇上三十多度高温,上星期還是穿著厚外衣,這星期已換上背心短褲,想必又是那些什麼百年不遇、破紀錄的世紀罕見情況。其實年年破紀錄、年年也是百年不遇,已經不足為怪了。 與大部分德國人一樣,家裡沒有電風扇也沒有冷氣,工作的音樂學院算是新建築但也沒安裝任何空氣調節,暖氣倒是挺足夠的。 沒受熱浪影響,小朋友們準時來上課。我跟家長們説:「這麼熱小朋友不用穿芭蕾舞襪了,鞋也可脫掉,我們今天赤腳跳舞!」隨著一陣歡呼聲,小朋友們三扒兩撥便把舞鞋脫下掉給媽媽們。 還沒跳上幾分鐘大家包括我在內已透不過氣了,個個滿頭大汗,像快要融化掉的棉花糖!於是與小朋友圍圈坐下,播一些輕柔的音樂,即興的配合音樂編故事和用手編一些簡單的動作。 上課前想起舞蹈室內的儲物櫃裏有一枝去年演出用過的道具小水槍,我預先把它裝滿,打算給小朋友來一個清爽的驚喜。就在小朋友們都軟綿綿的躺下時,我不動聲色的把這秘密武器拿出來,往每一個小朋友身上噴上清涼的水花。大家呱呱叫的在倘大的舞蹈室裏奔來跑去,我隨即放上輕鬆愉快的音樂,大家忘形的在水花下舞蹈,歡笑聲震耳欲聾。沒多久水源耗盡,小朋友的悶氣也一掃而空,意猶未盡的纏著我要再來一次。 還好家長們是看不見舞蹈室裡面的情況,要不然定投訴我這個老頑童在誤人子弟! 說真的我自己也玩得挺開心!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