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16

久違了的週末

九月份開學後,一直忙得不可開交。店裏忙、學校裏也忙,又要顧兒子轉校是後否適應、又要幫忙女兒到香港當實習生的安排。九月初時又遇上香港立法會選舉,每天追看分析報導,選舉前心情緊張、焦慮,選擇後塵埃落定在反思結果,又看了更多的文章,也重看了幾本有份量的書,本本都那麼傷神。腦袋發漲,要啃也啃不下了。 難得踫上一個陽光明媚的週末,氣温適中,早上完成一週的例行家務後,拿起一本輕鬆風趣的愛情小說,調劑一下個多月來的緊張生活。陽光下喝杯茶、看看書,心情大好,就讓之前的東西沉澱一會,這段活歷史課還是要繼續上的。   圖書館借來的書,女兒推薦,長期雄霸暢銷榜、風趣幽默的愛情小品。  

Posted in 隨想, Uncategorized, 好書, 德國生活 | Tagged , , , , | Leave a comment

外婆的青菜湯

小時候家裡人口多,父親是裁縫,母親負責車衣,前鋪後居,外婆為了減輕母親的工作,下班後雖然已很晚,但很多時都會帶我們兄弟姊妹四人上街,夏天黃昏會到皇后像廣場、皇后碼頭乘涼,又或到兵頭花園走走,再加上一杯蓮花杯雪糕便可消磨一個晚上。遇上假期外婆還會接我們到她家小住。說到到外婆家小住的次數,我一定比兩個哥哥和妹妹多,無它,只因我比較安靜,又特別聽話。不是自誇,全是長輩對我的評語。就是我當了媽媽後,長輩也會對著我的孩子誇獎我,說我小時候又聽話、又容易照顧等等。 其實到外婆家都幾無聊的。外婆和舅父同住,家裡沒有其它小孩,當然也沒有玩具,最大的活動就是每朝早陪外婆上街市買菜;最難打發的時間就是午飯和晚飯之間的幾小時。無聊了便拿暑期作業出來,中、英、數這裡翻兩頁、那裡翻兩頁,胡亂的做做。外婆説話不多,一天下來也説不上幾句話,有時我們一老一幼的坐在四方摺枱兩旁,可以一兩小時不動。老的一手拿著香煙,另一隻手拿著葵扇在扇涼,幼的穿著膠拖鞋坐在摺櫈上,無無聊聊的搖著未到地的雙腳。雖說無聊,但每次外婆接我到他家,我還是挺高興的,因為在自己家同樣無聊,跟外婆起碼可以坐巴士,每朝還可以到街市走走。 記得有一次外婆只帶我一個到她家小住,一如以往的那麼百無聊賴,好不容易捱到晚飯時間,外婆一聲:「幫手開飯!」,我便跑去幫忙。其實要做的事情不多,就是把兩雙筷子和兩碗白飯放好,然後乖乖的坐著等外婆拿餸菜出來。當天晚飯的餸菜是清灼菜心和鹹蛋一隻,還有灼過菜心的清湯一碗。外婆坐下來後把鹹蛋切開兩半,一半留給還沒下班的舅父,剩下一半我跟外婆一點一點的挑著吃,鹹鹹的很好下飯,菜心也吃一些。滿滿一碗飯扒好後,外婆也沒有問我要不要添飯便拿起那碗清湯喝了一小口,然後叫我把剩餘的都喝掉,我大口大口的喝了,很清甜。 飯後外婆開了電視看,九點多歡樂今宵的時間,舅父下班回家。外婆起來拿出餸菜,舅父洗完澡坐下吃飯。我回過頭來看著舅父挑點鹹蛋、夾條菜心,大口大口的吃著飯,最後看著他咕嚕咕嚕的把一大碗青菜湯喝掉。 生活質素高了,餸菜自然豐富起來,大魚大肉過後,味蕾麻卑,後遺症是味道越吃越濃,這麼清簡的菜湯,相信現在沒有幾個人會看得上眼。再加上長輩提點,現在的蔬菜多有農藥,吃前除了要清洗多次外也要煮得透徹。過份加熱的蔬菜莫說吃不到清甜味,連內𥚃的維他命、礦物質等等的營養都統統流失了。 我是耕種初哥,年前從香港帶回好幾款菜種,嘗試在田裏種。歐洲天氣多變難料,再加上沒有經驗,個多月前下的菜種,雖然很快發了芽,葉子也挺多,可是卻只往上生,菜莖幼幼的,怎看也不像菜芯。丈夫把一整塊田的菜起了,打算重新下種。收回來一大堆菜,他很有耐性的把所有嫩葉摘下來炒給我吃。剩下那堆不能嚼的菜莖大家都捨不得扔掉。 於是我把一大片田摘下來的菜莖拿來煮清湯。材料新鮮、分量又夠,只放一點點喜瑪拉雅山鹽,湯味已清甜無比,一口一口的喝著,享受著舌頭上那久違了的味道,閉上眼睛,一幕幕的回憶重現眼前。 兩碗青菜湯,一碗盛的是物質匱乏之時的刻苦,另一碗盛的是過度開發後所剩無幾的良心和對土地的崇敬,兩碗都一樣令人回味無窮!    

Posted in 生機素食, 童年往事, Uncategorized, 昔日香港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