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6

芒果痴

在網上看到香港的朋友已開始吃印度的Alphonso芒果,看得我口水流。看看日曆,已4月尾了,正是Alphonso芒的收成期。正好我今天要煮一道印度素菜Kabuli Chana給家人吃,還欠一些調味料,索性跑到火車站的印度雜貨舖,看看我心愛的Alphonso 芒是否已抵步。 Alphonso 芒果是印度西部的特產,是所有芒果中被譽為最甜、最香、味道最豐厚的品種,但收成期很短,只從三月底到五月底… Source: 芒果痴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煮」婦的煩惱

女兒和我吃純素,丈夫和兒子受我們影響下蔬果的份量雖然增加了,但還是要吃肉。吃素初期我還可以像以往一樣切肉、煮肉,現在不要説切和煮,就算去買菜,站在肉櫃前我都無法伸手去拿那一包包的肉,幸好丈夫諒解,很多時他都和我一起去買菜,挑選他和兒子愛吃的,也幫忙切肉。切好的肉我還是可以放奄料和煮的。 我們的晚餐桌確實是包羅萬象:丈夫愛中式餸菜,兒子愛西式,再加上我和女兒的纯素或純生菜式,桌上放得滿滿,幸好丈夫和兒子都不嫌棄隔夜餸,通常一次煮夠三日份量,慳了時間又節省能源,而且丈夫也挺喜歡下㕑,我們輪流煮,所以一直以來吃素、吃生尚算順利。 今天晚餐煮了墨西哥菜Chile con Carne,大煲有肉,小煲是純素的。 我還弄了一個油麥菜牛油果沙律,加上煎豆腐和蘑菇。油麥菜出自自家花園,豆腐和蘑菇都是有機的,煎好後只需灑上少許鹽和黑胡椒。材料新鮮的話,用很簡單的調味已經很好吃。    

Posted in 生機素食, 食材花園, Uncategorized, Vegan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最好的一本書

記得有一次跟女兒聊天,我告訴她一個人如果XX天不吃飯不喝水便會死亡。誰不知她竟答我:「人如果無書睇都會死的!」那時她才六歲。 女兒是書痴,小二時同學才學寫很簡單的句子、看圖畫書時,她已在看德語版Harry Potter。她看書的速度也出奇的快,幾百頁的書不到三、兩天便看完。多年來每星期到圖書館借書已成習慣,每次都借上十多二十本書。(德國兒童圖書館每張借書證每次可借三十本書,成人圖書館每證每次可借十五本)。我也喜歡看書,但説到看書的速度和種類之多實在比不上她。有一條問題多年來她已問過我好幾次,每次我都不懂回答,幾星期前剛十八歲的她又再重問:「媽媽,妳覺得最好看的一本書是那一本?」 好的書實在太多,書架上也有好幾本大眾公認的經典,也有名家推薦、知名作家的一大堆好書,可是怎樣也挑不出一本最好的,而且好書該怎樣定義呢? 每年總有什麼名人推薦的十本好書之類的,有的推薦書我看見書名已怕了,可見對某人是好書,對另一個人可能是毫無意義的;也有些書今天看了喜歡到不得了,過了幾年可能連拿起它的興趣也沒有。一如既往地對女兒的問題我給不出很實在的答案。 飯後拿來襪子繼續編織,沉思中突然想到,會重看的書不就是好書嗎?就算不是最好的書也一定是和自己有共鳴又或是能帶給自己不一樣體驗的書。這裡列出一堆跟著我多年、已重看多遍或一定會重看的書,排名不分先後: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 (Milan Kundera)  The Power of Myth 神話 (Joseph Campbell) Sophie’s World 蘇菲的世界 (Jostein Gaarder) Der Kontrabass 低音大提琴 (Patrick Süskind) Die Geschichte von Herrn Sommer 夏先生的故事 (Patrick Süskind) Anastasia 阿納絲塔夏,共十册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隨想, 親子篇, 兒女篇, 好書, 德國生活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拿香港BNO都可以在德國投票?

我這個政治白癡,一定要多謝2008年在香港議會裏掟香蕉的一位議員。雖然他沒有把目標打中,卻把不少像我這種白癡掟醒了。自2006年起我一直追聽、追看網台的政治、時事評論,一邊看一邊在想,為什麼連這些這麼簡單的政治常識我也不知道? 我以前的幾十年是怎麼搞的?在學校裏我究竟學了什麼? 怎麼老師從來沒說? 覺得自己很無知,人到中年還顯得無知,實在很難看。回望年少時浪費了很多時間在無聊的學科上,虛耗生命,立下跟自己說不自覺而無知還可以原諒,醒了還無知就萬萬不可原諒。 所以多年來我不斷的找資料看、在網上訂書、聽網台節目、緊追網絡政治名人面書貼文等等,一切從最簡單的開始學起,慕求把不懂的慢慢補回來。先天不足,唯有將勤補拙,總算把基本常識補回來,雖不懂發表什麼偉倫,大事大非還是懂的。多年來雖身在外地,卻能從另一個角度跟香港一同成長,看著以香港為首的華夏大藍圖漸漸成形,慶幸自己生在大時代,有緣目睹世界即將來臨的大變。 話說回來三月時德國舉行四年一次地區政府選舉及社區選舉,所有德國人及居德的歐洲公民也有權投票。來德十多年已收過幾次投票通知單,卻懷疑是地區政府攪錯,因我拿的是BNO,身份值得考究,怎麼也有權投票? 再加上忙工作、忙家務,一直沒有把此事放在心上。 兒子及女兒在學校上了幾年政治及公民課,知道投票的重要,是義務也是責任,更是不能被剝奪的權利,知道我有資格去投票,他們千叮萬囑我這一次一定要去。星期天到來,打算食過飯後一家散步去投票站投票,煮飯前拿來投票通知書再看看,才發現投票原來只到下午6點,我還以為到八點。看看時間已經是下午五點四十五分,急忙找來丈夫和女兒,一同開車去票站,關門前我們及時趕到,丈夫不是歐洲公民,女兒未夠十八歲,兩人都無資格投票,唯有在門外等。我一個人進去小小的投票站,迎接我的是站內幾個工作人員的歡呼聲,皆因我是最後一個前來投票,進去後他們便立即把門鎖上。 五、六個工作人員各司其位,幫我核對身份的、給我選票的、把我帶到填表房間的、收選票的、監票的等等,跟著他們團團轉的我很大鄉里啊!這次選舉地區政府要選出93人,社區選舉則要選出19人,而每一個選民都分別有93票和19票,對,沒聽錯是93加19票,兩個選舉我一共有112票!我可以把93票投給93個不同的候選人,也可以給同一候選人最多3票,直至93票用盡,也可以把93票全給一個政黨,然後政黨內部自行分配選票,聽上去有點複雜但不難明白。 我全數93票都給了一個政黨,所以只需在我心儀的政黨旁劃上一個”X”就可以了,不要看輕這小小的一個”X”,這是一個充滿能量且背負著重大意義的”X”,能否有好的生活、理想的家園都要靠一個又一個的”X”去達成,填之前我還要深深的吸一口氣,重複檢查後才很認真的填上我授了權的”X”。從投票房出來後,工作人員指導我怎樣把選票摺好、封好,然後我就把它投進大大的選票箱裏。任務完成,工作人員護送我離開,還祝我有一個愉快的晚上。 第一次在德國投票,實證了我是香港人也是歐洲公民這很exclusive的身份! 選舉前一個多月,Wahlamt選舉局已經寄來跟真實選票一樣的超大型模擬選票及說明書。   拿BNO的香港人也是歐洲公民,有心人可以繼續進行該做的事情! 後續: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四日英國公投脫離歐盟,第一次在德國投票,也是最後一次。  

Posted in 隨想, Uncategorized, 德國生活 | Tagged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Time Dimension

Time Dimension August 4, 2014 by Energy Kool Every day we look at our watches and at the public ones. They are very physical objects making part of our day to day life since we become aware of the universal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Spirituality | Tagged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重拾舊歡

自從有了自己的花園後,心思都放到那裡,家裡的大露台凌亂不堪,個多星期前丈夫終於下定決心,把露台執拾乾淨,把該掉的都丟掉,能賣的便放上網去拍賣。收拾妥當後丈夫還安裝了一些照明裝置,晚上亮起來還挺有氣氛的。 踫巧長週末,又踫巧天氣異常温暖,陽光普照,我和丈夫決定什麼地方也不去,留在家𥚃享受。整個早上我們都坐在陽台上喝茶、看書,我還把丟下了十多年的織針拿出來,織起我生平第一隻冷襪。我是個愛工作的人,手和腦總停不下來,編織這手藝正好把我的能量貯下,加上小小創意便變成不同的製成品,決定以後要多做。 幾小時坐在陽台上,發現不久以前在樹上搭的鳥屋住了新房客,聽見小鳥在屋內孜孜聲索食,鳥媽媽一個早上來來回回的,不知飛了多少遍。 兩盆菠菜,個多月前下的種。摘了一些再加上蕃茄和牛油果便成了我的午餐。 “Life is easy. Why do we make it so hard?”  -Jon Jandai- 「生活其實很簡單,為什麼要弄得這麼難?」 我雖然不能做到如Jon Jandai一樣兩袖清風、歸隱田園,但簡單而可持續的生活是我的夢想,而且也進行得不錯!  

Posted in 生機素食, Edible Garden, 隨想, 農耕樂, Uncategorized, 有機耕種 | Tagged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