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6

A字頭上的眼睛

德語有二十九字母,比英語多了三個,那三個分別是a、o和u頭上多加兩點,像多了雙眼睛一樣,德語叫”Umlaut”。瑞典語、挪威語、芬蘭語及土耳其語也有Umlaut,但德語卻是Umlaut的生母。 這三個字母其實是”ae”、”oe”和”ue”的合併體,中世紀時德語系的人們為了方便,開始把”e”字縮小而書,後來越縮越小,最後剩下兩點,其他語言也跟著採用。 看了一些文章,知道很多以英語作為母語的朋友對”Umlaut”很是著迷,皆因她給人一起種外國或歐陸感覺。N年前美國突然出現了一隻神秘牌子雪糕,價錢很貴,大家都不知道它是那裡來的,有的説丹麥,有的説是荷蘭,甚至是冰島,全因它的牌子名上的Umlaut,這個神秘牌子就是大家熟悉的,Häaxxx Dxxs。在大家吃得津津有味時,神秘面紗逐漸打開,發現它的生產商原來是在最正常不過的美國紐約,一時間大家都好失望。牌子加上Umlaut原來只不過是銷售策略,目的是給美國銷費者聯想到歐陸風味、歐洲傳統等。 還有七十年代有幾隊英美搖滾樂隊,名字都有Umlaut,如Blue Öyster和Mötley Crüe。其中有一隊叫Motörhead的,名字上的Umlaut全是平面設計師的傑作,當時的主音解釋説:「加上兩點看上去憤怒些,很配合我們的風格。」而帶頭用Umlaut的Mötley Crüe,則説:「樂隊名字的靈感來自我喜愛的飲料,德國啤酒Löwenbräu!」 參考資料:《Der die was? Ein Amerikaner im Sprachlabyrinth》by David Bergmann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隨想, Uncategorized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尋找小蜜蜂

今年冬天德國天氣反反覆覆,凍幾天又回暖幾天,雪下得不多,卻陰陰沉沉,才三月底,花園的小杏樹和小李樹開花已數星期,實不尋常。別以為開花總是令人高興,還要看開在何時。花早開了,卻不見蜜蜂的蹤影,沒有蜜蜂把花粉傳播是結不成果的,實在令人躭心。 幾年前讀過一段新聞,説美國的蜜蜂少了九成,養蜜蜂的蜂農發現大部分蜜蜂飛走後沒有回巢,美國”H”字頭知名雪糕品牌出資委約研究人員找出原因,得出結果原來是單一品種種植、基因改造、過量剎蟲劑等等。動物昆蟲也認不出我們今天的食物了,別以為跟你沒關係,連雪糕公司都把這事放在眼裏,皆因蜜蜂是在食物鏈的很低層,沒雪糕吃事小,整個食物鏈摧毀的話,後果何其嚴重。想一想大家可以做點什麼吧! 二零一六年三月十六日德國大紀元時報:  

Posted in 生機素食, Edible Garden, 隨想, 食材花園, 農耕樂, Raw Food, Uncategorized, 有機耕種 | Tagged , , , , , , , ,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