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6

鼠尾草

買下花園的第一年,看見草莓田旁邊矮矮的幾棵植物, 對她一點好感也沒,因為她有一股我不太喜歡的特殊氣味,還有花園的上一手主人,沒有好好打理,弄得在這幾棵植物旁生了一大堆雜草,縫頭亂髮般,很難看!花園裏的鄰居跟我們說這是一種香草叫Salbei,中文叫鼠尾草, 可以用來燉肉、淆湯。那年秋天過了一半時,鄰居提醒我們是時候把她修剪一下,待明年春天到來,就會生得很好。 我聽見後很開心,立即拿來剪刀,鄰居提點,一般攀爬類植物如Himberry, Raspberry 和香草類植物都可以完全剪掉至剩三、四公分突出泥土外。我聽後便三扒兩撥便把她剪掉,剪的時候更是一點愛心都沒有的,因為她實在很醜而且氣味古怪,心裡想的就是把她快快弄走,剪好後的幾棵鼠尾草像三個修了平頭裝的大叔㚲在一起,清爽多了卻仍是那麼醜。 秋去冬來,冬天是農閒,花園裏沒有什麼好幹,丈夫利用這段時間修理工具和籬笆,我這個耕種初哥負責睇書、上網找資料,安排明年的耕種程序。找資料時無意間看到有關Saalbei的資料,才知道她原來是個寶,真是有眼不識泰山,罪過、罪過! 「鼠尾草又名洋蘇草、丹參,在強韌生命力的繁殖下,原產於地中海的它,如今全世界都能見到它的芳蹤。 鼠尾草品種繁多,聽說有七百多種,春天一到,便綻放藍紫色的脣形花。 鼠尾草的藥用價值,早在中古時期,即為世人所熟悉,在東方茶葉未傳入歐洲前,歐洲人便普遍沖泡鼠尾草來保健。 希臘人、羅馬人將鼠尾草稱為「神聖的藥草」。 它的學名Saivia,拉丁語就是「拯救」的意思,其意是說鼠尾草可解救世人免於疾病之苦。 自古以來,歐洲人就廣泛的使用鼠尾草來治療疾病,他們用鼠尾草的汁液來幫助婦女分娩,或消除更年期的障礙。 現今醫學實驗證明,鼠尾草含有雌性賀爾蒙,對女性的生殖系統確有幫助,它還含有苯酸和崔柏酮成份,可殺菌預防感冒,活潑腦細胞增強記憶力。 鼠尾草沖泡後當茶喝,清新的香草味中,帶有點苦澀、辛辣,可加些蜂蜜調和口味,可當它當成養生飲料,但不宜大量長期飲用。 將新鮮的鼠尾草枝葉或花浸於水中,除了可散發芳香外,更可當作簡易的消毒水來使用。乾燥的花葉可作為薰肉的香料,或以小布袋包置於室內有驅蟲之功。 今人常將鼠尾草用來滋養腦部、幫助消化、降血壓、減輕婦女經痛、預防感冒治喉痛。 更年期的婦女飲用鼠尾草,有助消除潮紅的不適感,但哺乳期間的產婦絕對不能喝,因會妨礙乳汁的分泌。 鼠尾草雖然保健功能頗多,但是因還有崔柏酮,長期大量飲用會在體內產生毒素,喜愛者不宜不慎。」資料來源 http://www.sln.ks.edu.tw/plants/sanway/san25.htm 除此之外根據*Hildegard von Bingen 的草葯配方,鼠尾草也可以紓解喉嚨不適、牙齦發炎。市面上很多喉糖的成分也有鼠尾草,例如很多人都熟悉的瑞士奸人堅喉糖。我常常要教課,對著十幾個小孩大聲解説,聲帶、喉嚨都很攰,所以晚餐後很多時都會冲杯鼠尾草茶喝。由於她味道很濃,每次只需三、四片葉子便可以冲上幾杯。 *Hildegard von Bingen(1098-1179), 德國中世紀最有創作力的音樂家、德國神學家、天主教聖人、教會聖師,同時也是作家、醫師和預言家。   自家製鼠尾草,吸收了日、月、空氣、水、蟲叫、鳥鳴的大自然養分。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生機素食, Edible Garden, 隨想, 食材花園, 農耕樂, Raw Food, Uncategorized, 德國生活, 有機耕種 | Tagged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笑話一則

媽媽去年暑假來德國小住了一個月,回香港後的某一天。 晚飯時兒子說:「婆婆今日打過電話嚟!」 我說:「佢同你講咗乜嘢!」 「佢問,媽媽食番嘢未?」 說完兒子忍不住笑,丈夫在旁邊更哈哈大笑,我則搖搖頭苦笑。 吃生的朋友一定懂得笑。

Posted in 生機素食, 親子篇, Raw Food, Uncategorized, 兒女篇, 小孩子, 德國生活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