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14

遲來的白色聖誕

昨日下了一整日的雪,今早醒來看到白雪鋪滿整個花園,難得的是早上的太陽相當猛烈,照在積雪上,絢麗奪目,在冬日的北半球能遇到這陽光實在難得,連帶心情也好起來 ,所以說太陽是治療情緒低落的特效藥。 踏入十二月德國的聖誕氣氛極濃,滿街是人,可是今年不知如何走在街上、商場上,身體在辦貨、選購禮物給家人及朋友,可是精神卻很抽離,心情是很平靜,沒有些少波湧,只覺身體和靈魂好像分開了的。直到今日到了花園,看見眼前的風景,濃濃的陽光曬在面上,心頭何其滿足,是一種深層的安靜,把心頭填滿得貼貼服服,大自然的能量多厲害!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Edible Garden, 隨想, 食材花園, 農耕樂, Spirituality, Uncategorized, 德國生活 | Tagged , , , , , , | Leave a comment

七彩時光機

(內有照片可能會令到 閣下情緒不安) 話說回來這次扭傷腳都只怪自己不小心。 秋假出外幾天行山,最後一天,天公不美,決定和家人走進室內去游泳及桑拿,實行焗一身大汗排毒。看來大部分人想法一致,到了游泳池隊伍長長的,丈夫排隊買票,我初來步到忍不住趁機到處走走看,竟不小心從幾級樓梯掉下來,右腳髁扭傷了,登時頭暈眼花,心口作悶,幸好兒子就在身旁,把我扶到樓梯旁邊坐下,休息了很久才慢慢回復過來。此時丈夫已買好票回來,見我這樣,提議回去,我說不成,我一心來桑拿,打算好好享受,最多不游泳,不亂走。 一拐一拐的我獨個兒走到更衣室,腳越來越痛,沒有人攙扶下,我一個人在更衣室內單腳跳來跳去、拿東拿西,換好游泳衣後又一拐一拐的與丈夫匯合,其後丈夫扶著我這裡桑拿、那裡冷浴、又跑到室外草地嗮日光,芬蘭浴的冰水熱水交替泡腳,我也沒放過,總之所有扭傷後的禁忌我都做齊,如此放肆,換來的是一隻紅藍黑發漲豬蹄! 午飯時在游泳池餐廳坐下,丈夫兒子吃飽後繼續去游泳,我終於忍不住請救生員給我拿來冰塊敷腳,痛楚不減,腳腕更越來越腫,一個人在餐廳裏一邊敷冰、一邊發呆,腳髁漲一下痛一下的打入心,像摩達一樣一下一下的滾動,滾起了幾番思緒,也滾起了三十多年前同樣是扭傷的情景:體育課、壘球、芭蕾舞考試、艱苦的舞蹈員生涯,一幕幕像快速倒鏡一樣重現眼前,原以為好些事情已經通通忘掉,誰不知這隻陪伴我多年,現在腫得漲仆仆的痛腳,竟帶著四十多歲的我做了一次時光旅遊。 腳髁漲一下痛一下的,推動著時光機的摩達,舊時光重遊,看見一個十六歲的傻女付出努力、汗水與堅持;一個二十歲的傻瓜在舞團內受人蹊落、冷言冷眼;一個二十多歲,心靈千瘡百孔的可憐蟲站在十字路中,孤軍無援,到後來硬著頭皮,單人匹馬勇闖歐洲為自己找出路。看見年輕的自己一口氣走來,看得自己都膽顫心驚,佩服這女孩的勇氣,同時也怪責她對自己太苛刻,重臨舊地,真的是百般滋味在心頭。 冰冷刺骨的冰塊逐漸發生作用,疼痛慢慢減弱,時光機摩達緩緩停下來,撫平心情後,心頭何其平靜。這確實是很精彩的一齣戲,但是也是時候抖一抖了,帶著創傷又怎走得遠呢?來個中場休息,捨下多餘的裝束,下半場將更精彩! 帶我遊走舊時風光的七彩時光機

Posted in 芭蕾舞, 隨想, Spirituality, Uncategorized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