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青春賭明天」

拗柴!

這已是同一隻腳第二次扭傷了!第一次是我讀中三那年,那天上體育課打曡球,一個球拋出,我跑去接,用右腳掌去截住滾出的球,球被截停了,可是右腳霎時用力,只聽到「咔」的一聲,頓時呼吸不順、心口發悶、眼前發黑,幸得同學扶著,不然定暈倒在地上。

忘記了是怎樣回到課室內上課,也記不起下課後怎樣獨個兒坐巴士再轉地鐵,從港島南趕到九龍上我的芭蕾舞課,只知心裡卜卜跳,在發愁怎樣告訴我那極其嚴格的老師,因為第二天正正就是我參加皇家芭蕾舞公開試的日子,那天老師還特意為我補課,準備了整整一年就是為了這個試,為什麼會這麼湊巧就在考試前一天扭傷?

卅多年前的事了,那次考試及格,雖然比預期差但也拿到中上成績,之後睇跌打醫了好長一段時間,邊痛邊跳,更神推鬼㧬的有大學不上,竟走上跳舞之路,還當起職業舞者來。跳舞生涯隻痛腳常伴左右,與我如影隨形,日間上課排練,晚上物理治療、針灸推拿,沒時間接受治療的話,回家後也要自己冰敷熱敷,跌打藥布貼滿身。職業舞者生涯是只有今天沒有明天,每天做到最好,腳痛也照上場,今晚演出過後不知明天還能跳否。舞團生活四年下來傷痕累累,身有傷,心更傷。

身有傷還可忍,心有傷卻可置人於死地。

困在四堵牆不見天日的排練,當權者站在前面指指點點,你得聽聽話話任人指揮,反正等著上位的女孩一大堆,你不聽話便換第二個上場。身旁的同事表面客客氣氣,實質明爭暗鬥,笑裡藏刀,沒有真友誼,演出穿上公主服、天鵝衣,背後中傷,是非不絶於耳,一團三十多人就活在死胡同裏,要在團裏生存下來就得把真我活埋,當個冷冰冰的人,可是這樣撐下去的話靈魂必死,我做不到,唯有退場自救。新合約到手,沒有多想,也來不及計劃後路便把它退回去。退回合約那刻,像親手斷臂般,好痛!那天踏出排舞室,腦裡一遍空白,腳步浮浮的走進人群裡,像丟了魂魄的遊魂野鬼。今天過後不知明日會如何,職業舞者生涯暫且告一段落,此死彼生,往後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我把青春賭明天」,現在回想起來只見當時自己胸前背後各有一個勇字,進場是勇,退場更勇,一進一出都是把整個人押上去,膽子可真大,大得把後來的自己也嚇慌了,好長的一段時間也不敢回頭看。

有些事情確實是只有年青時才夠膽做,年青無顧慮,有的是無限青春,雖沒有妥當的計劃,卻活得灑脫、自在。當時的勇猛現在終於讀懂了,我在想,若記憶全洗掉重來一次的話話,我是否也會作相同的決定呢?

註:年初在臉書上看見陳雲教授介紹2014年香港書展一本新書甄小慧的《 芭蕾出少年》,引句是「我把青春賭明天」。書還未看,但他引用的這句話卻一直盤纏在我腦裏,揮之不去,沉澱了大半年,碰巧扭傷腳,觸動了體內一些神經,好些遺忘多年的事情竟如泉湧般流出來,把自己嚇了一跳!

Advertisements

About Jamiehon

一切從一場小小的飲食革命開始。。。 沒有正職的一個純素食者(Vegan),曾是職業舞者、自由身編舞,現為德國某音樂學院舞蹈系兼職講師,矢志一星期最多工作四天,其餘時間務農,實行半農半X, 自給自足。。。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芭蕾舞, 隨想, Spirituality, 昔日香港 and tagged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