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14

一日一日長大之-攀豆Climbing Beans

六月時,我在這小小的一塊土地上種了十來株攀豆,至現在九月中,我天天有新鮮攀豆吃不特止,我還要拿著一袋袋攀豆週圍送朋友,覺得自己好富有!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生機素食, Edible Garden, 食材花園, 農耕樂, Uncategorized, 有機耕種 | Tagged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母親駕到!

食生兩年多,其中遇到不少困難與阻力,例如熟食的引誘、排毒反應、社交壓力等等。熟食的引誘和排毒反應可隨時間慢慢適應和調整,反而社交壓力及家人的反對是大多數食生者的最大考驗,處理得不好的話好容易會弄至朋友疏遠,家人關係也會弄僵。 猶幸身處外國,朋友圈子簡單,應酬也不多。況且外國朋友都較能接受新事物,也尊重個人空間,那管你吃什麼、做什麽,大家互相尊重,保持適度的矩離。至於家人方面,比起很多食生者,我算好幸運,雖然丈夫還是雜食者,但是卻很支持我的改變,完全沒有給我任何壓力;女兒更因為我變成一個完全素食者兼七成生。 可是今年暑假,媽媽帶同十一歲的姨甥過來探望我們,一共逗留四個星期。沒想到四星期朝夕相對,媽媽有機會近矩離觀察我和女兒的飲食,三頓飯竟然變成我們的角力場。 兩年多前開始食素食生,在電話中也跟媽媽提及,電話上的她也很支持,但我還是有所顧忌,不知她對食生的理解有多少,她究竟知否真正食生的飲食是如何? 去年聖誕回香港前,我叫媽媽替我和女兒準備到步後頭幾天的水果,我還帶了一部舊的攪拌機回去,打算打些果菜露給她試試。我每天早上都打一大壼做早餐,她也跟著喝,還挺接受。可是在香港兩星期,應酬多多,十四餐飯有十三餐在外面吃,也不是每餐都和她一起,直至這次她來小住,才看見我真真正正的食生生活。 媽媽十多年前已開始吃稀血丸,所以她一早醒來的習慣是喝杯茶、吃幾塊餅或麵包後便吃葯。看在我眼𥚃,這吃法當然是大錯特錯,但老人家多年的習慣我也不好批評,免得她反感。但我早上打的果菜露,她還是會在吃完麵包後飲一杯的。 有時早上起來媽媽見我拿著長匙𡙡吃著半邊西瓜,便搭上一句:「唔怕生冷咩?」,我解釋西瓜沒有放入雪櫃,是室溫不怕。「都係啫,晨早留留先飲杯熱茶嘛!」。與此同時我把另一邊西瓜一片片切好放在餐桌上,等其它人起床後隨便拿來吃,媽媽卻好像忘記剛剛批評過我的説話,也自動吃幾塊。  媽媽是烹飪老手,拿手煮住家小菜,兒子和丈夫還是吃一般的正常飲食,於是我點了幾款我兒時最喜歡的小菜,好讓他倆嚐嚐婆婆和外母的手勢。媽媽見自己的廚藝得到兩位男仕的讚賞,也就煮得更加落力,每晚例必三餸甚至四餸一湯再加前菜小吃。雖然媽媽知道我和女兒都不吃肉,但總不免會催促我倆多夾餸:「睇吓你,歪佻鬼命,食多啲啦!」在老人家眼中始終是長得朱圓肉潤、肥肥白白才叫有福氣。要知道媽媽幾十歲人也需要一段時間去適應我們的改變,為了不令她失望,我和女兒都很聽話,吃完大大兜沙律後,把她的粉絲煲、蒜茸青菜、豆腐煲、什菜煲、炆東菇等等、等等,只要是素菜我倆也全部掃掉,她看見開心,我心頭也很滿足。難受的是她未瞭解我們的飲食習慣而作出的一些批評,好像:「呢樣又唔食、嗰樣又唔食,都唔知你哋食口乜!」又例如:「咁樣食法老咗你哋就知!」 沒想到十多天下來,她慢慢瞭解到我和女兒的飲食習慣,中午飯她吃她的炒粉、麵、飯,我和女兒吃沙律、水果,雖然你吃你的、我吃我的,但餐桌上仍然是有說有笑,有時她還跟著我們吃起沙律來,水果份量也直線上升。晚飯除了沙律外,我和女兒還會吃些熟食,媽媽為了照顧我倆也花了些心思在素菜上,變得越煮越簡單、越煮越清淡。 還有到超級市場買菜要算是她最大的娛樂,我故意着她替我挑水果,要知我和女兒水果量驚人,果然她駛出渾身解數,幾十隻香蕉、十多個蘋果、西瓜、蜜瓜、奇異果等等一大車,件件都走不出她嚴格的篩選。吃水果時我又故意説:「嘩!呢個瓜好甜,妳點揀㗎!」,「啲蘋果好爽脆呀,係唔係婆婆買㗎?」,媽媽被我和女兒氹得甜絲絲,咀角也翹上來,一副得意的樣子。 有一天媽媽問我:「我嚟咗咁耐,你覺得我有無瘦到?」 哦!原來想減肥,怪不得跟著我們吃這麽多水果和沙律。看著她圓圓的肚子,畢竟是生過四個小孩的老人家,我不能説謊並如實答道:「同嚟嘅時候差不多,但精神和面色卻好好多!」媽媽挺滿意我的答案且說:「我都覺得係!」 媽媽從一開始的事事批評,到她自己暗地𥚃的嚐試並慢慢接受,真的是峰迴路轉,如同坐過山車。

Posted in 生機素食, 隨想, Green Smoothie, Raw Food, Uncategorized, 德國生活 | Tagged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