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3

大廚小廚

兒子上星期忽然對我說:「我想自己焗雞翼,妳可以幫我嗎?」 我這個兒子,腦中除了足球外就只有足球,什麼時候起對下廚有了興趣? 自從我吃素吃生後,女兒也跟著我吃素,兒子和丈夫雖然還吃肉,但份量起碼減掉一半,一餐吃肉的話另一餐便很多時是素,甚至光吃水果。 然而雞翼是兒子的至愛,但我吃素後甚少煮,很多時煮肉的工作交由丈夫操刀,兒子說:「爸爸煮的雞翼唔好食!」還有我經常跟孩子們説:「我不會一世跟著你,18歲就要搬出去住,獨立生活。」說這話的目的是想鼓勵他們多做家務,學會照顧自己和獨立。兒子擔心搬出去住後,他的雞翼誰來煮?於是他在網上看片,理倫上學會了,現在來找我一同實踐。 買了1 kg有機雞翼,有十一、二隻,約,12€,回家後便開工。兒子少有的認真聽我講解,一步步的跟著我的指示去做,可以見到這雞翼對他來說多重要!一小時候雞翼出爐了,兒子嚐嚐後非常滿意,我對他說:「咁你以後唔駛擔心啦!」他微笑不語,其實他才十二歲,距離搬出去的日子還有一段時間呢!

Posted in Raw Food, 兒女篇, 德國生活 | Tagged , , , , | Leave a comment

我是一個大飯桶

3月12日 大約十歲、八歲的時候起開始添飯,但不吃很多餸,光扒飯。我自己一直沒察覺這習慣,直至出來做事後,和朋友、同事外出吃飯多了,被他們發現說:「為什麼妳光吃飯不挾餸?多挾些吧!」 家裏人口多,四個小孩,爸爸是裁縫,請了兩、三個伙記,也在家裡搭食,每日兩餐如是,一個大鋅鐵圓枱面,放在一張方木枱上便成十人大飯桌。爸爸雖則是老闆,卻只是小型山寨式經營,所謂「餐揾餐食餐餐清」那種。 兒時的我已感受到家裡的經濟壓力,也感受到當家的媽媽不易為,有時陪媽媽到街巿買菜,發現她買什麼都要講價,買水果會挑一份份開始爛的、削了價的才買。我和妹妹小時候算生得精乖伶俐,甚得街市的人喜歡,有時小販們會多送一些給我們,到米鋪賖米媽媽更一定把我和妹妹一同帶上,可能想增加些同情分。 知道家裡經濟不好,餸菜買來不易,吃飯時也就不敢多挾,一條菜、一片肉再撈少許汁便可送一碗飯,未飽便添飯。這習慣便是這樣培養出來,就是長大了,生活環境好了也未能改掉。 去年哥哥極力推薦我吃發芽糙米,他有血壓高,吃了不到幾個月後,血壓便從此沒超標過。五月份來探我時還帶來一個多功能,包括煮Gaba Rice的頂級飯煲送我。 開始轉吃發芽糙米的頭幾天有些少不習慣,於是改為一半糙米、一半白米,吃了幾星期後,有一天趕不及煮糙米(煮發芽糙米要三小時),怱怱忙忙之下唯有煮白米飯,誰不知兒子吃了一口後竟說:「啲白飯無味嘅!」女兒和丈夫也同意。自此我們便吃100%發芽糙米,而且發芽糙米好飽肚,平時飯量是一碗半的我,竟迅速減至半碗。 去年二月開始吃素已做到五成生,到六月已做到六、七成,到今天很穩定的90%生,沒有強迫自己去做到100%生,這半碗糙米飯我吃得很舒服,暫時還捨不得離開它。

Posted in 生機素食, 童年往事, Raw Food, Spirituality, Uncategorized, 德國生活, 昔日香港 | Tagged , , , , , , | Leave a comment

湊仔夫婦

「湊仔這遊戲玩完了!」我有感而發的對丈夫說。 十幾年的湊仔生涯,點點滴滴,歷歷在目,轉眼間女兒和兒子都進入青春期,我和丈夫都不用去「湊」他們,你就是勉強要「湊」他們,也未必找到入口。 兩個孩子都性格剛強,亦受到德國教育影響,思想獨立、果斷,不希望你插手他們的事,你只能不動聲色、不引起他們注意的在旁觀察,隅爾遇上不妥的地方也只能輕輕提示。遇到關節眼的事情,往往要花上一段時間,大家一來一往的爭議、辯論,期間火花四濺,互不相讓,至達到一個協議,真的小一點精神和體力都辦不到。 從前孩子小的時候我學會溫柔的去照顧他們脆弱的身體、體貼他們小小的心靈。今天我要學懂更温柔地欣賞他們的轉變,更體貼的聆聽他們內心的說話,更要學懂放開手,預備將來迎接一個煥然一新的朋友! 可幸的是「湊仔」這遊戲自己玩得也很投入,也能享受大部份一起的時光,前面會是一個更大的挑戰,我懷著誠惶誠恐的心,會更投入的參予這個「大挑戰」!

Posted in 兒女篇, 德國生活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