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3

寫在食素食生一週年

2月12日 猶記起去年二月狂歡節後的星期二晚上,一如平日,我準備好晚飯,有菜、有肉、有湯,一家人坐好後預備起筷,看見那碟有肉的餸,我卻完全提不起興趣去夾它,我的胸口甚至有點納悶。此時,我跟丈夫說:「唔知點解,唔想食肉!」,當天晩飯吃得很少,大家快吃飽時,我認真的跟大家說:「我想試下唔食肉!」。就這樣開始了我的食素歷程。 聽上去好像好戲劇性,怎麼會突然在一夜之間作這麼大的改變呢? 其實在這天前的一段好長時間,我非常留意有關食物和健康的資訊,那要從多年前鬧得歐洲人心惶惶的瘋牛症開始。 那時我兩個孩子還在上小學,這裡的小學中午便下課,我和丈夫都要上班,所以孩子下課後還參加學校的託管服務,也在學校享用午餐。就在傳出有瘋牛症後,家長和學校開了緊急會議,決定完全停止供應牛肉。因為學校有不少信俸穆斯林的學生,所以豬肉很久已不存在餐單上,可供選擇的就只剩雞肉和火雞肉,有時也會有魚柳,都是冰鮮的。 自那時起我開始探究放進我們肚裏的東西究竟是什麼?我開始知道農場的醜惡、基因改造的騙局、動物成為我們餐桌上的佳餚前所受的苦難。後來歐洲的雞蛋、牛奶相繼出事,連有機雞蛋也不能倖免,到再後來青瓜、小豆芽也有毒,我想,這世界真的瘋了,怎麼會吃什麼都有毒! 我想那一晚我的身、心都受夠了而給我這一個訊號,請求我善待自己的身體、善待世間有情、有性的生物。 就這樣毫無壓力、很自然的,我便成了一個素食者,更可說是一個不太嚴格的完全素食者(Vegan),因決定不吃肉後我連雞蛋、牛奶、芝士及一切乳酪食品都能很輕鬆戒掉,但隅然會被一、兩塊蛋糕和迷情朱古力撃破:)! 一開始吃素便好輕易做到五成生,到去年六月已做到七成生,及至兩個月前開始的90%生都很自然的做到。但要突破到100%生還是有點困難,沒有替自己訂下什麼時間表,就由它順其自然發展吧! 慶祝自己吃素/吃生/重生一週年的生朱古力拖肥蛋糕! 材料及做法: 合桃一杯高速攪碎至粉狀,這就是我們的”麵粉”。 生可可粉2-3茶匙,Dates8至10粒,想甜些可跟口味増加數顆,蜜糖或syrup2至3茶匙,再加半杯心水果仁,全部材料再攪一遍。 倒到糕模上,壓成想要的型狀,中間微凹進去,待會要注上軟拖肥。 軟拖肥做法: 熟香蕉半隻,生可可粉2-3茶匙,椰油三茶匙,放在一小碗內再座在一碗熱水內,等它熔化,全部材料攪拌好後,鋪平在蛋糕上,再灑上椰茸,成功! Guten Appetit!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生機素食, Raw Food, Spirituality, Uncategorized, 兒女篇, 德國生活 | Tagged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http://www.collective-evolution.com/2013/01/03/fennel-more-than-an-herb/ More than an Herb-小茴香Fennel

Link | Posted on by | Leave a comment

2013年1月26日

愛上了Fennel/Fenchel-小茴香 前幾天在Facebook 的Veganism 的專頁,看見他們介紹Fenchel。 對fenchel的認識有限,只知可拿來沖茶喝,可治肚飽、肚脹,就是初生嬰兒也可以喝。 在超級市場常常看見這植物,但不知怎樣去吃它,看過介紹後立即買一個回來試試。 它沒有洋蔥的味道那麼濃卻又比西芹的味道厚一些,吃後口中也有一種清涼的感覺,再配上綠葉Salat,感覺好清新、好乾淨! 覺得這中文譯名很好聽,茴香迴香,迴盪在口中的香,它真的很香! Raw Fennel Salad serves 4 1 bulb organic fennel, keep the tops for garnish and flavor 1/2 medium red onion 1/2 organic cucumber ~2 Tbsp fennel tops, finely chopped 2 lemons, juiced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Raw Food, 德國生活 | Leave a comment

不丹計畫成為全世界第一個全有機農業國

Originally posted on Horseof11's Blog:
不丹計畫成為全世界第一個全有機農業國 藉由拋棄除了有機種植以外的一切技術,這個喜瑪拉雅山區國家將強化他們在永續發展典範中的地位。 不丹計畫成為全世界第一個把所有農業都轉為有機的國家,禁止所有肥料及殺蟲劑,只仰賴自己的牲畜與農場廢棄物作為肥料。 但是這個只有 120 萬人的喜瑪拉雅王國,並不打算接受有機農業的產出會比原來少,不丹政府希望農夫能生產更多,好出口更多高品質的利基農產品到鄰近的印度與中國,及其他國家。 不丹的農業及森林部長 Pema Gyamtsho 在上週於印度德里召開的年度永續發展論壇中表示,決定走向有機農業的決策在理論及實務上都非常合理。 「我們是一個山脈地區,當我們使用化學物時,它們不會停留在播灑的地區,而是影響水源及其他作物。我們需要照顧所有環境,而且我們大多數的農耕方法是傳統農耕,這讓我們大體上是有機的。」 「但我們也是佛教徒,相信應該與自然和諧共處。動物也有生存權,我們喜歡作物快樂地生存,也希望昆蟲能快樂地生存。」 與其他內閣成員一樣,來自不丹中部的 Bumthang 的 Gyamtsho 也是一位農夫,曾經在紐西蘭及瑞士學習西方的農耕方法。 「轉為有機必須花費時間,我們沒有設定期限,不可能明天就達成。相反的,我們會一個區域一個區域、一顆農作物接著一顆農作物去達成。」 這個以農業為主的國家,對外開放、同時受到影響只不過 30 年,但也像其他快速發展的新興國家一樣,面臨伴隨發展而來的諸多磨難。年輕人抗拒只有農耕的生活方式,遷徙到印度及其他國家,人口爆炸性成長,消費習慣及文化變革帶來難以避免的壓力。 然而 Gyamtsho 表示,不丹的未來大部分仰賴如何面對彼此牽連的發展挑戰如氣候變遷、糧食安全與能源安全。「如果我們只吃自己生產的糧食,不丹早就已經自給自足,但我們進口稻米。米食現在已經很普遍,但傳統上很難取得,有錢人及菁英階級才拿得到。稻米象徵了狀態,但趨勢已經反轉,人們越來越在意健康,轉而改吃蕎麥及小麥等作物。」 在西方,有機農作因為作物更容易受災,通常會造成產量的降低,但在不丹及亞洲部分地區,這種想法受到挑戰,小農們發展新的耕作技巧,不僅產量增加,也不會傷害土地品質。 如像 SRI (Sustainable Root Intensification) 這樣的組織,謹慎地給予作物需要的水份及控制播種的時間,已經證明不用化學物的有機農業,可能得到兩倍的產出。 Gyamtsho 表示「我們開始實驗像 SRI…

Posted in 農耕樂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