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12

我有一生的時間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星期一 兩個孩子在昨天音樂會上的表現不過不失,老師對他們也挺滿意。 在德國的小孩大部份都會彈奏一種或以上的樂器,每所學校都有自己大、中、小樂團和合唱團,就是最最最沒音樂天份的,在小學裏都一定會吹奏木童笛。這裏更沒有級別考試,頂多是一年一次的音樂會,可以說是豪無壓力下去培養自己的興趣。 兩個孩子音樂天資中上,我常常跟他們說,天外有天,你覺得自己彈得好嗎?比你好的人比比皆是;你覺得自己彈得不好嗎?彈得比你爛的人,大有人在。所以不用跟人比較,應該跟自己的心去做。 女兒一年前主動在教會的週日彌撒當伴奏;兒子不喜歡古典樂曲,卻能坐在琴前個多小時即興彈奏;心情到時,更會拿起結他和坐在琴邊的姐姐大合奏,和平時爭拗的情境簡直成強烈對比。 沒要求也沒想過他們會成為什麼音樂家、藝術家,只想他們有一個終生的嗜好。既然是終生的,也就不用急、不用趕,他們有一生的時間去做這件事情。 早餐:木瓜香蕉Raw Oats drink 午餐: 蘋果香蕉Raw Oats drink, 兩個柿子 下午茶: 梨一個 晚餐:清灼波菜(41度溫水浸5分鐘),三個柿子

Posted in 生機素食, 音樂, Raw Food, 小孩子, 德國生活 | Tagged , , , , , , , | 3 Comments

Raw Oats Cookies

星期三 試新嘢!Raw Oats Cookies: 家裡沒有風乾機,但焗爐有轉風系統(Umluft),但最低溫只能較至攝氏50度,點算點算?急急在網上找高人指點,原來只要把門打開一條隙,溫度自然會降下,就係咁簡單! 不過要焗成十至十二小時,我覺得好浪費能源。忽然想起,德國天氣乾燥,再加上開了暖氣,我有時忘了把麵包封好,放在廚房枱面上,第二朝起來,麵包都變得「硬轟轟」。 好,照板煮碗,焗了六小時我便把Cookies拿了出來,讓它們光脫脫在廚房過一晚吧! The Recipe 2 1/2 cups of oat groats 1 cup of pitted dates 3/4 cup of raisins pulsed in food processor (dried cranberries are also awesome) 1/2 cup of raw almonds coarsely chopped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生機素食, Raw Food, 德國生活 | Tagged , , , , | Leave a comment

Draga

星期六 Draga是塞爾維亞人,一星期來我家打掃一次,已經五、六年了。她很勤力,每天工作十小時或更多,做足七天。她工作仔細認真,絶不馬虎,我們都很喜歡她。 兩年前,她在家鄉蓋了一楝房子,還很高興的給我看照片,房子漂亮,兩個孫仔更可愛!可惜去年四月,就在她休假回家的路上,丈夫在家心臟病發,才五十四歲便去世了。回家探親變成奔喪!回來後她瘦了一大圈,進門時與我相擁,跟我輕輕的說了句:”So ist das Leben!” (That’s life!)便繼續工作去! 看著她用了差不多大半年的時間慢慢從悲傷中恢復過來,很替她安慰!兩星期前她帶同同鄉Lea來我家,跟我說想回家過聖誕,明天便起程,Lea 會代替她的工作,直至她回來。我說沒問題,臨走時我還把一袋儲起的小孩舊衣服和玩具給她。她很高興,我們再相擁一次,還互相祝福大家有個愉快的聖誕! 今天Lea卻跟我說,Draga 進醫院了! 原來她回家沒幾天便跑去做全身檢查,驗出多種毛病,還要住院,不妙不妙!Lea 也所知不詳,我希望只是小問題,更希望她能快點回來,那我便可面對面跟她說要好好愛自己,先從吃得對開始,更不能隨便把自己的身體交給那個扭曲了的醫療系統, 掉進他們的陷阱! Draga希望妳聽得到! 今天跟菜譜做了一個凍湯, Kidney beans and tomato soup. 樣子是不錯的,但味道不太適合自己。我不是凍湯迷,以前都做過幾款凍湯,味道尚可,暫時只喜歡南瓜薑蓉湯*一款。 晚餐還是要吃Classic Green Salat,吃了四碟。 *薑茸南瓜湯菜譜可在12月5日的post找到。

Posted in 生機素食, Green Smoothie, Raw Food | Tagged , , , , | 2 Comments

翠玉瓜麵

今日又做到100%Raw了! 早餐:朱古力蘋果香蕉Raw Oats Drink! 午餐:又一次蘋果香蕉Raw Oats Drink 650ml 加兩個柿子 晚餐:灼茼蒿菜一碟,41度溫水浸5分鐘,加少許麻油和日本有機豉油。 Zuchini幼麵配洋蔥蕃茄汁料。   蕃茄醬做法:有機洋蔥一個、有機蕃茄三個、牛油菓一個,少許Himalaya鹽和楜椒,再加些水,全部高速攪拌。 一向不喜歡生蒜和生洋蔥,但現在吃Zuchini麵時都好想好想加進去,特別是洋蔥,跟Zuchini好夾,而且更愛上了洋蔥的鮮味。但日間工作要近距離接觸很多人,唯有等到週末才吃,起碼有兩日不用見人!

Posted in 生機素食, Green Smoothie, Raw Food | Tagged , , , , , , | Leave a comment

12月13日

早餐:木瓜未熟所以只好改口味,變成蘋果香蕉Raw Oats Drink,女兒和我一起吃,做完一Jar唔夠,再做一Jar. 女兒吃全素也差不多4個月,吃生比例也越來越多,起碼六成了,很替她高興!但她太愛吃甜食,特別是朱古力,加上臨近聖誕,各大公司、超級市場,擺放的朱古力多不勝數,還有其它德國特色聖誕甜點如 Lebkuchen、Stollen、Plätzchen排山倒海堆在你面前,無處可避! 午餐: 再嚟一次蘋果香蕉Raw Oats Drink (飲上癮㖭!),再加一個Cherimoya 和一個杮子。 晚餐: Zuchini 粗麵,值得注意的是,今天的是粗麵,昨天是幼麵。雖然用的材料是一樣,同樣是配Kelp和麻油,但吃起來也有些分別的。粗麵吃得豪邁;幼麺則絲絲幼細,扣人心弦,各式其色,悉隨尊便! 甜品:Cherimoya一個,柿子一個,再加埋昨天吃剩的蘋果蛋糕。 今天又做到100%Raw了!

Posted in 生機素食, 親子篇, Raw Food, 兒女篇 | Tagged , , , | 3 Comments

熟食生食

星期三 這幾天和熟食的幾次埋身對疊,有勝有負。好好的想了又想,令我更瞭解自己的身體;更清楚自己的決定。 熟食色、香、味俱全,吃的時候會很興奮,但這興奮是極短暫的,過後總會有些失落和鬱悶。要重尋那種興奮和刺激,便不得不追求新花款、新口味,吃辣的要更辣;吃鮮的要更鮮。久而久之,味蕾麻木,上了癮也不自知。 但吃生便不同了。 吃生初期對某些人來說口慾會暫時得不到滿足,但慢慢地會發現,心情會越來越好,身體會越來越輕鬆,連走起路來都又輕又快。時時微笑郤不自知,愉快的心情維持一整天。這種平靜而持久的喜悅,可就是Raw Family 的兒子Sergei所說的”Natural High”。 對我來說,除為了健康外,熟食和食生也是短暫的刺激和持久的"Natural High”的選擇。 咁正的感覺點會捨得無咗呢! 今天有一新傑作,生蘋果蛋糕 材料: 餅底-核桃一杯,提子乾半杯,almond 一杯全部材料高速攪拌。五份一份留起備用,其餘的用手壓成想要蛋糕型狀。 蘋果兩個,切片。 堤子乾半杯,cinnamon 兩至三茶匙連同堤子乾高速攪拌。 興蘋果片撈勻後,整齊地鋪在蛋糕面上;再灑上預留的一部份做Crumble Topping. 成功!

Image | Posted on by | Tagged , , , | 3 Comments

新時代小孩~鄒奇奇

Originally posted on Horseof11's Blog:
「我只希望被別人看成是一個正常的女孩子,當然,我是一個女權主義者。我認為女性應該更獨立,在這個社會上,女性往往被描述成只會簡單化化妝、無所事事的人。我認為我們需要魔法公主一樣的女性——一個能夠殺死惡龍、拯救她的男友的女人。」 這番話出自美中混血兒鄒奇奇(Adora Svitak),當時她才8歲。 奇奇生於1997年10月15日。3歲開始看書,4歲編故事,6歲用notebook寫故事,7歲寫書作詩,8歲出版12萬字的故事集《飛揚的手指》(Flying Fingers)。書中奇奇撰寫超過300篇故事,多以中世紀為背景。從古埃及寫到文藝復興,對政治、宗教、教育有獨特見解,文思嚴謹,難以相信出自七歲孩子。奇奇說她讀書種類廣泛,最愛歷史小說和魔幻故事。 9歲已閱讀了兩千多本書。曾接受ABC早安美國及Oprah的訪問。12歲在TED向滿堂成年人演說「大人能向小孩學到什麼?」,大受歡迎! 鄒奇奇家住西雅圖。母親鄒燦(Joyce)來自中國,1988年到美國後,學習法語的她獲得了英語文學碩士,現職翻譯。奇奇父親約翰John Svitak是美藉捷克裔物理學博士,任職微軟。奇奇有個大兩歲的姐姐希希,姐妹倆名字合起來是「希奇」。John與Joyce很早發現奇奇特別,在她很小的時候,John對她念柏拉圖的著作,後來她3歲竟自己開始讀書。 Joyce與John本想把兩位女兒送到資優班就讀,但 Redmond的天才兒童太多,連資優班都要排隊,所以決定在家自己教,不料卻闖出另外一番天地。 奇奇的BLOG  http://www.adorasvitak.com/Blog.html

Posted in 小孩子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愛工作、愛生活

星期二 話說星期日的音樂會,我們也邀請了鄰居Plohl先生和他的太太。半埸休息時遇見他,卻沒看見Plohl 太太。聊起上來,Plohl先生一籃子的嚕囌,𠵇哩咕嚕的向著我們倒出來,一時間真的招架不住。 Plohl太太原來病了,已經躺在牀上三星期!其實她只是普通的感冒,一般人來說,無論你吃藥或不吃藥,只要睡幾覺,一星期左右就會好。但Plohl太太是長期病患者,情況就很不一樣了,這一切都要從廿多年前說起。 她廿多歲時懷孕,驗出有糖尿病,本來迎接小生命應該是最美麗的事情,沒想到也是她長期醫療惡夢的開始。那時她開始吃醫生處方的胰島素(Isulin),十一年前我們搬來這裏時,她剛剛做手術把壞了的大腳趾切掉,工作也丟了,整天待在家裡。接下來腎臟跟著出事,看著她一星期三次,一大早六時多便站在門口,等待預約好的的士,送她到醫院去洗腎。一洗又是幾年。直至兩年前,正正在Plohl先生生日那天,醫院來電說為他太太找到合適的腎,可立即入院動手術。 我還記得那天晚上,他捧著大半個自己烤的蛋糕按我們家的門鈴,開開心心的跟我們說,太太要進醫院換腎,他一個人吃不下那個大蛋糕,還說太太得到一個腎是他最好的生日禮物。幢景著太太換腎後可重獲新生的喜悅令他整個人大放異彩,我們由衷的恭喜他。 按醫生的說法,換腎手術非常成功,沒有排斥,Plohl太太幾星期後便回家。在家休養幾個月後便看見她開始簡單的活動,和丈夫上超級市場買買菜。但過了沒多久,又聽說她進醫院了。因為動過大手術,她的身體很虛弱,完全沒有抵抗力,不要說什麼重獲新生了,就是最基本的健康水平也達不到。就這樣看著她進進出出醫院不知多少回,有時踫見Plohl先生也不好意思多問他太太的情況。 Plohl先生雖然六十多歲,但他精力充沛,事業有成。他在這裡一家有名的光學儀器公司當主管,當別人到了這個年紀,想著退休時,他卻收到公司給他的厚薪新合約,而且是unlimited 的,即是說他喜歡做到何時都可以,公司方面是絶不會解僱他的。 除了上班,他每天下班後更會騎單車到他5公哩外的自家花園耕種,一做便是幾小時,夏天更是不到八、九點不回家。這還不只,我們這幢樓的管理工作如那戶人家的水喉出了毛病、暖爐壞了、樓梯的淸潔工作、夏天剪草、冬天剷雪,他都一一包辦! 總之他就是一個愛工作、愛活動的人。現在太太這樣子,一年一次的旅行不用說,就連他們最重視的聖誕省親遊(他們是塞爾維亞人)今年也要取消掉! Plohl先生還跟我們說,太太現在吃的藥五顏六色十多粒,早一次、晩一次,有時吃得她反胃會全吐出來,稍等一下又要再吃過,不然不吃的話,腎臟有機會會爆烈,還有各種各樣的後遺症!總之她已掉進這個醫療圈套,想出也出不來。我們聽著聽著也感到很無奈,又幫不上忙,只希望他對我們大吐苦水後心情會好些! 五顔六色的藥丸我一粒也不要吃,一定要照顧好身體,就由現在開始! 早餐:椰青一個 午餐、下午茶、晚餐:五顏六色鮮什菓沙律

Posted in 生機素食, 隨想, Raw Food, 德國生活 | Tagged , , , , , | 3 Comments

可可紅桑子果撻

星期日 今天是女兒和兒子的音樂會,女兒八點多便起牀,坐到鋼琴旁開始叮叮、叮、叮,作最後衝刺。兒子隨後起牀竟然催促姐姐快點,他也要練。簡直是天下奇景,竟然爭著練琴!哈!哈! 11點半要到埸地作總綵排,帶上蘋果香蕉Raw Oats Drink 做午餐和這款可可撻。 Original 菜譜是在網上找到的,不過本性難移,一如既往,我又唔跟足菜譜,左加又加,變成這款可可杞子撻。 原裝菜譜是可可紅桑子果撻 腰果一杯 可可粉一茶匙 (女兒和我都很喜歡朱古力味,所以我加至6茶匙) 大棗8粒 (因可可粉多了會太苦所以加至15粒,再加3匙蜜糖,原裝菜譜沒加蜜糖) 紅桑子(Himbeere)數粒,我沒有紅桑子所以改了用杞子。 做法: 腰果浸4小時,沖水瀝乾 用攪拌機把腰果、可可粉高速攪拌,然後加上去核大棗再攪一會 倒入蛋糕模,再放上紅桑子,靚晒!

Posted in 生機素食, 音樂, 親子篇, Raw Food, 兒女篇, 德國生活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蝦子麵

星期二 前幾天在Facebook Raw Power HK 群組看見有人Post了生版白菜過橋米綫! 很早已知道食物只要不過41度加熱都仍叫生,但腦子一直想到的就只有風乾、焗乾,從無想過可以用溫水浸菜,真是一言驚醒夢中人! 早餐: 木瓜香蕉Oats Drink 今日午餐有新口味: 1.補腦明目合桃杞子露 做法:合桃一杯、杞子適量、Dates七粒,加水高速攪拌 想甜些可多加幾粒Dates或加Syrup。 2.清灼芥蘭 做法:芥蘭用41度暖水浸5至10分鐘,撈起加少許麻油和有機日本豉油 芥蘭好爽脆,又有菜味。一直以來我炒菜都徧生,不是太受丈夫喜愛,所以以前炒菜,炒到一半會盛起一些比自己,餘下的會多炒一會才上碟。現在才知道自己本性是徧生的。 不過今天下午做了一件好愚蠢的事情。難得下午有時間,於是收拾一下廚房的櫃桶,找到一包開過的蝦子麵,家裡就只有我一個會吃,如果連我也不吃的話就只能把它丟掉,多可惜呀! 神推鬼拱之下我竟然走去煮了一個來吃,勉強吃下後,反應來了。胃部立即不適,感覺到它在開工,胃酸的味道也湧出來,還灼痛喉嚨。後來榨了一個檸檬沖水,慢慢喝了才舒服些。 蝦子麵曾經是我的至愛,更是童年回憶食品之一。七、八十年代物質還不是那麼豐富,蝦子麵是很多香港家庭的儲糧。 成長期時消化能力極強,飯後沒多久便又嚷肚餓,媽媽很多時會煮個蝦子麵給我們吃,兩個哥哥更利害,飯後不到一小時可以再吃兩個蝦子面加菜加火腿。蝦子麵美味又飽肚,特別是在冬天,吃下肚暖笠笠,更滋味! 但是經過今天我想我不會再吃了。 再見了蝦子麵,多謝你給我一個溫暖且快樂的童年!

Posted in 生機素食, 童年往事, Green Smoothie, Raw Food | Tagged , , , , ,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