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尚往來

20170910_110744

捧著圓圓的肚子從朋友家出來,手裡還拿著一大袋朋友親手做的菜肉包、素包、油炸鬼(油條)、菠蘿包及各式甜點,又食又拎,收穫豐富。上車扣好安全帶,下一站女友C 家。

星期天早上在花園工作過後,把新鮮摘下來的蔬菜水果送到朋友家已經成為我們的習慣,朋友打趣說我們該改行當送貨。今年花園收成很好,從五月到今天都沒買過菜,一直是吃自己種的蔬菜和瓜果,而且還多了很多出來,可以送朋友。

把蔬菜送到朋友家,一件件拿出來時,就像Fashion Show 一樣,每件蔬果出場都伴隨著一輪又一輪的尖叫聲、喝彩聲,今年戲碼超甜蘋果更博得全場掌聲!獨樂樂不如眾樂樂,一年辛勤換來眾人快樂,幾辛苦也值得。

蔬菜送人完全沒想過要回報,朋友們的欣賞已是最大的報酬,可是朋友們都不好意思光拿我們的東西,臨走時總是塞我們一袋二袋,最後收到的比我們送出去的更多。

這天天氣不爽更遇大雨,與外子冒著雨匆匆忙忙摘了今年最後一批蔬果便到女朋友P家,踫巧她們一家正準備吃早餐,便邀我們進屋共餐。

每隔一、兩星期送瓜菜到她家都沒傾上幾句便趕往下家送貨,難得一天遇上壞天氣,反而可以坐下來輕輕鬆鬆喝杯茶、吃女友親手做的包點,簡單的過了一個優哉游哉的上午。

吃完早餐出來已過了正午,拿著女友送的一大堆美點再趕下場。

輕按門鈴女友C笑意盈盈的說已等著我們。。。。的蔬菜!本打算門前交收便趕往下家,誰知女友硬要我們進屋,餐桌上已放好她一大早熬好的雞粥,女友知道我吃素,特意為我弄了一碗腐皮花旗心粥,第一次嘗試,味道甘甜清新,好特別,還有剛出爐的香蕉蛋糕,大家嘻嘻哈哈的又吃了一頓。

拿著女友送的自製酒釀出來已是下午,還要趕到另一家送菜,坐上車後我跟外子捧著飽飽的肚子忍不住對望而大笑,怎麼辦?下一家朋友W可是開中國餐館的啊!

20170910_110754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生機素食, Edible Garden, 食材花園, 農耕樂, Uncategorized | 4 Comments

天下皆我兒

九月中已有一點涼意。

這天我提早上班,從地鐵站出來,稀有的走在法蘭克福清晨的步行街上,與平日熱鬧繁忙的情景相比,早晨的景緻顯得很不一樣。被此景吸引下我沒有直接回公司,而是繼續在步行街上慢慢走。

街道兩旁的店鋪還沒開門,街上行人疏落,多是趕著上班,還有一些剛起床的露宿者,懶洋洋的和旁邊的同伴聊天;也有睡眼惺忪的在收拾被鋪,免得被快來開門的店主驅趕;也有一撮兩撮人稱不羈反叛的少男少女,穿著皮革外衣及皮褲、長靴圍成小圈坐在地上喝着晨早的咖啡,各人髮型不一,橫的豎的,尖的歪的,五顔六色各有風格,也有忠心的狗兒作伴。

迎面而來是一個穿著薄長袖淺灰色棉衣卻光着腳的亞裔年輕人,衣服還很乾淨,頭髮也很整潔,相信流浪街頭沒太久。看着他赤腳走到一垃圾箱前伸手往裡翻,毫無收穫下再走到另一個垃圾箱,我繼續往前走卻忍不住回頭看了他幾回。

看著他一連翻了幾個垃圾箱都落空,心頭有種莫名其妙的情緒,也不知那裡來的衝動,我走進路旁一咖啡店,跟店員點了一份最大的三文治和一杯熱咖啡,眼睛一直追蹤著那年輕人。咖啡送來後匆匆忙忙的加了糖和奶,便走出去快步的追在他身後,還好他邊走邊忙著翻垃圾箱所以走得不遠,追了幾百米,來到他身旁,我用手指輕輕的戳他的手臂一下,他回過頭來時我便把三文治和咖啡遞上,他微微笑用英語說了聲謝謝,我也沒說什麼就掉頭走了。回頭看了他幾次,看著他坐到街上的長椅上後,我便一路走去上班。

不是我樂於行善,也不是我特別有愛心,我只是在想,如果這年輕人的母親看見他兒子這樣子會如何反應?又或者他就是我兒子,不知何故流浪在街上,而我卻看不見?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德國生活 | 5 Comments

奇緣

一個寒冬晚上,我教完課,從火車站出來繼續走到對面馬路的巴士站轉車回家。

街燈疏落,街上很靜,巴士站裏一個人都沒有,一定是剛走了一班車,查看列車時間表,還要等二十分鐘,寒風凜冽,唯有緊緊地縮在大衣下。忽然間聽見身後有一聲音:「可以幫我嗎?」,我回頭看看,暗暗的街燈下看見一個頭髮長長、滿臉灰白大鬍子的老頭坐在巴士站長椅旁的地上,「可以幫我嗎?」他再說。我再望望兩旁,巴士站裏只有我一個人,那他就是對我說了。

那老頭旁邊是幾個塞滿雜物的大膠袋,看來是一個拾荒者。此時坐在地上的他已向我伸出手來,好像是想我把他拉起來的樣子。我和他相隔兩三米,心想他不會有什麼企圖吧 ?會不會是瘋子?不瘋也很臭吧?他的手一定很髒?我怎可能把手伸給他?猶疑間我還是踏前了幾步,但重心仍然保持在後,以防萬一他把我拉前我也可以往後倒,我還在腦中計劃著,要是他有什麼怪異舉動,我該往那個方向跑最有利。

與他還有些矩離,只好舉步再往前一點,三分不情願地把手伸出,手掌大大的他把我粗糙而細小的手抓得緊緊,呼吸和心跳頓時停了一秒,盯著他的手竟然沒看見一點汚垢,也沒看見我想像出來的黑邊指甲,更令我意外的是他的手非常柔軟且溫暖,我還沒有反應過來,他已借着我手一拉,把自己拉回,坐到長椅邊上。他説了聲謝謝,我也回到我原來站著的地方。

巴士站來了幾個剛下火車的乘客,大家都縮得緊緊,有人來回走動,有人抽煙解悶,未幾巴士來了,大家快快鑽進暖暖的車廂𥚃,我從車窗看見那老頭仍坐在原位,這麼晚、這麼冷,他等什麼?我看着他,他也看着我,巴士駛遠,最後只剩巴士站長櫈上一團黑影和幾點街燈。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食白果

 

IMG_3541

十月,銀杏結果之時。

銀杏廣東話叫白果,有一廣東俗語「食白果」,代表白忙一場,毫無收獲的意思。例如2017年10月3日報紙標題 “著名球員C朗西甲最差開季 首3戰「食白果」9年來首次連續兩場無入球”,報紙笑他「朗零度」。查看網上討論,專家認為俗語「食白果」的「白果」不是銀杏,而是指食蛋,除了「白果」,雞蛋的別名還有「白團」。

我很喜歡食白果。

有幾款蔬菜是一般小孩都不喜歡吃但長大了就愛不釋手,比如芹菜、茄子、苦瓜,白果也是其中之一。第一次吃白果是在舅父舅母家。小學五六年級暑假的時候,舅父接我到他家小住,有一天的午飯,舅母簡單的煮了白果粥。白粥我喜歡吃,可是加了白果的白粥就有點為難。在家裡還可以把它挑出來,可是在親戚家就不好意西說不喜歡,只好連同白粥一整顆一整顆的吞下去,中間也嘗試吃了一兩顆,意外地發現它也不太難吃。至此以後每逢家裏煮了白果我也嘗試吃一兩顆,日久生情,慢慢地我就喜歡上它。

大自然規律,一般水果、花朵成熟時都會盡情展示她的色、她的美、她的香來吸引動物和人類的瞅睬而得以茂盛繁衍下去,但銀杏樹結果卻是另一奇景。

工作地方附件有一棵銀杏樹,每逢她結果之時大家都要掩鼻而行,因為她實在太臭了。未領教過她的臭味的朋友一定很難想像一棵植物可以臭到這個程度,將它與坑渠臭水相比也不足為過。聽說住在此樹附件的街坊曾經投訴到社區,要求他們把樹砍掉,可是在德國不能隨便砍樹,特別是已經長到這麼大的一棵樹。

外子知道我喜歡食白果,有一年帶著小女兒、小兒子去撿,兩個小孩一邊撿一邊呱呱嘈投訴說:「好臭啊!好臭啊!」於是便跟孩子說:「媽媽喜歡吃啊!」他倆便忍者臭味繼續撿。我還記得那天這兩個六、七歲的小孩,雙手髒髒的,一隻用來捏鼻子,另一隻捧著一袋白果送到我手上滑稽的樣子。

不太明白,為何當初會有人在市中心種一棵在德國較為少見的白果樹?一棵樹會那麼毫無保留地展示她的臭,內裡定有她的智慧,或許是因為她帶微毒的關係,而老實的她就用臭味來提醒大家別亂吃。

大自然確實是有一套祂自己的語言。

IMG_3540

注: 白果,又名銀杏,原產自中國,唐代傳到日本及歐美,是有益的食材。它含維他命C、鈣、磷等,還含有一種物質叫黃酮甙,可通血管,改善大腦功能,抗衰老。所以日本人習慣每天吃白果,延年益壽。白果的胚芽有毒,不可生吃,最好去殼、去皮、去胚,煮熟進食。(取材自網絡)

 

 

Posted in 生機素食, 隨想, 親子篇, 農耕樂, Uncategorized, 兒女篇, 德國生活 | Tagged , , , , , | 1 Comment

為人師表還是誤人子弟

P1030154

好老師可遇不可求,就如一件好的藝術品,不是生產出來的。

普及教育需要大量老師,原本一件受人敬仰的藝術品,變成工廠大量倒模的廉價製成品,不是看不起現在的老師,而是不同意老師被降格了。老師的品質是要用社會上最好的資源去滋養,有好品格及修為的老師才能培育出有質素的下一代,還有年青老師對教育和培養小孩的那團火更為珍貴,幾多年少有為充滿熱情的老師都是得不到支援,壓力下不出幾年便被打沉了。

自己也當了三十多年老師。十六歲當上我老師的助教,十七歲時老師已放心我一個人帶班當起小老師來。雖然年少,但當年的家長們對我還是客客氣氣,很放心把孩子交給我,學生們也很尊重我這個小老師。

我很嚴格但我不會罵孩子,做不好的動作我會不厭其煩的解釋,也要求孩子重複再重複,直至做到為止;還有我勝在記性好,上一堂課那個孩子那個動作未做好,下一堂回來我會繼續追擊,孩子們知道逃不掉,所以課堂上都表現得規規矩矩,學習也認真,而且對我也很信任,課餘跟我有講有笑,還常常送我畫作及小手工,甚至學校裡、家裡的小秘密也會跟我分享,

年少當老師經驗不多卻有一腔熱情,每一堂課我都準備充足的教材,也記錄每一班每一堂每個小孩的進度,絕不偷懶。多年前還是用錄音帶的年代,一天七、八堂舞蹈課我會帶上十幾盒卡式錄音帶、錄音機,背著一個大袋,裏面裝著舞鞋、舞衣、筆記簿、課上用的學習道具等等,跑遍香港、九龍、新界。雖然天天跑來跑去,但年少力壯,一點也不覺攰,當時只知自己還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每天都在想著如何做得更好,腦中也只有舞蹈和學生。

我很尊重且感激每一個我教過的學生,因為她們每一個都是令我進步的媒體,在她們身上我看到每一個個體的不同,而每人學習方法也不同,也逼使我想出更多不同的方法出來,因材施教是我多年下來的體會。

師傅、知識是要去求不是被人硬塞的。

來德後,發現香港的小孩和歐洲的小孩文化上和學習習慣上不同而要作教學方法的調整,這也不太難,多看其它老師的課,多了解當地文化,多看多想,慢慢也能掌握到竅門。反而一代一代的小孩和年輕家長們態度上的變化,令人心灰意冷,更令我打起退堂鼓。從前對老師的尊重變成對老師有過分的要求; 女兒學不懂是老師的錯,嚴格一點又被家長投訴,說我弄痛她的女兒,壓腿那會不痛的?動作做不好要求重做小孩會給你臉色看,辛辛苦苦安排演出會因為參加同學生日會而缺席,我相信這不是什麼文化差異而是新一代自我意識高,「我」最重要,我、我、我、比什麼都大。

用心教學多年下來不是身傷就是神傷,要不是真心喜歡小孩也絕不會堅持到現在。我知道有不少學生是認真求教的,明白事理的家長也很多,只是作為一個負責的老師,我不能帶著一個疲憊的身體和心神去面對我的學生,所以年前把大部分課堂推掉,其中一個原因就是要休養好自己:吃最好的蔬菜、吸最甜的空氣、讀有益的文章和書本,練琴、寫文、靜心,還有下田種菜,融入大自然好好生活。

我沒有偷懶,我只是認真生活,進德修業,為將來的學生和未知的任務做好準備。

P1030781

 

Posted in 芭蕾舞, 隨想, Uncategorized, 德國生活 | Tagged , | 5 Comments

你死我亡

花園裏衆農友有一共同敵人,一提起牠大家定必搖搖頭,一臉無可奈何。

這令人厭惡甚至見到牠會打個冷顫的生物,德文名稱叫Nacktschnecke,直譯是「光脫脫蝸牛」或「剝光豬蝸牛」,我則喜歡叫牠「無殻蝸牛」。查看牠的正式中文譯名,發現牠原來就是鼎鼎大名的「鼻涕蟲」!

物如其名,潺潺滑滑,加上顏色難看,想起也令人毛骨悚然。每次下雨天後來到花園,總見到十多二十條肥大的鼻涕蟲在菜圃裏開大食會,而且牠們很會吃,「唔嫩唔食」,往往是前一天剛移植到菜圃的菜苗,第二天就給牠們吃掉,更激氣的是牠們完全沒有Table manner,這棵吃一口、那棵吃一口,弄得我每棵菜都左一個洞、右一個洞。士多啤利更是牠們的摯愛,有時候我沒有留意,隨便摘一顆吃,正要放到嘴裡才看見果實上面已少了一口,還好及時發現,要不然還要吃這怪物的「口水尾」!

對付牠農友各出奇招,如在田裡放啤酒陷阱,因牠們喜歡那味道而往往自投羅網,實行不醉無歸。也有農友放咖啡粉、蛋殼,但這些都是溫柔的方法,效果不大。一農友有一絕招但比較狠毒,就是在牠身上灑鹽。因為牠的身體主要成份是水,鹽會把牠的水份抽乾,不消幾分鐘牠便脫水而死。

對付牠我用一個較為人道的方法。我會用鏟把牠鏟起,並與自己保持臂矩,再把牠運到堆肥區。進去了牠們就出不來,遲早都要死,我就讓牠們吃著堆肥區裡面的蔬菜飽死,飽死好過餓死,我也算仁至義盡!

大師們常說萬事萬物皆沒有好壞美醜之分,好壞美醜源於我們的主觀意識、我們的分別心。只怪自己道行尚淺,我左看右看、橫看豎看,都覺得這條醜八怪罪有應得。牠不死,我的菜死;菜死,我也餓死。

還望有那位智者農友可以告訴我,如何能與這條鼻涕蟲和平共處?

images9I34QGUS

網絡上的圖片,把牠拍得挺漂亮,但真身滑潺潺的,看見都打冷顫!

Posted in 生機素食, Edible Garden, 食材花園, 農耕樂, 動物篇 | Tagged , , , | 3 Comments

沉思錄

image

女兒常笑說我的隨身袋是一個百寶袋。

袋子不大,卻什麼都有,譬如說水瓶、小吃、藥水膠布、急救花葯、紙巾、潤手膏、橡皮筋、髮夾、環保購物袋、梳、鉛筆、鉛子筆、路上看的書等等,還有最重要的一件東西且一定跟在身上的,就是我的筆記簿。

隨身帶著筆記簿這習慣已有多年。有時候在街上看見一些或者想到一些東西,習慣立即記下,怕過後忘記。回家後我也習慣把它放在枱上,有時候看電視新聞、訪問、紀錄片或者報章、雜誌,遇上有意思的字句也會抄寫在筆記簿上,多年下來儲了十多本,偶爾拿來翻看,總有不同的體會,有些更會變成日後編舞和寫作的材料。

這裡節錄一些筆記,有些是出於自己的,有些是拾人牙慧,但出處不詳:

就是一個人的世界,能容多大,世界就有多大。

我有一生的時間做我喜歡的事情,所以不用急、不用趕。每日做一點,就如飯後的甜品,細味品嚐。

整體就是看到萬事萬物,存在和不存在的,全部加起來才是一個整體,任何好像獨立存在的也只是整體的一個部分。整體意識是自我的放下,相信在整體中每個部分自然而然地存在或不存在。

因為有愛,失去(親人、朋友、寵物)才悲痛萬分。

加入了智慧的金錢才能自由地在商業世界𥚃運行。那是有生命的金錢,不然它只是躺在銀行存摺裡的一堆數字。

人生舞台上,人人都是最佳男主角和最佳女主角,場場皆好戲、部部皆精彩。

當我們不認可自己時,我們就開始批評別人;當我們不接納自己時,我們便開始拒絕別人;當我們沒有自己時,我們便開始要求別人。總之,我們內在感到匱乏時,我們就開始折騰、折磨別人。

當你長大了、老了,那個兒童時期和年輕的「我」哪裡去了?

Posted in 隨想, Uncategorized | 4 Comments